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86.总裁男配去捉鬼5
    “你在这里做什么?”玄渊步履平缓的踏出电梯, 走到自己公寓门前, 他扫了这金发青年一眼, 发现他身上生命的气息更加浅薄了, 反而染上了淡淡的阴气和煞气,显然是被厉鬼所害。

    不过这些事情与玄渊没有什么关系,他就只随便扫了一眼, 就不带多少情绪的移开了目光, 拿出钥匙打算开门进去,他目前对计算机还是很感兴趣的, 所以打算好好研究一番。

    “高人,你救救我吧嘤嘤嘤, 我、我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啊?我感觉我脖子好酸好疼,好像被人死死勒着, 而且我觉得好冷啊, 好像贴着一块冰啊啊啊好恐怖!!”

    金发青年哀叫着扑了上来,一把扑倒在地然后伸出双手抱住了玄渊的大腿,他仰起带着浓重黑眼圈的脸,涕泪皆下,好不凄惨可怜, 他一边哭一边说,眼泪鼻涕流了满脸。

    玄渊嫌弃的皱了皱眉,他低头看了眼狼狈无比的金发青年一眼, 墨黑眼瞳中掠过一抹无奈,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 他裹在黑色西装裤中修长的腿就从金发青年怀中离开。

    怀抱一空,金发青年一时掌握不好平衡直接扑倒在了地面上,额头磕到了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来:“哎哟……痛死了QAQ”

    鸦羽般的睫羽轻轻颤了颤,玄渊垂眸看了金发青年一眼,深邃而不可测度的眼眸深底掠过一抹淡淡的思索,他歪头轻咦了一声:“你是怎么察觉到的?”

    之前他不也被厉鬼缠身,不是半点反应都没有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敏锐了,还察觉到有东西勒着他的脖子身边有寒气?玄渊记得他好像只在外面晃荡了一日?

    金发青年浑身颤抖,试探性的朝着玄渊爬了过去,被玄渊避开后,他蔫蔫的不敢轻易靠近,只是小声说道:“遇上你以后,我就发现身上轻松了许多,但回去后……突然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那只厉鬼是一直缠在他身边的,那种被缠住的感觉是一丝一缕增加的,所以金发青年之前并没有察觉。

    可是当这只红衣厉鬼被吓走再突然回到金发青年身边时,那种被人勒住的感觉太明显了,自然被他察觉了。

    没有厉鬼缠身和被厉鬼缠身之间的感觉是相差很大的,这种落差感足以让金发青年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在联想到玄渊之前所说的话,简直是细思恐极好吧!

    正因为心中惊恐,所以这金发青年发动了自己在G市所有的人脉,终于搞来了这栋公寓居住人的照片,找到了邵之清,然后蹲守在邵之清的房门前。

    在他看来,显然一眼就看出他不对劲的邵之清乃是真真的高人,他想要摆脱那些缠着他的脏东西,就必须要求高人相助啊!

    “高人,救救我吧!之前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嘴贱,是我傻逼,求高人千万不要和我计较啊,我从小脑子就不好使,之前多有得罪高人千万不要记挂在心里啊。”死死抱着玄渊的腿,金发青年狗腿谄媚的说着,甚至不惜贬低自己。

    玄渊才懒得理会这些事情,厉鬼也好,这金发青年也罢,都跟他没有关系,他可没有闲心去管。正要直接开门进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玄渊突然眯了眯眼睛。

    “邵之清留下的心愿中好像提及过,希望日后的人生自由随心,能看到不同的风景?”玄渊开口问道。

    0617嗯嗯两声:“好像是,怎么了?”

    玄渊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眸底掠过一抹淡淡的笑意:“这种阴魂鬼怪,也是别样不同的风景吧?既然这个世界存有这些东西,不如就好好感受一番,想来他应该很喜欢吧?”

    0617:不,邵之清绝对一点儿也不会喜欢!神TM别样风景,这些阿飘那么恐怖算什么别样风景啊!邵之清还是个孩子啊宿主我求你放过他吧!!!

