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117.因果报应
    长宁侯府, 宋氏坐在椅子上不时的向门口张望着,这是一处偏僻的小院子,坐落在长宁侯府的西北角,这座院子平日里没有人住,是最近才打扫出来的。

    长宁侯有些摸不清安国公府的意思,也不知宋氏到底犯了什么大错, 不过, 他知道这错肯定不会小了, 要不然安国公不会把宋氏撵回娘家来的。就是不知安国公有没有休了宋氏的心思, 要是真有这个意思, 他们长宁侯府可要早做打算了。

    要是以前,他兴许还会给宋氏做主,可是自从宋氏做出了那等子事, 他们长宁侯府和宋氏的关系就冷了下来。虽说长宁侯府不缺地方住, 也不缺吃穿, 但是他一见了宋氏就膈应慌, 更何况宋氏还是个能惹事的, 要是真被休回娘家, 他们长宁侯府指不定会被搅成什么样子呢!不行,他得去找安国公说道说道,这么个祸害, 他们长宁侯府可不要!

    “这个死贱蹄子, 让她去打听个消息, 都快晌午了还不回来, 不知道又跑去哪疯去了......”宋氏嘴里骂骂咧咧的,她嘴里的贱蹄子就是长宁侯府派来伺候她的小丫鬟菊香。

    自从被派来伺候宋氏,菊香暗暗叫苦不迭,这位姑奶奶可不是个好伺候的,被撵回娘家了还不消停,一会要这,一会要那的,她被派来伺候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这不,今儿个又让她去前面打听消息。

    她今儿个用过早膳就出来了,一直到用午膳时才回去,她实在是不想回去听宋氏聒噪,成天骂骂咧咧的,她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果然,她回来时宋氏的嘴一张一合的,不知在骂些什么。看到她来了,宋氏起身作势要打她,被她闪一边去了,“你个小贱蹄子,还敢躲!”

    菊香暗地里翻一个白眼,真以为自己有多高贵啊,不就是个被休回娘家的姑奶奶嘛!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悔改,成天怨天怨地的,真以为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

    她草草行了一礼,“回姑奶奶,今儿个府里没有人来。”

    宋氏听了这话也忘了要打菊香了,她径自坐在椅子上暗自神伤,老爷,他当真要这么狠心吗?伤心了一会,她又回过神来,“你这个小蹄子,打听个消息都要打听那么久,说,是不是跑去哪里偷懒了?”

    菊香脸上挂着笑,“奴婢哪敢啊!您让奴婢去打听今儿个有没有人上门,奴婢早早的就去打听了,可是奴婢去的太早了,客人们也不会那么早来,所以奴婢就在外面多等了一会。”

    听她这样说,宋氏才没有说什么,她捂了捂肚子,“这午膳怎么还不送来啊?”她都要饿死了!

    自从来了长宁侯府,她便是被领到这个犄角旮旯住,屋子里的家具物什都散发出一股子霉味,她也不是没闹过,可是她之前惹恼了哥嫂,现在哥哥和嫂子根本不理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要忍,忍到夫君接她回去的那一天,她还有卿哥儿和毅哥儿,夫君就算看在他俩的面子上也不会休了她的。只要熬过这段日子,她就还是安国公府的主母,谁也越不过她去。

    “姑奶奶忍一忍吧,大厨房离这里远,迟一些也情有可原。”菊香忍不住劝道。要不是这位姑奶奶来了,她都不知府里还有这样一处院子,真是长了见识。

    提起这个,宋氏又是一阵气闷,她在闺中时的院子早已另作他用了,她也没指望能住进之前的院子,可是让她住在这个犄角旮旯是什么意思?就算之前那事是她做的不地道,哥哥嫂子也不用不着这样对她吧?

    又等了一刻钟,午膳终于送过来,宋氏看着桌上的三菜一汤,顿时没了胃口。“长宁侯府就穷到这个份上了?连饭都吃不起了,这弄的是什么啊!是人吃的吗......”菊香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一骂少则又得一个时辰,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安国公府还是没有接回宋氏的意思,宋氏有些急了,每日都让菊香去打听消息。

    安国公府的紫藤院,老太太坐在紫檀木椅上和安国公说话,她的腿已经大好了,前几日便下了床。

    “宋氏在长宁侯府也待了有一个月了,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安国公一拧眉,“她做出这样的事,按理说早该休了她,可是她毕竟生了卿哥儿和毅哥儿,要是真把她给休了,到时候再娶一个,卿哥儿和毅哥儿的位置就很尴尬了。”

    老太太点点头,不为别的,只为了孙儿着想,“即使不休她,也不能轻饶了她。”

    “母亲说的是,当时瑾王爷拿了封信给我,不瞒母亲,我看过之后真想立刻把她给休了,但一想到卿哥儿和毅哥儿,我就犹豫了起来,不光是为着他俩,这事传出去也不好听。”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别忘了,还有个宋妃在宫里呢,她和宋氏的关系可不差,安国公府虽不怕她,但也不能保证宋妃不会在暗地里使绊子。

    安国公顿了顿,接着说道:“再让宋氏在长宁侯府待一阵子,过段日子接了宋氏就把她送庄子上去,对外就称宋氏卧病在床不能见人。府里的事情还要麻烦母亲。”他这样做,即使宋妃有意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管家权在我手里也有些日子了,卿哥儿媳妇是个能干的,就交给她吧,让毅哥儿媳妇在一旁协助,我就躲个清闲,不跟着她们掺和了。”

    安国公还要劝,老太太打断他:“好了,就这么定了,老婆子我年纪也大了,成日里管家太耗心神。”

