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房间中, 在靠窗的软榻上坐着一个瘦削挺拔的身影,他的背影消瘦,在透过窗户后越发显得暗淡的夕阳光辉中显得孤独清冷,仿佛有淡淡的忧郁和悲伤。

    坐在屋中,卿芜放任自己的思绪漫天发散, 他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却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只觉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搅和得他脑子疼。

    房间门窗虽然都关紧了, 但是那一股股的血腥味依旧不断的冒进来, 血腥味太沉, 激得他鼻子都快要堵住了, 这味道又腥又沉, 让人作呕。

    这处房子只是随便找的, 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了,血流成河。他不是没有见过这样残酷的画面, 早年在战场上, 哪一处战壕不是这样?

    死人, 他见得太多了, 甚至就连他自己手中的剑,也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

    可是这到底是不一样的,以前死在他手中的都是敌人,而现在这些葬送了性命的人里, 卿芜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无辜的, 也不想再去深思了。

    这是必须的, 他心里想,只有这样才能以最快的宿主将凰御国收服,只有这样才能尽快实现他的夙愿。

    命令是他下的,是他率领军队冲入城中,此时他又有什么脸面在这里同情、追悔这些无辜的人?他既然毫不后悔自己的决定,那就不要在这里假惺惺同情感伤。

    他不后悔自己做下的决定,所以不必在这里追悔。卿芜心里明白,就算再来一次,在山顶回归到身体之中的他,还是会选择亲率军队杀入凰御国京城。

    “大人,摄政王……不,罪人凰阳已经伏首认罪,依附她的罪臣和世家也已经尽数抓捕,不知大人认为,该如何处置?”青宣悄悄推门进来问道。

    他的询问惊醒了沉思中的卿芜,他愣愣的转头看向青宣,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他在问什么。沉默了一瞬,卿芜淡淡道:“这件事情去问凰映尘吧。”

    在青宣的惊讶中,卿芜淡淡道:“虽然是我们打下了皇都,但以我们的身份是无法入主凰御国的,凰御国能够承认的帝王,只有凰映尘一人。既然如此,不如再卖他一个好。”

    青宣了然,束了手说道:“我知道了,那就将这些琐事都交由凰映尘殿下处理吧,这一年来他与凰御国的权贵世家都有联系,想来处理这些事情不难。”

    卿芜轻轻嗯了声,又道:“让我们的人封锁皇都,从凰阳和其他俯首的世家贵族中搜出来的金银珠宝全都带走,不必留给凰映尘,既然我们取不了皇都,那么这是我们应有的报酬。”

    “除了守着皇都,我们的人不必再做其他的事情,只保全自身即可,凰映尘要进行什么政治斗争都随他去,我们不必掺和,也用不着替他出手。”

    青宣微微哑然:“大人的意思是,我们就不管凰映尘殿下了?不管他闹什么,反正我们就闷声发大财,只拿好处不出力?”

    “嗯。”出乎青宣意料的是,卿芜竟然点头了,“你说得挺对,话虽糙但理不糙。我们和凰映尘的交易已经结束了,打下皇都我们已经出了力,接下来自然要拿好处了。”

    剩下的事情,不管凰映尘是怎样争权夺利,他们都不可能再收获什么好处了,毕竟凰映尘是正统,他做得的事情不代表旁人也做得。

    既然没好处,他们何必再费力呢?还是收拢好处,明哲保身、事不关己,准备离开吧。

    “凰映尘答应要割裂给我们的城池是不会反悔的,这段时间你研究一下凰映尘的舆图,看看割裂哪几座城池最是划算。”卿芜又说道,“等形势定了,我们就回边关。”

    青宣点了点头,却是笑道:“大人的理想想来可以达成了,您的理念和追求终于要实现了。”他说的是提高男子地位的这件事情。

    如果凰映尘真的成为凰御国的帝王,那么此事就是顺理成章了,更何况,他们突袭皇都的军队中有一半士兵都是男子,如此事实,早就可以让他们看清楚男子并不比女子差了。

    “还不够。”明明是他的执念和理想实现,但卿芜反而不如青宣那般激动欣喜,他微垂下眼帘,轻声喃喃,“只是凰御国、只是这样的话,还不够。”

