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富贵录 > 134.安国公府小姐番外合集(下)
    六小姐好姐儿

    许多年后, 好姐儿回望自己这一生, 她觉得自己真是幸运。

    刚被赐婚时,忠勇侯府还只是一个没落世家,她那时百般不愿, 觉得嫁给一个没落世家的庶子真是委屈了她。

    后来, 忠勇侯被皇上器重,连带着她的未来夫君也谋了个好前程。公公在西北打了一场胜仗后,忠勇侯府便从没落世家直接崛起成了一等世家, 经此一事, 京里的各府都挤破头想把自家闺女往忠勇侯府塞, 那时, 她觉得自己似乎走了狗屎运。

    嫁去忠勇侯府后, 好姐儿一连六年都没有开怀,一向对她客客气气的公公婆婆对此也有些不满了。在她和夫君成亲的第七年, 婆婆给她的夫君塞了一个通房过来, 和夫君相敬如宾七年的好姐儿知道了此事有些接受不了, 她盼着夫君别碰那个通房,但夫君没有, 他当日就宿在了那个通房屋里。

    她心灰意冷了一阵子, 渐渐的也接受了这一事实,想想其他府里都是三妻四妾的, 夫君只有一个通房已经算是好的了。

    孙毅有了通房后, 每个月都会在通房那里宿个三五夜。一晃两年过去了, 通房依然没能怀上身孕。忠勇侯夫妇渐渐有些急了, 他们请了好多大夫,甚至连宫里的太医都请了过来,但每个人都说好姐儿和通房的身子没有问题。可是如果没有问题,为何两人还是不怀孕?有一次,前来把脉的太医突然说,“是不是贵府公子的问题?”这一刻,这些年一直以来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

    孙毅第一次跟着忠勇侯上战场的时候,不小心伤着了那处,他面皮薄,一直没好意思说出来,太医把了脉之后,给孙毅开了个方子,说每日按时喝药,说不定还能有一丝希望。

    在好姐儿和孙毅成亲的第十二年,好姐儿终于有了身孕,那一刻,她喜极而泣,盼了十几年,她终于要有自己的骨肉了。

    十月怀胎后,好姐儿生下了一个男婴,这个男婴便是孙毅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两人对男婴视若珍宝,从小便不舍得对他说一句重话,可以说,男婴是在众人的溺爱中长大的。

    幸运的是,男婴并没有长歪。因他是孙毅唯一的子嗣,好姐儿和孙毅两人都不舍得让他从武,就这样,男婴便成了忠勇侯府第一个从文的人。

    男婴孝顺,他科举入仕后,腰包渐丰,每次下职回府,他后会去点心铺子给好姐儿买她最爱吃的红豆糕,好姐儿对此很是欣慰。

    夫君敬重,儿子孝顺,唯一的通房也没有子嗣,好姐儿回望自己这一生,嘴角不觉勾起了一抹笑,她这辈子,虽不是一帆风顺,却也是温馨和乐的,纵使有些小波折,却没遇到过什么大风大浪。

    “祖母,吃糕糕。”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这是她的小孙子,长的虎头虎脑的,甚是惹人怜爱,好姐儿笑应了一声,接过了他手里的红豆糕,祖孙俩不知在说些什么,过了没多久便笑作一团。

    八小姐娴姐儿

    自那日被敌军掳去后,娴姐儿整日里都浑浑噩噩的,她猛的站起身,红木桌上的茶具被她扫在了地上,茶杯应声落地,娴姐儿看都没看它一眼,她的眼睛直直的看向丫鬟黄木,“现在什么时辰了?”

    黄木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开口道:“快到午时了。”

    娴姐儿一怔,她快步走到铜镜前理了理头发与衣裳,拿起团扇就迈着小步子出了院子。

    她站在前院的岔路口不时的朝前面望着,过了一会子,她终于看到了那个她朝思暮想的身影,她快步走上前,“王爷,您回来了,妾身那里已经做好了午膳,有您最爱吃的红烧鱼,王爷,您去妾身那里坐坐吧。”

    平王一见到她就厌恶的要命,这个女人不仅把他的后院搞的乌烟瘴气,还被端王的私兵给掳去了一回,谁知道在外面有没有失了清白?要不是看在母妃的份上,他早就把她给掐死了,他要是她,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出来,省得惹人嫌。他径直绕过她,看都没看她一眼。

    娴姐儿脸上一白,她追上去拉住平王的衣袖,“表哥,你不能这么对妾身!”说着说着,她的眼角沁出了一行泪,“表哥,那些士兵真的没对妾身做什么,表哥,你要相信妾身,表哥!”

    平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挥手便把她甩到一旁,他拍了拍刚刚娴姐儿摸过的衣角,薄唇吐出两个字,“脏。”

    娴姐儿面色惨白,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到脖颈,她突然笑出了声,“呵呵,表哥,你是不是从没正眼看过我?”

