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339.全息网游之古代武侠14
    挂断了GM的电话后, 仗剑走天涯却觉得自己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突然觉得自己后脖颈毛毛的,他不是在为自己跟游戏官方顶着来而害怕或者惊惶,而是在为亓官凛这个NPC。

    他真的不明白, 一个NPC怎么会让游戏官方都无法处理, 甚至要来联系玩家撤出帖子?游戏官方这样的行为分明就是说明了,他们没有办法解决这个BUG, 也没有办法处理这个出了问题的NPC。

    “现在怎么办,智脑和官方都解决不了这个BUG, 难道我真的要死回新手村?”仗剑走天涯非常纠结, 他不想放弃自己现在的进程, 好不容易出了新手村啊,再死回去也太惨了。

    “不死回新手村, 只怕要在这里被关着当猪, 当到天荒地老了。但要是死回去了, 我之前的一切努力可就付之东流了啊!”仗剑走天涯真的不想死回新手村,可是如果他不死回去,这个游戏可能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算了, 死就死吧!”仗剑走天涯咬牙说着,面上表情狰狞极了, 他纠结许久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死回新手村, 我还有机会从头再来, 再摸进沧州城。但如果继续在这里被关着, 我就只能退出游戏了。”

    从树下站了起来,仗剑走天涯在这个关押他的小院子里四处转了转,结果满头黑线的发现,除了院子里这一棵早已经枯死的大树,他都没找到一个能上吊的地方。

    唯一的一间木屋里,却连一根看上去结实一点的横梁都没有有,看着那写被虫蛀得泛白的横梁,仗剑走天涯很怕自己吊上去还没吊死呢,就因为横梁碎裂了摔下来,到时候半死不活的那才痛苦呢!

    犹豫了一下,他觉得上吊这种死法真的太痛苦了,不如还是用利器自杀吧,虽然穷逼如仗剑走天涯连一把最普通的兵刃都买不起,但是每次那些仆人给他送饭的时候那些碗和盘子都是瓷器,如果摔碎的话,碎瓷片也是可以用来伤人的

    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一个白色带青花图案的盘子被摔落在地上,然后碎成了片片碎片,仗剑走天涯小心翼翼的捡起了一片碎瓷片,他挣扎着把那碎片抵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颤巍巍的用锋利尖锐的瓷器边抵住了自己的静脉。

    虽然把瓷器抵在了自己手腕上,但仗剑走天涯狠了狠心、又狠了狠心,还是没有办法下定决心把瓷片按下去,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游戏中,但要下定决心自杀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

    他这样一个现实生活里过得还不错,游戏里虽然吃了睡、睡了吃但也是没什么压力的人,要鼓起勇气去自杀真的很难啊,就算知道会复活也好难啊!

    “不行不行,我不能害怕,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如果我继续被关在这里,总有一天我会胖死的。我不能继续把时间耗费在这里,我要离开这里,重新开始新生活!”仗剑走天涯甩了甩头,努力的说服自己,让自己能够鼓起勇气去自杀。

    深吸了一口气,仗剑走天涯大喊一声:“为了我的江湖梦,拼了!”

    是男人,就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承担着这样的痛苦,痛一痛就过去了,死亡不过就是化成一道白光而已,死了我就回新手村。来吧,加油!勇敢一点,我相信我是最棒的!

    仗剑走天涯眼心中不断的鼓励着自己,最后一闭眼一狠心,右手使劲一划,就用手中的碎瓷器把手腕直接划开了,顿时真实不像是虚假的鲜血渗了出来。

    因为割的是静脉,所以并没有血流如注的血腥场面,只是鲜血不断的涌出来而已,痛倒是有点痛,但因为游戏削弱了痛感但好像也不怎么明显。

    HP-1

    HP-1

    ……

    一连串的伤害不停的从仗剑走天涯的头上冒了出来,割腕因为割的是静脉,掉血实在太慢了,他平均每秒钟才掉一滴血,而现在仗剑走天涯已经有125点血了。

    玩家初始的血量都是一百点,零到五级的时候,每升一级血量微增加五点,现在他这样流血死怎么也要流个两分钟……这还是不计算自己缓慢恢复的情况。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啊!”仗剑走天涯眼睛瞪得滚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他可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跟小强一样坚强,他在掉了差不多二三十滴血后,伤口居然开始合、拢、了!!

