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诅咒之子[综漫] > 207.第二百零七章 “放开我!”
    “叶!”

    在叶苦中作乐的时候,见到叶的鸣人已经一脸惊喜莫名地喊出来了, 至于之前还担忧着的宁次则一下子就被无视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

    见到叶之时,鸣人真的要乐疯了, 这些年来虽然他一直跟在自来也的身边修行, 可是鸣人没有一天忘记叶的存在,没到一个小镇或者村庄的时候,他都会不死心地拿着叶的照片到处找线索, 看看能不能找出叶的踪迹。

    可惜一直近三年过去了, 鸣人也没成功过一次。

    当然, 鸣人记在心里的还有一个佐助,可怜的孩子这三年与其说是在修行中度过,还不如说是在找人中度过的!

    现在见到自己找寻多年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他不激动到疯才怪呢!

    然而,激动的鸣人刚刚想要向叶冲过去,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动不了了, 电光火石间鸣人的脑中灵光一闪, 突然想通了这种熟悉的被束缚感自己什么时候感受过。

    “你为什么对我使用忍术, 鹿丸?”

    鸣人近乎咬牙切齿地道, 虽然现在他的头因为被束缚住而动不了, 可是声音里的肯定却是那么明显。

    到底是不是鹿丸对鸣人使用了忍术呢?

    事实上,是的, 就是鹿丸对鸣人使用了影子束缚术。

    “抱歉, 鸣人。”

    鹿丸的声音从鸣人身边不远处传来过来, 只要有耳朵的人都能听出来鹿丸声音里的喘息。

    没办法,此时的鸣人正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术,三年过去了鸣人的实力可是增强了不少,最起码比擅长脑力劳动的鹿丸增强的速度要快得多。

    如果不是鹿丸的影子束缚术可以束缚住比自己实力强的对手,单从查克拉的量上来说,他也是比不上鸣人。

    所以现在虽然鸣人挣不开鹿丸的影子束缚术,可是鹿丸其实也非常辛苦,他得耗费大量的查克拉来维持住自己的忍术,而一旦他的查克拉耗尽,那么鸣人也就恢复自由了。

    别看鸣人一直显得傻乎乎的样子,可是在战斗上他却有着野兽般的直觉,更因为他熟悉同伴的招数,所以挣扎地才会那么剧烈,一点都不管比绳子还坚韧的影子是不是会伤害到自己的身体。

    因为鸣人想要快点耗尽鹿丸的查克拉!

    现在就看鹿丸能够坚持多长时间了。

    “之前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在叶面前你根本就冷静不下来,所以这次任务我根本就没有把你算在内,没想到你却自己跟过来了,真是天意。”

    鹿丸的声音越来越紧绷,同时苦涩的意味也越来越明显:

    “果然,三年的修行你也不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如果是三年前的你,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你还以为我那么好骗吗?”

    鸣人都快要被鹿丸给气死了,如果不是太想去叶的身边,他发誓自己恢复自由后第一件事就是送鹿丸一击螺旋丸,让他好好清醒清醒,让他知道除了比赛之外,不能对同伴使用忍术!

    “你竟然连伊鲁卡老师都给利用了,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是不会轻易原谅你的,鹿丸!”

    ★  ★  ★  ★  ★  ★  ★  ★  ★  ★  ★  ★  ★  ★  ★

    其实鹿丸的计谋真的没有多复杂,他只是让伊鲁卡拖住鸣人,一直跟他聊之前他还没有离开村里时的事情,聊一些他还上学时干的傻事。

    本来这计划没有什么破绽,即使心里多么担忧宁次,可是伊鲁卡对于鸣人来说总是有着特殊的意义,就算这一次因为叶这只小蝴蝶的原因让伊鲁卡不再是第一个承认鸣人的存在,可是用对待普通学生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伊鲁卡,鸣人对他的感情还是远超村里的绝大多数人的。

    可惜,从接到伊鲁卡邀请的那一瞬间鸣人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

    因为地点不是一乐拉面!

    这也怪不了伊鲁卡,他接到鹿丸请求的时候也从鹿丸的口中知道了,鸣人才刚刚跟村里的朋友们在一乐拉面吃完饭不长时间。

    所以伊鲁卡下意识地选择了另外一个地方,可就是这个地点让鸣人对伊鲁卡产生了怀疑。

    要知道这么多年了,每次伊鲁卡有什么重要的感性的话要对鸣人诉说的话,肯定都会约在一乐拉面,因为不仅仅鸣人喜欢一乐拉面,同样失去了父母的伊鲁卡同样对一乐拉面有着特殊的情怀。

    这一次鸣人可是离开村子近三年的时间啊,在鸣人想来,就算伊鲁卡真的有事情要对自己说,也绝对会选择对两人都有着特殊意义的一乐拉面。

    所以鸣人才会怀疑伊鲁卡邀请自己的原因,加上小动物的直觉让他隐约察觉到了村里的骚动似乎有点太过于强烈了一点。

    联系到宁次事件,让鸣人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所以他第一次翘掉了来自于伊鲁卡的邀请,而是跟踪了其他来去匆匆的忍者,再然后就如同现在这样,出现在围堵叶的现场之中了。

    可怜的伊鲁卡压根就没想过鸣人还会放自己鸽子,只以为他有顽皮地不知道干什么耽误了,还在苦苦等着鸣人呢!

    ★  ★  ★  ★  ★  ★  ★  ★  ★  ★  ★  ★  ★  ★  ★

    挣扎了一会儿之后,鸣人已经能够感觉到影子松了一点,于是在挣扎地更加剧烈之余,更是冲着包围圈中心的叶大声喊了出来:

    “你等着我,叶,我马上就会去你身边的!”

    鸣人甚至都没有仔细注意包围着叶的人到底都有谁,或者说对于他来说,无论是谁只要跟叶敌对,那么也就是他漩涡鸣人的敌人!

    “我的存在感就这么弱吗,叶?”

    鸣人狼狈的样子让宁次脑中紧绷的那根弦突然松了几分,不是因为鸣人的狼狈取悦了宁次,而是鸣人的到来让宁次想到了眼前其实还有另一个跟自己一样重视叶的存在!

    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把心思放在逃跑身上了,毕竟比起跟叶并肩作战到最后一滴血相比,日后替她报仇什么的太过于痛苦和折磨人。

    所以在这一瞬间,宁次就已经把日后替叶报仇的重任交到了鸣人的手里,即使鸣人还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宁次有百分百的把握鸣人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因为一旦叶当着鸣人的面被杀掉,即使是一心一意想要当火影的鸣人,最终愿望恐怕也会发生转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