    老太太都这样说了,安国公也就不再劝了,母亲年纪也不小了,是该享享清福了。

    安国公心里有了打算之后就给灵姐儿写了封信,灵姐儿收到信细细的看了看,宋氏没被休弃,在他的意料之中,按她的想法,把她休了她都嫌不解恨,但是大家族就是这样,有什么事都要维持表面的光鲜,更何况宋氏还生了两个嫡子,她知道,这已经是父亲能做的最大限度了。因着大哥和四哥,祖母应该也不希望宋氏被休吧。罢了,不管怎么说,宋氏的下半辈子也只能在庄子上度过了,宋氏是个心高气傲的,也许这样做会比休了她更让她难受。

    灵姐儿微微一笑,抱起三个宝开始给他们喂奶,解决了这件事,她的心情也跟着松快了许多。

    又过去了一个月,春日已经过去,蓝蓝的天上挂着黄澄澄的大太阳,菊香满头大汗的跑进屋,宋氏正热的难受呢,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又添了几分堵,“整日里莽莽撞撞的,你看看你,满头大汗的,成什么样子?”这入了夏,府里头好像把她给忘了一样,根本没有派人给她送冰,她让菊香去问了几次,管事每次都支支吾吾的不给句实在话,这样的日子她真是一天也待不下去!

    菊香用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姑奶奶,府里来人了,听人说府外听的是安国公府的马车。”

    宋氏一怔,随即站起了身,“真的?消息可确切?”

    “千真万确啊!”菊香激动的说道,这两个月以来,她成天的被宋氏呼来喝去的,今儿个终于能摆脱她了,一会子她要做两个菜和小姐妹庆祝庆祝!

    宋氏胎教就要往外走,菊香在后面叫她,“姑奶奶,您不收拾行李了?”

    “不要了!”当日她来长宁侯府时没有带包袱,现在穿的用的都是长宁侯府的,哼,就那些料子也拿来给她穿,这是把她当成什么人了?上门打秋风的?

    她回过头对菊香一笑,“菊香,我看你伺候的还不错,要不要跟我回安国公府?”

    这还是宋氏第一次对菊香笑,菊香看的心里直发毛,明明是大夏天的,她打了个寒颤,摆着手道:“不用了,奴婢的老子娘还在府里。”

    听她这样说,宋氏也不勉强,她急匆匆的往前走。到了前院,她果真见到了国公爷,安国公这会子正在和长宁侯说话。她理了理头发,走上前去,安国公看到她来了,和长宁侯打了声招呼就径直往前走,宋氏一愣,急忙跟上去。长宁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终于走了。

    上了马车,宋氏一直在和安国公说话,安国公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马车的帘子,宋氏心里有些惴惴的,都两个月了,老爷还没消气吗?罢了,只要他肯来接自己就成。

    马车行了一个多时辰,宋氏渐渐察觉到了不对劲,“老爷,这怎么还没到啊?”

    安国公这次没有不理她,他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宋氏听了这话提起的心还是没有完全放下,但是她知道她再问老爷也不会说了,等到了地方她自然就知道了,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马车停了下来,安国公先跳下了马车,宋氏也跟着下来了,她面露惶恐之色,“老爷带妾身来这里做什么?”

    安国公定定的看向她,“宋氏,你就在庄子上好好反省吧,我待会回去让母亲派两个嬷嬷过来好好‘照顾照顾’你。”

    宋氏完全慌了,她大喊着:“老爷!老爷!你......”

    安国公一抬手,嘲讽一笑,他凑到宋氏跟前,宋氏条件反射的朝后退,“广哥儿的事我已经全部知道了。”

    宋氏一慌,脸色煞白,安国公看着她的样子呵呵一笑,“母亲的事,广哥儿的事,还有你之前的种种,哪一件都够让我把你给休了!”

    他看着宋氏满脸惊惧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原来你也会害怕啊!真是少见,记住,我是看在卿哥儿和广哥儿的份上才没休了你的!”他看了看日头,“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就在庄子上好好待着吧!”

    他说完就上了马车,宋氏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大喊着,嗓子都已经嘶哑了,满脸是泪,她声嘶力竭的叫着,朝马车追去,庄头见状把门关上,宋氏使劲的拍着门,身上都是刚刚摔倒留下的灰尘,她全然不在乎,用力的大喊着:“老爷!老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老爷!老爷......”

    任凭宋氏怎么喊,怎么叫,怎么闹,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庄子的大门已经紧闭,宋氏喊累了,她瘫倒在地上,倚着门,眼里流下了两行泪,她怎么也没想到,老爷会这么绝情!

    庄头媳妇端着一盆饭走到她跟前,“起来了,用晚膳了。”

    宋氏朝碗里一看,差点没吐出来,“这是什么啊?绿油油的!”

    “这是菜,你不吃就饿着!”庄头媳妇冷冷道。

    宋氏眼一瞪,来了脾气,“你就是这么给我说话的?”

    “那你让我怎么跟你说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宋氏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庄头媳妇嗤笑一声,“老爷已经交代了,把你送过来可不是享福的,得让你吃吃苦才行,奴婢也是奉命行事!太太,真是对不住了!”最后的太太两个字咬的极重,宋氏听着极为刺耳,她扑上来想要打那妇人,庄头媳妇一闪,宋氏摔了狗啃泥,庄头媳妇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既然你不饿,那就不给你留饭了。”

    宋氏趴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她默默的流着泪,她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接下来的日子,差点没把宋氏给逼疯,安国公派了两个嬷嬷过来,成天的让她背三从四德,抄佛经。宋氏现在的眼睛里全是空洞与灰败,这是一点点的失望积累起来的,渐渐的变成了绝望。她知道,老爷这次是铁了心,她是真的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