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95.遇险
    时光如梭, 楚王妃肚子里的孩子已满了五个月了,齐司南晚上下职回来给灵姐儿带回来两个会武的丫鬟, 灵姐儿有些疑惑, 抬头看他, 齐司南揉了揉眉心, “今儿五嫂的孩子差点就没了。”

    “什么?”灵姐儿大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五嫂今儿个不是去宫里了吗?难道是宫里......”

    齐司南黑着脸点点头,“八九不离十。”

    成润今儿个挺着肚子去了宫里, 自从她怀有身孕后,太后娘娘非常高兴, 经常叫她过去说话, 她的身子也强健, 一直都没有出过什么事, 没想到今日差点就落了胎。

    灵姐儿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试探着道:“是, 陈贵妃?”

    “还没查清楚,不知是不是她,除了陈贵妃, 赵贤妃和宋妃都有可能。”赵贤妃是定王的生母,宋妃是平王的生母, 她们都是有儿子的人, 自然要为自己的儿子着想。

    今儿个成润出事, 幸亏处理的及时, 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太后娘娘在小佛堂里念了半天的佛,感谢佛祖保佑成润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无事,要是孩子真的没了,她可怎么跟司清这孩子交代啊!

    她现在虽然不掌着宫权,但是在宫里的势力并不比陈贵妃差,她一发话,底下的人就开始彻查此事,想必要不了多久就能查出来。

    灵姐儿点点头,心里有些坠坠的,皇位之争,现在就已经开始了吗?齐司南看出了她的担忧,握了握她的手,“不要担心,春水和秋水是我找来的两个会武的丫鬟,你平时出门就带着她们,绝对不会出了事。”

    春水和秋水走上前去,磕头行了个大礼,灵姐儿忙把她们叫起来,她们本是齐司南的手下,平时躲在暗处为他打听一些消息,没成想王爷竟然派她们过来保护王妃,不过她们也没什么意见,反正都是为王爷做事,做什么都是一样的,在其位,谋其职,既然她们来了,就一定会好好保护王妃。

    灵姐儿的心里暖暖的,她以前在闺中的时候就想着要找个会武的丫鬟,但是她成日不出门,自然也没什么机会去找,也没有什么门路,没成想成亲之后王爷给她找了两个。待春水和秋水下去后,灵姐儿含笑道:“谢谢夫君。”

    齐司南唇角一勾,摆了摆手,“谢什么。”

    灵姐儿笑了一下,起身去柜子里拿了件衣裳过来,齐司南眼睛一亮,“给我的?”

    “还能是给谁的。”灵姐儿嗔了他一眼。

    齐司南接过衣裳屁颠屁颠的去换了,灵姐儿给他理了理,围着他看了一圈,“挺好的。”

    “姝灵做的,怎么能差了?”

    他看了看脚上的鞋子,撒娇道:“姝灵,我的鞋子破了。”

    灵姐儿蹲下身一看,果然烂了个小洞,应该是划到了,她把鞋子脱下来,“这鞋子别要了,一会让府里的绣娘给你多做几双。”堂堂一个王爷,还能没有鞋子穿?

    “也不知道你平时怎么走路的,好好的鞋子没上脚两天就划破了,你要是投生到普通人家,还不得把家里给穿穷了。”

    齐司南听着灵姐儿絮絮叨叨的说着,心里没有一丁点不耐烦,待她说完后,他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姝灵,你还没有给我做过鞋呢?”

    灵姐儿抚额,“我做鞋慢,你估计要等好久才能穿上。”王爷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好不答应,说起来也是她这个做妻子的不称职,都嫁过来不少日子了,连双鞋也没给王爷做过。在这个时代,就算你嫁的是个普通汉子,也得给他缝衣做鞋。

    齐司南点点头,“没事,我不急,你慢慢做,鞋底厚,不好纳,你可以让府里的绣娘纳好了你再做。”姝灵答应给他做鞋就已经很好了,他舍不得让她天天做,做衣裳鞋子费精神,也费眼,他不贪心,偶尔能穿几件姝灵做的衣裳他就满足了。

    灵姐儿一笑,“我虽然力气大大,但是纳鞋底还是难不了我的。”

    “注意别伤着手了。对了,你明儿个带着礼去楚王府看看五嫂,别失了礼数。”

    “我省的。”

    成润面色苍白的躺在床塌上,远没有以前精神,她差点失了孩子,太医让她卧床休养,太后娘娘也专门派了个嬷嬷过来照顾她,她是新妇,对女人家的一些事情不太懂,有个嬷嬷在身边总是好的。

    “六弟妹过来了,嫂子我身体不适,没法起身招待你,怠慢你了。”

    灵姐儿握了握她的手,“五嫂子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且安心休养,妹妹我又不是外人。”

