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157.女主的高冷师尊14
    云寒瑶背着药篓, 带着那半卷记载着天岚泣之毒的古卷离开了医仙谷,她说是要出山采药, 因着之前她也曾这么做过,而之前也一直忙着在库房中配齐药材,所以0617根本就没在意。

    当时云寒瑶出门时, 0617还想跟着她一起离开医仙谷的, 但云寒瑶阻止了0617, 说山路崎岖难行、山壁料峭千丈,她有武功在身,安全是有保障的, 但如果带上0617,就不能保证了。

    0617也能理解, 它在这个世界里因为贪图人世间的温暖而选择了附身药剂, 它不在以游离于世界之外的身份帮助宿主完成任务, 而是真正的参与到这个世界中来。

    虽然是以一只狐狸的身份。

    但坏就坏在0617太贪嘴了,它虽然附身成了狐狸, 但它把自己吃得圆滚滚的一团, 哪里有半点狐狸的机灵狡黠和矫健灵巧,它要是跟着云寒瑶出门采药,只怕只能窝在云寒瑶的药篓里了。

    就这样,以0617的体型和吨位,只怕云寒瑶背着它都要消耗很大的内力, 毕竟负重爬山什么的, 很艰难。

    出于这种考虑, 当云寒瑶出门时,0617没有执意跟随,只是一路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医仙谷门口,依依不舍的送走了云寒瑶,并且跟她说好了回来的时间。

    当时云寒瑶也答应了的,她摸了摸0617顺滑的皮毛,信誓旦旦的说:“我就是出门采药,最多半个月就回来了,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只要花个几天时间就行了呢。”

    然后,然后……

    然后个鬼啊然后!然后她就一去不复返了啊!

    炸毛的0617焦躁的转来转去,身上的银色绒毛都炸了起来,让它整只狐看上去大了三圈。

    它毛茸茸的蓬松尾巴此时直直竖起,跟一个刷子一样朝着天,时不时的重重抽一记地面,显现出它心中的焦虑和担忧来。

    从云寒瑶离开说她出门采药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了,可是她却一直没有回来,她向来不是违诺的人,所以就连很迟钝的0617都开始着急起来。

    云寒瑶刚离开的时候,因为不用在山谷中跟着云寒瑶以防她出什么事,0617的小日子是过得悠哉悠哉,医仙谷的两个主人,一个闭关、一个出门,最后可不就是只剩下0617这只狐狸称大王。

    满山谷的哑仆都悉心照顾它,半点怠慢之处也不敢。想吃什么,马上有人做,做了还送到它嘴巴;想玩什么,马上有人准备,还有人陪着它玩。

    那日子,真的是乐不思蜀,好不痛快。

    因为过得太舒服,迟钝又没心没肺的0617就这样将云寒瑶忘到了脑后,反正云寒瑶也说了,如果事情不顺利,可能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嘛。

    0617就这么颓废着过来十来天,直到它突然惊醒半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以后,它才反应过来云寒瑶还没有回来。

    已经半个月了,可是当时说出门采药最多半个月的云寒瑶却还是不见踪影。

    这可真是急死0617了,它只能不断安慰自己,云寒瑶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毕竟是古代嘛,交通不便、联系不畅,说不定她在深山老林中迷路了呢?

    从云寒瑶离开的第十五天起,0617就抛弃了它最爱的美食和玩乐,整天团巴成一个毛球窝在医仙谷的门口,跟望夫石一样矗立于此,等待着云寒瑶的归来。

    这一等,就又是十五日,但云寒瑶却依旧没有回来,也没有传回只言片语。她就好像是阳光下的白雪,早已经消融成水,于这个世界消失无踪,再也不见踪影。

    如果不是确定主角没死——这个任务世界还没崩溃——0617早就要急疯了,云寒瑶可是它亲眼看着长大的小伙伴啊!

    而且就算云寒瑶还活着,0617心里却也煎熬得很,宿主闭关还不到三个月,它就把人看丢了,这要是被宿主知道,一定会觉得它超级没用的,它不想这样!

