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诅咒之子[综漫] > 807 第八百零七章 负债
    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父女俩已经抱在一起暗暗算着他们的存款了, 可是越是算越是绝望。

    对于自家有多少存款毛利父女俩其实都心里有数,现在再算一次其实只是想要自欺欺人一把而已, 想要看看是不是自己记错了,然而当两人发现彼此所记着的数字都是一样之后,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真的不知道改如何是好了。

    “我们的存款不够……”

    毛利小五郎苦涩地道,这么多年来他也没少经历挫折,甚至连老婆都丢下他跑了,那么多事都熬过来了,今天他却有点不知道改如何处理了。

    都说钱能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可那都是有钱人站着不知道腰疼, 对于穷人来说,需要用钱解决的事情全都是大事, 否则每年怎么会有那么多小偷和抢劫犯?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为了钱而杀人呢?

    所以对于毛利小五郎跟毛利兰父女俩来说, 这一千万仿佛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两人的肩膀上, 让他们都快要站不直了。

    “要不然, 我去找妈妈想想办法?”

    良久, 毛利兰小声地道, 说话的时候她还小心的注意着父亲的表情,生怕毛利小五郎因此而生气。

    毛利兰知道毛利小五郎不想依靠他的妻子妃英理,也许是出自于大男人那一丝无聊的自尊心,就在他们父女俩最困难、毛利小五郎连续半个月都没有接到一个委托、两人为了省钱一天只能吃两顿饭的时候,毛利小五郎都没想过要向妻子求助。

    所以现在提到妃英理,毛利兰还真的很怕父亲生气,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她也不会在明知道毛利小五郎不想在妃英理面前示弱的情况下,还说要向母亲求助。

    妃英理身为一名著名的律师,本来就是那种高收入人群,加上她善于理财花钱又非常理智,所以就算毛利兰不知道母亲到底有多少存款,可是一千两千万绝对是能够拿出来的。

    毛利小五郎看着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生气的女儿,使劲撸了撸头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算是默认了毛利兰的提议,也就是向已经分居的妻子求助。

    如果是自己的事情,毛利小五郎宁愿被对方报警抓到警局里面也不会对妻子服软,可是现在出事的是毛利兰,是他唯一也是深爱的女儿,他不能为了自己可笑的自尊心而让女儿受苦,所以除了妥协之外,他真的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这边毛利父女俩已经研究好如何支付这一千万了,叶和亚久津仁那边的气氛却再次紧张了起来。

    要让亚久津仁掏一千万赔偿那个被他特意踹碎的花瓶?

    怎么可能!

    所以当花瓶主人说出亚久津仁可以用任何方式支付赔偿的时候,亚久津仁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个近乎于狰狞的笑容:

    “以任何方式?那么以医疗费的方式怎么样?”

    说着,亚久津仁的拳头已经举了起来。

    “不……不要!”

    花瓶主人吓得立刻双手抱头蹲了下来瑟瑟发抖,不怪他胆小,实在是亚久津仁给人的感觉确实是太残暴了。

    本来亚久津仁的性格中就缺少了善良这种东西,更是时不时地被叶的灵力滋润一下,让他的体质发生了质的变化,现在别说是151君越前龙马了,恐怕就算是武士南次郎亲自上场都够呛能够赢得了他。

    亚久津仁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气势似乎特别强,俗话说的一瞪眼就能吓哭小孩子对于亚久津仁来说真的不是玩笑话,他吓哭过的小孩子没有一百个也最少有八十个。

    这还是在他刻意压制自己气势的情况下。

    ★  ★  ★  ★  ★  ★  ★  ★  ★  ★  ★  ★  ★  ★  ★

    亚久津仁虽然还没到现世四人组那样能够自主使用灵力的程度,却也绝对达到普通人类的极限了,所以他的身上已经有了伪灵压。

    想想队长级的死神灵压一出,普通死神都能直接被那强大的灵压压死,由此可见灵压的威力有多大。

    现在亚久津仁身上的虽然只是伪灵压而已,可是既然已经碰到了灵压的边,那么真的全力释放时一般人真的承受不了,花瓶主人只是蹲了下来而没被吓尿已经算是胆大的了。

    其他人因为没有直面亚久津仁的气势,虽然也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有些逼人,却也没有多想,花瓶主人的样子也只觉得是他胆小而已,明明是他占理,却被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给吓得瑟瑟发抖。

    谁能懂花瓶主人心里的苦呢,他只觉得好像面前站着一只凶兽一样,似乎只要自己有一点点的不敬就马上被吞吃入腹!

    即使明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花瓶主人还是觉得两股战战,根本就站不起来!

    虽然钱很好,可是前提是有命花钱不是?如果连命都没有了,那要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

    虽然这两个花瓶对于花瓶主人来说确实很重要而且也很贵重,然而跟自己的性命相比,那就什么都算不上了。

    花瓶主人别看非常怂,或者说就是因为非常怂,所以非常地识时务,知道什么之后该说什么话,对什么人该有什么样的态度。

    明明之前面对毛利父女的时候还一副债主的高傲样,可是到了亚久津仁面前,却变成了毫无原则的怂包了。

    实际上周围的人在没有直面亚久津仁气势的情况下,打架都觉得他其实只是在吓一吓花瓶主人而已,谁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杀人呢?

    也许一千万不能说是小事,可是从他还有他同伴所穿的衣服还有周身的气度就能看得出来,这并不是个差钱的人,那么又怎么会为了一千万而杀人呢?

    ★  ★  ★  ★  ★  ★  ★  ★  ★  ★  ★  ★  ★  ★  ★

    这种情况下,大家自然是理解不了花瓶主人的心情,尤其在亚久津仁举起拳头而花瓶主人马上表示自己不需要任何赔偿之后,那种震惊不解的情绪就更是达到了顶点。

    不说身上已经压上了沉重债务的毛利小五郎,就是温泉旅馆的其他服务员也理解不了。

    什么地方都有那种特别冲动不懂得看气氛的存在,而千鹤温泉旅馆自然也不例外,于是在花瓶主人表示亚久津仁不用赔偿之后,马上有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女服务员叫了出来。

    “这怎么可以啊,老板!”

    女服务员的声音很尖利,如果不是她身边的同伴拉着她的衣袖,恐怕现在已经冲过来而不是站在原地表达对花瓶主人决定的不解了。

    “那一对花瓶可是我们千鹤的象征,怎么能让破坏它们的凶手就这么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