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132.福宝的番外
    我叫齐沅茜, 我的父王和母妃从小就叫我福宝, 连带着其他人也这样叫我,这其中便包括筠哥哥。听父王说“福宝”这个名字是母妃起的,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听起来就很有福气的样子, 我喜欢有福气,因为有福气会给我带来许许多多的金元宝。我没什么大的爱好,跳舞算是一个, 还有一个就是数我的小金库了, 母妃每每看到我数小金库, 便会打趣道:“兴许这孩子是上辈子穷怕了, 这辈子才那么爱财。”

    在我五岁的时候, 母妃给我请了几个夫子教我学才艺,当时也不知是我时运好还是什么, 大名鼎鼎的薛大儒竟然要收我为徒, 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得“薛大儒”这三个字的分量, 每日里只懵懵懂懂的跟着夫子学琴。

    后来,筠哥哥来了府里,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筠哥哥时, 觉得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小哥哥,比大哥和二哥都好看。筠哥哥的五官长的很精致, 若是换上女装走在街上, 那些少年郎定会看呆了眼。

    筠哥哥对我很好, 每次来王府, 他都会带一些好玩的或好吃的给我,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既然我占了筠哥哥那么多的便宜,那便对筠哥哥好一点吧。

    不过,大哥二哥好像很不喜欢我和筠哥哥亲近,特别是二哥,每次一看到我和筠哥哥走的近些,便嚷嚷着要和筠哥哥打架,为此,我很是担心了一段时间,二哥整日里跑上跑下,还时常跟着父王练武,而筠哥哥每日的课业很重,还要抽出空来学琴艺,身子骨自然没有二哥壮实,要是二哥真的去找筠哥哥打架,筠哥哥绝对不是二哥的对手。不过,后来我发现,二哥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并没有真的这样做。

    一晃四年过去了,在我九岁的时候,薛夫子说他要出京云游了,为此,我很是伤心,拉着筠哥哥的手大哭了一场,薛夫子走后,筠哥哥也没有理由经常来王府了,但是我和筠哥哥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变淡,这主要是因为,筠哥哥会经常给我写信,出于礼数,每封信我都会回,就这样,我渐渐习惯了在信中和筠哥哥分享我的生活,什么今天夫子说我字写的不认真又罚我了,母妃奖励了我一个金元宝等等,筠哥哥似乎很喜欢看我写这些,每次回信都让我多写一些,为此,我很是苦恼,写太多手腕会酸啊!

    在我十岁的时候,父王把我和大哥、二哥仍进了宫里,自己却和母妃两人拍拍屁股去游山玩水了,为此,我很是伤心了一阵子。父王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他的路就是陪着母妃慢慢变老。那时候,我第一次意识到,父母不可能会陪我走完一生,那么,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又会是谁呢?

    在宫里的那几年,皇伯伯和皇伯母把我和哥哥们照顾的很好,只是有时候,我还是会很想念父王和母妃。筠哥哥听说我进宫了以后,央着家里把他送到宫里的弘文馆念书,弘文馆里虽然都是些宗室子弟,但天子近臣想送自家孩子进去也不是全无可能,镇国公府不知想了什么办法,竟然真的把筠哥哥送到了宫里,对此,我很是高兴,没想到和筠哥哥分开了一年,兜兜转转又能够每日见面了。

    可是事情,真的会有我想象的那般好吗?我进宫后便一直住在皇伯母的坤宁宫,皇伯母对我很好但管的也很严,她总是说,“你母妃把你们放在我这里,我不能把你们给教歪了。“在筠哥哥来了弘文馆以后,其他的大臣也纷纷效仿,就这样,弘文馆里的人越来越多了。以前在筠哥哥没来时,我每日都会去弘文馆找大哥二哥,但自从筠哥哥来了之后,皇伯母便不让我去弘文馆了,她说弘文馆里都是外男,我一个姑娘家去了名声不好。我闷闷不乐了一会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不去就不去吧,我还可以和筠哥哥写信。

    筠哥哥显然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在信里朝我哭诉说他为了能去弘文馆念书,还被他父亲给打了,没想到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自从筠哥哥来了宫里,她和筠哥哥的联系倒是方便了不少,每次有什么信件或物件想要转交给对方的时候,便会把东西交给大哥二哥,虽然大哥二哥不是很乐意,但也没有拒绝就是了。

    我在宫里待了五年,在我十五岁的时候,父王和母妃终于回来了。五年过去,我已经长成大姑娘了,父王和母妃的相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时光好像格外厚待他们,三十多岁的他们,和二十多岁时并没有任何区别。我很快就从宫里搬到了王府,母妃一回来,就开始急匆匆的给我和大哥二哥相看,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已经该嫁人了吗?

