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93.东窗事发
    灵姐儿渐渐止住了眼泪,只是眼眶还有些发红, 刚刚王爷的话扎的她心里生疼。一直以来王爷都对她都很好, 是她自己犯了矫情, 一直不肯敞开心扉。她原以为只要紧闭心扉就不会喜欢上王爷,但没想到她还是动了心。

    自从那日在温泉庄子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就一直在逃避,她在怕,怕那不确定的未来、怕付出感情之后却被伤了心,可是现在她已无路可退, 王爷明显是对她有意的, 而自己对他也并非无意,那为什么不勇敢一点呢?也许,也许他们可以恩爱一生, 白头到老。

    这样想着, 她便伸出手反抱住齐司南, 生活也许并没有那么残酷, 她要相信自己,也相信王爷。

    齐司南的身体一颤, 心里滑过一丝暖流, 眼眶也热热的,他紧了紧自己的手臂, 心里又酸又甜。

    两人正在你侬我侬呢, 门突然开了, 石腾带着吴大夫推门进来, 灵姐儿被门口的动静吓了一跳,脸红红的从齐司南的怀抱中挣脱开来。

    石腾看着屋内的情景心里一喜,这些日子就算王爷不说,他也看出了两人之间的不对劲,现在看到他们终于和好了,石腾这个做下人的也极为高兴。

    齐司南被打扰了脸上有些不高兴,吴大夫行了一礼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给他诊脉,他沉吟了一会,继而开口道:“王爷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外感风寒,这些天尽量不要出门,多休息休息,奴才这就去开方子熬药。”

    齐司南点点头让他们下去了,待人走了,灵姐儿才稍稍自然了些,齐司南招了招手让她过来,灵姐儿依言走上前去。

    齐司南摸了摸她的手,“刚才没注意,你的手怎么这样凉,出门也不系个披风,冻病了怎么办,我这就让人叫吴大夫过来,刚刚应该让他也给你把个脉的。”

    灵姐儿忙摇头,制止住了他,“妾身无事的,还是不用麻烦了,吴大夫正在给王爷熬药,可不能耽误了,就算要把脉,待他给王爷送药过来时再把也不晚。”

    齐司南拗不过她,只好怏怏的应了,灵姐儿让他平躺在床榻上,给他掖好被子,“王爷睡一会吧,吴大夫说了要好好休息的。”

    齐司南外感风寒,精神头本就有些不济,刚刚又说了会子话,现在精神放松下来,眼皮便忍不住的打架。他点了点头,“那你别走。”

    灵姐儿含笑应了,“妾身不走,王爷放心的睡吧。”

    “也不要离太近,别我好了你再染上了风寒。”刚才不知道自己是外感风寒,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让姝灵近身的。

    待他睡后,灵姐儿便把窗户打开了半扇,开的多了怕屋里冷,但是不开又不行,王爷得了风寒,屋内必须要通通风才行。

    药很快就熬好了,灵姐儿把齐司南叫了起来,让他喝了药再睡,没想到齐司南这个上过战场的汉子,竟然怕苦!还是灵姐儿拿出蜜饯哄他他才一脸视死如归的把药喝了。

    吴大夫看到屋内的窗户开了忙要关上,被灵姐儿给制止了,“开窗通通风对风寒有好处。”王妃发话,尽管他心里有些不赞同也没有说什么,王妃总不会害王爷的。

    他没想到开窗通风竟然真的有效,王爷的风寒才不过两三日便好全了,他是个医痴,还特意找到灵姐儿问她是从哪知道的法子,灵姐儿没想到他那么较真,推说是在一本古老的医书上看到的,只是那本医书现在已找不到了,弄得吴大夫连连暗叹可惜。

    齐司南的身体好全后,便又开始了忙碌的日子,不过这个忙碌不是前一阵子那种不分昼夜的忙碌,他现在一般忙到用晚膳时就回去,不会再在书房过夜,两人正处在你侬我侬的甜蜜期,他怎么会傻到在书房睡?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很快就到了齐司南上职的日子,上职肯定要上朝,而上朝就要起的极早,弄的灵姐儿很是心疼。

    才不过寅时,齐司南便起来了,他蹑手蹑脚的从床榻上下来,抱着衣裳去了外间,待灵姐儿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再一看旁边,果然已经没人了。

    她把冰儿叫过来,“王爷起身怎么也不叫我?”

    冰儿脸上带着喜色,“是王爷不让奴婢们叫的,说是让您多睡会。”前一阵子王爷和小姐闹矛盾,可是吓坏了她,现在两人终于和好了,而王爷又那么宠爱小姐,她这个做奴婢的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啊!

    灵姐儿嗔怪的看了冰儿一眼:“他不让你叫你就不叫了,你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冰儿笑嘻嘻的,“当然是听小姐的了,不过如果小姐起的太早,奴婢也是会心疼的嘛!”

    灵姐儿瞪了她一眼,一边起身一边道:“大表姐的哥儿的满月宴就要到了,我让你准备的礼物你准备好了吗?”

    “早已准备好了,小姐就放心吧。”

    不过到了那一日,灵姐儿却没去成,安国公府派人来找她,说是静姐儿出了事,让她直接去肃阳侯府。

    灵姐儿一惊,大姐出事了?可是在府里能出什么事啊?她把礼物交给绿竹,让她去大表姐那里走一趟,而自己却着急忙慌的坐上马车去肃阳侯府。

    一路上她的心里都有些坠坠的,回门那日,大姐的脸色好像就有些不太好,还被母亲给叫了过去......

