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757 和亲的狼族小皇子23
    防盗比例30, 防盗时间三天~~

    毕竟对他而言,林轩竹的遭遇并不足以让他同情,自然的对于林轩竹的仇人玄渊也缺乏了迫切想要对付他们的想法, 从一开始玄渊就是抱着漫不经心的态度, 他并没有太强烈的想要完成任务的迫切感。

    这种态度正是玄渊明明知道林英杰是林轩竹的仇人, 却依旧留下他的灵魂没有毁去的原因, 因为玄渊觉得这个灵魂很有趣, 所以他就留下了,仅此而已。

    什么任务与他何干?林轩竹的仇恨又与他如何?玄渊行事只凭自己的喜好,绝不会为了区区任务改变主意。

    挂着洛宁侯府标志的马车从一品混乱狼藉的东大街退离, 掉头沿着原路返回李府,这一次玄渊再回李府也不知与李家的人商量了什么。

    总之在会试结果出来之前,一日早朝时突然有御使上了奏折参了朝阳公主一本,同时隐射太子管教不力。本来这样被参对于太子而言是常有的事, 而且这也只是件小事,原本朝野中无人在意的。

    可是接下来清流派和保皇党的反应却大大出乎旁人意料之外, 对于御使对太子的攻歼, 他们居然没有像以前那样维护太子, 反而置身事外。

    朝堂之上风起云涌自然是影响不到玄渊的, 他还未正式入朝为官, 这些朝堂之上的事情不必他多操心什么, 只是洛宁侯这几日在府中心情不太好, 倒是闹得府中有些人心惶惶。

    等待了数日, 会试结果终于在贡院张榜, 揭榜这一日,李氏早早的就已经打发了下人去看榜,但她依旧是难以安心,用过早膳与玄渊说话时,不知不觉就会把话题岔到会试结果上面去。

    “竹儿莫要忧心,你外祖也说了,以你的学识,考中是不难的。”李氏心中焦急万分,却还安慰玄渊,她语气温柔慈祥,“就是这次不中也无甚什么,下次考也是必中的,你还未及冠,年轻着呢。”

    李氏温言细语的安慰着玄渊,希望他不要太过焦灼,也不必为这一次会试的结果忧心。虽然希望儿子考中光耀门楣,但是作为母亲她更关心儿子,而非他带来的荣耀。

    玄渊看向这个一心只为儿子着想的母亲,微微沉默片刻后,方才温言笑道:“母亲放心,我心里都有数的,便是不中也不会消沉,母亲不要为我忧心。”

    李氏脸上表情变得宽慰了一些,拍了拍玄渊的手叹道:“我儿通达,我就放心了。”话是这么说,李氏还是表现得比玄渊还要焦灼紧张,全然没有往常的从容淡定。

    两人又等待了片刻,在李氏心急为何迟迟没有人上门来道喜时,玄渊突然微一挑眉,目光若有似无的投向了远离内院的洛宁侯府的大门。

    “喜事喜事啊!夫人,大喜事啊!”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被李氏派到二门口亲自等着消息的云姑姑连声欢喜的喊道,语气里满是喜悦。

    一听到云姑姑如此高兴的声音,李氏便已然反应了过来,眼角眉梢不由流露出一抹浓浓的笑意,一把抓住玄渊的手,激动道:“竹儿,你、你考中了……”

    虽然云姑姑还没有传来具体的名次,但是她如此表现,林轩竹会试的排名绝对是上榜了,如此才会这样高兴。

    玄渊安抚的拍了拍李氏的手,温言道:“母亲不要太过激动,会伤神的。”抬眸看向屋内侍立着婢女,“去请云姑姑进来。”

    很快一身蓝色绸裙的云姑姑就一脸激动喜悦的走了进来,她发鬓、衣裙都有些散乱,显然是一路从二门口疾走回来的,她一进门就朝李氏和玄渊贺喜:“夫人,少爷,大喜大喜啊,少爷乃是会试第一!乃是会元啊!”

    “会元?会试第一?可是当真?”李氏豁然站了起来,满脸都是高兴和不可置信,她父亲是大魏有名的大儒,半年前就与她说过,以林轩竹如今的学识,二甲是妥妥的,只是一甲,需得运气。

    可没想到会试结果出来,竹儿竟然是会元!

