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159.女主的高冷师尊16
    听完镇长回禀的话, 玄渊还没有什么反应呢,倒是卧在玄渊脚边团成毛团的0617突然爬了起来, 它艰难的用后肢支撑起自己肥胖的身体,两个软软的肉垫搭在了玄渊所做的红木椅子上。

    “嗷嗷……”仰着一张毛脸看着玄渊,0617又是激动又是欣喜的叫唤着, 甚至还忍不住用自己软绵绵的肉垫拍了拍玄渊的腿, 之前萦绕于身的蔫都消失了, 一双豆子眼亮晶晶的。

    玄渊低头看了0617一眼,然后轻笑一声:“将资料拿到我这里来,你先下去吧。”话是对天冬镇镇长说的, 而玄渊自己则是伸出手撸了撸0617的头,揉捏了一下它的肉垫。

    “是, 主人。”镇长不敢多问, 他满心对玄渊的敬畏和惶恐, 老老实实的跪下磕了个头后,才动作小心、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 并且关上了房门, 没有发出一丝动静来。

    等镇长退下去后,玄渊才似笑非笑的看着0617,他俊朗眉目间掠过一丝嘲讽,却顷刻散去,他只是问道:“你觉得, 云寒瑶失踪并不是因为她故意如此, 而是因为她被夜寒邪的人掳走了?”

    0617用力点了点头:“对啊, 宿主你看,夜寒邪一直都盘亘在太白山附近,云寒瑶一个月前出来采药,很可能就是被他撞见了,然后他就掳走云寒瑶离开了!”

    “虽然有很大的偏离,但是云寒瑶最后还是被夜寒邪的人掳走了,剧情真的很执着呢!”对0617而言,云寒瑶是被人掳走的,比她自愿抛弃医仙谷跟着夜寒邪离开更让它能够接受。

    它可以接受云寒瑶武功不济、没有经验被人掳走,但是很难接受它朝夕相处了十年的朋友会真的抛弃医仙谷。这十年岁月于0617而言弥足珍贵,因为它终于真实的存活于这个世界,而不是游离在外。它不能接受云寒瑶抛弃它、背弃它。

    0617嗷嗷叫着时,头顶的尖耳朵一颤一颤,抖动起来憨态可掬,让玄渊的目光不由在上面停留了一瞬,他唇角甚至是带着浅淡的微笑的,风轻云淡的、不置可否的,好像过耳便忘。

    “何必自欺欺人。”顺从心意的挠了挠0617的尖耳朵,玄渊笑得平淡漠然,“她作我的徒弟十年,武功不说独步天下,却也是顶尖。她就是打不过,跑回医仙谷也是做得到的。”

    可她没有回来。

    0617的耳朵耷拉了下去,想了很久才不甘心的小声道:“也许是她被夜寒邪暗害中毒了呢?”

    “呵。”对于0617的这句开脱,玄渊只勾了勾唇,讥诮而不屑的笑了一声。他甚至懒得反驳什么,因为0617这句话说得实在太没水准,憋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这样没营养的话来,真是难为它了。

    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玄渊的态度却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自知说了傻话的0617也不由团巴成一团,蔫蔫的不说话了。

    中毒?这样的理由放在别人身上自然是可信得很,但云寒瑶可不是别人,她是医仙谷的传人,研习医术毒术超过十年。

    从她进医仙谷的第一日开始,她每日都要饮下七碗药,浸泡药浴。她不仅是医仙谷这一代医仙的弟子,同样也是药人。十年的时间,足够她的血尽数化为药人的血。

    而药人的血乃天下至毒之物,她早已经百毒不侵。

    医仙谷每一任医仙在成为真正的医仙谷主人之前,都是药人。只有通过试炼成为医仙谷之主,才可自称自己是医仙谷之人,否则,也不过是被圈养的药人。

    元徽如此,云寒瑶也是如此。只不过,元徽闯过来了,而云寒瑶却是半途就放弃了。她还不知道药人代表什么,如果无法接任医仙谷谷主的位置,药人总有一人会毒发身亡。

    能压制药人之毒的,唯有医仙谷谷主的传承信物。也因为医仙谷的传承太过狠辣——若成药人却无法成为医仙谷谷主的话,那么这个人多半也活不下去了,所以医仙谷的传承向来是一脉单传。

