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90.温泉庄子
    宋氏手里的茶杯应声落地,她捂着心口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怎, 怎会如此!”

    静姐儿低着头, 肩膀剧烈的颤抖着, “听说她是婆婆给夫君找的良家子, 说是易受孕的体质,夫君就去了她那里一次, 没想到就那一次她就怀上了!”她呜呜的哭着,好像要把心里所有的委屈与无助都哭出来。

    宋氏青着一张脸,指着静姐儿道:“你糊涂啊!糊涂啊!你怎么不一开始就把药下了?!弄到现在这样, 可怎么办啊!”宋氏愁的直拍大腿。

    静姐儿通红的眼睛里淬着毒, 她双拳紧握,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她的孩子不能留!”

    宋氏听了这话差点晕过去, 她扶了扶额头,“我的儿, 你可别糊涂啊!她也只不过是个妾罢了,就算生出哥儿来又怎么样, 你看咱府里的邓姨娘, 她生的哥儿还不是个没出息的!我让你下药是因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可她都有喜了, 要是孩子突然掉了你们府里能不彻查?我的儿, 你可千万别糊涂啊!”

    静姐儿扑到宋氏的怀里哭了半晌, 良久, 她才抬起头来。她把眼泪擦干,眼神坚定的看着宋氏道:“娘,这个孩子不能留!邓姨娘的哥儿虽然是个没出息的,但是你看看府里的周姨娘,她生的哥儿姐儿一个比一个出息,我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唉!”宋氏喟叹了一口气,“这也只是少数罢了,娘还是不建议你这样做,要是他日东窗事发,你可怎么办啊!”

    静姐儿用长长的指甲扣着手心,“娘,你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我有预感,如果这个孩子能生下来,以后我就没有好日子过了!要是只有我自己还罢了,可是我还有丫头,我不能倒下!”

    听到闺女把外孙女搬出来了,宋氏便也不再劝解,丫头小小的一个人儿,甚是可爱,她也是极疼爱的。既然决定要做,宋氏就交代静姐儿做的小心些,一定不能露出蛛丝马迹。

    紫藤院这边,老太太拉着灵姐儿说了会子话便推说累了,径自进了内室休息。灵姐儿知道祖母是故意这样的,目的就是给她和姨娘留些空间。

    她拉着姨娘去了院内的亭子里,两人紧挨着坐下,周姨娘这才细细的问起灵姐儿在王府的事宜,虽然刚刚老太太已经问过了,灵姐儿的面色也红润,但是她还是有点不放心。

    灵姐儿没有半点不耐烦的说了,周姨娘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她这个闺女素来是个省心的,就算到了王府也一样能过好。两人又谈起给广哥儿相看的事,周姨娘一提起这个就发愁。

    “你弟弟不比你省心,我说让太太给他相看,谁知他自己却不愿意,还说不考上进士不娶亲!你看看这孩子,这成亲是大事,哪能由着他胡闹!”

    灵姐儿倒是觉得广哥儿的想法挺好的,“娘,我觉得弟弟的想法没错,广哥儿他今年才将将十五岁,现在相看还是早了点,还不如考上进士再相看呢,到时候选择面也广些,要是现在就想看,你以为嫡母会给广哥儿选个什么样的?要是好的,她能择来给广哥儿?”

    周姨娘也知道这个理,她暗叹一声,“我也不是说现在就相看,可是你弟弟非说要等到考上进士,要是他一直考不上,那岂不是一辈子不成亲了!”

    灵姐儿“呸呸呸”了几声,“娘,你怎么咒自己的儿子考不上进士啊!你不相信广哥儿,我可是相信的,娘你放心吧,要是广哥儿真的考不上,我一定治着他成亲。”

    周姨娘听了这话才稍稍放下了心,她暗叹一声,儿大不由娘啊!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儿子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她这个做亲娘的也不能阻挠。

    很快就到了用午膳的时辰,女眷一桌,男人一桌,用罢了膳,灵姐儿在老太太的催促下带着齐司南去玉笙楼歇午觉。

    玉笙楼还是以前的样子,里里外外都干净整洁,院里洒扫的丫鬟还没换,看到她来了欣喜不已,忙不迭的放下手中的工具行礼。

    灵姐儿也很是高兴,大方的给了赏钱,喜得丫鬟们恨不得跟着灵姐儿去王府。

    推开门,屋子里带着淡淡的梅花香,齐司南看着屋子里的布置很是恰到好处,他开口道:“以后咱们的房间也交给你布置。”王府里成亲的新房是他亲手布置的,也不知道姝灵喜不喜欢。

    灵姐儿给齐司南倒了杯茶笑道:“府里布置的很好,妾身还是不班门弄斧了。”

    齐司南心里得意一笑,他亲手布置的,能差了?“府里是你的家,你想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不要那么见外。”

    这话说的灵姐儿心里暖暖的,不过她还是不能完全把王府当家。自从她来到这个时代,在严格意义上,安国公府也不算是她的家,只有和周姨娘、广哥儿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能体会到家的感觉。

    至于什么时候能把王府当家,大概就是两人如家人般亲密的时候了。不过,这种亲密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了。虽然王爷现在对她很好,但是以后呢?等有了侧妃,有了其他的女人,王爷还会对她一如既往吗?