    在医仙谷门口当望夫石了半个月,却依旧没有看到云寒瑶的身影,这下子0617就是再傻也知道,她这不是出了意外,而是蓄意的离开了医仙谷。

    可0617就是想不明白啊,她不是夜寒邪掳走的,她居然是自己主动离开的医仙谷!你说这是为什么?就算是为了爱情,她有见过夜寒邪吗?她就收了人家一封信好不好!

    女主都是这么好骗的吗?

    0617很崩溃,崩溃的结果就是它跑到了玄渊闭关的房前,整日抽风一样的炸毛着团团转,将一只气疯了的狐狸是什么模样表现得活灵活现,简直超凶。

    “0617,你在用你的毛尾巴扫院子吗?”就在0617在玄渊闭关的房前急的团团打转时,一道清冷纯冽的声音响起,微带戏谑和调侃,但语气中的淡薄和冷意却如影随形。

    0617先是一愣,复而大怒(居然有人敢调笑它),最后它终于反应了过来说话的人是谁,当下就泪眼朦胧的朝着刚刚踏出房门的0617扑了过来:“嗷嗷嗷……”你终于出关嘤嘤……

    本来提前了不少时间就彻底掌握了空间之术而出关的玄渊心中是惬意而满足的,心情还颇为愉悦,所以在推开房门看到0617炸成一个毛团的样子时还开口调侃了一句。

    可是当0617扑过来以后,他就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而且是0617无法解决、却又非常关心的事情。

    抱起银毛团子,玄渊安抚似的摸了摸它缎子一样柔顺光滑的皮淼,轻声温言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着急?”他俊逸的眉眼间一片清淡,就如竹林间穿过的长风,清雅平淡,安逸宁静。

    元徽的容貌本就十足的俊美出尘,宛如谪仙人一般飘逸出尘、淡然高寒,当玄渊附身于元徽的身体后,更是云淡风轻、凛然高贵,这不是谪仙,而是九天之上目光冷淡的俯视人间沧桑的仙人。

    “云寒瑶一个月前出门采药,说最多半个月就回来,可是她到现在还没有踪影,我、我觉得她可能是……”0617拱在玄渊怀里,颤颤巍巍的吐出下一句,“离开了医仙谷。”

    玄渊神情平静,俊逸的眉宇间只剩淡淡的清冷和漠然,一手抚着0617缎子般顺滑蓬松的绒毛,他淡淡道:“我知道了。”没有惊怒,没有生气,反而平淡若水,半点不见波澜。

    见0617还是一副炸毛的样子,玄渊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轻轻捏了一下0617的尖耳朵:“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你怎么这么一副模样。”可怜巴巴的,真让他心疼……才怪。

    0617哼唧了两声,有点难过的说道:“宿主,你说她到底为什么要离开医仙谷啊?是因为男主和女主之间的吸引吗?可这一次,她不是被掳走,而是自己离开的啊!”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无从干涉。”玄渊语气淡淡的回答,“0617,这与我们无关。你太沉湎人世间的七情六欲了,你不该为这些事情烦心。。”

    0617彻底蔫了,作为一个系统,却被宿主职责沉湎红尘俗世,这完全就是角色对调啊,但这也能说明,它到底有多不合格。

    “我知道了……”0617缩到了玄渊怀里,对于小伙伴云寒瑶的担忧渐渐散去,它的数据流进行再一次的杀毒减压,将那些不该它沉湎的感情删除。

    0617恢复了一点儿精神,就从玄渊怀里抬起头来,抖动着尖耳朵问道:“宿主,你真的打算不管云寒瑶了?可能、也许她不是为了男主夜寒邪才离开的呢?你闭关的时候,她一直在书房中翻找资料,好像是在找什么毒的资料。”

    它已经不记得天岚泣这个名字了,但那段时间云寒瑶的刻苦它还是有印象的,所以不由开口为她说话。

    玄渊神情清淡的勾了勾唇,不置可否:“这不重要。”捏了捏0617软软的耳朵,他继续说道,“我们出谷吧,既然云寒瑶离开了,那我也得再找一个传人。”

    “医仙谷的传承不能断,这是我对元徽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