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75.西北消息
    小橘子在“跑步机”上跑的欢脱, 路过的丫鬟婆子都过来看一眼,嘴里满是奉承的话,“哎呦, 橘子可真可爱啊,一跳一跳的。”

    “我看橘子是勤快吧, 多跑跑能减肥。”

    “是啊, 是啊, 咱们小姐的爱宠肯定和其他的不一样!”

    灵姐儿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就是阶级啊,她的一只猫都被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不过小橘子的确很可爱。

    碧橘在一旁看着橘子锻炼,小橘子也只是一时稀奇, 跑了一会就想下来了, 毕竟它的体型大, 跑久了就有些喘。

    谁知它刚迈了脚想下去就被抱了上去, 橘子懵了, 它站在“跑步机”上不动弹,可是灵姐儿总有办法让它动。

    灵姐儿自顾自的让“跑步机”转起来,小橘子只能被迫的继续跑, 它渐渐察觉了有些不对, 又试探着想要跑下去,跑了几回, 每次都会被捉上去, 小橘子渐渐的认了命, 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跑起来。

    橘子:被坑了啊!被坑了啊!朕的小鱼干呢!

    自从齐司南出征去西北后,乐安公主便三天两头的派人请灵姐儿过去。乐安公主不是个多话的性子,两人经常相对而坐,一坐便是半天,各做着各的事,话没说两句,关系却亲近了不少。

    灵姐儿刚开始去公主府都是拿乐安公主书房的书看,乐安公主的书房很大,里面有一个大大的书柜,大多都是些史书什么的,灵姐儿极喜欢借公主的书看。

    不过天天看书她也会腻歪,以后再去公主府她便带着绣活过去做。虽然婚期还没定,但是前不久安国公把她叫过去透了底,说瑾王爷一回来婚期便会敲定。

    灵姐儿了然,这是让她提前准备准备呢。虽然她不用绣嫁衣,但是嫁到夫家的见面礼可得她自己亲手来做。一般都是些自己做的绣件什么的,灵姐儿思来想去还是准备做荷包和手帕。一是做鞋子什么的不知道尺码,二是做这两样最省时省力,更何况她也做惯了,肯定会做的又快又好。

    女眷们婚后的消遣很少,大都是看书、绣花、打叶子牌,其他的户外消遣都只能在梦中想想了。

    乐安公主很喜爱看书,她和灵姐儿待在一起时总是抱着一本书在看,她放下手中的书本端详着灵姐儿手里的绣件。

    “你的绣工不错,是在准备以后得见面礼吧。”

    她的突然出声把灵姐儿吓了一跳,绣花针险些戳到手。她低头一笑,“回公主,今儿做的不是见面礼,这是给您做的,我的绣工不佳,让您见笑了。”

    灵姐儿今儿做的是手帕,洁白的绸缎上绣着一个抱着脚的白胖娃娃,甚是可爱。乐安公主成亲多年,夫妻恩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子嗣,她听到灵姐儿的话高兴不已,接过那方帕子细细的看了起来。

    她用手抚摸着帕子上的白胖娃娃,眉梢上都是喜色,“这帕子什么时候能绣好?”

    “回公主,今儿就能做好。”今天不能做好也得做好啊,公主都开口问了她加班加点也得赶出来。

    乐安公主得了准信大是高兴,一挥手就让丫鬟端了对玉镯子过来,“这镯子玉质还算通透,你腕子白,戴这个好看。”说完便不由分说的套在了灵姐儿的手腕上。

    都戴在手上,灵姐儿也不好在拿下来,要不然就太不识相了,“谢谢公主。”她只能好好的做好这方帕子来回报公主了。

    因着赶绣活,所以灵姐儿直做到快天黑才回府,到了府里,母亲身边的丫鬟春采就把她给叫过去了,灵姐儿有些莫名其妙,母亲找她过去有什么事啊?

