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245.泥石流宫斗日常
    “胡闹, 真是胡闹!”随着几声怒吼声, 桌上摆放的青瓷茶具与花瓶香炉之类的摆设全部都被人粗暴至极的摔到了地上, 发出清脆刺耳的声响来,一片狼藉。

    大门紧闭, 窗户都被栓得严严实实的室内,留有两缕美须, 容貌清隽儒雅的中年男子此时却是满脸恼怒:“你个蠢妇,做出的这样的事情?你是要让整个许家去送死吗?”

    “包庇逃家拒绝入宫的女儿, 让儿子代替女儿入宫?你这是欺君罔上,这样的欺君大罪, 你是觉得活得足够了,所以想要带着全家人去地府走一遭吗?你这蠢妇,猪脑子都比聪明!”

    在满是各种瓷器碎片, 香灰、茶水等东西落得到处都是的地面上,在这一片狼藉中瘫软着一个神情悲痛、泪流满面的中年妇人, 她哭叫道:“老爷,我也是为了恬儿, 总不能让她……”

    这个妇人身上所穿的藕荷色暗色襦裙上已经沾染了不少脏污, 整个人瘫软倒在地上, 显得颇为狼狈,不过看得出来, 虽然她年纪大了, 但容色不错, 也难怪生出许清恬许清宁这样容貌昳丽的人。

    “闭嘴!你个蠢妇!!!”不等这美妇人把话说完, 这儒雅男子已经大喝一声阻断了她的哭诉,他神色冷凝漠然,带着决绝和狠意,“你这样的蠢妇,许家是再不能留了!”

    为了自己疼爱的女儿,就包庇她逃家出走、躲避选秀这样的欺君大事,自己把持后院把这件事情瞒得严严实实,为了不让女儿的闺誉受损,就想出让儿子代替女儿入宫这样大逆不道的主意。

    这样的蠢妇继续纵容下去,谁知道日后会把许家带往什么地步?本来看在她诞下了嫡长子和龙凤胎的份上,对她多有纵容,少有敲打,谁知道竟是把她纵容成了这幅蠢钝无知的模样!

    还有她那个所谓疼爱的女儿,也不愧是她一手教养出来的,也是一样的蠢货,既然她放弃了自己的身份逃出去,就不要想着家族还能好声好气的对待她,直接将她当贼子抓回来再说!

    此时,户部尚书许冰只能庆幸,幸好嫡长子是他亲自教养,品性能力都是出众,次子因母亲喜欢是母亲教养,虽然天真单纯了些却禀性纯善,不像这对母女这般蠢钝无知。

    想到次子清宁从宫中送回来的那封书信,许冰如今只能庆幸次子是个生性顽皮的,除了四书五经,平日里旁门左道的小玩意也学了不少,如此才险险骗过了陛下,不至于立刻被陛下发现真身。

    可是这欺瞒之事瞒得了一日两日,若是陛下长久的宠爱,怕是遮掩不过去啊!为今之计,若不想整个许家被搭上,还真得尽快把许清恬给找回来。

    不然清宁在宫中盛宠,是既让他觉得胆战心惊,也觉得混身别扭,那是他的儿子!自小熟读四书五经长大要考科举走上仕途的儿子,不是什么媚上讨好的佞臣!

    要不是有欺君之罪顶在牵头,许冰都快要被这件事情给呕死!事实上,对于信中所写,清宁在接驾时试图惹怒陛下,以期被打入冷宫之中的事情,许冰也是非常赞同,认为次子有急智。

    只可惜,大概是清宁那张脸长得太好,陛下竟然没有动怒,反而容忍了他的不敬,甚至颇有赏赐和奖励。也幸好清宁懂得一点儿手段,让陛下昏睡了一夜糊弄了过去,否则昨日陛下一旦发现,许家满门岂有活路?

    这一切事情的源头都在许清恬身上,是她太过任性无知。而如果许母早早就把这件事情禀告上来,而不是私自瞒着这件事情已至入宫之日到来,又何至于这个地步?

