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677 血族绝恋的背景板10
    防盗比例30%, 防盗时间三天~~

    李老大人:……哎呦他外孙这是贴心还是不贴心啊?问话方式是改了, 可是听着怎么还是这么膈应人啊。

    抚了抚自己的胡须, 之前因为陛下病重朝堂局势险恶而不得不在皇宫中待了好几日,直到陛下苏醒才被放出宫的李老大人脸上带着疲惫,他叹息着,满脸的愁绪和担心:“一个都不打算支持,陛下……可还活着呢!”

    他看向玄渊,肃然郑重的告诫道:“竹儿, 我不知道这一年来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又为何做出这些事情。”不管是太子对李家的恶意,还是陛下油尽灯枯的秘辛,这些李老大人都不打算去问, 有些时候, 不如难得糊涂。

    “但是为人臣子,最重要的便是衷心,从龙之功不是那么好挣的。”李老大人满眼担忧的深深看了一眼外孙,“有时候安稳一点未必不好。”

    李家一直是坚定的清流党、保皇党, 不接受任何皇子的拉拢,不参与夺嫡, 只忠于陛下。即使这样会被人暗中骂是老古板、不识趣, 但却比较安全, 虽然没有从龙之功, 但新皇登基后也不会被太过迁怒。

    原本李家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 既不会太过靠近太子, 也不接受其他皇子的招揽,只安安分分跟在皇帝后面,如果不是原本剧情中太子气量狭小、昏庸无度,兼之林英杰在中间搞事,李家未必会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

    玄渊撇了撇嘴,不置可否,对于外祖父的劝说他安静的听了,却不知听了几句到心中,他只是说道:“如果外公没有属意的人选,我心中倒是有一英主。”

    李老大人头疼的按了按额角,对于越发出息、越发难以捉摸的外孙无法招架:“竹儿,你还未入朝,何必关心此事?等你入朝,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风平浪静了。”

    林轩竹这一届的会试士子幸也不幸,他们因陛下病重、太子谋反,最后一道殿试遥遥无期,如今依旧只是贡士而非进士,更是无法入朝,可谓是非常惨。

    但他们迟迟不曾入朝,自然不会卷入诸位皇子的夺嫡之争中去,倒是可以保得自身平安。而等朝局恢复平静再行殿试,因为夺嫡之争而空了不少的朝堂,可是为这一届的进士腾出了不少位置。

    “自然是求日后仕途顺利。”面对外祖的疑问,玄渊轻轻啜饮了一口甘冽的清茶后语气轻漫的回答,似是敷衍。在氤氲的水汽缭绕间,他的眸光深沉内敛,平静莫测。

    李老大人简直对这个外孙跪了:“对我还要说假话?还仕途顺利,你当洛宁侯府还有我们李家是吃干饭的啊?”只要林轩竹自己有能力,根本不会缺往上爬的机会。

    他出身清贵,外家势力也不小,哪里会有人不长眼睛的打压他?这话一听就是托词。

    玄渊勾唇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没回应李老大人的话,反而把话题绕了回来:“我认为七皇子是难得的英主。”

    眼睛猛地睁大,显出李老大人心中的惊讶,他皱着眉惊疑不定的看了玄渊一眼,方才声音微微惊疑的问:“七皇子?”

    玄渊淡淡点头:“三、四、五三位皇子与废太子谋反之事牵连,皇上怕是不会再考虑他们。二皇子早年封王,在驻地已经蹉跎了近二十年,已经心无大志,六皇子天生脚有残疾,与大位无缘,如此算来,唯有七皇子比较适合。”

    “但七皇子才十二岁!”李老大人皱眉说道,七皇子年纪尚小,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牵扯进废太子谋反之事的原因,“他怎么比得三、四、五三位皇子已经成年?难道陛下不怕朝堂震动?”

