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116.刑部尚书府二小姐
    这章为防盗章哦  小少女是安国公府的庶女七小姐安姝灵, 爹爹安国公是鸿胪寺卿, 嫡母宋氏是长宁侯宋家的嫡次女。

    上面有两个嫡出哥哥大少爷安文卿与四少爷安文毅,一个庶出哥哥三少爷安文成,一个嫡出姐姐大小姐安姝静, 还有两个庶出姐姐三小姐安姝玉和六小姐安姝好, 下面则有一个庶出弟弟六少爷安文广和一个嫡出妹妹八小姐安姝娴。

    大小姐安姝静今年十七,已经定好了亲事, 是肃阳侯府的世子吴子瀚,等来年开春就出嫁。

    大少爷安文卿已经封了世子, 今年十六岁,在瀚海书院上学, 酷爱读书且不好女色, 一张冷酷脸不知吸引了多少女子。国公夫人宋氏近来正给大少爷相看媳妇,吓得大少爷每天待在书院不敢回家。

    四少爷安文毅是一个纨绔,整天跑到外面和他的狐朋狗友一起吃喝玩乐,因为逃学出去玩不知道被国公打了多少次屁股。

    七小姐安姝灵今年双六年华,一双柳叶眉下面是两只扑闪扑闪的大眼睛, 小巧挺立的鼻子,樱桃一样的小嘴巴,真真是一个精致小少女。

    如今国公府还未分家, 国公府里除了有国公这一房,还有庶出二房和嫡出三房, 少爷小姐的序齿排行是三房人一起排列的。

    二房是庶出, 二老爷安存善靠荫庇在太常寺谋了个正七品典籍的职位, 妻子是翰林院编修的女儿,膝下有一个嫡子二少爷安文翰,还有两个庶女,分别是二小姐安姝婷和四小姐安姝晴。

    三房是嫡出,三老爷安存乐是郑老太太的幺子,从小就被溺爱,长大了就成了一个老纨绔,现在靠荫庇在光禄寺任从六品署正。

    妻子是郑老太太的侄女小郑氏,膝下有一个嫡子和两个嫡女,分别是七少爷安文学、五小姐安姝琪和九小姐安姝雅,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姨娘生的庶子五少爷安文涛。

    安姝灵如今在家里读女学,除了已经定亲的大小姐外,整个国公府的小姐都在家里的女学念书。安国公府是开国功臣,虽说现在有些没落,但是却极为富裕,女学里请的夫子都是有真才实学的,现在女学里一共有六个夫子,分别教导琴、棋、书、画、刺绣和舞蹈。

    安国公府虽说是国公府,但安国公安存礼现在才任四品鸿胪寺卿,在京城这个三个砖头扔过去都能打到两个官的地方,实在是不值什么,更何况鸿胪寺卿还没有实权。

    所以安国公和郑老太太就商量让家里的女孩都去参加选秀,以此来为国公府谋一个好前程。所以家里的女孩不论庶女还是嫡女都有一个独立的院子,衣裳、首饰、吃食都精致非常,但她们的付出也不少,她们几乎每天都要去女学学习琴棋书画,学不好就会被夫子打手板。

    在安国公府里,嫡庶界限并不是很明确,能为家里带来助力的女儿才是好女儿,三年前大小姐静姐儿去参加大齐景正七年的选秀,被当今景正帝赐婚给肃阳侯府的世子吴子瀚,肃阳侯是靠军功起家的新贵,现在任从一品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虽然比不上安国公府这些百年世家底蕴深厚,但却是有实打实的权利,所以这门亲事安国公和宋氏都很满意,郑老太太虽然看不起这些新贵,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新贵权利很大。

    现在二房的二小姐婷姐儿十五岁、大房的三小姐玉姐儿十四岁,大齐朝是三年一选秀,规定秀女年龄在十四岁和十八岁之间都可以参加选秀,所以今年婷姐儿和玉姐儿都要去应选了。

    二房的四小姐晴姐儿和三房的五小姐琪姐儿今年同为十三岁,大房的六小姐好姐儿和七小姐灵姐儿今年同为十二岁,大房的八小姐娴姐儿和三房的九小姐雅姐儿今年也同为十一岁,所以说三年后的选秀安国公府将有六个女孩参加。

    灵姐儿坐在梳妆台前打了个寒噤,责怪的对丫鬟说:“你们怎么也不叫我,都辰时了,上学该迟到了,夫子要打手板的。”

