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100.关键证人
    安昭媛大惊, 四处看了看,起身把她带到了内室,禁闭门扉。

    绿衣还想跪下, 被她给阻止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细细道来。”瑾王爷的人?瑾王爷不是七姐的夫婿吗?难道,他在对付陈贵妃?

    绿衣还是跪了下来,“奴婢自从进宫起就是瑾王爷的人,瑾王爷怕打草惊蛇, 就没有把奴婢放进永寿宫,而是把奴婢放到了娘娘这里,奴婢欺骗了娘娘, 奴婢有罪, 瑾王爷让奴婢时刻关注永寿宫, 就是怕陈贵妃做出什么事,伤害到了王妃。”

    安昭媛听后半晌没言语, 她这个七姐还真是个有福的,嫁了个尊贵的王爷不说,这王爷还那么宠爱她,“上次的事情, 是陈贵妃做的?”她问的是上次有假太监去各王府假传口谕的事。

    “嗯, 那件事是奴婢的失职, 差点害得瑾王妃出事, 所以奴婢这些日子便时常在永寿宫转悠。”

    安昭媛自进宫以来便一直小心翼翼, 虽然有时候她表现的很娇纵,但那也是确定皇上不会责罚她。她在宫里过的不容易,绿衣是个善解人意的,时常劝慰她,久而久之,她便离不得她了,前些日子还提了她为贴身大宫女,领着一等宫女的份例,没想到,她竟然是瑾王府的人,说不伤心是假的,但是总比是永寿宫的人好,她和瑾王府没有利益冲突,至少绿衣的目的不是害她,她不是个矫情人,很快也就想通了,“那你为何去找永寿宫的红莲攀谈?打听消息吗?”

    绿衣斟酌了一下,点了点头,没有告诉安昭媛实情,安昭媛眯了眯眼,“没告诉我实话吧!都到了现在了,还对本宫有所隐瞒,你以为,你说你是瑾王府的人,本宫就不敢罚你了吗?”

    “奴婢,奴婢是在盯着红莲,红莲想在路口拦着端王爷,奴婢不能让她得逞。”她终是说了实话。

    “这是为何?”

    绿衣挺了挺身子,已经说了那么多了,也不差这一星半点了,“因为,陈贵妃已经半疯了,红莲想把这件事告诉端王爷。”

    “什么?”信息量太大,安昭媛险些把紫檀木桌上的茶杯打翻,她慌忙的扶好茶杯,“半疯了?不可能啊?陈贵妃除了脾气差了点,没有什么变化啊?”

    “是真的,只是外人看不出来罢了,而且,皇上很快就要查出那件事的结果了,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一定不能让红莲和端王爷见上面。”

    安昭媛扶了扶发髻上的红宝石步摇,“既然外人看不出来,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绿衣沉吟了一会,“娘娘,这件事,奴婢可以不说吗?”

    “行,不好说就别说了,反正本宫也能猜到些,你帮本宫带个话给你主子,就说本宫可以和她合作,不过,本宫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绿衣有些忐忑,不知道她这次会不会给瑾王爷添麻烦了,是她太骄傲自满了,以至于一次一次的轻敌、出错。

    安昭媛迅速写了一张纸条,“一切尽在这张纸条里,等你得了机会,交给你主子便是。”她看着绿衣忐忑的神情,清了清嗓子,“放心,不是什么难事。”

    绿衣这才微松了一口气,安昭媛摆了摆手,“本宫乏了,你出去吧。”

    “那......”绿衣踌躇着开口。

    “你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瑾王府的事,本宫不会插手,若有什么难事,本宫能帮的必然会帮。”

    “谢谢娘娘,谢谢娘娘。”绿衣听到安昭媛这样说才彻底的放松下来,不管怎么说,能得此结果已是万幸,至于她会得到什么处置,她暂时还没空去想。

    五日的时间已过去了三日,齐司南整个人都有些焦躁,灵姐儿看在眼里很是心疼,她是一个懂分寸的人,她知道夫君最近在筹谋着什么,但是她很懂事没有去问。

    齐司南最近都是早出晚归,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要不然他每天晚上还回正院睡觉,府里的下人们都觉得王爷王妃又闹矛盾了呢!

    齐司南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正院,灵姐儿还没睡,看到她来了,忙吩咐丫鬟去倒热水,她走上前帮他脱了外衣,“夫君去沐浴吧,累了一天。”

    齐司南捏了捏灵姐儿的手,“好。”他现在一声汗气,不好抱她。

    沐浴过后,两人便上了床榻,灵姐儿依偎在他的怀里躺着,“夫君睡一会吧,都累了一天了?”

    齐司南没有应答,而是摸了摸灵姐儿的肚子,“今天咱闺女乖不乖?”

