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87.洞房花烛夜
    门口出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乌泱泱的一群人, 灵姐儿赶忙站了起来。打头的是一个衣着华丽, 体态丰腴的妇人, 她爽朗的笑了一声, “哎呦, 快坐下,快坐下, 我这侄子媳妇生的可真标致啊!”

    灵姐儿依旧站着,红着脸低下了头,她是新媳妇, 有这个反应实属正常。

    “我们可是把新娘子给吓着了, 快坐下。”来的人中有一个面目柔和的年轻妇人说道。

    灵姐儿依言坐下了,她不知道来的人都是谁,索性便低着头装羞涩。几位妇人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无非是夸灵姐儿长的标致,夸新房布置的好等。

    那位体态丰腴的妇人看了灵姐儿一会子, 问道:“侄媳妇饿不饿啊?要不然我让丫鬟去给你端些点心来,先垫垫。”

    她称灵姐儿为侄媳妇, 灵姐儿猜测她应该是裕王妃, 当今皇上只有一个兄弟,她的身份很是好猜。“谢谢王妃娘娘了, 我还不饿。”

    “哎呦, 你竟然知道我是谁, 难道之前见过我?”

    灵姐儿闻言摇了摇头, “不曾。”她在闺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哪里能见到裕王妃啊!

    几人中有一位面目精致的约莫三四十岁的妇人开口道:“你呀你,你称她为侄媳妇,人家新娘子也不是粗笨之人,怎么会不知你的身份?还有,刚刚司南已经让乐安送过膳食了,你以为人家司南舍得自己的媳妇受饿?”

    灵姐儿听了她的话羞红了脸,是真的羞,不是装的。没想到王爷给她送膳食的事情竟然被别人发现了!

    裕王妃一拍巴掌,哈哈一笑,“我说呢,怎么侄媳妇说她不饿,原以为她是害羞不肯说,现在看来是人家早就吃过了!”

    灵姐儿的脸因为她的话又低了几分,“好了好了,新娘子也看过了,咱们都出去吧,回来把人家羞出个好歹来,司南还不让我们赔?”面容精致的中年妇人笑道。

    “是这个理,人家小两口可还要洞房呢,咱可不能耽误了人家!”

    “很是很是,咱就别在这里讨嫌了!”

    ……

    待她们走后,灵姐儿才敢抬起头来,低头低的脖子都酸了。等到她脸上的热度散去,乐安公主推门进来了,“我来晚了,她们没吓着你吧,她们为人妇久了就这样,说话没有把门。”

    灵姐儿摇摇头一笑,“没有。”

    “刚刚来的应该是裕王妃、怀安公主她们,好像镇国公府的人也过来了。”怀安公主灵姐儿知道,她是宋妃娘娘所出,镇国公府应该是姐姐和司南的外祖家。

    因涉及到先皇后,所以灵姐儿也没有多问,她点点头,“她们人都挺好的。”除了打趣她这一点,她在心里默默补充。

    乐安公主听了嘲讽一笑,“都挺好的?” 不尽然吧!今儿是姝灵的大喜之日,她说了一句便收住了,她抬起头,脸上已没有了刚才嘲讽的神色,“我过来就是看看你有没有事,估计一会应该没有人过来了,外面还有些事,我这得出去了。”

    今天是自家弟弟大婚的日子,司南又没有别的长辈掌眼,她这个做姐姐的只好亲自上阵了。宴席的菜肴,厅里的布置等等都需要她,虽然司南说他已经安排妥当了,但是她还是不放心,唉,她天生就是个操心命吧!

    “嗯,姐姐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灵姐儿笑道。

    乐安公主扶了扶发髻上的步摇,“行,那我就出去了,你慢慢等着司南吧。”说完还朝她眨眨眼。

    灵姐儿默。。。成个亲太难了,为什么谁见到她都要打趣一两句?!

    果然如乐安公主所说,她走了之后就没有人过来了,灵姐儿坐在床边有些犯困,但又不敢直接上床睡觉,她索性从床上下来,走到屋子中间的桌子旁坐下,这样的话,就算不小心睡着了也不会把床弄皱。

    灵姐儿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她揉了揉眼睛使自己清醒一些,幸亏她长了个心眼坐在桌子旁,要不然非得把被子弄皱不可。她看着铺着红布的桌子上的酒壶和酒杯,有些脸热,这应该是一会喝交杯酒用的吧。

    她望了望外面的天色,心里有些紧张,一会儿王爷就要过来了……她挺了挺背,不就是洞房吗?怕什么!她刚想站起来,门就“吱呀”一声开了,灵姐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刚刚心里建设的很好,倒是真到了那一刻她还是怂了。

    齐司南带着一身酒气推门进来,但是他的脚步一点都不虚浮。他哥今儿给他挡了不少酒,也不枉他当时死命的给他挡。除此之外,他还在酒里掺了点水,掺的不多,寻常人都喝不出来。

    灵姐儿看到他进来了便条件反射的站起身,齐司南眼睛一亮,“你晚膳还没用吧,我这就让石腾摆饭。”

    灵姐儿点点头,双手互相揉捏着不知道该干什么,作为人妻,她是不是应该走上前给王爷把外赏脱了,可是脱衣裳什么的也太羞耻了吧!她的外裳还没有脱,虽然屋里一直烧着碳很暖和,但是嫁衣这种东西好像是需要夫君来脱的,哎呀,她在想什么,实在是太羞耻了!

