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744 和亲的狼族小皇子10
    防盗比例30,防盗时间三天~~

    “你是我的第一个宿主哟~我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对啦对啦, 宿主你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吗?会被吸纳到主神空间来, 宿主生前一定有未完成的心愿吧!”0617活泼开朗,非常自来熟的说着, 压根不在意玄渊根本没有回应。

    但玄渊却敏锐把握住了两个字,生前。目光如剑的刺向银白光团,非常确定自己仍旧活着, 而且实力比飞升前更为强大的玄渊启唇,冷冷吐出两个字:“解释。”

    “嗯?解释,解释什么,宿主是想知道0617是什么系统, 为什么要和你绑定吧!”得到玄渊的回应后, 0617更是欣喜,然后呱啦呱啦开始解释, 玄渊问的、没问的全都毫无防备的秃噜了出来。

    一炷香之后,玄渊终于了解到如今的情况, 首先,这个自称为0617的系统是主神麾下的一员,而玄渊则是它绑定的第一个宿主, 至于主神,0617说是万千世界至高无上的存在。

    玄渊对这个主神很感兴趣,因为他确实发现0617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加强大的存在, 目前来说, 那个存在的实力比玄渊强, 让他隐隐升起警戒之心。

    其次,0617绑定他的目的,就是要带着他前往各个世界完成任务,回应祈求者的诉求,收获回报。而这些回报一部分会被主神抽走,一部分会留给玄渊,能够让他强大自己、兑换各种所需。

    对于前往多个世界玄渊还是很感兴趣的,因为飞升不就是从修真界前往其他更高阶的世界么?至于后者,通过收获的力量强大自身这一点,玄渊却是不屑一顾的。

    真正的强者从来不会靠任何外在的力量进步,力量只能靠自己、靠手中的剑去夺取,旁人所给予的,不过是包裹着蜜糖的毒/药。玄渊已经看到藏在这甜美外衣之下的毒/药,主神……么?

    而最后一点,则是0617隆重介绍的主神商店,据说万千世界万物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不管是剑诀、丹药、gong fa,甚至是奇奇怪怪的血缘、圣衣、机甲、魔法,主神商店无物不包,只要有足够的积分,就能换取这些。

    而积分,就是玄渊完成任何后主神赐下的奖励和报酬,通过这些报酬,玄渊能不断强大自己,同时可以兑换任何他想兑换的东西。

    0617这个傻白甜还以为玄渊是死后被吸纳到主神空间来的,还诱惑玄渊说能让他复活回到原本的世界,以此诱惑玄渊让他完成任务。

    0617误会他的来历其实也是有根据的,因为在玄渊之前,来到主神空间的宿主几乎都是死后被吸纳进来。

    可是系统0617却不知道,玄渊原本所在的修真界,飞升通往仙界的仙阶已经断了,所以玄渊他飞升……飞错地方了。

    修真界众人哭求:不要啊!不要让大魔王回来继续祸害他们了!

    对此玄渊不置可否,他面无表情,任谁也不能从他脸上看出他在想什么,只是冷冷道:“带我去第一个世界。”他倒要看看,其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他飞升之后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宿主这么快就要开始任务了吗?太好了哟~”0617活泼的绕着玄渊飞了一圈,然后拉扯着玄渊离开了混沌的主神空间,进入任务所在的世界中。

    按理来说,宿主被系统带往任务所在世界时应该是没有意识的,0617是第一次绑定宿主,他也理所当然的以为玄渊也是这样,但玄渊强大的实力让0617带着他前往其他世界时,依旧保持着清醒。

    “和飞升时的感觉一样。”当0617带着玄渊突破一个世界时,玄渊心中陡然划过这个念头,他确定自己已经来到了新的、和修真界完全不同的世界当中。

    身体陡然一轻,在玄渊的感知中,他的神魂陡然离开了身体附着到了一个陌生的、失去生机的身体上,而他自己属于大乘飞升修士的身体在被主神空间吞没之前,被玄渊千钧一发之际收入了自己的神魂中藏好。

