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70.公主邀请
    齐司清一怔, 双拳不自觉的握紧,“司南,你, 莫要开玩笑。”

    齐司南唇角一勾,“哥, 你知道的, 我没有开玩笑。”

    “为什么?”齐司清低哑的声音传来。

    “哥哥想要得到大业, 做弟弟的怎么也要为哥哥出一把力吧。”齐司南云淡风轻的说道, 声音平常的就像在说“你今天吃饭了吗”一样。

    齐司清额前青筋直跳, 猛的站起来去关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自是知道。”齐司南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在我面前还不说实话吗?”

    齐司清看了他一眼, 手指摩挲着茶杯盖不说话,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看到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我......”

    “我会帮你。”齐司南淡淡的看着他。

    齐司清的脸色有些发白, 他强装镇定的看着他, “你,不想......”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齐司南打断了,“不想。”

    齐司清有些不信, 他狐疑的看着他, 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破绽。但是齐司南一脸无所谓的被他盯着看,“不是每个人都想的, 至少我就不是, 我有我自己的追求。”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

    “自由。”

    齐司清一怔, 自由二字谁又不向往啊,但是这世上总是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特别是生在皇家的他们。他心里明白,如果是他二哥问鼎了皇位,他和司南绝对讨不了好,所以他才会筹谋这件事。

    “司南,你别想的太天真了,自由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手中没有了权利就会任人宰割。”齐司清想起了母后刚过世那段日子,眼神渐渐的阴郁起来。

    “我知道。”齐司南淡淡一笑,眼眸中带着些许冷意,“所以我想帮你得到那个位置。”

    “司南,你不要再说了,母后临走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我不会让你去的。”他虽然很想得到那个位子,但他不更愿意让司南去为他拼命。

    西北虽然是立功的好地方,但是刀剑无眼,司南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会愧疚一辈子的,以后他也没脸下去见母后了。

    “我昨儿个去见父皇了,父皇已经允了我。”

    “你说什么?”齐司清手臂上青筋直露,猛的抓住齐司南的衣领。

    齐司南默默的把他的手拿开,整了整衣裳,自顾自的说道:“我朝已经好多年没有打仗了,现在战事突发,军中士兵散漫,父皇准备让忠勇侯带兵前往,虽然他素来勇猛,但忠勇侯一门沉寂多年,已经许久没去军中了,军中的很多士兵根本不听他的。我主动请缨父皇自然会欣然同意,毕竟有个王爷跟着去,军中的士气也能得到鼓舞。”

    齐司清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因为激动他的脸色有些发红,他双拳紧握哑着嗓子道:“司南,你没必要为了我这样做。”

    “不只是为了你,更重要的是为了母后,那个位置绝不能便宜了陈贵妃母子。”齐司南垂着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齐司清听了久久没有说话,他看着齐司南,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你太鲁莽了,西北是个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万一,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啊!”

    “不会的,我保证会活着回来。”齐司南笑看着自家兄长,这笑容落在齐司清眼里让他的心更加的发堵。

    过了几日,灵姐儿正坐在院子里绣荷包,好姐儿突然过来给她说了一个大消息,“七妹,你知不知道瑾王要去西北了?”

    灵姐儿心里一颤,手上的针扎在了手指上,血珠子瞬间变冒了出来,一旁的绿竹看了忙拿了帕子过来给她包住手指,“小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针刺到手上得多疼啊!”

    待血止住了,绿竹便让冰儿去拿药,灵姐儿兴致不高,“不用了,一点小伤罢了,你们下去吧。”

    绿竹和冰儿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只好下去了。

    好姐儿看着灵姐儿的反应有点幸灾乐祸,“七妹,你没事吧,好端端的怎么把手指扎破了,不会是不想妹夫去西北吧。”

    灵姐儿眼神一冷,西北战事已起,阻拦王爷去西北,就是阻止他为大齐贡献力量,这个罪名她可担待不起,她淡漠的看了好姐儿一眼,“妹妹可没有这个想法,六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我累了,六姐请回吧。”

    她说完便进了屋,只留好姐儿在原地忿忿的跺脚,“不就是个王妃吗?得意的什么啊!”

    灵姐儿回到屋里心怎么也静不下来,她摩挲着荷包上的青竹,脑海中浮现着那人含笑的俊脸。

    灵姐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这是在想什么啊,一定是魔怔了,一定是!

