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711 被穿书女主炮灰的青梅竹马20
    防盗比例30, 防盗时间三天~~玄渊神情漠然:“闭嘴。”0617真是呱噪得很,为了得到答案在玄渊耳边唠叨了几日了,誓要弄清楚玄渊的秘密, 做一个对宿主有掌控力的系统{真是伟大的理想}。

    0617被呵斥了,委屈的在玄渊识海中打了个转,之后委屈的情绪一秒消失,重新变得活力满满,又打算继续再接再厉的魔音灌耳。

    “吵。”玄渊舒了口气, 赶在0617继续开口之前将它从识海中扯了出来, 然后像对“林英杰”的魂魄一样, 将没有实体的0617塞入了刚刚用白纸叠成的小纸人里面。

    站起身来,玄渊修长的手指拎起寄托着0617的纸人,啪叽一声将它丢到了书箱内, 里面有另外一个纸人默默的看着0617丢进来,纸人轻轻颤抖着, 似乎是在忍笑。

    “你们两个待在这里。”交代了一句,玄渊直接离开了书房, 留下0617和“林英杰”两个纸人无言相对。

    这还是0617第一次不再是以冰冷无形的数据出现,它心里高兴得很,然后……秉持着完成任务的高尚节操, 有了身体以后的0617凶猛的朝着林英杰扑了过去,两个纸人瞬间扭打成一团。

    0617:为了完成任务打死你!

    被李氏按着在家里休养了三日, 玄渊今日终于能自由活动了, 再将0617丢下后, 玄渊出了洛宁侯府后直奔李府而去。

    书房中,知命之年的李大人抚须叹息:“我一生忠君爱国,没想到临老了,却要算计尽忠的君主,真是愧对先贤。”

    李氏的嫡亲兄长、林轩竹的大舅舅李云德便劝道:“父亲,我们只为自保才算计太子,并非背叛陛下。”再怎么忠君,也不能把整个李家赔上吧?

    况且,太子还未登基,算不得他们李家真正效忠的君,谁坐在龙椅上,谁就是他们的忠君对象,可若是不在龙椅上,就是太子想朝他们李家动手,也别指望他们会引颈受戮。

    “太子气量狭窄,为人刚愎自用、昏庸无道,若他继位,于大魏并非好事,我们虽是为了自保,可若能另择明君,也是一件好事。”玄渊搁下手中的茶盏,慢吞吞的说道。

    书房内林轩竹的另外几个舅舅也纷纷开口,终于让李大人下定了决心,他们筹谋计划了半年的利刃,终于准备磨刀霍霍的指向太子。

    如今太子的地位说稳固也稳固,说不稳固却也是真的不稳固。太子之所以被立,是因为他乃是正宫嫡子,乃是正统,从这一点上来说,秉持正统的清流和拥立陛下的保皇党都会站在太子这一边。

    可是很不巧,李大人乃是清流中执牛耳者,也是保皇党最为坚定的一位元老,原本应该站在太子正统这一边的他已经反戈。

    而太子的地位并没有那么稳固,因为太子还有三个能干的、已经成年的弟弟,和才能平庸的太子不同,这另外三个成年的三、四、五皇子们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而太子生母元后娘娘已经仙逝多年,母族已经没落帮不上忙,太子没有多少可以依仗之人。

    这也是为什么在原本的轨迹中,林英杰能够那么快成为太子麾下第一心腹、谋士的原因,因为太子手中真的没有什么可用之人。

    太子才能平庸,又因为早立太子刚愎自用、傲慢昏庸,想要对付他,实在是不难,只不过之前清流党派为维护正统对太子多加维护,方让他平平安安的坐稳了太子之位。

    但现在清流党派已经打算舍弃太子了,甚至他们原本护住太子的盾将化作刺向他的剑。

    在将对付太子的办法全都商议完后,借口来请教会试考题的玄渊拒绝了林轩竹外祖舅舅留饭的邀请,准备回洛宁侯府。

    因着这一次是正大光明的禀明了李氏出的门,玄渊并非独自一人出门,李氏怕他身体还未完全恢复,是让玄渊坐车到李府来的。

    马车轻轻摇晃着,从李府所在的街道绕出来,穿过大魏朝京城最为繁荣的东大街往洛宁侯府而去。玄渊静坐马车上,突然马车陡然停下,带着马车中摆放的小案几都往前轻轻一移。

    “怎么了?”玄渊睁开眼睛,微一皱眉语气平静的问道。

    马车前坐着的书童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少爷,前面朝阳公主的銮驾经过,周围的马车都不得不停下了。”他的语气里带着畏惧和惊惶,情况似乎并不如他说的那样简单。

