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103.老太太来府
    这章为防盗章哦

    宋氏虽说为人高傲, 但是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却不低。宋氏心里想着, 反正我娘家兄弟今儿个早上来看我, 这话也算是能圆的过去。

    安国公听罢看了宋氏一眼,宋氏心里一慌, 仿佛那一眼能把自己看穿一样, “你心里清楚就好, 今年家里参加选秀的姐儿有两个,你明儿个就去宫里请,请两个教养嬷嬷过来, 也方便些。”

    宋氏心里有些不忿, 本打算再拖几天的,谁知道老爷非让她明天就去请, 还要请两个过来,那些个庶女也配?罢了罢了,也就是两个庶女而已,就是请了又能如何呢, 想通了之后宋氏脸上带着微笑道:“知道了,老爷, 妾身明儿个一早就去宫里请, 老爷今儿个歇在牡丹院吗?”

    安国公摆了摆手说道:“不了, 我去梨香院看看。”说罢便起身走了。

    宋氏僵硬着一张脸, 捏紧了手里的帕子, “又是这个邓氏, 年纪那么大了还霸着老爷不放!”

    梨香院里, 安国公正和邓姨娘、成哥儿和好姐儿聊天,邓姨娘身穿一身青锻金丝掐花对襟外裳,梳着抛家髻,头戴两支金步摇,耳戴两颗金镶红宝石坠子,洁白的手上是两只金镶翡翠镯子,端的是一个华丽的美人。

    安国公来了梨香院后,邓姨娘便吩咐身边的大丫鬟花惠去嫣好楼和前院叫好姐儿和成哥儿,除了七岁的七少爷学哥儿外,国公府里其余的男丁都是住在前院,免得整天在内帷厮混,这才有了刚才其乐融融的那一幕。

    邓姨娘摸着好姐儿的头道:“我们好姐儿也大了,再过几年就要嫁人喽。”

    安国公笑道:“还有个几年呢,还早呢,不过好姐儿还真有点小少女的模样了呢,安睿,明天从我的私库里拿几匹云锦给好姐儿,这是我一个下属送的,你拿去裁了做几身衣裳穿。”

    “谢谢爹爹。”好姐儿开心的应了。

    爹爹的赏赐可是独一份的呢,到时候让她的那些姐姐妹妹羡慕嫉妒去吧,看大姐和八妹还拿不拿嫡庶说事,庶出怎么了,你是嫡出你怎么没得到爹爹的赏赐?

    安睿和安智都是安国公府的家生子,从小跟着安国公的,安睿替国公爷掌管着府里的一些事情,安智则跟着国公爷去外面办事。

    安国公坐在榻上看书,眼角一瞥看到三少爷成哥儿站在一旁,蹙起眉头问道:“成哥儿,四书五经你学到哪儿了?”

    成哥儿心里只打鼓,紧张的两腿发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成哥儿怕国公爷怕的要命,他支支吾吾的说道:“读完了四书,五经才读了一小部分。”

    安国公的眉头蹙的更加厉害,“你今年已经十四了,五经还没读完,当初我托了关系才让你进的松柏书院,进去了又不好好学,你再不好好学我就打你板子了。”

    成哥儿听罢更害怕了,两条腿一直在抖,邓姨娘一看儿子害怕赶紧对国公爷道:“老爷,成哥儿还小呢,性子还没定,大了就好了,成哥儿,快回去看书吧,好姐儿也回去吧。”

    成哥儿松了一口气,和好姐儿一起结伴回去了。国公爷看在眼里,皱了皱眉,终究是没说什么。这些年他宠邓姨娘,连带着对他们的孩子也多疼几分,但成哥儿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罢了,再

    怎么着也不过是个庶子罢了。

    安国公和邓姨娘用了宵夜就歇下了。

    第二天,灵姐儿卯时三刻就被红羽叫了起来,金杏的梳头手艺极好,不一会儿就给灵姐儿梳了一个精致的双丫髻,绿竹拿了两支吉祥如意簪插在两个发髻上,看着非常的俏皮可爱,红羽拿了两颗汉白玉做的玉兔捣药耳坠走过来对灵姐儿说道:“小姐,这是上次周老爷来时给您带来的玉耳坠子,今天戴这个可好?”

    灵姐儿看了一眼坠子,道:“好,这坠子倒是通透的很。”

    红羽回道:“这可是小姐的亲舅舅送给小姐的呢,怎么能差了。”

    周老爷是周姨娘一母同胞的弟弟,读书极好,今年殿试时中了二甲进士,现在在杭州任安平县县令。

    戴好耳坠后,红羽拿了几件锦绣衣裳过来,让灵姐儿挑选,灵姐儿选了一件粉色的累珠叠纱粉霞茜裙,手上又戴了一对白玉雕绞丝纹手镯。穿戴好后,灵姐儿用了早膳就让红羽和绿竹拿着琴和棋具去女学了。

    今天女学有琴艺、棋艺、书法和丹青课,上午学习琴艺和棋艺,下午学习书法和丹青。明天则有刺绣和舞蹈课。

    到了女学,婷姐儿和玉姐儿已经到了,打了招呼后,灵姐儿在婷姐儿的右手边坐下了。

    安国公府有八个姐儿在女学学习,琴、棋、书、画和刺绣都在同一个房间学,舞蹈房则在另一个间房间。学习琴棋书画的房间有四排桌椅,灵姐儿和婷姐儿都是不争不抢的性子,都坐在第四排,玉姐儿坐在第三排的左边。