    红羽说道:“小姐您忘了,今儿休沐啊,奴婢可不敢让小姐迟到,上次小姐因为练琴没练好被夫子打手板,那手肿的让奴婢心疼死了。”

    灵姐儿道:“那也不能起太晚,爹爹一向对我们府里的女孩要求严格,我一会还要去向祖母请安,要是去晚了,爹爹会怪罪的。绿竹,今天就梳垂鬟分肖髻,红羽,去把那套烟水百花裙拿来。”红羽和绿竹听到后就各自按小姐的吩咐去做。

    梳洗过后,灵姐儿一身烟水百花裙,梳着垂鬟分肖髻,头上插着两支喜鹊登梅簪,小巧的耳朵上挂着两个白玉耳坠,纤细的手腕上戴着几个珊瑚手钏,洁白的脖子上是一串小巧又不失精致的玛瑙项链,这一身虽不华丽,却清丽非常。

    灵姐儿坐在黄花梨圆腿炕桌前吃了一个梅花香饼,喝了一碗莲叶羹就拿着一把芙蓉薄纱菱扇去紫藤院请安了。

    一进紫藤院,满眼都是紫藤,紫色的花一簇一簇的,好不漂亮,而且紫藤不光可以观赏,还可以做成紫藤饼吃。

    羽和绿竹跟在灵姐儿后面走着,穿过抄手游廊后,便到了紫藤院的正房,灵姐儿一到屋内就看到郑老太太旁边依偎着两个姐儿,分别是三房的五小姐琪姐儿和九小姐雅姐儿。

    整个国公府的人都知道,老太太最疼三房的孩子了,琪姐儿楚楚可怜,一颦一簇都娇弱非常,雅姐儿比琪姐儿还漂亮,小小年纪就艳丽无比。

    大少爷卿哥儿看了他俩一眼,道:“都别吵了,把王爷气走了我们都得受罚。”说完便朝着平王的方向追去。

    卿哥儿虽然话比较少,但是心里却极为有数,他都这样说了,说明大家都离受罚不远了。

    静姐儿看着哥哥都这样说了,斥道:“好了!别吵了,把表哥气走了我们都脱不了干系。”

    说完瞪了她俩一眼就也朝平王走的方向追去。

    娴姐儿和晴姐儿都有些慌,灵姐儿心里也不高兴,她好端端的在院子里收雪水被叫过来陪平王逛园子,逛就逛吧,还无缘无故的被连累,要是不把平王追回来她们都得受罚。

    一行人都去追平王了,娴姐儿和晴姐儿也慌忙的跟上。

    紫藤院里,郑老太太阴着一张脸坐在紫檀木椅上,她的旁边站着安国公和大太太宋氏。除了跟随三房的小郑氏去苏州外祖家的五小姐琪姐儿、九小姐雅姐儿和七少爷学哥儿外,府里所有的哥儿姐儿都跪在地上。

    灵姐儿跪在地上暗叹自己倒霉,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却要在这里受罚,封建制度害死人啊。

    老太太看着下面的哥儿姐儿厉声道,“让你们去陪平王爷逛园子,却把王爷给气走了,这要是王爷怪罪下来,我们整个安国公府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安国公沉声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卿哥儿,你来说。”

    卿哥儿沉默了一会终是客观的把当时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安国公听了之后阴着一张脸,说道,“晴姐儿和娴姐儿去给我跪祠堂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起来,其他人当时我不知道劝着点,全部给我回去把安家家训抄十遍,抄不完不许出来!”

    说完又对宋氏道,“你去宫里一趟,对宋妃娘娘和平王爷解释解释,别让他们误会了我们。”

    宋氏听了道,“是,妾身这就去。”

    郑老太太本来想借着娴姐儿犯事刺宋氏两句的,但一想到还要指望宋氏去宫里解释呢就没说。

    灵姐儿等一众哥儿姐儿都回去抄家训了,她回到玉笙楼坐在花梨木椅上松了一口气,孙妈妈让小丫头端了盆热水来给灵姐儿敷膝盖。

    孙妈妈一边给灵姐儿敷膝盖一边说道,“小姐又没犯错,干嘛惩罚小姐啊,看看小姐膝盖肿的。”

    灵姐儿听了道,“连带责任啊,没办法,况且又不止我一个人受罚,大家都受罚了,想开点就好了。”