    齐司南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自家王妃变脸,一会儿手足无措、一会儿害羞、一会儿……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直到石腾带着小厮端着膳食进来,两人才各自反应过来。摆好了膳,齐司南道:“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随便弄了些。”

    “很喜欢。”灵姐儿道,王爷说是随便弄的饭菜,但是桌上的却都是她爱吃的,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齐司南勾唇一笑,当然不是巧合了,这可是她向长姐取经问来的。灵姐儿之前经常去公主府,也常常在那里用饭,他想知道姝灵喜欢吃什么简直是轻而易举。

    灵姐儿拿着筷子秀秀气气的用着膳,这好像是她和王爷第一次一起用膳,她有些放不开。

    两人客客气气的用着膳,还没有之前在茶楼时放的开,灵姐儿想了一下,拿起公筷给王爷布了些菜,“不知王爷喜欢吃什么,妾身觉得这道烧茄子还不错。”她既然做了王妃,就要好好的做好王妃应做的事。

    齐司南唇角微微勾起,“我素来喜欢吃这道菜。”

    旁边的石腾嘴角抽了抽,王爷不是从来不吃茄子的吗?

    齐司南看着石腾有些碍眼,摆了摆手让他退下去,他在这里自己都不能好好的吹牛了!

    两人用了膳,齐司南用瓷勺子盛了一小碗粥递给灵姐儿,“府里的厨子手艺还可,不过粥做的那是没话说,你尝尝。”

    灵姐儿点头应了,“谢王爷。”她接过碗小口小口的喝起来,入口醇香,小米熬的也烂,果然做的不错,比森木的手艺还要高上不少。

    齐司南看他喜欢心里很是高兴,看来这个厨子还不错,一会得厚赏他一番。

    用罢了膳,齐司南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酒,他递给灵姐儿一杯,“酒已经温过了,不凉。”

    灵姐儿点点头,用白皙的手接过酒杯,齐司南倾身上前,把酒杯绕着灵姐儿的手臂端到嘴边,灵姐儿也含羞带怯的照做了,两人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灵姐儿的脸上有些烫烫的,齐司南拉着她的手坐在床沿上,灵姐儿心跳如鼓,现在就要开始了吗?

    齐司南双眼发亮的看着灵姐儿,他用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把灵姐儿头发上的珠钗尽数取下,她的头发乌黑发亮,垂在胸前,有一种说不出的明媚感。

    齐司南把自己身上的婚服脱下,只留着里面的寝衣,因今儿是新婚,所以寝衣也是大红色的。灵姐儿早在他脱衣裳的时候便转过头去,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明显。

    “就寝吧。”齐司南轻咳了一声,灵姐儿心口一跳,红着脸低头应了一声。

    齐司南把她的外裳拿下来挂在一旁的衣架子上,灵姐儿的耳朵红的滴血。上辈子网络发达,她对这种事并不陌生,但是要说体验这还是第一次。

    两人穿着寝衣平躺在床上,齐司南翻了个身面对着灵姐儿,“褥子下面有花生、桂圆、莲子什么的,这是成亲时的习俗,你硌得慌吗?你要是嫌硌得慌我就给拿下去。”

    灵姐儿轻轻的摇摇头,齐司南望着水灵灵的灵姐儿有些燥热,他扯了扯身上的寝衣,轻声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嗯。”她的声音极小,齐司南差点没听到。

    得了准许,齐司南再也忍不住,他倾身上前,拥住灵姐儿,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唇,嗯,甜甜的,软软的,他忍不住想要更多,复又低下头去……

    齐司南素了将近二十年,一朝得到释放便有些忍不住,两人一直折腾到了子时。结束后,灵姐儿浑身酸痛的瘫在床上,齐司南轻柔的把她抱到浴房,叫了冰儿过来帮她清洗,她素来害羞,还是慢慢来吧。

    第二天晨起,灵姐儿觉得她浑身都散架了,身上就没有一处不疼的,她艰难的坐起身,发现周围已经没人了,她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俏脸微微发红。

    齐司南晨练回来,发现灵姐儿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他赶忙道:“我这就叫冰儿过来服侍你穿衣裳。”

    他刚从外面回来,身上都是寒气,还是先换身衣裳再过来吧。姑娘家的身体都娇弱,染了风寒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