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690 血族绝恋的背景板23
    防盗比例30%, 防盗时间三天~~马车中, 坐在玄渊对面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他穿着一身做工精致的粉色襦裙, 头发挽成双环鬓,两边各自垂下细细的流苏来, 一直到微圆的白嫩下巴,流苏最下端吊着雪白的绒球, 发鬓间簪着粉色小蝴蝶的发梳,显得活泼可爱、娇嫩俏丽。

    小姑娘还带着点婴儿肥, 但是五官清秀, 皮肤白皙, 显得可爱可亲, 此时他双颊晕红,微带喜色, 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满是喜悦和欢愉。

    这位容貌清秀可爱的粉衣小姑娘,就是……刚刚登基的渊帝了,在妥协穿上了太后娘娘亲自准备的襦裙后,他终于顺利的出宫了。

    “我们先去东大街, 林夫子之前不是说那里最为繁华了吗?”少年帝皇眼神亮晶晶的看向玄渊, 带着几分期待,几分迫切。

    玄渊自然不会反对:“好的, 陛下, 那我们就先去东大街。”他将这位陛下糊弄出皇宫, 正是希望这位陛下能够体察民情,能成长为一个好的皇帝。

    以林轩竹现在和皇上的接触和关系,等日后帝皇成长起来,他完全能够成为心腹,而只要他有能力,成为肱股之臣青云直上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了,林轩竹的心愿是实现抱负,而不是成为权臣,所以一位英明的陛下,就是很必要的了,玄渊很感谢李氏的关爱给他带来的感悟,所以投桃报李,并不打算留给林轩竹一个烂摊子。

    “林夫子,你等下在外面不要叫我陛下,不然穿帮了!”在马车朝着东大街驶去时,像是想起了什么,渊帝突然悄悄在玄渊耳边说道,“林夫子,我们就装成兄妹吧,你可以唤我的乳名小七。”

    玄渊勾了勾唇,露出一个几乎让人察觉不出来的笑容:“那臣就逾距斗胆称您为妹妹吧。”

    渊帝似乎没想起来,他已经出宫了完全可以换下身上的襦裙重新穿上男装了……玄渊唇角的笑意加深,也没有主动去提醒他。

    0617:什么冷静肃然,什么沉稳专注,什么正直正经,全都是假的,宿主的真面目果然是很恶趣味的,他压根不是什么好人啊……

    “诸位如何看西北之事?如今朝中正为了是战还是和而争论不休呢!”东大街一家茶楼中,许多士子闲客在这里高谈阔论,议论政事,气氛很是浓烈。

    这个话题刚刚被提出来,就有不少士子参与讨论:“要我说,这场战,该打!哼,这匈奴人就是欺我们大魏新帝登基,就该给他们一个狠的,让他们知道怕,才会不敢来惹我们。”

    “可是先帝才去,陛下又未成年,朝中局势也不稳,这个时候和匈奴交战,绝非最好的选择,不如忍一时之气,等朝中局势稳固了再谈交战之事。”

    众多士子各执己见,争论不休,一时间群情踊跃,茶楼中大部分士子都参与到讨论中来,各种言论、各种兴奋,全都一一展现。

    茶楼二楼的一间雅座后,依旧穿着粉红色襦裙的渊帝凭栏而坐,透过雕花镂空的栏杆倾听着下面士子的讨论,神情郑重肃然,依旧稚嫩的眉宇间隐隐能窥见些许锋芒。

    “陛下,你都听了半个时辰了,喝杯茶休息片刻吧。”渊帝的贴身太监为了配合渊帝的伪装,也穿上了女装假扮成一个自梳的姑姑跟着渊帝,此时便亲自拎起茶壶给渊帝倒了一杯茶。

    这茶楼里卖的茶水当然比不上皇宫中的贡品,但是也算别有风味。

    带着婴儿肥的小脸板得严严实实,少年帝皇根本没听到贴身太监的话,依旧认认真真的听着下面茶楼群情踊跃的辩论,直到他们换了一个话题开始辩论商讨后,才长长舒了口气,松懈了下来。

    “这就是士子们对于国家时局和的讨论吗?”少年渊帝轻轻呢喃了一声,情绪颇为复杂,像是在不解,又像是在疑惑。

    玄渊微微一笑,搁下手中的茶盏:“陛下,这只是一家茶楼中的士子的讨论罢了,而京都中,这样的茶楼数量不少,每日都有众多士子在这些地方讨论政事。”虽然很多人都是只会纸上谈兵就是了。

    还很年轻的渊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向玄渊,认真的寻求意见问道:“林夫子觉得,我接下来应该去哪里?”

