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385.小清新高中校园之男神26
    颜泽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冷意,语气也极为冷淡, 仿佛对于突然出现在他学校门口的母亲没有半分动容。不过以玄渊的眼力, 还是看出了他眼角眉梢潜藏的几分期待,显然他的冷漠是他强作的保护色。

    也不知道到底是经历多少次的失望, 有了多少次期望落空,才会让颜泽对于母亲的到来没有半分动容, 却要靠强作的冷漠来当做自己的保护层, 似乎只有这样, 才会让他不会再失望,不会在难过。

    大抵是期望落空的感受太过让人难受,所以颜泽学会了不去期望。因为没有奢望, 没有期待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因为期望落空而感到伤心, 这样也挺好的是不是?正如人跟头摔多了, 自然知道怎么不去摔了。

    右脚从踏板上离开, 而后稳稳的落在了地上,颜泽长腿一跨, 已经从自行车上下来了。他推着车走到颜妈妈坐着的豪车旁,眼神冷淡,神情隐隐带着几分不耐, 冷冷道:“又出了什么事?”

    他长到这么大,从一点点小的时候上幼儿园, 到现在上高中, 颜妈妈就没有来接过颜泽几次, 而每一次必定是事出有因。小时候通常送他上学的是管家和司机,等颜泽大了,他更是经常不着家在外野,但除了管家,也不见颜父颜母关心过他什么。

    颜妈妈脸上的妆容十分精致,发丝一根不乱,由一枚精致华美的发夹束起,她带着精致的首饰,穿着高档的衣裙,身上还喷着质地极好的香水,浑身上下无一不奢华,无一不精致,哪怕年华已逝,容颜衰老,但依旧自有气度和美丽。

    然而她并不像一个母亲,她看向颜泽的时候,目光是里没有半分温情,没有半点母亲对于儿子的疼爱,只有无穷无尽的索求——正如颜泽心中所想的那般,颜妈妈前来找颜泽,确实是有原因和事情的。

    绝不是出于一片母爱来接自己的儿子放学,这种温情和母爱,在颜妈妈身上根本找不到半分,她只是为了自己的欲/望前来,她是来向颜泽索求的,而非给予。

    “颜泽,你、你爸爸他要跟我离婚!”颜泽没有上车的意思,颜妈妈也没有下车踩着干净的高跟鞋站在正处于放学时分特别热闹的一中门口的意思,她脸色微微苍白,从车窗里朝颜泽看来,眼中带着几分惊惶和祈求。

    颜泽沉默了下来,但眼中并没有太多动容和震惊,此时他身上依旧带着几分置身事外的冷淡和漠然,似乎颜妈妈所说的话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情绪,又或者也可能是……这样的事情颜泽其实早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

    片刻后,在颜妈妈带着些许期待的注视中,面无表情的颜泽终于有了动作,他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带着些许讥讽和不屑的笑容来,眼神极是冷凝:“你们要离婚?”

    “是的,颜泽,你说你爸爸有多过分,我跟他结婚这么多年了,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跟我提离婚,不就是因为他新包养的那个女人么!”颜妈妈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表情一阵扭曲,带着嫉妒、愤恨和震怒惶恐,“你爸爸太过分了,是不是,颜泽?”

    颜泽的眼神越发冷淡起来,在颜妈妈带着几分期待颜泽与她一样愤怒、站出来替她声讨颜爸爸的注视中,颜泽轻轻嗤笑了一声,唇角的嘲讽和不屑越发明显:“我倒是觉得,你们早就该离婚了。”

    “颜泽,你怎么这样跟妈妈说话?”颜妈妈皱起了修过的精致柳眉,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意和失望,“妈妈知道你性子别扭,但是在这种时候你还要跟妈妈作对吗?难道我跟你爸爸离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颜妈妈失望又痛恨的看着颜泽,对于这个在这种时候也跟她不是一条心的儿子感到非常不满,这是她的儿子,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怎么可以不站在她这一边为她说话?难道说,他爸爸跟她离婚,带着小三进门颜泽就好过了?

    可是颜妈妈这么想的时候,却从来没有去想过,在他把颜泽生下来以后,是否有尽到一个做母亲应该尽到的义务。孩子不是她博取地位的工具,更不是生下来后就不用去管,要用到的时候就一定要站在她那一边的人。

    “你们离婚的话,至少不会整日里吵吵嚷嚷,反而让我清净几分。”颜泽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说着,他目光冷漠的扫了颜妈妈一眼,眼神毫无波动,但眼角却仿佛染上了点点微红。

    在颜妈妈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颜泽目光倔强,却只是冷冷道:“要离你们就离吧,折腾这么多年,你们不累我都累了。一大把年纪了,还天天要死要活的吵来骂去,像你们这样的婚姻,早就该散了,别凑在一起祸害彼此了好吗?”