    等青宣离开后,卿芜怔忪站了起来,将窗户打开,吹拂而来的风中夹杂着浓烈的血腥味,卿芜眼神幽暗沉郁,“凤元国,应该要迎来大变了。”

    他知道所有玄渊的布置,并且在心中非常感激他所留下的这些安排,因为卿芜知道,只要他利用得好,也许他能更快的实现男子与女子平等、拥有同等权利的夙愿。

    对于这天外而来的恩人,卿芜心中是无比感激的,因为他的到来,才让他的命运发生了转变,才让他的夙愿有实现的可能。他不知晓恩人的名字,但是他却会一直铭记这份恩情。

    “我的夙愿终将实现,即使粉身碎骨,也虽死不悔。”卿芜依在窗边,在迎面吹拂而来、带着血腥味的长风中,他低声喃喃自语,眼睛亮得惊人,充斥着摄人心魄的眸光。

    他不会就此停步,他只会一直走下去,他知道这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好不容易重来的一回,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抱憾。

    有两万大军在皇都里堵着,城郊驻扎的五千大军早已经被尽数诛灭,皇宫中的禁卫军这些年在摄政王凰阳的手段下,早已经是损兵折将,人数骤减,更加不是对手了。

    因着有大军的支持,加上凰阳的人都已经被诛灭,而凰映尘也确实是先帝唯一尚存的子嗣,最后他还是顺利坐上了皇位,成为凰御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帝。

    这样的事情在凰御国中自然是极大的动荡,数百年的传统一夕更改让许多想不开的老学究每日陈书上告,甚至那些有功名在身的老学者还去东城门跪奏。

    可是这都没有用,陈书无人看,跪奏无人理会,若是敢喧哗闹事,直接就会被衙门里的人拖下去,过后是直接处斩还是打一顿丢出去,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手段是雷霆手段,如此这番下来,凰御国总算是初定。说起来他们低头认了凰映尘做帝王倒也没有那么艰难,毕竟此前凰阳以摄政王的身份统领政务也是不忠、也是违背朝纲。

    经过凰阳那么一折腾,许多事情反而变得更简单了,也不知道凰阳地下有知,会不会被气得吐血。

    凰映尘登基后下的第一道圣旨,就是割裂边关五座大城送与玄渊,这几乎是凰御国十分之一的地盘,不得不说这份礼极重。

    而他到底是不是心甘情愿的下这份旨意,又或者是因为碍于玄渊留下的约束才如此行事,那就无人知晓了。

    领了旨意后,卿芜一刻都没有在皇都停留,带着他的二万大军和从皇都那些被抄家问斩的世家中搜出来的大笔财富,直接返回边关。

    这一路,他一边行军,一边摆出扩军的旗子来,等他回到边关时,原本的两万大军已经扩充到了五万,依旧是男女数量差不多。

    虽然收了新兵要花一段时间□□,但有原本的两万人为骨干,剩下的三万人迟早会臣服的。一路以来他当然不仅仅是扩充了军队,青宣手下也不知道添了多少人。

    这些投身于卿芜麾下的人,有的是因为理想——这样的多是男子,有的是为了荣华富贵,还有的更多的只是为了一口饭吃。卿芜知道,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是再退不得了。

    就算是为了这些跟随他的人,他也不能退。他退了,固然是粉身碎骨,这些跟着他的人也一样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让心中的不甘发泄出来,让自己的执念能够达成,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他已经是不记得了,但无论如何,既然走到了走一步,他不会再退了。

    他信不过凰映尘,而凤元国那边,就算女帝驾崩凤倾云继位,他也信不过凤倾云,所以他必须要有他自己的势力。想要提高男子的地位,光靠别人是不行的,得要他尽全力才行。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跟他一样,会愿意为了此事付出一切的人了,所以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还在,他都会为了此事奋斗终生,永远为此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