    “东贵西富,南贫北贱,陛下只在东城,是看不到京都全貌的,若是陛下身后带的护卫数量不少,不如去南城区走一走。”玄渊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南城区生活的多是真正的平民百姓,不似西城区都是身家富贵、来往走商的商人,也不似北城区下九流较多的街道,算是最接近大众平民的一个城区,玄渊觉得比较适合年轻的皇帝亲自去看看。

    当然了,如果日后还有出宫的机会,其余两个城区早晚有一日也是会去的,毕竟天下之事复杂无比,不能只看片面。

    “好,那就先去南城区。”一个先字,透出了少年皇帝心中真正的想法,他不只是想在一个城区查看行走,而是都想好好的查看一番。

    玄渊微微笑了起来:“陛下圣明。”

    “对了,林夫子,我能换衣服了吗?”年少皇帝先是高兴了一会儿,然后在察觉到自己婴儿肥的腮边垂下的绒球在轻轻晃荡后,脸上的表情顿时扭曲起来,不由委委屈屈的问道。

    玄渊抬手抵唇轻轻咳了一声,掩住唇角笑意:“自然可以。”

    玄渊找到第一排左数第一的位置坐了下来,神情自若,镇定泰然,似乎对殿试已然成竹在胸,智珠在握。

    但事实上……

    0617像是得了焦躁症一样在玄渊识海中转来转去,整只系统无比癫狂:“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宿主你有把握吗?你会试考了第一万一殿试一落千丈怎么办?”

    “闭嘴。”玄渊俊逸的面容上波澜不惊,依旧漠然平静,“再聒噪我就把你镇压一百年。”

    0617:……瑟瑟发抖并且不敢再说半句话。之前有一次惹烦了玄渊,被他直接用神识关了小黑屋,那刻骨铭心的经历让它至今没有遗忘,再也不敢轻易去惹玄渊了。

    委委屈屈的安静下来,0617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但是心中却依旧担心焦虑得很,宿主之前考会试可不是他真正的学识啊,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考试,总不能还把“林英杰”的魂魄捞出来吧?

    在年仅十二岁、满脸稚气的新帝按照流程表达了对诸位贡士的勉励和期待后,殿试便正式开始,而这一次殿试的题目,由三位辅政大臣出题,问的却是直接与国家大事挂钩,直接便问西北之事当如何决断。

    可不要以为贡士们只学四书五经不识兵法,大魏朝文武兼济,每个能走到贡士这一步的学子,都是能跨马作战的将官,文武双全二字,可非虚言,而是大魏朝遴选进士的标准。

    这场殿试无疑考察的是他们这些士子对西北战争的立场,是主战还是主和,又对于与西北匈奴这一场战斗有什么提案和建议,根据这一场殿试策论,不仅能分出诸位贡士的学识,而且能看出他们的政治立场,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铺好白纸,玄渊研磨润笔,只微一沉吟,便下笔如飞、一挥而就,他状若思绪泉涌,书写“策论”时行文流水、一气呵成,中间竟是半点没有停顿,在旁人看来,显然心中对于西北之事已有决断,而且坚定异常。

    落完最后一笔,玄渊看着满纸大气磅礴、苍劲有力的字迹,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自己所写的“策论”,微一点头便搁下毛笔,不再动笔,显然是已经是写好了,不打算再修改了。

    殿试的时间还远远没有结束,玄渊便阖上眼眸,闭目养神,即使身处金銮宝殿中参加殿试,他依旧泰然自若,淡定从容。

    “宿主你写得什么鬼东西啊啊啊啊!”玄渊想闭目养神,可惜0617并没让他如愿,0617崩溃的在玄渊识海内大叫,整个系统都疯癫了。

    原来,玄渊一笔而成、下笔如有神的策论上分明写着“0617是个聒噪笨蛋”这样的字迹,整整一张纸上,满满的写的都是这一句话!

    0617快疯了:“宿主你就算讨厌人家聒噪也不要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写这种东西吧qaq完了完了,宿主这一次只怕是要落榜了,任务要失败了~~o(>_<)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