    “颜泽!!”颜妈妈尖声叫了一声,此刻他脸上的表情竟然带着几分狰狞,伸出已经能显出岁月痕迹的手,颜妈妈手指颤抖的指着颜泽,做了精致美甲的手指亮得刺眼,让颜泽的眼睛一阵发酸,似乎受不了这亮光,要淌下泪来。

    本来颜泽和玄渊骑着车出校门时,就有不少放学的同学注意到了他们两个这样俊秀的少年,而在颜泽走到豪车旁与颜妈妈说话时,更是有不少人偷偷关注着,此时颜妈妈的尖声叫出的名字,更是惹来更多同学的关注。

    “颜泽,你不要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你以为我跟你爸爸离婚对你就没有半点影响吗?你的继承权难道不想要了?我真你爸爸离婚,他的公司、股份,你都没份了!!”颜妈妈气得狠了,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指着颜泽厉声叫道。

    颜妈妈冷笑一声,神情极为刻薄:“颜泽,你不要以为你阻拦我跟你爸离婚是在帮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我们真的离婚了,你以为你爸爸以后还会管你?等他有了新的儿子,你在颜家什么都不是!”

    “是吗?”在颜妈妈刻薄的话语之下,颜泽竟然还勾了勾唇笑了起来,他生来本就是自带三分笑意的笑唇,此时勾唇一笑,更显得散漫轻率,眸光中带着几分不屑,颜泽嗤笑一声,“那又如何?难道你以为我很在乎他留给我的钱?”

    “你说什么?难道这你也无所谓吗?”颜妈妈皱起眉头,带着几分冷笑,“你不要天真了,颜泽,你现在还小,还觉得无所谓,等你以后你就知道,失去那些东西你会有多么后悔,没有了你爸爸留给你的东西,你以为有多少人还会把你当回事儿?”

    “我从来就不在乎这些东西。”颜泽笑了一下,眼底深处的冷意却越发深沉了,在颜妈妈略显呆滞和不解的目光中轻声说道,“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不会去阻止你们离婚的事情,要离就离吧,离了也好,免得吵得我心烦。”颜泽眉眼间些许的怔忪消失不见,重新免得面无表情起来,神情一派冷漠,“你用不着担心离婚后就没有办法继续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即使离婚了,他肯定会给赡养费的。”

    “你所看重的那些外在的物质生活,想来依旧能够好好享受。”颜泽眼神十分冷漠,颜妈妈和颜爸爸当年也是真正相爱才走在一起的,只是人心易变,曾经白马王子与灰姑娘的爱情故事终于是输给了现实,童话故事只是童话而已。

    颜妈妈被颜泽的话气得眼前一阵阵发晕,咬牙道:“颜泽,我把你生下来,难道就是为了让你来气我的?你到底有没有对母亲的……”

    “够了吧。”不等颜妈妈的话说完,颜泽已经眼神冷漠的打断了她的话,“母亲?你觉得做到一个做母亲应进的责任和义务么?你不要跟我说这些话,别浪费我的时间。你要撒野,别在我这里!”

    说完这句话,颜泽已经懒得再理会颜妈妈,也不想再在这里跟她废什么话,长腿一跨重新坐到自行车上,颜泽眼角眉梢柔和了几分后看向了玄渊,顿了顿后才说道:“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玄渊微微摇头,神情十分平静,只是淡淡说道:“走吧,去我家吃饭吧,反正你今天也没有约家教补课,用不着这么早回去。”因为明天就期末考了,所以颜泽已经停了最近的家教,就算回去晚一点也无所谓。

    而听了颜妈妈刚才与颜泽的对话,玄渊却觉得让颜泽回家似乎也不太合适。就算他早已经不在乎来自父母的冷落和毫无一丝温情的相处方式,但这不代表他坚强到可以一直承受这些伤害。

    颜泽眼中的暖意更深了几分,这些暖意柔和了他之前的冷漠和讥讽,对玄渊点了点头,颜泽轻声道:“谢谢。”

    玄渊微微摇头,淡淡一笑:“不用客气,走吧,耽误很长时间了,现在赶回去正好赶上吃饭。”

    颜泽点了点头,骑上自行车与玄渊一起离开了一中门口,将颜妈妈留在了身后,再也不去听她的那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