    将茶盏搁在书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玄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外公,你说得好像现在朝堂没有震动一样。”

    嘲笑的话说完,玄渊神情一正,很是肃然正经的说道:“三、四、五三个皇子势力相仿,如今夺嫡之争几乎已经闹到明面来了,他们三个早已经是势不两立,无论任何一个皇子登基,剩下二人下场都会奇惨无比。”

    “与其让他们三人斗得你死我活,不如另立七皇子,如此反倒给三、四、五三个皇子一个还不错的下场。”玄渊语气淡淡,“废太子已经折损了,只要皇上还有几分爱子之心,就不会再送剩下的儿子去死了。”

    李老大人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深思玄渊说的话,不过他沉吟过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玄渊,问:“竹儿,你不会是打算趁着陛下年幼不能亲政而走权臣之道吧?”

    “外公怎么会这么想?”玄渊眼神古怪的看了李老大人一眼,像是在惊讶他怎么会问这种问题,“我只想做个清正廉明、克己奉公的好官,我的心愿是在仕途上一展抱负没错,但我所为顶天立地,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百姓、为了国家,绝对不是为了获得权力。”

    李老大人:……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不管李老大人信不信,在表达自己对皇位之争的立场后,玄渊就告辞离开李府,这一次经过东大街时,不知是缘分还是还是孽缘,这一次玄渊又碰上了朝阳公主。

    只可惜昔日霸道高贵的她今日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横行霸道,銮驾带着点灰溜溜的感觉从东大街驶过。从马车中看到这一幕的玄渊修长的手指轻动,放下了车帘,神情没有一丝波动的与朝阳公主的銮驾擦肩而过。

    玄渊态度寻常的嗯了一声,又道:“到底要不要与我合作,将我所需的知识写出来给我?”

    “……我本来就在和你合作啊,还多问什么。”白纸人咕哝了一声,“我会尽快把你所有需要的知识全都写出来的,就是字可能有点丑……”而且少不了缺划少捺。

    玄渊微一颔首,勾了勾唇:“我会按照你的心愿,给你投个好胎。至于你所献上的那些知识所得的功德,我也不会拦截,会在你转世后尽数回报与你。”

    有功德庇护,就算下一世“林英杰”已非主角,却依旧能生活美满,安泰康平。玄渊对他并无太多恶意,甚至有点欣赏他满脑子天马行空一般的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

    0617对于玄渊所言的要离开的事情也是一脸懵逼不解:“宿主,你要离开去哪里啊?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呢!你不是又要撂摊子吧?”

    按了按眉心,被0617聒噪得有些烦的玄渊顺口说道:“将原主换回来,他自己的人生自己过去,这样任务不就解决了?”

    “把原主还回来?”0617呆愣愣的重复了一遍,像是不能理解玄渊话中的意思。

    坐到书桌后面,玄渊勾了勾唇,似笑非笑道:“林轩竹的魂魄还在这具身体里,不是吗?等我将翰林院中所藏的古籍看完,我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以后的人生,就由林轩竹自己去过好了。”

    垂下眼帘,玄渊神情平静,目若寒星,蕴着深沉的眸光:“我已经给他开辟出这样好的局面了,他总不至于还将人生搞得一团糟,要再次出卖灵魂许愿吗?”

    “林英杰”还有转世再来的机会,但是以灵魂为代价的林轩竹却没有了,过完这一生,他就会魂飞魄散,再也无法转世轮回。

    他只剩下这最后一世。

    0617此时终于明白了玄渊的打算,不由怔怔道:“宿主,我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宿主呢,以前从来没见过。”其他与系统绑定的宿主,怎么可能将已经逆袭的人生还给原主呢?

    一来,原主失败的人生之所以能逆袭,确实是任务者的努力和付出,他们怎么会轻易将自己辛辛苦苦“结”出的果实让给旁人,即使这果实的根是原主“种”下的也不可能。

    二来,宿主都是死后被吸纳,对已经死亡的他们而言,能够走完人生赢家的一生,享受人世间的美,是他们疯狂渴望向往的,又怎么会将在人间生活下去的机会让给原主。

    所以,一直以来,许多以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的许愿人,虽然他们悲哀失败的人生得到了逆袭,人生轨迹发生了逆转,但是最后走完那一生的,却也并非他们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