    牡丹院,宋氏正观赏着自己红艳艳的指甲,门外丫鬟来报:“太太,七小姐来了。”

    宋氏眼睛一动,随即便恢复了正常,她清了清嗓子,挺了挺背,好像这样更显得有气势些。

    灵姐儿走进屋内,屈膝行了一礼,“给母亲请安。”

    “起来吧。”宋氏本想着让她多蹲一会,但想着她以后得身份又忍了下来,她低了低头,使自己的脸上挂满了笑。

    “灵姐儿啊,乐安公主这天天叫你过去是做什么啊?”

    她的突然热情让灵姐儿有些不习惯,还不如和以前那样呢,她看着母亲的笑容心里有些发毛,这是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脑子里转了几圈,嘴上却没闲着,“没什么大事,公主邀我过去绣绣花看看书什么的。”

    “这样啊。”宋氏含笑道,顿了顿,她拉着灵姐儿的手握在手心里,“灵姐儿啊,你看你八妹妹也不要绣嫁衣,成天在府里也是无事,你看能不能给乐安公主说一声让她也过去啊?”

    娴姐儿是平王侧妃,自然也有宫里的绣娘给赶制“嫁衣”,不过她不是正室,这“嫁衣”自然也就不是正红色了。

    灵姐儿听了这话有些犹豫,先不提她乐不乐意,公主知道了也不见得会高兴,她面上不变,嘴上却推辞道:“母亲,八妹一起去我没有意见,只不过这事还是要问一下乐安公主。”

    宋氏听了面露惊喜,在她的心里,只要灵姐儿肯给公主说公主还能拒绝了?些许小事情罢了,她也不指望着娴姐儿能多讨乐安公主喜欢,只要能多在公主面前刷刷存在感她就满意了。

    “行,那你下次去问一下乐安公主。”看着母亲高兴的样子,她不好再说什么丧气话,和乐安公主相处久了才知道,她虽表面上挺平易近人的,但内里却并不取表面那样好说话。

    “知道了母亲。”

    宋氏看她答应了心下满意,她定睛一看,“你这镯子是哪里来的?没见你戴过啊?”这镯子玉质通透,一看就不是凡品,难道是周姨娘那个小□□给的?

    近年来国公爷特别爱去周姨娘的院子,虽比不上邓姨娘,但也不差了。国公爷也是个平常的男人,宠爱一个女人就会给她送东西,这一年来周姨娘可是得了不少赏赐呢!宋氏看着那镯子眼神渐渐的阴狠起来,老爷竟然把那么好的镯子送给后院那贱人!以前是邓姨娘,现在是周姨娘,送点别的什么的也就算了,这玉镯子那么名贵也拿来随随便便送人?

    灵姐儿低头看了玉镯子一眼,笑道:“母亲的眼力真好,这是刚刚乐安公主送我的。”

    宋氏听了一怔,怪不得一看就不是凡品,原来是公主送的啊!她强笑道:“你真是有福气,要是你那不争气的八妹有你一半出息就好了。”

    灵姐儿听了低头笑笑不语,宋氏自讨了个没趣,摆了摆手让她回去了。

    乐安公主几乎每天都会派马车接灵姐儿过去,现在却已经几天没过来了,灵姐儿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宋氏也暗暗焦急,她本想着第二天乐安公主就回来接灵姐儿的,没想到这都过了五六天了还没来。

    灵姐儿正趴在桌子上出神,绿竹便急匆匆的跑过来,“小姐,乐安公主派人来接你了。”

    公主府,灵姐儿正盘算着要怎么说娴姐儿的事,乐安公主突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姝灵,西北传消息过来了。”

    灵姐儿听了一怔,双放在桌上不自觉的握在一起,现在已经快入夏了,王爷走的时候才初春。说起来他去西北也有几个月了呢,西北气候严寒,环境恶劣,他一个锦衣玉食长大的王爷竟然会自请去西北,这真是让她无比意外,不知这次传来的是什么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