    许清恬就算找了回来,这个女儿也不能全力培养了,就是送进宫跟次子调换了过来,也要折了她的翅膀,不能让她得宠,甚至于,让她死在冷宫是最好的,这个女儿,必须要舍弃了。

    她不死的话,这欺君之罪就不能落下帷幕,不能有一个完善的结局,不管曾经他是多么的喜欢这个女儿,从她犯下那样的错误后,她就留不得了,而且也不能让她在外面四处行走,她就是死,也要死在宫中。

    至于许母……即使她生了二子一女,今日也是容不得她了,这样的蠢妇继续放任下去,许家只怕都要跟着一起下地狱。好在长子已经成亲了,便让长子媳妇接手中馈好了。

    许冰闭了闭眼睛,终于下定了决心,现在次子在宫中简直就是如履薄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勘破身份被发现,倒时候只怕整个许家都不好过,而在这之前,他也得把许母给处置了。

    推开关紧的大门,许冰示意管家进来,他目光冷冷的觑了瘫软在地的许母一眼,语气极是冷冽的说道:“我儿清宁突发重症,卧病在床,夫人一片爱儿之心,特请去云宁庵为吾儿祈福。管家,你派两个信得过的嬷嬷,送夫人去云宁庵吧。”

    管家心中一跳,连忙低下头去,肃声应了一声:“是,老爷。”

    云宁庵是京郊的一座尼姑庵,香火不盛,地处偏僻,京中贵妇便是上香祈福也不会去那里,更不要说听老爷的意思,似乎是不许夫人带自己随身的姑子和丫鬟去。

    “这件事情你亲自去办,记得要好好打点一番,要保证夫人的安全,别让什么不知道的人溜了进去惊扰了夫人,也别让云宁庵的尼姑们四处随意走动。”

    “夫人是为了少爷祈福去的,不可有一丝差错,你可明白?”许冰就当着瘫软在地上的许母的面向管家交待这些事情,却是连一点脸面都不给她留了。

    许夫人抬手捂住脸,热泪落了下来,在脸颊上肆意流淌蜿蜒,她无助的哭叫道:“老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发妻,为你诞下了二子一女,为你操持家务多年,你不能这样对我……”

    她嘤嘤的哭着,本来年纪就不小了还要做出这幅作态来,不见梨花带雨的美态,反而让人觉得一阵腻歪反胃,尤其是,在已经对她生出了厌恶的许冰看来,更是面目可憎。

    背过身去,许冰没有再看她一眼,只目光又冷又寒的觑了管家一眼,神态威严冷厉:“立刻将夫人送去云宁庵,也用不着带什么东西,夫人既然是去祈福,便要诚心,让她与庵中尼姑一般饮食起居便可。”

    说完这话,许冰一甩宽大的长袖,直接离开了正房,大步朝后院的福寿堂而去,这件事□□关重大,他必须要告诉目前,看她是否有什么法子,就算没有,先通个气也是好的。

    许冰一离开,管家便朝着许母躬了躬身,语气平静不带一分幸灾乐祸也不带一丝怜悯同情的说道:“夫人,小的这就送您去云宁庵。”

    说着他便招呼来了两个信得过、却不是夫人的人的姑子,温声道:“伺候夫人梳洗,换上朴素些的衣服,到底是去祈福的,不好太过张扬,不要耽误时间,一刻钟后就出发。”

    说完,他就脚步匆匆的派人去准备马车,同时遣小厮快马去云宁庵告知这件事情,还要准备好送过去的行礼,“照看”夫人的姑子,这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要准备好,每一件事都要做到位才行。

    见管家毫不犹豫、一板一眼的按照许冰的吩咐行事,许母顿时满是悲戚和哀怨的低声哭泣了起来,哭声如泣如诉,令人毛骨悚然,觉得一阵恶寒。

    许冰甩袖大步离开正堂后,因为心中急切,脚下步子也是极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福寿堂,在面见了许老夫人后,许冰终究是掩面叹息着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仔仔细细的说了个清楚

    “你这媳妇,实在蠢钝如猪,无知至极!”许老夫人听闻此事后,果然是雷霆大怒,她重重一拍身旁的案桌,满脸怒色,柳眉倒竖,“当初我就说,此女心性不足以为世妇,你却偏要娶她?如今竟是教出这样的女儿来,真是与她一般愚蠢!”

    许冰也是皱眉,低声道:“母亲也不是不知,当初娶她,是因为她是座师之女,我哪里能想到她竟是这样蠢钝之人。”

    无奈的叹了口气,许冰摇头道:“母亲不必再为她烦心,我已经遣送她去庵里了,日后便让她在庵里待着了此一生好了,左右长子清宇已经娶妻,日后中馈让她慢慢接手便是,这家让她来管,也不错。”

    “如今最重要的是,该怎么解决如今的困境。”许冰一脸为难,“按清宁的意思,陛下如今还没有发现他是男子,可却对他颇有宠爱,这般下去,陛下早晚有一日会发现的。”

    许老夫人徐徐收拢了怒气,捻了捻串起的佛珠,然后冷冷道:“尽快把那个丫头找回来,送进宫与清宁交换后……”她闭一闭眼,再睁开时,满是皱纹的眼中不复之前的浑浊,反而透着一股逼人的凌厉。

    “就当她福薄,让她去了吧。”许老夫人不带一丝感情,语气冷漠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