    齐司南打了个哈欠,灵姐儿服侍他把外裳脱掉,“王爷歇一会吧。”

    齐司南点点头,轻柔的把灵姐儿的大红锦衣脱了挂在一旁的架子上,“你也歇会吧,这个天就适合待在被窝里,暖和。”

    想当初他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青年,自从娶了媳妇之后,就天天想着媳妇孩子热炕头了!媳妇已经有了,孩子还要靠他继续努力啊!

    因为心里有了要孩子的念头,所以灵姐儿又被折腾了一番,说是来歇觉的,还不如说是来锻炼身体的。两人折腾了一番,又叫了热水,灵姐儿羞的脸都红了,这里可是她的娘家啊!这一叫水,整个府里都知道发生了什么,王爷也真是的,就那么急切吗?她都快没脸见人了!

    因着这么一折腾,两人没睡多久就被叫起来了,现在还是冬日里,天黑的快,还要赶在天黑前回到王府呢!

    两人去了紫藤院,灵姐儿感觉众人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笑,羞的灵姐儿都不敢跟她们对视,她暗戳戳瞪了王爷一眼,都怪他!

    众人又说了会子话,两人方回了府,临走前,周姨娘的眼睛里闪着泪光,这一别,就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了。

    灵姐儿坐在马车里也有些怏怏的,齐司南看她情绪不高就把她揽在怀里,柔声道:“不要难过,王府离安国公府又不远,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回来。”

    虽然觉得这话不太可能实现,但是灵姐儿还是被安慰到了,她轻轻点了点头,撩起一角帘子看着街上的热闹景象,齐司南在后面轻轻的拥着她,画面很是美好。

    成了亲后,齐司南便被景正帝扔到户部去历练,户部是管银子的部门,和吏部同样重要。不过齐司南刚成亲,景正帝特许他一个月之后再去上职,所以齐司南现在就是一个“无业游民”。

    这些天,齐司南带着灵姐儿把整个王府逛了一遍,起先,两人是步行走的,走了一个时辰才逛了一小片地方。齐司南看灵姐儿有些累了,便叫了马车过来,两人是坐在马车上逛完王府的。

    灵姐儿坐在马车上感觉轻飘飘的,她真的是抱了个金大腿啊!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当上瑾王妃的?难道是运气?还是穿越女光环?

    她摇了摇脑袋,想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扔出去。瑾王府很大,不是一般的大,府里的一亭一石都雕琢精美,灵姐儿觉得,她以后没事了可以步行来逛逛,一次逛一点,可能需要许久才能逛完。

    虽说齐司南这些天不需要去上职,但是他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他手底下有许多亲信,帮着他调查一些事情,现在众王爷都陆陆续续的成了亲,皇位之争也无声的开始了,灵姐儿很聪明的没有问,只是平时让森木做点吃食送过去。

    因为总是有外男进来,所以齐司南是在前院的书房里办公的,灵姐儿则在后面做些针线、看看书。

    灵姐儿大婚的第十日,周吟月产了一子,灵姐儿很是欣喜,派人送了一套精致的金项圈、金镯子过去,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身孕。她今年已经十七了,这个时候怀孕也不算早,早些生下孩子就能早点在王府站稳脚跟,下人们也会愈发恭敬。

    周吟月给灵姐儿去了一封信,上面说谢谢她的礼,又说舅母已经给表哥定了亲,是舅舅以前在杭州做官时同僚的嫡女,最后还邀请她来参加哥儿的满月宴。

    周锦盛在去岁秋闱也中了举人,不过没有广哥儿名次好,但是也没有掉车尾,排在中间位置。现在听说表哥定了亲事,灵姐儿也放下了心,表哥是舅舅的独子,舅舅又那么疼她,要是因为她表哥不愿意娶亲,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万幸表哥终于松了口。

    某一天齐司南忙完后回到房里,“你明儿个看有什么要带的让丫鬟给收拾收拾,后儿个咱们去温泉庄子上过几天。”

    灵姐儿一愣,温,泉,庄,子什么的也太快了吧!她扭捏了一下,“王爷没有事情要忙了吗?”

    齐司南点点头,“这些天已经忙完了,短期内没有事情了。我这几天紧赶慢赶的把事情给忙完了,就是为了能抽出空去庄子上逛逛。”

    灵姐儿欲哭无泪:王爷您倒是慢点啊!妾身一点也不介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