    傍晚,她没带丫鬟独自一人去园子里逛逛,娴姐儿正巧也在那。她看到她又拿着瑾王爷要去西北的事讽刺她,灵姐儿当时也没客气,狠狠的给怼了回去。

    没过几天,灵姐儿便听说好姐儿的未来夫婿孙毅也要跟随其父忠勇侯去西北,听到这个消息,她嘲讽一笑,前些天还在她面前阴阳怪气的,现在尝到苦果了吧。

    好姐儿此时正一脸失神的坐在屋子里,她虽对这个婚事不太满意,但是既然圣旨都下了她不接受也得接受。渐渐的,她也开始对以后得生活有了些许向往,没想到,他竟然要去西北了!

    邓姨娘闻迅也过来了,她一开门便看到好姐儿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说说你这是做什么啊?不就是去西北吗?这可是立功的好机会。孙毅要是能借此机会给你挣个爵位回来那就再好不过了!这是好事啊!”

    邓姨娘的话点醒了好姐儿,她先是心里一喜,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眼神逐渐的暗淡了下去,“那,西北......”

    自己生的孩子自己知道,她的话还没说完邓姨娘便明白了她的想法,她点了点好姐儿的额头,“你个傻孩子呦,孙毅是跟着他亲爹去打仗,能有什么危险?”

    是哦,好姐儿瞬间便满血复活了,拉着邓姨娘让她看自己新绣的手帕。邓姨娘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她这个闺女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距离出发去西北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景正帝已经放了齐司南的假,让他在宫里收拾收拾要带的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好带的,出门在外,一切从简,更何况是去西北那种地方。

    去西北的前两天,灵姐儿收到了乐安公主府的帖子,帖子上说让她单独过去,不能带别人。

    好姐儿和娴姐儿都没收到帖子,早上请安的时候两人一齐说着酸话,自从选秀过后,这种情况她已经司空见惯了,她淡淡的瞥了她们一眼,由她们说去吧,反正被说又不能掉块肉。

    宋氏对此也是十分憋闷,可是再憋闷又能如何呢,总不能和公主叫板吧,家里的这个她惹不起,外面的那个她更惹不起。

    在老太太那里用了膳,灵姐儿便坐着马车出府了,其实像她们这种在家待嫁的女子是不容易出府的,但公主邀请宋氏根本不敢不放行啊!

    到了公主府,乐安公主亲自拉着灵姐儿进了府,灵姐儿第一次与公主那么亲昵,还有些不太习惯,公主应该是看在瑾王的面子上才请她过来的吧,就是不知道有什么事,难道只是单纯的请她来说话喝茶?

    灵姐儿坐在紫檀木椅子上不着痕迹的打量屋内,桌椅都是紫檀木做的,一旁的镂空柜子上还摆着许多古董花瓶,果然是公主府,财大气粗啊。

    乐安公主吩咐丫鬟上茶,“本宫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索性就让丫鬟沏了最普遍的六安瓜片,你喝的惯吗?”

    “喝的惯,喝的惯,谢谢公主。”灵姐儿听了忙回道。

    乐安公主一笑,“不要那么拘束,在这里就和自己家一样,本宫素来喜欢你们这些小姑娘。”

    灵姐儿微囧,她怎么可能真正把公主府当自己的家,乐安公主也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也只比她大了不到十岁而已,怎么说话那么像长辈,汗颜。

    不管心里怎么想,灵姐儿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受教的样子,“是,能得到公主的喜爱真是我的福分。”

    两人说了会子话公主身边的嬷嬷便叫公主出去了,内室,“公主瞧着这位小姐如何?”

    乐安公主一笑,“我瞧着倒是不错,不急不躁的,很有规矩。”她虽然更喜欢那些能说会道的姑娘,但是如果做弟媳的话她还是更喜欢稳重些的。

    嬷嬷一笑,“奴婢在旁边瞧着倒不如蒋小姐伶俐。”

    那嬷嬷是公主的奶嬷嬷,说这些也没有恶意,她服侍公主多年,在公主面前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

    提到蒋瑶,乐安公主便皱了皱眉头,当时蒋瑶撺掇着婆婆来当说客,她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不过她虽答应了却在父皇面前隐晦的说她有些不庄重,父皇是多精明的人啊,当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小样,跟我斗,还嫩了点!“蒋瑶伶俐虽伶俐,就是太小家子气了,这样的女子怎么能当的起王府的主母,我看安姝灵就不错,虽是个庶女礼仪方面却比蒋瑶强多了。”

    嬷嬷看她有些不高兴,便不往下说了,公主说的确实有道理,蒋小姐虽讨喜,但是却有些小家子气了。

    即使公主走了,灵姐儿还是一直端坐在椅子上不敢松懈,因为她知道这屋内绝对有公主的眼线,她一定要争取给乐安公主留下一个好印象。

    等了有一刻钟,没等来公主,却等来了瑾王爷。

    齐司南迈着大步走了进来,灵姐儿看到他脸一热,她怎么说乐安公主中途走了呢,原来是给他腾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