    朝阳公主?玄渊微一挑眉,这还真是个熟悉的名字。挑起车帘朝外看去,玄渊就见原本繁华的东大街此时一片狼藉,街边小贩的摊位被推倒在地,时兴的绢花、胭脂水粉等货物落了一地。

    啪!重重一声脆响,却是朝阳公主手中的长鞭抽在地面上所发出的声音,朱红长裙、高鬓华簪的朝阳公主傲慢而霸道的立在东大道之上,行人无不退散。

    朝阳公主俏丽的脸蛋上满是刁蛮霸道的神色,她用鞭子指着一个面容秀美、柔弱如柳的女子,冷笑道:“你挡了本公主的道,本公主要划花你的脸!”

    被朝阳公主用鞭子指着的女子虽然容貌秀美,但是身穿布衣,显然并非权贵,而她此时已经吓得瑟瑟发抖,满脸惊恐,显然朝阳公主这话并非说说而已,而是真的这般横行霸道。

    0617像是得了焦躁症一样在玄渊识海中转来转去,整只系统无比癫狂:“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宿主你有把握吗?你会试考了第一万一殿试一落千丈怎么办?”

    “闭嘴。”玄渊俊逸的面容上波澜不惊,依旧漠然平静,“再聒噪我就把你镇压一百年。”

    0617:……瑟瑟发抖并且不敢再说半句话。之前有一次惹烦了玄渊,被他直接用神识关了小黑屋,那刻骨铭心的经历让它至今没有遗忘,再也不敢轻易去惹玄渊了。

    委委屈屈的安静下来,0617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但是心中却依旧担心焦虑得很,宿主之前考会试可不是他真正的学识啊,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考试,总不能还把“林英杰”的魂魄捞出来吧?

    在年仅十二岁、满脸稚气的新帝按照流程表达了对诸位贡士的勉励和期待后,殿试便正式开始,而这一次殿试的题目,由三位辅政大臣出题,问的却是直接与国家大事挂钩,直接便问西北之事当如何决断。

    可不要以为贡士们只学四书五经不识兵法,大魏朝文武兼济,每个能走到贡士这一步的学子,都是能跨马作战的将官,文武双全二字,可非虚言,而是大魏朝遴选进士的标准。

    这场殿试无疑考察的是他们这些士子对西北战争的立场,是主战还是主和,又对于与西北匈奴这一场战斗有什么提案和建议,根据这一场殿试策论,不仅能分出诸位贡士的学识,而且能看出他们的政治立场,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铺好白纸,玄渊研磨润笔,只微一沉吟,便下笔如飞、一挥而就,他状若思绪泉涌,书写“策论”时行文流水、一气呵成,中间竟是半点没有停顿,在旁人看来,显然心中对于西北之事已有决断,而且坚定异常。

    落完最后一笔,玄渊看着满纸大气磅礴、苍劲有力的字迹,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自己所写的“策论”,微一点头便搁下毛笔,不再动笔,显然是已经是写好了,不打算再修改了。

    殿试的时间还远远没有结束,玄渊便阖上眼眸,闭目养神,即使身处金銮宝殿中参加殿试,他依旧泰然自若,淡定从容。

    “宿主你写得什么鬼东西啊啊啊啊!”玄渊想闭目养神,可惜0617并没让他如愿,0617崩溃的在玄渊识海内大叫,整个系统都疯癫了。

    原来,玄渊一笔而成、下笔如有神的策论上分明写着“0617是个聒噪笨蛋”这样的字迹,整整一张纸上,满满的写的都是这一句话!

    0617快疯了:“宿主你就算讨厌人家聒噪也不要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写这种东西吧qaq完了完了,宿主这一次只怕是要落榜了,任务要失败了~~oo ~~”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166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