    老太太除了对琪姐儿、雅姐儿这两个姐儿特别疼爱之外,对其他孙女都是淡淡的,更何况灵姐儿还是庶女。

    灵姐儿行礼之后就坐在兀子上和婷姐儿说悄悄话,婷姐儿虽是庶出的庶出,但性子极好,灵姐儿和她的关系最好。

    正房的紫檀木桌子上摆着一个错金螭兽香炉,散发出阵阵清香,令人身心舒畅。

    一声娇笑传来,藕荷色的水晶帘子被撩开,随之入眼的是一张鹅蛋脸,俊眼修眉,顾盼神飞;后面还有一位容色清秀的少女,低眉顺眼的走上前向老太太请安。“给祖母请安”,两道娇柔的声音同时响起,老太太道:“玉姐儿,好姐儿起来吧。”

    好姐儿忙笑道:“谢祖母。”老太太淡笑一声,没理她,好姐儿刚刚的张扬立马消失不见,低头做委屈状,玉姐儿则低眉顺眼的坐在婷姐儿和灵姐儿旁边。

    又过了好一会儿,静姐儿和娴姐儿才姗姗来迟,静姐儿默默行了一礼,道:“今儿早上娘亲留我们吃早膳,所以来迟了,请祖母体谅。”娴姐儿也在后面草草的行了一礼。

    老太太不悦的看了她们一眼说道:“再怎么着,也没有让长辈在这等着你们小辈来请安的道理。尤其是你,静姐儿,明年就要嫁到肃阳侯府了,在婆家可不能像在娘家那么随便了。”

    静姐儿和娴姐儿则默默应是,娴姐儿脸上的气愤更是藏不住,雅姐儿见了捂嘴笑道:“哎呦,八姐姐好像很不服气呢,连祖母的话也不听,真真是好教养呢。”

    静姐儿冷漠的看了雅姐儿一眼,斥道:“我们的大房的教养如何还轮不到你们三房来说。”

    雅姐儿眼圈一红,求助的向琪姐儿看去,琪姐儿娇娇弱弱的站起来说:“大姐姐,雅姐儿不懂事,她还小呢,你不会和她计较的对吗?”说完还楚楚可怜的向静姐儿望去,静姐儿心头一堵,想说什么来反驳却说不出来。

    灵姐儿见状无奈的起身道:“五姐姐此言差矣,年龄小并不能成为犯错的理由,错了就是错了,你说是吗?”

    琪姐儿白着一张脸站在一旁,仿佛碰一下就会倒似的。

    二房的晴姐儿见状捂嘴偷笑,反正不关她们二房的事,就让他们嫡出两房斗去吧。

    老太太把手上常年戴着的开过光的佛珠手串往一旁的紫檀木桌上狠狠一摔,厉声道:“请个安也不安生,都吵什么,静姐儿,你是大姐,该让着下面的妹妹们。还有娴姐儿,小小年纪可不能不听教导,好了,都散了吧。”

    众姐妹听罢便起身行礼告退。

    灵姐儿和婷姐儿一起结伴回去,婷姐儿挽着灵姐儿的手臂道:“七妹,去我那里坐一会吧。”

    灵姐儿想了一会也就同意了,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便道:“好啊,绿竹回去给孙妈妈说一声,中午不必准备我的午膳了,我今儿中午在娉婷楼吃。红羽,跟我去二姐姐那里坐坐。”

    孙妈妈是灵姐儿的奶娘,为人很厉害,能镇得住玉笙楼上下,故而也就做了玉笙楼的管事妈妈。

    到了娉婷楼,守门的婆子忙打开门,低头哈腰的请两位姐儿进去。

    进了内室,一股梅花的香气传来,灵姐儿一笑:“二姐姐,这天儿马上入夏了,你这儿怎么还有梅花香。”说着便拿起黄梨木方桌上的镂空雕银熏香球。

    婷姐儿回道:“这是我冬日里让丫鬟采集的红梅,制成了香块,放在这熏香球里燃着,梅花香气淡雅,我闻着舒服。”

    “姐姐说的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虽在府里衣食无忧,却要时刻小心着不能行错一步,只希望以后嫁了人可以过得随心一些。”

    婷姐儿嗔道:“你这个小妮子,怎么成天把嫁人放在嘴边,羞不羞啊!”

    说着又叹道:“国公府的女儿哪一个也逃不了待价而沽的命运,可是到了婆家就好了吗?要是嫁到了大家族里,外边看着光鲜,内里却不知道要受多少苦,每天请安、立规矩,要是遇到那些不讲理的婆婆,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磋磨呢!”

    灵姐儿听罢幽幽叹出一口气,“还是姐姐你想的明白,咱们国公府的女儿除了你我哪个不想嫁到那些名门贵族里啊,就连三姐姐也不例外。不过,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追求高一些也无可厚非,只希望咱们都能遇到一个厚道的婆家吧。”

    婷姐儿赞同道:“是啊,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去应选了,也不知道会嫁到什么样的人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