    他的HP掉到还剩四分之三后居然不掉了,他心理建设了半天才鼓起勇气割开的伤口竟然渐渐开始合拢了!这、这TM的连自杀都不让自杀吗?这是不给他活路走吗?

    仗剑走天涯割了静脉不掉血死不了,但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要被气得吐血了。

    他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为什么,他现在好歹也是五级了,游戏里的身体和现实中总是不太一样的,虽然他还没练武功,但是身体素质肯定比现实中好,用瓷器割手腕这一点小伤口在游戏里不算致命伤,基本上是死不了的。

    看来他还是得狠狠心,用更残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只有经历了狂风暴雨后,才能迎来光明的明天!既然割腕死不了,他只能选择自刎自杀了!

    看着地上其他的其他碎瓷片,仗剑走天涯闭了闭眼,最终狠下心来,捡起了一块尖锐的碎瓷片就往自己脖子上抹去,让狂风暴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死了他马上就能复活在新手村逃离这里了。

    “教、教主。”烟舞咬了咬唇,五官普通的面容上流露出几分自责来,她深吸一口气后,还是低头承认自己的错误,“属下辜负了您的信任,您吩咐下去关押的那个人刚刚……自杀了。”

    烟舞跪了下来,低着头声音低沉:“是属下失职,没有派人盯着他,请教主降罪。”她的语气并不诚惶诚恐,但是却十分坚定认真,显然对于这件事情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自责,觉得自己办事不力,辜负了玄渊的信任。

    她完全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也不打算隐瞒什么,而是直接承认错,并请求责罚。静默的跪在水曲柳的木质地板上,烟舞在带着春日甜腻花香的风中等待着属于她的判决。

    其实这件事情说来跟烟舞也真的没太大关系,真的没有办法怪她办事不尽心,仗剑走天涯刚刚被关进来的时候,烟舞是每日都有派人盯着他的,确保他在院子里就是想死也难。

    只是这么几日下来,仗剑走天涯一直表现得非常淡定,好像挺适应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见他挺消停的没有求死的举动,烟舞才渐渐放松了警惕,可没想到就在这个当口,他竟然又选择了去自杀。

    玄冥教亓官凛的院子中建着水榭楼台,春日时池水清寒透彻,院中栽种的那一株桃树有不少花瓣被春风吹拂到了池水中,清透的池水中有粉色的花瓣沉浮着,极是秀美动人。

    玄渊临水坐在水榭的石栏上,石栏下便是清透的一汪碧水,时而有鳞片颜色鲜艳的锦鲤动作轻巧灵活的游过,身姿优雅,只是稍一摆动那如薄纱般的尾鳍,便在水中游弋开极为遥远的距离,水面上也荡起一圈圈如波涟漪。

    修长如玉的手中拖着一小把鱼饲料,玄渊手指轻轻捻动着,正漫不经心的将鱼饲料往下撒,在清透澄澈、泛着清浅碧色的池水中,被食物诱惑而来的锦鲤顺着他丢下的饲料在水中游弋着,甩着尾鳍在水中灵活游动着追逐着饲料。

    能养在亓官凛的院子里,这些锦鲤的品种都很是不凡,颜色也是五颜六色、各有特点,金色、银色、墨玉、白色,各种颜色的锦鲤聚在一起游弋着,薄纱般的尾鳍轻轻摆动着,轻薄如纱,颜色缤纷。

    “不是他自己自杀了么,他要死你怎么拦?你用不着自责什么,也不算什么大事。”玄渊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句,并没有回头看烟舞,也不曾分出心来,依旧在十分专注的洒着鱼饲料喂水中的鱼。

    烟舞却并没有被安慰到的意思,依旧低垂着头跪在原地,闻言声音沙哑带着几分自我责怪的说道:“如果属下多用一些心的话,必定可以把人盯牢的。”只不过,烟舞并没有用心的去看管仗剑走天涯罢了。

    随手把手中的鱼饲料全都撒进了池水中,玄渊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淡淡说道:“你起来吧,不必跪了。不必在意,本来也不是非要对他如何。”

    勾了勾薄唇,唇角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意来,微带沙哑的磁性声音拉长,带着几分轻慢和淡漠,语气似笑非笑的轻笑道:“他也未必是真的死了,不过既然有这个勇气死着离开,那就成全他好了。”

    烟舞听不懂玄渊藏着深意的话,慢慢起身后束手站在水榭角落,屈了屈膝回禀道:“教主,您吩咐下去的调查沧州十二岁到十八岁年轻人的事情有着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