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98.惊险
    接下来的一个月, 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灵姐儿一直待在府里安心养胎, 齐司南已经吩咐下去,王妃有孕的事不准外传, 灵姐儿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安国公府也没有说。

    楚王妃成润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满六个月了,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 她就没有出过门, 一直待在正院里, 楚王府对于她来说并不是绝对安全的,不要忘了, 府里的一方院子里还住着蒋侧妃呢!定王妃这一胎也满了三个多月了, 自她怀孕,定王府里的黄侧妃没有一日不摔东西的,不过这几日, 黄侧妃的西小院却渐渐消停了起来,平日里也不再有摔东西的声音,一向张扬的她突然深居简出了起来。

    现在正值夏日, 天气炎热,瑾王府里早早的就用上了冰, 灵姐儿躺在软塌上心里暗想,其实她这辈子投的胎还不错, 至少不愁吃穿, 夏日不用受苦夏之苦, 冬日不用受严寒之冻。

    不过虽用上了冰,但也不能时时刻刻的用,冰用多了对身体不好,何况灵姐儿的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以前在国公府时,一到夏日她就让森木做一些冷饮,现在因着怀孕也吃不得了。

    灵姐儿半卧在软塌上看起了话本子,冰儿一脸惊慌失措的进来了,灵姐儿心里一咯噔,从软榻上站了起来,冰儿身后跟着一个笑眯眯的太监,她跪下朝灵姐儿行了一礼,“参见瑾王妃娘娘。”

    “起来吧。”灵姐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大颤,这个太监她没见过,不知是不是陈贵妃派来的。

    “王妃娘娘,太后娘娘口谕,让众王妃现在就去宫里一趟。”

    这是皇祖母身边的太监?不对,她在寿康宫没见过他,灵姐儿稳住自己的心神,慢慢悠悠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皇祖母宫里的太监本王妃都见过,唯独你,本王妃没见过。”

    那太监见灵姐儿不识相,面色便凶狠了起来,“瑾王妃,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是耽误了太后娘娘的事情,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他这样说,更让灵姐儿确信了他不是皇祖母身边的人,皇祖母性情温和,身边的太监自然不会这样没规矩,相反的,这太监倒是和陈贵妃那□□桶般的性子很像。

    “哦?是吗?本王妃现在就把话放在这,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如果本王妃出了事情,你以为你还能独活吗?”

    那太监脸上一白,随即便朝灵姐儿冲了过来,“奴才就一条贱命不值钱,奴才今儿个既然来了,就没想过活着回去!”主子说了,只要他今日把瑾王妃掳到京郊,便会给他娘治病,他娘已经卧床许久了,他那点俸禄根本不够给他娘看病,大夫说了,他娘的病要是再拖,就没救了!至于他是否能够活成,就看官兵能不能抓到他了。

    就在他扑过来的那一刻,冰儿猛的冲过来挡在她的前面,春水和秋水闻声赶了过来,春水护着王妃一路出去,秋水则留下来和他们打斗,灵姐儿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冰儿,她......”

    春水朝后面看了一眼,“她不会有事,对方的目标不是她,而且还有秋水在那里,至少,她不会死。”她把王妃带到一处偏僻的屋子,“王妃先在这里躲着,奴才在这里陪着您,您现在是双身子,受不得惊吓也受不得累。”

    灵姐儿惴惴不安的点点头,这个时候,她不能逞强,如果她没有孩子还罢了,可是她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她一定要护自己的孩子周全。

    幸亏她反应快没跟那个太监走,要不然她这会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冰儿,还不知怎么样了呢?那太监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还带了几个小太监,那几个小太监个个身体强壮,一看就不是真太监。她知道夫君在府里养了少许的兵,这也是正常现象,但是,虽然这是京城里默认的潜规则,却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自然这些私兵也不能出来,现在几个王爷都在暗地较劲,这个时候可不能被抓了把柄!

    春水握了握灵姐儿的手,“王妃放心吧,秋水的武艺高强,定能把歹人击退。”

    灵姐儿怏怏的点点头,希望如此吧。

    不知道这次的事情是独独针对她还是针对所有的王妃,她估摸着其他的王府应该也有太监去传假口谕,特别是楚王府和定王府,这次的事应该是冲着那些有孕的王妃来的,至于他们府里为何也遇到了这种事,应该是为了掩人耳目吧,不暴露真实的目的,说白了,她就是个幌子,为了混淆是非。不过,背后操纵的人一定没想到她也有了身孕。

    不知在这里等了多久,石腾和春水才过来,他们俩一身狼狈,灵姐儿忙问道:“外面如何了?”