    “恭喜夫人,恭喜少爷。”

    “少爷如今也是进士了,是大喜事啊!”

    见李氏惊喜交加,屋内的婢女们也连忙恭喜道贺,她们眼角眉梢也是凝结着欢喜,这样的大喜事,主家肯定是有赏赐下来的。

    李氏喜极而泣,侧头用帕子捂了捂脸才转过头来道:“确实是喜事,阿云,吩咐下去,这个月给侯府所有下人多发三个月的月俸。”

    “是,夫人。”云姑姑喜气洋洋的应了一声,自有跑腿的小丫鬟替她传达这个命令。

    高兴过后,李氏很快镇定下来,她凤眸威严的扫了屋内的婢女们一眼,柳眉微抬道:“竹儿如今还只是贡士,以后不可再称进士了,你们给我谨言慎行,切不可在这等时候露出张狂模样,否则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李氏在洛宁侯府向来威严深重,此时疾言厉色,自然没有哪个下人敢违逆,自是唯唯诺诺的应了。

    不提李氏和洛宁侯如何高兴,玄渊在会试结果出来后便以请教殿试的名义去了李府,李大人已经下朝回府,便在书房与玄渊说话。

    “我们如此表现出如此明显的舍弃太子的立场来,是否会使得陛下警醒,转而支持太子?”李大人抚了抚白须,略带担忧的问道。

    不是他杞人忧天,而是当今陛下最爱维持朝堂平衡,如今太子失势,他一定会停止打压太子转而支持他的。

    玄渊笑了笑,语气非常平淡:“那就让皇上警醒不了。”

    玄渊微一颔首,不带多少情绪,好像刚才开口询问也只是随口一问,并不挂心的样子。

    他没有继续说什么,李老大人却抚须笑着说道:“我看过你殿试的策论了,你这篇策论可是给主战派提供了不少思路和方案,虽然你还未正式入朝,但是主战派对你颇有好感。”

    玄渊神情疏离冷淡的点了点头,并未多言,只是从袖子暗袋中取出一个颜色淡雅、做工精致的锦囊来,他将此物递给李老大人,淡淡道:“劳烦外公将此物递给主战派的大人们。”

    “这是什么?”李老大人先是一愣,脱口问了后才接过锦囊,然后满脸皱纹的脸皱巴着,试探性的问道,“我能看吗?”

    玄渊神情淡淡的看了李老大人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老大人总觉得自己在外孙的眼中看到了些许无奈,李老大人尴尬的抚须笑了笑,然后拆开了锦囊,取出了里面装的东西。

    锦囊中只装了一张折叠得非常整齐的白纸,可以隐约看到折叠在里面的那一面力透纸背的笔迹,龙飞凤舞、笔锋凌厉。

    李老大人先还笑呵呵的以为这是自家外孙写的又一张策论,一边展开时一边还笑着说道:“这是写给主战派的策论啊,你又有什么好的主意或者谋划?”

    他说完这句话后,还没等玄渊回答,就已经看到了这张纸上所写的内容,顿时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布满了惊讶,手都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了起来。

    “这、这是……”李老大人满眼惊讶的看向外孙,“这是你研究出来的?你可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玄渊声音低沉:“外公不必管这个配方从何而来,只需要知道这个配方没有问题,可以直接按此来生产。”

    定了定神,李老大人冷静了些许后才说道:“你要我递给主战派,你自己不打算出面?”他皱着眉头,“可这毕竟是你的成果,这可是一份大功劳。”

    玄渊站了起来,微微摇头道:“我不在意这个,只要与西北匈奴的战斗大魏能赢,于我而言便已经足够了。”他理了理衣袍下摆,“我今日来主要也是为了此事,如今事罢,我就先回侯府了。”

    李老大人还在消化玄渊冷不丁投下的这颗雷,对于玄渊要告辞的第一反应就是阻止:“你先等一下,让我把事情理清楚。”

    抖了抖手中写满了字迹的纸张,李老大人皱眉道:“这份火/药的配方如果为真,有此利器,与西北匈奴的战争,大魏必定能大胜!”

    “这样大的功劳,你怎地就此白白放弃?”李老大人不是贪权之人,更是没想过顶了外孙的功劳,反而劝着外孙,“你大可以直接将这份配方呈上去,不必担心会有什么风波。” 166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