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80.回 京
    穿着布衣的百姓们都围在城门口,前面的士兵们排成一排给后面的军队开路, 忠勇侯坐在高头大马上, 身着一身铁甲。瑾王爷骑着马和一旁的忠勇侯说说笑笑, 眼睛不时的往四周瞟。

    灵姐儿这会子正在府里帮着宋氏忙着几日后设宴的事。大奶奶戚氏当时因有孕交了手里的权利, 她出了月子之后老太太就把她手里的一部分管家权给了戚氏。

    宋氏看了也没有说什么, 管家权在儿媳妇手里总比在婆婆手里好吧,再说了戚氏自己也争气, 一举得男,她心里也是满意的。

    毅哥儿媳妇白氏是个不省心的,她在家里受宠惯了, 到了婆家也是处处的掐尖要强, 毅哥儿又是个贪玩的,所以两口子成天的吵架,在不省心的白氏的对比之下, 宋氏更加的满意戚氏了。

    白氏也不是说没有可取之处,她在闺中时早早的就跟着其母管家, 是管家的一把好手。但是到了婆家她还没有摸上管家权的一星半点,这也不奇怪, 上有婆婆和太婆婆, 她又不是长媳,管家权短时间内估计她是摸不到了。

    不过白氏不是个省心的, 在娘家时她管家管惯了, 到了安国公府便成天的来问宋氏什么时候给她管家权, 把宋氏给烦的不轻。老太太只分给了戚氏一部分管家权, 她的手里还有一些,宋氏不想动自己手里的,便想着去问老太太要,正好要来了给白氏,反正都是自己的儿媳妇,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宋氏本以为要费一些功夫,但是老太太竟然轻易的便松了口,不过他提了一个条件,条件是要让灵姐儿和好姐儿帮着管家。老太太年纪大了,对管家权也不是多热衷了,她放权可以,但是灵姐儿以后是要做王妃的,不在闺中多摸摸权力,以后怎么管理那偌大一个王府?

    老太太知道宋氏早已让娴姐儿学着管家了,她对此嗤之以鼻,一个做妾的还学管家?静姐儿出嫁前也早早的学了管家,现在府里有三个姐儿待嫁,宋氏只教她嫡亲的闺女不教另外两个,她肯定是看不过眼的,这灵姐儿和好姐儿再过几个月就出嫁了,这会子再不学就晚了。

    她年纪大了,前一阵子她也略教了灵姐儿一点,她是想多教教她,但是灵姐儿之前总是去公主府,也没有学多少。现在西北打了胜仗了,再过几个月灵姐儿就得出嫁,她交权利可以,但是灵姐儿要跟着学管家。

    好姐儿完全就是跟着沾光,邓姨娘老早就想让好姐儿跟着宋氏学管家了,但是宋氏素来深恨邓姨娘,怎么可能会如了她的意。邓姨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找了个机会就像安国公告状,安国公说了宋氏一顿,宋氏表面上答应了,但是背地里却没有一点让好姐儿学管家的念头,邓姨娘来催她就一直拖,反正就是拖字诀,邓姨娘也拿她没办法。

    宋氏略一犹豫也就同意了,她虽不喜欢灵姐儿和好姐儿,但是她们俩也快出嫁了,让她们略学一学也行,她之前一直在拖,安国公也是有所耳闻,再拖下去国公爷真要来说她了。教几个月的管家就能换来永久的管家权,她不同意就是个傻子。

    老太太交了权利一身轻,宋氏要来了管家权,白氏得到了期盼已久的权利,灵姐儿和好姐儿可以跟着学管家,这件事可以说是皆大欢喜了。

    安国公本来不想设宴的,但是老太太坚持要摆宴席,她也是存着给灵姐儿做脸面的心思。广哥儿中了举人,灵姐儿又是他的亲姐姐,她有一个举人弟弟的事情传出去,以后嫁了人也多些底气。

    宋氏根本不想管设宴的事,她现在看到灵姐儿和广哥儿就头疼,灵姐儿还好,再过几个月就嫁了,广哥儿是男子,估计还要在她跟前蹦哒许久。她一想到设宴的事就心烦,索性就把这件事推给了灵姐儿。

    灵姐儿第一次挑大梁,下面的丫鬟婆子根本不听她的话,她正为这件事焦头烂额呢!这次宴会是给广哥儿办的,一定不能给办砸了,不然到时候丢人了就不好了。

    底下的丫鬟婆子虽有些忌惮她王妃的身份,但是她们都滑不溜秋的,灵姐儿提的事她们总有办法不做,而且还往往让她说不出话来。

    她坐在厅内扶了扶额,叹了一口气,现在瑾王应该已经进京了吧,昨天就传来了消息,今儿应该很多人去看吧!她本来也想出府去看看的,不为别的,为的就是这震撼的场面,士兵们出京时她没看到,这回来时又因为有事要做去不了。上辈子她就极喜爱看阅兵,这让她有一种心灵上的震撼感。

    军队回京,众多百姓们都跟着士兵们走了一路,从外城走到了内城,齐司南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身影有些失望,不过他失望了一会也就放下了,毕竟今儿人太多,兴许是他自己没看到也未可知。

    到了宫门口,他和忠勇侯几人去见了景正帝,景正帝难得的对他和颜悦色。

    “司南啊,你这次立功不小啊,朕竟没想到你有这样的能力!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

    齐司南脸上带着笑容,弓腰拱手,“父皇,儿臣今年也不小了,就请父皇早些为儿臣择定婚期吧!”