    新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0617说他附身的对象就是提出诉求的任务发起者,而他的目的就是完成任务对象的诉求,实现他的心愿。

    “宿主宿主,你醒了没,这是我们的第一个任务,要好好完成哟。”在任务世界,系统0617不能显出实体,但却在玄渊的识海中跳脱着,活力无限。

    玄渊睁开眼睛,虽然如今的身体不属于他,但强大的神魂却足以让他完美掌控这具身体。这身体原本的主人已经死去,玄渊接手这具身体正是要完成他的心愿。

    入目看到的是一片古色古香的纱帐和床幔,玄渊睡在雕花梨花木床正中央,头枕着冰凉坚硬的玉枕,双手交握置于胸前,姿势板正严肃。

    0617似乎还没察觉到玄渊清醒着,以为他还没能从第一次穿越世界中醒过来,所以一直在识海中呱噪着试图唤醒玄渊。

    从华贵精致的床上半坐起来,玄渊眉头一皱:“闭嘴。”

    “宿主你终于醒了!0617叫了你好久了,我们已经到了第一个任务所在的世界了,我把这个世界的任务传给你,我们要一起好好加油!”0617振奋而充满了期待声音响起,紧接着,一连串信息便被它传到玄渊的识海之中。

    六月十七日,殿试终于召开,百余名已经焦灼等待了两个月的贡士在内侍的带领下来到金銮宝殿,在皇上和朝中诸位大臣的见证下参加殿试。

    所有参加殿试的学子都穿着一样的贡士服,神采奕奕、器宇轩昂,端的是一副风流倜傥的好模样,这一届殿试人才济济,倒是让因为连番变故而元气大伤的朝堂焕发了生机。

    玄渊找到第一排左数第一的位置坐了下来,神情自若,镇定泰然,似乎对殿试已然成竹在胸,智珠在握。

    但事实上……

    0617像是得了焦躁症一样在玄渊识海中转来转去,整只系统无比癫狂:“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宿主你有把握吗?你会试考了第一万一殿试一落千丈怎么办?”

    “闭嘴。”玄渊俊逸的面容上波澜不惊,依旧漠然平静,“再聒噪我就把你镇压一百年。”

    0617:……瑟瑟发抖并且不敢再说半句话。之前有一次惹烦了玄渊,被他直接用神识关了小黑屋,那刻骨铭心的经历让它至今没有遗忘,再也不敢轻易去惹玄渊了。

    委委屈屈的安静下来,0617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但是心中却依旧担心焦虑得很,宿主之前考会试可不是他真正的学识啊,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考试,总不能还把“林英杰”的魂魄捞出来吧?

    在年仅十二岁、满脸稚气的新帝按照流程表达了对诸位贡士的勉励和期待后,殿试便正式开始,而这一次殿试的题目,由三位辅政大臣出题,问的却是直接与国家大事挂钩,直接便问西北之事当如何决断。

    可不要以为贡士们只学四书五经不识兵法,大魏朝文武兼济,每个能走到贡士这一步的学子,都是能跨马作战的将官,文武双全二字,可非虚言,而是大魏朝遴选进士的标准。

    这场殿试无疑考察的是他们这些士子对西北战争的立场,是主战还是主和,又对于与西北匈奴这一场战斗有什么提案和建议,根据这一场殿试策论,不仅能分出诸位贡士的学识,而且能看出他们的政治立场,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铺好白纸,玄渊研磨润笔,只微一沉吟,便下笔如飞、一挥而就,他状若思绪泉涌,书写“策论”时行文流水、一气呵成,中间竟是半点没有停顿,在旁人看来,显然心中对于西北之事已有决断,而且坚定异常。

    落完最后一笔,玄渊看着满纸大气磅礴、苍劲有力的字迹,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自己所写的“策论”,微一点头便搁下毛笔,不再动笔,显然是已经是写好了,不打算再修改了。

    殿试的时间还远远没有结束,玄渊便阖上眼眸,闭目养神,即使身处金銮宝殿中参加殿试,他依旧泰然自若,淡定从容。 166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