    过了没一会,周姨娘身边的小红过来送了一瓶药膏道,“这是姨娘让奴婢送过来给七小姐的,早晚涂一次,三天之内必好。”

    灵姐儿接过药膏笑道,“还是姨娘疼我,弟弟那里也送了吧。”

    小红笑道:“姨娘最疼您和六少爷了,六少爷的药还没送呢,给您送完奴婢就去给六少爷送。”

    灵姐儿一听忙说道,“我这里没什么事的,还是快去弟弟那里吧。”

    小红听了回道:“是,奴婢这就去了。”

    红羽和绿竹给灵姐儿涂完药膏后就把她扶到榻上,道:“小姐睡一会吧,累了大半天了。”

    灵姐儿不想睡但奈何身体不答应啊,说了声“一个时辰后叫我,我还要抄家训呢。” 便沉沉睡去。

    灵姐儿从床上醒来时,已经晚上了,她从床上坐起来,责怪的对红羽道,“怎么也不叫我,让我睡了那么久。”

    红羽笑道,“小姐都累的睡着了,奴婢哪敢叫小姐起来了,要是叫了孙妈妈非得骂死我啊。”

    灵姐儿笑斥道,“你个小滑头!对了,今天森木做了什么好吃的啊?”

    红羽回道,“森木炖了羊肉汤,我闻的都快流口水了。”

    灵姐儿一听赶忙让红羽服侍穿衣起来,净了手就让森木把饭菜端上来。

    灵姐儿看到羊肉汤拿起筷子就吃,一点小姐的架子都没有,等森木过来收碗筷的时候看到碗全空了再一看小姐纤细的身材心里羡慕的不得了。

    森木郁闷的看着自己微胖的身材端着碗筷走了出去。

    灵姐儿吃完饭沐浴过后就坐在书桌前抄家训,抄的手都酸了才抄了一遍。她坐在桌前郁闷的想,没想到自己来了古代还是要抄书啊!她上辈子已经被抄写作业折磨够了好吗?

    不过想一想现在还在祠堂跪着的晴姐儿和娴姐儿,她的心里就平衡多了。

    被她惦记的晴姐儿和娴姐儿正跪在阴冷的祠堂里后悔莫及呢,接连跪了几个时辰,晴姐儿和

    娴姐儿从刚开始的斗嘴到现在的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等灵姐儿全部抄完后,时间已过去一周了。

    她抄好后没有立即出去,而是让小丫头去打听打听大家都抄到哪了。小丫头打听完回道,“回小姐,大少爷昨天就抄完了,其他的少爷小姐大都才抄一半。”

    灵姐儿听了暗暗想道,大哥不愧是大哥,做什么事都那么厉害,连她这个在现代练就的写字速度也比不了大哥啊!

    她听了小丫头的话决定晚几天再去解除禁足,她只是一个小庶女,这个风头还是留着让别人出吧。

    灵姐儿抄完家训没事干就想找个消遣,想到上辈子的五子棋灵姐儿就让孙妈妈把她的围棋拿出来。

    孙妈妈疑惑道:“小姐您怎么想要下围棋了?”

    灵姐儿。。。我知道我是个臭棋篓子,但您也不用这么说吧。。。

    “我想到一种新玩法,叫五子棋,想来几局解解闷。”

    孙妈妈听了忙把棋具拿出来,灵姐儿又把红羽拉过来当壮丁陪她一起玩五子棋。

    周姨娘甚美的五官一笑起来显得更加艳丽了,“怎么今天一个个都来了,是约好的吗?”

    灵姐儿说道:“我和弟弟可是亲姐弟,心有灵犀也未尝不可。”

    广哥儿笑道:“今儿书院休沐,我可不就来看娘了嘛,正巧家里的女学也休沐,我就想着姐姐是不是也在这。”

    广哥儿在松柏书院读书,家里的哥儿除了在瀚海书院读书的大少爷卿哥儿和七岁的七少爷学哥儿外都在松柏书院读书。

    周姨娘道:“你们姐弟俩都孝顺,娘心里高兴,灵姐儿还好,只要能嫁个好人家,妻凭夫贵,我也就放心了。就是广哥儿是男子,又因托生在我这个姨娘的肚子里,长大了肯定要自立门户,家里的资源肯定紧着嫡出,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搏前程。所以广哥啊,一定要好好读书,努力考科举,府里的东西几乎没你的份,只有自己挣来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