    王府的马车脚程快,她很快就到了肃阳侯府,一进肃阳侯府,府里面乱糟糟的,丫鬟婆子也都无心干活,频频的往正院的方向望去,灵姐儿带着冰儿径直去了正院。

    到了正院,静姐儿正梗着脖子跪在地上,宋氏在一旁急的抹眼泪,老太太也阴沉着一张脸。肃阳侯夫人眼里淬着毒,狠狠的盯着静姐儿,她的旁边还有一位妇人,娇弱可怜的哭着......这场面,怎么一个乱字了得!

    众人看到灵姐儿过来了,忙行了一礼,老太太把她拉到一边,细细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把灵姐儿惊的半天没合上嘴!

    大姐,大姐竟然做出了这种事?给通房下绝育药?给妾事下堕胎药?灵姐儿听的半晌没回过神来,老太太长叹一声,“作孽啊!作孽啊!原就知道她是个傻的,可没想到她能傻成这样!我说句难听的,绝育药下就下了,反正也神不知鬼不觉,就算大夫查出来了也赖不到她头上。可是堕胎药能一样吗?肃阳侯府自静姐儿生了丫头后就没有孩子出生,这好不容易有个怀孕的,还不得好好护着?下堕胎药?也不知她哪里来的胆子!你看看她,你看看她,一点都没有悔过的样子,我一把老骨头了,做个马车去了半条命,我图什么啊!”

    灵姐儿看祖母有些激动,忙把她扶到亭子里坐下,祖母年纪大了,被气病了就不好了。她也大概知道府里叫她过来的原因了,无非就是叫她过来撑场子的,可是大姐做出这种事,她也不好袒护啊!再说了,这是人家肃阳侯府的家事,她一个外人怎么管?要是一味的偏向大姐,他日传出去了,还不得说瑾王妃仗势欺人啊!

    她叹了口气,站起身扶着祖母朝静姐儿走去,肃阳侯夫人先发制人,她缓了一口气,“瑾王妃,想必你也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我原以为她是个贤良的,可谁知她却是个黑心肝的!那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啊!她这个毒妇生不出孩子就不让别人生,我儿房里的通房丫鬟一个没落的全被她下了绝育药!老婆子我真的是气啊!”肃阳侯夫人做梦都想抱孙子,原以为是机缘没到,现在想来全是这个毒妇给害的!

    灵姐儿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她淡淡的看了不肯低头的大姐一眼,暗叹了一口气,大姐这次可真是太糊涂了!这种事情,就算要做,也不能让人抓住把柄啊!她转向肃阳侯夫人,问出了关键所在,“贵府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肃阳侯夫人张口就来,“当然是休了这个狠毒的女人!我没有这样的儿媳妇!”

    宋氏听了也不抹眼泪了,她大声道:“不行!静姐儿在你们吴家几年,为你们生儿育女,操持内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这次是静姐儿做的不对,但是你们吴家也不能这样无情!”

    肃阳侯夫人也没想真休了静姐儿,刚才只是一时口快罢了,现在听了宋氏的话,她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我呸,还生儿育女,不就生了个不值钱的丫头片子嘛!要是没有她,我们吴家早就抱上孙子了,占着茅坑不拉屎,还不准别人生了?!”

    肃阳侯夫人这话说的很是难听,她也不端着她侯夫人的范了,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冒,老太太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拄着拐杖走上前去,“行,既然你们家不要静姐儿,那我们就和离!”她也不是真想让静姐儿和离,只是想吓一吓肃阳侯府罢了,要不然她们整个府都得被肃阳侯府牵着鼻子走!

    肃阳侯府根本不敢休了静姐儿,静姐儿身后有安国公府,还有安国公的女婿瑾王,还有最近崛起的忠勇侯府,安国公府姻亲纵横交错,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而且肃阳侯府的嫡女吴雪嫁进了镇国公府,而镇国公府又是瑾王爷的外家,所以肃阳侯府和安国公府可以说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自然不宜闹的太僵。

    老太太这话一出,肃阳侯夫人还没说什么,静姐儿却兀自大叫了起来,“我不和离!我不和离!”她要是和离了不就便宜了那些小妖精了嘛!她才不会做那么蠢的事!

    老太太瞪了她一眼,冷冷道:“现在是人家府里不要你了,现在和离还能留个体面,要是等到被休弃了才是真的丢脸,你丢脸可以,但是别拽上整个安国公府!”

    一旁的肃阳侯一直都没有说话,他听了这话喟叹了一声,“亲家老太太,你放心吧,安氏不会被休,你也别说什么和离的话了,我们两府的关系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的清楚的,可不能因为这个‘搅家精’给弄僵了,这件事我们府里会封锁消息,希望贵府也能一样。”

    他顿了顿,又接着道:“对外我们会宣称安氏生病了不能见人,她害了我们府里不知多少孩子,府里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不过你们也不要太担心,她少不了吃也少不了喝,不会让她没命了的,最坏的情况下也就是在府里建个小佛堂,让她青灯古佛一生。老太太你看这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