    我五岁时和筠哥哥相识,截止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我们俩互通信件也有六年了,我在信中朝他诉苦,说母妃要给我相看了,不知为何,一向准时回信的筠哥哥直到两天后才派人送了信过来,因着这事,我还生了他的气,可打开他的回信,我的气却消了,因为我实在是太震惊了,以至于忘了自己还在生气。筠哥哥在信中写到:福宝,看到王妃娘娘要给你相看的消息,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想了许久,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你,福宝,我心悦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我想问问你,你呢?是否也……

    我把信看完后,整张脸都变得通红,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筠哥哥竟然喜欢我,一时间,我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筠哥哥信里的话:你呢?你呢?你呢?我使劲晃了晃脑袋,可这句话怎么也晃不出去,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我终于肯让自己正视了这个问题了,可得出的结果又把我给惊到了,因为结果是:我也是。

    想明白之后,我就把心意写在了信里,派人给筠哥哥送了过去,我自小就不是扭捏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有什么便说什么。母妃见到我派人给筠哥哥送信,很是惊讶了一番,因为她没想到都五年过去了,我和筠哥哥的关系还是那么好。我的脸红了红,三言两语给搪塞了过去。

    我没想到的是,母妃竟然会找我谈心,她说我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再和外男这样毫无顾忌的联系了,她还说筠哥哥年纪也不小了,镇国公府很快就会给他相看了,听到这句话,我心中憋闷不已,张口就对母妃道:“那我嫁给筠哥哥不就行了吗?正好母妃你也在给我相看。”

    母妃听了惊讶不已,她严肃的问我是不是对筠哥哥有意,我红着脸应了,她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便出去了,母妃走了后,我的心里有些打鼓,因为我摸不准母妃到底是什么意思。接下来便是长久的等待,大概过了有两个月的光景,镇国公府的人过来提亲了,我坐在闺房里很是高兴,果然母妃还是疼我的。在镇国公府提亲后,紧接着,皇伯父的赐婚圣旨也下来了,就这样,我和筠哥哥的婚事便板上钉钉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婚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我是公主,所以镇国公府并不想让筠哥哥娶我,朝中有规定,凡是尚了公主的人都不能入朝为官,镇国公府在筠哥哥身上倾注了那么多的心血,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断送了自己的前程。镇国公府本来是属意我的堂姐蓉姐姐的,我的三伯母对筠哥哥也很是满意,但筠哥哥听说了此事后,死活不同意,为此,他还绝食了好几日,最后,镇国公府实在是拗不过他,只好把心思暂时按下了,因着这事,三伯母还和镇国公府结了愁怨。

    母妃说,她刚开始听说了此事时都想着劝我放下了,但话到嘴边,又没忍心说下去,后来,筠哥哥和蓉姐姐没定成亲,母妃这才又起了心思。

    她先是去宫里找皇伯父商量,皇伯父略思索了一会也就同意了,因着我并不是皇伯父的女儿,所以也就没什么外戚干政一说了。母妃从宫里回来没多久,我以后的驸马可以入朝为官一事便传了出去,京里的人听说了此事都纷纷到府里来提亲,王府的门槛都险些被踏破了,筠哥哥听说了此事后,自然央着家里来提亲,镇国公府看我无碍于筠哥哥的前程,自是没有不乐意的,自此,我和筠哥哥的婚事才算是成了。

    我十七岁的时候,身穿一身凤冠霞帔嫁去了镇国公府,那时,筠哥哥已被封为世子,我作为世子妃,自然不可能一直在公主府住,但要是让我每日住在镇国公府里,我也是不愿的,最后,父王给我想了个折中的方法,每个月只在镇国公府住半个月,剩下半个月在公主府住。起先,镇国公府以为我要一直在公主府住,还想着要如何劝我,在听说了我的打算后,自是没有不应的。

    婚后,筠哥哥对我百依百顺的,相反,我倒是被他宠的越发娇了,我想,筠哥哥便是那个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吧。

    因为我早早的便定了亲,所以母妃为了不耽误我出嫁便逼着大哥和二哥相看,大哥和二哥对此叫苦不迭,二哥还叫嚣着要去找筠哥哥算账,说都是谢筠那小子把他害的那么苦!

    大哥和二哥在十六岁的时候成了亲,娶的都是京里的世家贵女,两人虽然在相看的时候百般不愿,但成亲后却和嫂子们相处的极好。我有时候会拿以前的事情威胁两个哥哥为我做事情,说要是不做的话我就把他们不愿意相看的事情告诉嫂子,每次两人都会无奈妥协,这一招,我用了不知有多少次,但每次用都会有效,从这可以看出,大哥和二哥就是个妻管严!

    我和夫君成亲一年后怀了身孕,母妃知道了后显得特别紧张,我有一次听她自言自语说什么近亲成亲不好,我也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十个月之后,我平安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母妃拉着我的手让我答应她以后别再生了,虽然不知母妃为何这么说,但我还是答应了,因为生孩子实在是太疼了。

    大哥成亲后便帮着皇伯父在户部做事,二哥则去了西北,他说他的志向就是要做一个大将军,二嫂和二哥一向感情好,在知道二哥要去西北后,二嫂毅然决然的跟着二哥一起去了,两人在西北一待就是几年。母妃这些年,最挂心的就是二哥了,好在,最后大齐击退了敌军,西北自此安定了下来,二哥也就从西北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