    景正帝听了哈哈一笑,用手指指着齐司南,“你啊你,就那么想成亲!”

    “儿臣也与世间男儿一般无二,自是想的。”齐司南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在场的人除了景正帝都在憋笑,景正帝笑的红了脸,“出去一趟,脸皮倒是厚了不少,行,朕答应你。你回来的不巧,你二哥前几日刚成了亲,现在就剩你三哥,四哥,五哥和你了。你三哥十月份成亲,轮到你最快也要翻过年一月,你成亲的婚服早已做好了,朕这就让内务府抓紧准备。”

    齐司南跪下磕头谢恩,“儿臣谢父皇。”

    “起来吧。”景正帝摆摆手,“除此之外,朕再赏你几个庄子,其中有一处是温泉庄子,战场上刀剑无眼,你肯定也受了不少伤,平日里没事就去泡泡,对身体有好处。”

    他拍了拍手,几个太监抬着一个大箱子过来了,“这里面是黄金一万两,朕知道你有澄心堂纸赚钱,肯定也不缺银子,但是打了胜仗,该赏的还是得赏。这刚打了一仗,你们几个兄弟成亲又拨出去不少,国库也不太充盈,这次赏赐就从朕的私库里出,众爱卿的赏赐也少不了,有什么想要的就说。”这次西北一战的胜利真的是大大的鼓舞了大齐朝军队的士气,景正帝龙颜大悦,这赏赐自然也是不会少的。

    齐司南和众大臣们听了忙谢恩。“父皇,这次西北一战忠勇侯可是当居首功啊,儿臣要不要赏赐无所谓,这忠勇侯的赏赐可不能少。”

    忠勇侯听了忙道:“王爷说笑了,王爷年纪轻轻就擒了敌国太子,臣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行了行了,忠勇侯你就别谦虚了,司南他小孩子也就是侥幸擒了贼人,这次战争你功不可没啊,你出征钱朕就封了你为大将军,现在朕再给你领侍卫内大臣一职,爱卿你看如何?”

    忠勇侯听了猛一跪下,“这,这,这臣如何当的起啊!皇上您太看的起臣了,请皇上收回成命。”领侍卫内大臣是正一品武官,相当于上辈子的北京军区司令,是京城内最大的武官,比九门提督的权利还大!

    “哎,朕说你当的起你就当的起,你的能力与忠心朕都知道,以前是你们韬光养晦了,老忠勇侯那时的事情都过了几百年了,也该过去了。朕既封了你领侍卫内大臣的职位,你就要好好的为京城,为大齐出一份力,好好的保卫京城。”

    景正帝说晚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接着又道:“你的儿子朕也会给赏赐的,这次你有两个儿子跟着你上战场,就封他们为四品将军,让他们在军中任职。”朝中没有什么得力的干将,忠勇侯一门也该起来了。

    忠勇侯听了激动的流了两行清泪,拉着儿子跪下给景正帝磕头,“谢皇上!谢皇上!臣一定好好的保卫大齐!一定不辜负皇上的信任!”他真的是太激动了,他知道皇上会赏他,但是没想到皇上竟然如此看重他,忠勇侯一门沉寂了几百年,今儿终于起来了!他就算立刻死了也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好了好了,起来吧。”

    景正帝除了给忠勇侯和他儿子官位,还赏了他黄金若干。这次立功的,景正帝无一例外都给了赏赐,或是爵位,或是官职,或是银钱。监军吏部尚书赵大人这次也得了不少黄金。

    陈贵妃听了这个消息差点把整个宫给翻了,她嫉妒的双眼斥红,齐司南竟然得了那么多银子和庄子,赵贤妃他爹也得了赏赐!凭什么?凭什么?要是做监军是她兄弟该多好啊!这黄金本该是他们永宁侯府的!

    不管陈贵妃怎么闹,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

    二皇子端王前几日大婚,已经搬到了宫外的王府里,几位王爷的王府都修在内城,陈贵妃掌管着权利,端王的王府修的那叫一个气派,当然,其他几个王府修的也不错,毕竟都是当今皇上的儿子,住的府邸怎么会差?

    自从端王爷搬出去后,其他几个王爷也搬了出去,反正就快要大婚了,早住晚住都一样,在宫外住还自在呢!端王爷大婚后就被景正帝扔到吏部去了,吏部是定王的外祖父赵大人的天下,端王在里面也没讨到好,不过虽说如此,但是吏部这一部门是个重要的部门,在里面待着总比在清水衙门好吧。

    齐司南从养心殿出来之后就出了宫,他先去了他哥府里一趟,然后又去了公主府,乐安公主一见到他就拉着他左看右看,“没受什么赏吧再外面?”

    “没有没有,姐你就放心吧!”

    乐安公主白了他一眼,“肯定受了不少伤,别骗我了,在战场还能不受伤?你能平平安安的回来我就满意了,我这里有上好的金疮药,你一会带回去用啊!听说父皇赏了你一座温泉庄子,有空就去泡泡,对你伤口有好处!幸亏没受多严重的伤.......”

    乐安公主拉着齐司南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齐司南都一一应了,他斟酌着开口道:“姐,听说你这段日子常常叫安..姝灵过来,她,今儿......”

    “姝灵最近在学管家,我也不好再去叫她,多学学管家也好,以后好能掌管王府。”

    “这样啊。”齐司南喃喃道,那她今天应该是没去看军队回京,不知怎得,他心里有些微微的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