    平王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你今儿才发现吗?本王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你的小院里待着吧,别每日跑出来了,本王每次见到你,都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说完,他便径自迈着大步走了,只留娴姐儿双眼死寂的瘫坐在地上。

    当日,平王府便传出了安侧妃悬梁自尽被救下的消息。

    娴姐儿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床榻上,她面色苍白,双眼红肿,白皙的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乍一看就像是一个死人一样。丫鬟黄木眼睛一眨不眨的守在她身边,就怕她一个想不开再寻短见。

    门“吱呀”一声开了,黄木连忙起身行礼,“见过王妃娘娘。”平王妃一抬手,“你先出去吧,有我在这里看着,无妨的。”

    平王妃缓缓走上前,娴姐儿的喉头动了动,但眼睛却依然看向床幔,“你来了,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她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沙哑。

    平王妃一笑,“本王妃有什么可笑话你的?别死盯着床幔了,你盯了那么久,发现了什么?嗯?”

    娴姐儿听此渐渐把目光移到平王妃身上,“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平王妃自嘲一笑,“要不是母妃让本王妃来劝你,你以为本王妃想来?你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了,但是别拖累本王妃,母妃说了,你要是死了,她要唯本王妃是问,真是可笑,这事和本王妃又有什么关系?你就是死了还得再害本王妃一次吗?”

    娴姐儿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是啊,你知不知道,我以前特别恨你。”

    平王妃被她气的半死,“正好,本王妃也不喜欢你。”

    “但是现在我突然想开了,你、我,还有这平王府里所有的女人,都是个可怜虫。”

    平王妃定定的看向她,听着她继续说下去,“咱们王爷,就是个没有心的,他冷起心肠来,不知道有多狠,你别看你现在风光,等到他厌弃了你,你估计会变得连我还不如呢,我不会死,我要等着看你跌落云泥的那一天。”说完,她对着平王妃露出一个极尽灿烂的笑容。

    平王妃听完自嘲的笑了笑,“你以为本王妃不知道吗?咱们王爷的性子,本王妃嫁过来的第一年就摸透了,你还真是个蠢的,成天的盼着王爷去你那里,呵呵,你放心,本王妃永远都不会变得像你一样,就算王爷没有心又怎么样,本王妃又不是为他活的,就算有一日他冷落了本王妃,本王妃也不会走到你这一步。”

    平王妃说完话,娴姐儿久久没有言语,平王妃等的不耐烦了,留下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吧。”便迈着步子离开了。

    床榻上的娴姐儿目光呆滞的看着额头上方的床幔,良久,她的眼角留下了两行泪,“我真是糊涂啊!糊涂啊!”

    九小姐雅姐儿

    崇宗四年,宁寿宫。

    赵贤太妃正在吩咐下人收拾东西,整个宁寿宫都乱糟糟的,安太妃拉着靖王的手走过来了,赵太贤妃正在看着宫女往马车上装箱笼,见到她来了,赵贤太妃笑道:“姐姐我就先出去了。”她看了靖王一眼,接着道:“等再过个十年八年,你也就能出宫了,姐姐我在宫外等着你啊!”

    安太妃一笑,缓缓道:“希望到时候,姐姐还在。”

    赵贤太妃脸色一变,安太妃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她的年龄都能当安太妃的娘了,但再活个十年八年应该不成问题吧。真是个嘴上不饶人的。

    赵贤太妃走后,接下来就是宋太妃与李太嫔了,安太妃看着三人离开,心里是止不住的羡慕,要是有机会,谁又想在这宫墙里再熬十年呢!幸而,老天赐了她一个儿子,让她至少还有些盼头。

    崇宗十四年,靖王大婚,靖王是个孝顺的,在宫外开府后就把安太妃给接了过去,安太妃出宫前,回头望了望这个她生活了十几二十年的皇宫,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她这辈子还能出宫,真好。

    靖王娶亲后,和靖王妃两人对安太妃极尽孝顺,安太妃过着子孙绕膝的日子,倒也和乐。她有时会出府去看看母亲,父亲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出外任,母亲跟着七弟住在一起。

    母亲有一次见到她突然跟她念叨起了她那个好五姐,“雅儿,娘早就知道你五姐的小心思,可是娘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伤了哪个,娘的心里都疼啊,娘没想到,你五姐竟然会如此糊涂,在选秀时做出那种事,这事,是娘对不起你啊!你五姐也是命不好,被婆家连累的早早便丢了性命......”

    小郑氏后面还说了什么,安太妃没听到,她自嘲一笑,五姐,真是个久远的话题啊!她现在儿孙绕膝,以前的恩恩怨怨,她也不想再去想了。她抬头望了望天,宫外的天啊,可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