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叶老太回七零 > 8.第 8 章
    柳玲儿现在的模样和刚才可是完全不一样了,原本凭借柳玲儿那白嫩的脸蛋和毫无补丁的衣服,还能说是个娇生惯养的丫头。

    可现在要是有人在看她,那黄中还泛点高原红的脸蛋,在看看那身补丁叠补丁的衣服,可完全让人想不到,这两个人会是同一个人。

    大姐满意的把柳玲儿放倒在牛车上,“怎么样。”

    驾车的男子竖起大拇指,“大姐的手艺真是越发好了。”

    说完车上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之后三人把柳玲儿的钱平分了下,就驾车离开了玉米地。

    在这个同时,那个已经回到家里的好心婶娘也想到刚才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她拍了下手道,“刚才那两个驾牛车的男的,和我搭了的是同辆公交车的啊,他们几个咋是姐弟来着?刚才在车上明明没有打过招呼的啊!”

    她这无缘无故毫无理头的话,让在家里喝茶聊天的几个人皱了下眉。

    “妈,你在说什么呢?”

    大婶看着儿子和来看望儿子的战友,把刚才在公交车上遇见的事说了下。

    听完大婶的话后,房间里的几人都感觉到不对,他们互相对视了下,让大婶把在公交车上遇见的情景在详细的说了遍。

    大婶的儿子听完后对着自己的两个战友道,“我妈对人的记忆力特别强,她说在车上见过那两个驾车的男子那肯定就是见过。”

    战友甲,“这点我相信,我四、五年前休假的时候见过伯母,她到现在都还记得我,这记忆力可不用你说。”

    战友乙,“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不能做事不理,伯母,你知道他们朝什么地方去了吗?”

    “哦,我后面回头看了眼,他们的牛车是朝水云村方向去了。”

    “那行,我们这就去水云村方向看看。”说着这两个战友就站起身朝外走去。

    大婶的儿子看到后也站起身来想要跟上去,不过被战友按了回去,“你身上还有伤,好好在家养伤。”

    “我这点伤都快好了。”

    “那也不行……”

    战友甲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婶的儿子就按住战友道,“这可是发生在我们村附近的事情,我不去看看怎么行。”

    战友们对视了下,有些犹豫。

    这个时候,大婶说话了,“这水云村的方向,我儿子熟悉,就让他带你们走了趟吧,不然啊,他在家待在也不安心。”

    得到大婶的回答,他兴奋的道,“谢谢妈。”

    两战友看到这样的情景,也不在多说些什么,直接带上大婶的儿子就上车,朝水云村的方向行去……

    叶溪鱼趴在郭大婶的肩头,睁着圆溜溜的大眼,一脸好奇的瞅着村子。

    在村子里一边纳凉一边纳鞋底的妇女看着叶溪鱼那滴溜溜到处转悠小脑袋的模样,都是一脸的乐呵。

    “这小鱼儿还真是可乐,你看她瞅着村子那好奇的样,咋还一副没见过似的,真是太逗了。”

    “哎,你这可别说,这丫头啊在出生后还真没怎么在村里走动过,所以啊你说没有见过,还真是没说错。”

    “听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柳玲儿说要叶丫头学她爸以后上大学什么的,所以就把叶丫头拘在家里,让她从小开始学习什么的。”

    “不是吧,叶丫头才多大?”

    “对啊,叶丫头满打满算也才2岁左右3岁不到吧,让她这么小就开始念书?这柳玲儿是怎么想的啊?”

    “就是啊。”一位奶奶看着叶溪鱼瞅着村里什么都稀奇的模样,心就有点微酸,看把这丫头就拘的呀,这简直就是太可怜了。

    不知道自己被同情的叶溪鱼还看着村子乐呵来着,这里的环境,这里的空气,这里的一切都让这个好久没有在乡下走动的人稀奇的不行。

    毕竟她在城市里待的时间太久了,久的都有些想不起来小时候在乡下过的日子了。

    叶溪鱼看着村子后面那座巍峨的大山,一幕幕被她遗忘的场景慢慢的浮现,小时候后面的大山就是她的庇护所,游乐园,每当她被王喜妹赶出去的干活的时候,她都喜欢跑到山里去,虽然大部分都在挖野菜,但是偶尔能遇到些没有被摘的野果子,她还是会开心很久。

    想到那个非常容易满足的自己,叶溪鱼的嘴角忍不住上翘了下。

    不过,也正是看到了大山,叶溪鱼也突然想起了件事,她和凌老头好像还是同村的来着,想到他们在熟悉之后聊天到的情景,叶溪鱼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嘿嘿,小时候的凌老头啊,长什么样子还真是很期待的呢!