    成润笑着点点头,“是啊,几个妯娌里,就我们俩关系最近了。”可不是嘛!楚王和瑾王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她们两个自然也更亲近些。

    两人说了会话,其他几个王妃也到了,几人又是一番慰问,端王妃双眼含怒的道:“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干的,怎么能如此狠毒。”

    虽然不知她是真打抱不平还是假打抱不平,成润听了此话还是湿了眼眶,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意义自然不一样,她的手不自觉的放在小腹上,“幸亏孩儿没事,要不然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那个人。”

    端王妃的眼神闪了闪,“是啊!要是我为母,估计也如你这样吧,只是到现在还没怀上。”

    听她说这话,几个王妃都相继安慰她,成润也打起精神来道:“二嫂才成婚不到一年,不着急的,我看二嫂的身段就像是能生的,二嫂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

    端王妃虽不太喜成润,但是听了此话还是很高兴,她眉眼带笑,“那就借你吉言了。”

    瑾王府,月儿凑到星儿跟前道:“星儿,凭什么春水和秋水一来就可以近小姐的身,还当起了一等丫鬟,王府里不比国公府,可以有四个一等丫鬟的,我和苹儿的资历比她们高,凭什么她们一来就能做一等丫鬟啊!”

    星儿、月儿和苹儿都是灵姐儿从国公府带过来的陪嫁丫鬟,名字是跟着冰儿的起的。

    星儿正在收拾床铺,听了她的话转过身道:“春水和秋水是王爷送给王妃的,地位自然不一样,而且她们和我们不一样,她们是负责保护王妃的,肯定要贴身伺候。”

    月儿听星儿这样说,气道:“有些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当上一等丫鬟了,自然不愁这些,不像我和苹儿,现在还在二等丫鬟的位置上混着,你出息了,也不知道拉帮拉帮姐妹,就知道偏向外人。”她说完便一拧身出去了。

    星儿被她的话气的半死,什么叫偏向外人?谁当一等丫鬟是她能决定的吗?而且她什么时候不帮她们了?苹儿还好,素来稳重,月儿做事情有些毛毛躁躁,每次都是她帮她在王妃跟前打掩护,现在倒说起这样的话来了,真是让人寒心。

    月儿出去的有些急,到了拐角处直接撞上了一个人,她刚想开口大骂,春水和秋水便围了上来,她抬头一看,忙跪下行礼,“参见王妃,奴婢,奴婢刚刚没看清路,误撞了王妃,请王妃恕罪。”

    灵姐儿倒没怎么被撞着,只是被吓了一跳,她素来不是个苛刻的,“行了,下去吧,下次注意点,别这么莽莽撞撞的了。”

    月儿忙磕了一个头起身去了,“谢谢王妃,谢谢王妃。”

    春水和秋水本想着给月儿点教训,但是王妃都让她下去了她们也没说什么,只不过等晚上王爷回来的时候,她们把这件事告诉了王爷,齐司南听了脸色便有些不好,他当即便命令府里的管事打了月儿十板子,打完之后,月儿被苹儿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回了屋内,自那次后,她就恨上了春水和秋水,王妃已经饶了她了,一定是这两个贱人去向王爷告的状!还有星儿,昔日里两人姐妹相称,现在她受了罚也不过来看看她,也不知她到底有没有心。

    不过,虽然是王爷下令打的她,她却并不怨恨王爷,相反,她的心里微动,王爷对王妃真的很好呢,为什么她没投成这么好的胎呢?要不然她肯定会比王妃做的更好。王妃对王爷根本不好,做身衣裳都磨磨蹭蹭的,要是她做的话,一两天就能给做出来。王妃也真是的,都说已经饶过她了,王爷要罚她时也不知道拦着点,就知道假慈悲。

    灵姐儿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她要是知道了肯定得拦着的,齐司南也是知道这一点才没告诉她,“王爷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罚了我的丫鬟,真是的,我都说了饶过她了,你再去罚她,她还不得说我言而无信。”

    齐司南脸色一冷,“她敢?你的这些丫鬟真是没规没矩的,就该给她们点教训!一个个的做事都莽莽撞撞的,你说你要是怀了身孕,孩子还不得被她给撞没了,到了那个时候,她就是死一万次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灵姐儿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她转过身去背对着齐司南,“什么叫一个个的都莽莽撞撞的?除了月儿,还有谁?你别把我的丫鬟都给拉下水。”

    齐司南看她生气了,忙从背后抱着她道:“是我说错了好不好,我不也是担心你嘛!好了好了,不生气了,是我说错话了。”

    由着他哄了一会,灵姐儿才慢慢转过身来,齐司南吻了吻她柔软殷红的唇,开口道:“三哥府里的那个妾室,今日被父皇升了侧妃,听说是他自己求的,估计过几日就要摆酒,到时候你不用去,派人送份礼过去就行。”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