    “跟我进来。”抓住灵感,心中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后,玄渊便打算将之付诸于现实,他看了眼赖在地上试图抱着他的腿哭嚎的金发青年,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

    金发青年顿时惊喜莫名,毫不犹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屁颠屁颠的跟在玄渊身后,就跟一条小尾巴一样。

    “坐。”玄渊自己当先坐到了柔软的沙发上,然后微微抬头看了金发青年一眼,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等金发青年颤颤巍巍的坐下后,玄渊眼刀一扫,看了眼四肢僵硬一步一挪不死心的要挪到金发青年身旁的红衣厉鬼,眸光凛冽寒凉:“滚出去,血腥气臭死了。”

    “啊啊啊啊!!!”被玄渊一句话吓得再次尖叫起来,红衣厉鬼泛着青白之色的脸上露出强烈的惊恐来,再也不顾缠着金发青年,一下子夺门而出逃之夭夭。

    0617:…………宿主果然是真绝色,连厉鬼都怕。

    金发青年歪了歪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不疼了,没有被人勒着的感觉了!”他眼睛亮晶晶的朝着玄渊看来,“缠着我的脏东西是不是被驱逐了?我以后就没事了吧?”

    “不,我只是暂时赶走她而已,等会你离开后,她还是会回来缠着你的。”玄渊笑眯眯的说着,语气清淡漠然。

    金发青年的脸色顿时变得惊恐起来,结结巴巴道:“高、高人也没有办法除去她吗?”噫,如果是那样他该怎么办啊?他还年轻不想死啊QAQ

    “我当然可以做到。”玄渊动作散漫随心的往后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他神情淡淡,眸光清冽无情,“但我为什么要帮你?”

    金发青年先是一愣,然后突的手忙脚乱的在自己身上四处翻找,然后找出一张金卡来递给玄渊,非常上道的说道:“这、这是给大师的孝敬,请大师务必收下。”

    虽然有些桀骜傲慢,但出奇的识时务。这金发青年看上去叛逆不羁,但其实还是很有自觉的。

    玄渊一点儿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接过金发青年递过来的金卡,修长的手指把玩着这枚金卡,玄渊笑吟吟道:“也不好叫你迷迷糊糊的就出了钱,就让你做个睁眼人。”

    玄渊摆了摆手,一道灵光被他悄无声息的送入到金发青年的眼睛中,一手撑着头,玄渊姿态随意轻松,眸光清淡含笑:“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脖子。”

    金发青年感觉到自己眼睛一阵清凉,然后眼前所看到的景色突然有了变化,他说不清楚到底有哪些改变,但确实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调出镜子,金发青年就看到镜子中映出他满是掐痕、勒痕的脖子,这些痕迹是青紫色的,在他的脖子上似乎还沾着几滴暗红的已经干涸的血。

    “滚进来。”在金发青年骇然惊恐的看着自己脖颈上的勒痕时,玄渊扬声说了一句,语气微带不悦,同时神魂泄露出一丝威压来。

    一股灰黑色的阴气突然吹起,其间夹杂着些许血色,一个身形僵硬、四肢苍白而扭曲的身影徐徐现身于客厅中。

    她身材娇小,一身红裙勾勒出身体曲线,裸露在外的皮肤苍白泛青,海藻般微卷的黑色长发披散下来,身上满是血迹,四肢扭曲,显出几分阴森来。

    身着红裙的女…鬼身上都是血迹,那暗红腥气的血顺着她的长发、她苍白削瘦的手不断流淌下来,显得极是可怖,不过在客厅站了一小会,地面上已经有一摊血迹了。

    这个红裙女子转过头看向金发青年,被长发掩映,苍白而泛着青色的脸庞上鲜血横流,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狰狞而凄怨的微笑,声音凄厉尖利:“偿命……给我偿命……”

    金发青年抖得跟筛子一样,他从单人沙发上滚下来,屁滚尿流的爬到了玄渊脚下,颤抖的缩在玄渊身旁,好像这样才能带给他安全感一般。

    “这、这、这……她、她、她……”金发青年脸色煞白,看着这突然出现在厅中的红衣女子,口齿不清的问着,整个人惊恐得快要抽过去了。

    玄渊眸光冷淡的看了眼如此不堪的金发青年一眼:“这就是这段时日以来,一直缠着你的厉鬼。”

    “大、大师,救、救我啊啊啊啊大师!”金发青年一把抱住玄渊的小腿,浑身颤抖,闭上眼睛紧张不已的大叫,恨不得团成一团缩到玄渊脚底下去。

    玄渊颇有些无奈,皱了皱眉,眸光微闪,轻叱一声:“怕什么,有我在,还会让你被她杀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