    他成天闺女闺女的,灵姐儿说过好几次他也不听,她便随他去了,“乖啊,每天都很乖呢,我除了刚怀她那会子有些孕吐,自从吃了吴大夫给开的药膳便没怎么吐过,我觉得宝宝以后的性格一定很安静。”

    齐司南不赞同,“那可不一定呢,也许生出来是个混世魔王呢?”

    灵姐儿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说这一胎是个闺女吗?有你这么样的吗?说姑娘家的是混世魔王?”

    “混世魔王怎么了?本王的闺女就是再调皮也有本王护着,谁敢说一句不好听的?等闺女生下来,我就教她练武,省的被人欺负了去,到时候你也一起学。”

    灵姐儿瞪了她一眼,“有你这么惯孩子的吗?好好的孩子都得给惯坏了,还谁敢说一句不好听的?我敢!以后孩子生下来你要是敢这样小心我不让你见你闺女!”

    齐司南摸了摸鼻子,“好了好了,以后都听你得好不好,嗯?”

    灵姐儿黑着脸转过身去,“不早了,就寝吧。”

    齐司南从后面抱住灵姐儿,双手轻柔的护着她的肚子,“嗯。”刚才疲惫焦虑的心情已然不见,心里被什么东西填填的满满的,和姝灵待在一起,就算被训也是一种幸福,他起身看着灵姐儿熟睡的侧颜,轻轻的啄了一下,他真的是沦陷了呢。

    “王爷,当年的许太医已经找到了,这就是奴才说的关键线索,这些年我们陆陆续续的搜集了不少消息,但都不如这个许太医有用,下面的人已经传来消息,他们正带着许太医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明日应该就能到京城。”

    齐司南握了握拳头,许太医,便是当年给母后诊脉的太医,这些年他一直在找他,但是却处处碰壁,他都怀疑这个许太医是不是当年就被陈贵妃给杀了,没成想竟然真的找到了!

    “好!好!好!有了这个许太医,我有十成的把握能把陈贵妃给扳倒。”吴嬷嬷早就被他派人从杭州给接过来了,现在就待在京城的一处庄子里,除了吴嬷嬷和许太医外,他还找到了当年永寿宫里的宫女夏翠,夏翠当时是陈贵妃的贴身宫女,被陈贵妃逼着配了一瓷瓶□□,害死母后的药,就是出自她之手,要不是留着她还有用,他早就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了。

    除了找到关键的人物之外,这些年齐司南还搜集了一些物证,当年被陈贵妃杀死的昭阳宫的人的名册,母后的看诊记录,还有没用完的半瓷瓶药,那半瓷瓶□□是在夏翠的手里找到的,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到了第五日,齐司南的属下把许太医像提小鸡仔是的从马上提下来扔到地上,“王爷,许太医到了。”

    齐司南淡淡的看着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的许太医,“他怎么了?”

    “还能怎么样?累的呗,这老头身体太差了,赶个路都能累成这样,还太医呢!”齐司南的属下有许多都是他在军中招揽的,有许多都是大老粗,说话没分没寸的。

    “去请吴大夫过来给他看看,死了可就不好了,估摸着一会子便要进宫。”

    “是。”

    养心殿里,景正帝看着面前的奏折,神色喜怒不辨,他捏着奏折的一角指尖发白,暗暗用力,大拇指和食指上的肉都凹出去一块,良久才恢复原样。他把奏折往桌上狠狠一摔,“好啊!好啊!”

    旁边的内侍太监吓的不敢出声,他摒着气,生怕呼吸声重了吵到了皇上,当内侍太监就是这点不好,虽然赏赐丰厚,但每天都战战兢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挨一脚,他用衣袖抹了把汗,继续垂头站着。

    “摆驾寿康宫,派人去把陈贵妃给朕带到寿康宫。”景正帝低沉的声音响起,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内侍太监忙领命去了,永寿宫,陈贵妃得了口谕气的摔了个盘子,“什么破事也叫本宫去!本宫还要处理管理六宫,哪里像太后那老虔婆那么悠闲,真是的......”她一边收拾自己一边骂骂咧咧的,一旁的内侍听了根本不敢答话。

    陈贵妃最终还是去了,她现在还没完全失去理智,知道皇上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红莲跟在她身后心里有些忐忑,这几日她天天去路口等端王爷,竹轩的绿衣也成天的过来缠着自己,也不知道是她看漏了还是端王爷一直没有进宫。

    她捏着帕子跟在陈贵妃身后走着,心口扑通扑通的直跳,她总觉得今儿个要发生什么。陈贵妃依旧大摇大摆的走着,眼神中带着些许轻蔑,一点也没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绿衣本想着今日继续去缠着红莲,没成想却看到了这一幕,这是,皇上已经查清了结果?看这架势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她赶忙去给瑾王爷去了信,齐司南接到了消息立马准备带着证人证据进宫,十几年的恩怨,今儿个也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