    “咕噜”

    还没等叶溪鱼想起来自己是和凌老头是在山里那个地方见过面的时候,她那个怕饿的小肚子就开始咕噜噜的抗议了。

    郭大婶听见叶溪鱼小肚子的叫唤声,噗嗤一下乐了,她颠了颠叶溪鱼的小身子,“肚肚饿了是吧,婶娘回去给你煮鸡蛋羹吃!”

    “好~~”反正凌老头也不会跑,先去填饱小肚子吧!顺便在想想怎么和这家伙偶遇,嘿嘿……

    就在叶溪鱼填饱肚子的时候,那边去水云村方向的几人,也找到牛车在玉米地前停留过的痕迹。

    战友甲方子量蹲在牛车车轮压痕重叠的地方,看着刚才大姐带着柳玲儿进去的玉米地方向道,“他们在这停了会儿,然后有两个人进了玉米地,看地上的痕迹,其中有个人是被拖着走的。”

    大婶的儿子陈安,“肯定是有人带着被拐的姑娘进去了,我们快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留下。”

    战友乙王兵,“走,我们看看去。”

    进来玉米地没往前走多久,就看到了大姐给柳玲儿换好衣服后丢下的衣服。

    “拐子把那姑娘的衣服换了。”

    “这些人动作可真快。”

    “走吧,我们顺着牛车的痕迹找找,看能不能追上他们。”

    “嗯”

    车的速度比牛车要快的多,但是确没有找到他们的行踪,王兵看在交叉口路口几条凌乱的牛车压痕,皱了皱眉,“我下去看看。”

    他下车后在几条凌乱的牛车压痕上看了看,又用手指比划几下,“往这边走。”

    “好嘞!”

    车子紧跟着牛车行驶的方向驾去的时候,在牛车上一直昏昏欲睡的柳玲儿也终于有了点意识。

    在柳玲儿边上坐着的男子看着柳玲儿的眼皮动了几下,立马笑着道,“哟,我们的肥羊醒来了啊。”

    “呜~”柳玲儿这个时候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抽抽的肿胀感,整个人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觉,这个时候的太阳还有点大,她想睁开眼睛的时候又被太阳的光线给刺激了下。

    大姐看着柳玲儿皱着眼睛的模样,又用手帕给她捂了下,柳玲儿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一下陷入了黑暗当中。

    看着又不在动弹的人,大姐对着驾车的男子道,“你快点,我这会儿总感觉不太对。”

    驾车的男子道,“姐,我们做这事都多久了,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

    大姐捂着胸口,感觉着心跳的加快声,有些不安的看了下牛车的后面,“我这会儿感觉不太对,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追着我们。”

    在车上的另外一个男子听到这话,扶着车上的栏杆,站了起来朝后面看了看,一望无际的田野上,除了他们几个驾着牛车外,就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人农人在路上或者在田里侍弄庄家。

    “姐,我们后面那有什么追着的人啊。”男子看着大姐道,“会不会是你的感应弄错了啊?”

    大姐皱着眉头,“不管是不是弄错,只要我们赶紧把货交了,就不用担心这事了。”说着她又交代赶车的男子加快的速度。

    在大姐的催促下,赶车的男子抽了几下牛让它朝着和人约好的地方赶去。

    这边吃抱东西的叶溪鱼,则被一股上涌睡意击倒,软绵绵的躺在了舒适的睡窝里和周公约会去了。

    郭大婶看着睡梦中小家伙砸吧了下小嘴巴,好像还在回味的模样,脸上不经挂上了姨母般的笑容,“这小丫头也太可爱了。”

    她给小丫头掖了掖被角,就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

    在叶溪鱼睡了没多久,就又被拽进了一个梦里,在哪里面她随着水不知道漂流了多久,然后在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动中,小家伙睁开了眼睛。

    它发现自己在睡梦的时候被水流带到了一片湖里,湖上是一道瀑布,川流河水流带些来不及反应的肥鱼浮木哗啦啦的坠入湖面。

    小水滴从湖面上浮起来,瞅着掉进湖里晕头转向的肥鱼,好奇的游了上去戳戳那些白肚皮。

    然后被翻过身清醒过来的大鱼甩了一尾巴,直接被甩到空中掉了下来,“滴哒”由于小水滴太过于卫校,所以它掉进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水滴鼓了鼓肚皮,决定不跟这条肥鱼计较,它在水中转了转身子看着湖边郁郁葱葱的森林,小小的眼睛一亮就朝着湖边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