    石腾满脸的疲惫,“奴才和秋水带着一群家丁和他们打斗,那些家丁不顶用,幸亏秋水姑娘的武艺高强,才没让歹人给逃了。”王府里的家丁是刚建成王府时买的人,都是些花架子,齐司南觉得府里有私兵便没管他们,没成想今儿却发生了这种事。

    秋水淡淡一笑,“石腾大哥过奖了,你得武艺也不错,这几个太监有两下子,要不然只凭我一人也不能把他们都降服了。”

    “那冰儿了?冰儿如何了?”灵姐儿急着问道,关键时刻,冰儿挡在她面前,这无异于救了她一命,要是任由那太监冲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石腾的脸上闪过一丝疼惜,“情况不算太差,为首的太监没拿武器,冰儿挨了她几脚,奴才已经让吴大夫过去了。”他边说边握紧了双拳。

    “吴大夫一个大男人怎么给冰儿看诊?这是外伤不比内里,你让人去请个医术好的女大夫过来。”

    “是,奴才这就去,是奴才考虑的不周全。”石腾有些懊恼,他的心还是粗了些。

    灵姐儿非常感动冰儿能为她做到这一步,她亲自去瞧了她,冰儿还挣扎着想给她行礼,灵姐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没想到她的丫鬟会对她做到这一步,她是从上辈子那个思想开放的世界过来的,冰儿这种牺牲自己保全他人的做法让她无法理解,却也感动非常,如果她投身成了丫鬟,绝对做不到冰儿这样的,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只能说明她有把握保全自己。

    齐司南在户部上职,他知道这件事还是石腾派人去告诉他的,他疯了似的骑马赶回去,围着灵姐儿转了好几圈,嘴里一直念叨着,“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灵姐儿一见到他就忍不住的委屈,“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她一个女人家,乍一遇到这种事,还怀着身孕,怎么能不怕?之前一直表现的那么镇定不过强撑着罢了。

    “是我的错,是我来晚了。”齐司南把她揽在怀里,脸贴着脸,他的嗓子有些沙哑,“有没有让吴大夫过来诊脉?”

    灵姐儿点点头,依偎在他怀里,“诊了,吴大夫说没什么大事,多休息休息就好了,今天多亏了冰儿、春水和秋水,要不然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

    齐司南听了这话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丫鬟都比他强,至少丫鬟可以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家丁的事是他没考虑周全,让歹人钻了空子,“嫁给我,让你受委屈了。”他生在皇家,身不由己,面临的危险比普通人家多了不知多少倍。

    灵姐儿摇摇头,她一点也不后悔嫁给他,成亲后,夫君便对她很好,连声重话也没对她说过,就是在平常百姓家,能做到这一点的又有几个。

    “等一切尘埃落定,我就辞去职务,专心在府里陪你可好?”

    灵姐儿明白他说的尘埃落定是什么,“才不要,到时候才不要在府里待着,我要去各处游山玩水。”

    齐司南把头埋在她的颈窝,“好好好,都依你。”只要是和姝灵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自从发生了这件事,齐司南连午膳也不在外面用了,一有空就回府陪着灵姐儿,寸步不离,府里的家丁也换了,就怕再发生这种事,他的心没有那么强大,要是姝灵真的出了事,他就是死也不能原谅自己。

    这次的事他不用查都知道是谁做的,这个陈贵妃,敢动他的女人,真以为他是吃素的,这些年,他搜寻了不少证据,也持续不断的在给陈贵妃下药,为的就是把她给击垮,本想着再留她一阵子的,可是她自己作死,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如灵姐儿所料,其他的王府也有太监上门传口谕,为了混淆是非,平王府和端王府也有太监去,楚王妃成润是个硬气的,她看出了不对劲,死也不肯跟那太监走,直接抄起一旁的花瓶朝那太监的头上砸去,那太监直接就毙了命,这就是为母则强啊!领头的人一死,剩下的几个人士气大减,落荒而逃。

    定王府里,定王妃没有出事,出事的是黄侧妃,当时正值黄侧妃前去正院请安,那太监不识人,误把黄侧妃当成了定王妃,直接就把她给带走了,没想到的是,黄侧妃竟然有了身孕,虽然随后定王派人把她找了回来,孩子却在路上掉了。

    黄婉蝶悲痛不已,这个孩子她可是盼了好几年了,她年纪也不小了,虽然王爷安慰她以后再生一个,但是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