    若非云寒瑶自己放弃了医仙谷,玄渊绝不会选择再收一个弟子。当然,他并不是现在就一棒子敲死了云寒瑶,不给她任何机会了。

    现在他只是遣人搜集有天赋有根骨的弟子送到天冬城来,并不代表他很快就会收弟子,他需要一段时间来选择,而且也不是收了弟子立刻就会让他成为药人的。

    只要医仙谷还只有一个药人,云寒瑶就还有机会回来继承医仙谷,这是玄渊对云寒瑶的怜悯和容情,她还有时间能挽回。只是,这个机会,玄渊并不清楚云寒瑶会不会把握。

    0617叹了口气,也不再试图为云寒瑶说什么,只是低头蹭了蹭玄渊的膝盖,又问道:“那宿主,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它不想操心云寒瑶的事情了。

    “去四处走走好了。”玄渊随口回答,“本来是来这个世界度假的,但一直待在医仙谷也挺没意思的,不如四处走走好了,这个世界不是宫廷和武侠皆有么?想来应该有不少有趣的地方。”

    0617没什么意见,只是哼唧了一声:“我要吃很多好吃的,很多很多!”心中的悲哀和难过,唯有美食才能够治愈。世间一切的美好和温柔,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玄渊挠了挠它的下巴,轻笑一声安慰道:“知道了,你就这么点爱好。”言下之意就是,真是太好哄了,不过想想也是,0617能有什么伟大的梦想啊。

    在天冬镇盘亘了两日,玄渊将这里积蓄了几个月的情报和消息都翻看了一遍后,对如今江湖和朝堂的局势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识。

    这些情报中自然有关于睿王爷夜寒邪的情报,他在天冬镇这里盘亘了三个月的时间,然后突然毫无征兆的在半个月前离开,原因不明。

    至于云寒瑶,天冬镇里的人根本没有在附近看到过她,这一个月来她出谷采药,但是没有一个人知晓她的踪迹,甚至于在太白山另一边看守着药林的守山人,也并没有见过她。

    如果她真的是出谷采药,为什么要避着天冬镇的人呢?又为什么会无人知晓她的踪迹和下落呢?这一切都只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压根不是出门采药的。

    对于这一点,玄渊的态度平平,并不记挂于心,很是淡漠,他不是不失望,也不是对云寒瑶冷漠,而是他已经经历得太多,不会再为了这些旁人的事情扰乱自己的心神了。

    倒是0617很是有些蔫蔫的,当这么明显的证据摆在眼前的时候,它真的不能再为云寒瑶开脱什么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不是吗?

    不过好在,随着玄渊带着0617离开天冬城后,各地独具风味的美食很好的抚慰了它那颗濒临破碎的少男心(……),让它重新焕发了精神,变得高兴起来。

    0617炸毛:人家还没有决定日后兑换身体是换男性的还是女性的呢!什么少男心?我没有那种东西,更没有破碎!!

    “比武招亲?”这一日,玄渊行到了太湖苏州,才进了这座揉进了太湖风光和历史底蕴的城池,就从马车旁急切经过的行人口中得知了今日城中的一件大事。

    姑苏有百年家族林氏,乃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望族。林氏这一代唯有一个女孩儿,千娇百宠的长到如今,已是十八岁了。江湖女子不像闺阁女子那般早成亲,她又是这一辈独苗苗的女孩,婚事自然是不急的。

    但谁成想,这林家小姐长到十八岁,林家要为她择一良婿定亲时,这自小习武颇为泼辣的少女却执意不接受家族为她择的夫婿,偏偏要搞什么比武招亲。

    她说“打不过她的男子算什么大丈夫,又有什么资格做她的夫婿”,所以不肯听从父母的话找交好的家族子弟、门派弟子成亲,非要自己择婿。

    她在林家向来是备受娇宠,再加上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林家小姐的父母亲长磨不过她,最后也只好答应了。不过林家小姐到底身份不凡,江湖不少英才豪杰都千里迢迢的赶来姑苏参加林家小姐的比武招亲。

    林家小姐家学渊源,武功不低,若非英才豪杰,一般人可是制服不了她的,这场比武招亲说实话含金量可不低,前来的年轻人都是俊杰英才,可以说这是年轻一辈的盛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