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424.娱乐圈大明星2
    防盗比例40%, 防盗时间三天~~

    但林轩竹更恨的, 却是无用天真蠢笨的自己。

    因为他没有用,在科举上名次远远不及林英杰, 所以让母亲失了父亲的支持, 让她在萧氏面前没有脸面,落了下乘。林英杰比他还小三岁,而且不比他有名师教导,可即使如此,他在科考上的名次也大大不如他,

    因为他天真不知世事,贸然相信萧氏和林英杰, 在父亲和朝阳公主为难母亲时却没有站在母亲这一边,没有看清楚这些人的丑恶嘴脸,累得母亲心酸难过。

    相比于痛恨自己仕途、名声的毁灭, 林轩竹更恨的是母亲的突然去世,是她被玷污的灵堂和死后的名声,他没有办法原谅的是母亲被这些人所害。

    所以他愿意献出自己的灵魂, 以魂飞魄散, 再也无法转世的代价换取一切能够重来。即使他知道重新来过的人生将不再是由他来主宰, 他只能默默的旁观一切发生。

    可即使是如此他也觉得值得,他愿意这么做。所以孤注一掷也好,疯狂也好, 林轩竹没有其他的选择和出路, 这是他最后一搏。

    身体被旁人占据, 生活被旁人所“窃取”的感觉并不好受,当时间倒转后,林轩竹依附在自己的身体上,看着他的身体不经他的意愿做着陌生的一举一动。

    当林英杰被杀死,当他即将可能遭遇的悲剧一点点被逆转,林轩竹心中一片感激和狂喜,他所爱重的、在乎的亲人没有受到伤害,一切悲剧都不会再发生。

    这真的太好了,即使这一切将以他的魂魄为代价,将以他的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为代价,林轩竹也觉得值得。

    但是难免的,看着这个被称作任务者的存在轻而易举的取代了自己,得到母亲的关怀,外祖父的重视,一步步平步青云、大放异彩,若说林轩竹心中没有一丝半毫的羡慕和异样,那是不可能的。

    他多么希望这么厉害的人是自己,但可惜一切不过幻想。他如果真的这样厉害,就不会走到绝路,到最后要出卖灵魂来翻盘了。

    即使心中有着苦涩、向往和心酸,但这些复杂难言的情绪最终还是被感激和喜悦所替代,无论如何,他感激任务者改变他悲剧的人生,感激他救了母亲。

    附着在自己的身上,看着自己的人生渐渐被他人所替代的感觉并不好,所以林轩竹选择了沉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他都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直到有一日,他突然觉得轻飘飘的身体又变重了。

    一道含着淡然笑意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你的人生就还给你了,接下来好好过,可不要浪费了这一番际遇。”

    似睡似醒之间,林轩竹茫然不解这句话的意思,直到他突然觉得不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却突然察觉到身体一阵沉重,不再像之前轻飘飘的了。

    他回来了。林轩竹如此清晰而明了的知道这件事情,任务者离开了,将已经被扭转人生还给了他。

    在及冠这一日的清晨,重获新生的林轩竹痛哭出声,他体会过这世间的恶,感受过加诸于身的伤害和悲哀,感受过世界的黑暗,憎恨过卑鄙冷血的仇人,也曾经觉得这个世界冷漠、黑暗。

    但最后他却收获了一份善意,来自与他完全无干的陌生人。这份善意让不复天真纯良,被太过悲痛的经历所染黑的林轩竹突然醒悟,这个世界也许黑暗、恐怖,有着许多卑鄙可恶的人,但是同样也有怀揣着善心和体谅的好人。

    林轩竹的世界从一片干净的纯白,到满是憎恨和怨毒的暗黑,最终终于变成了黑白皆有,灰色弥漫的“真实”世界。

    不管他经历过怎样痛苦狰狞,不管他在黑暗中沉湎多少时日,这一刻他已经走过了那漫长到似乎没有边际的黑暗,重新来到阳光之下。

    就如玄渊所言,他的人生已经改变,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旧没办法将这一生过得幸福美满,没办法靠自己来实现抱负心愿,那么他未免太过失败。

    他已经品味过一次失败的滋味,不会再去经受第二次。

    “母亲。”再次见到久违的母亲,林轩竹眼眶微热,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声。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母亲相处过,没有再当面喊过她一声母亲。

    李氏上下打量了几眼身着礼服的林轩竹,眼神骄傲,笑容喜悦:“竹儿长大了,终于到你及冠这一日了。”

    林轩竹眼神濡幕,正要继续与久违的母亲说话,就见李氏笑容温和的问道:“之前竹儿不是说及冠时给我答复,如今也该告诉母亲,是否要与珊儿结亲了吧?”

    林轩竹一脸懵逼,那什么,他之前一直保持着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完全不知道母亲此话是何意思。

    总感觉……好像被坑了?额,错觉吧。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的林轩竹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不过这一刻,他终于真实的感觉到自己的人生重新回到自己手上了。

    定了定神,林轩竹露出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婚姻大事自然是听从父母之言,母亲决定便好。”珊儿与他也算青梅竹马,如此,也好。

    及冠之礼后,林轩竹很快与刚过及笄之礼李恬珊小定,只等半年两人便会成亲。实在是林轩竹年龄不小,李氏不愿再拖下去了。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往下走着,有任务者留下的馈赠,林轩竹的生活重归顺遂和平静,这一日翰林院放衙后,楚云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与林轩竹搭话:“六王爷嫡长子的满月酒,你可要去?”

    六王爷没参与夺嫡,与渊帝感情不错,虽然天生脚跛,但今时今日在朝中地位却不低,在宗室中很有些地位。

    林轩竹微微一怔,心中有些复杂,但这缕情绪转瞬即逝,他微笑着颔首:“自然是要去道贺的,不如你我同去?”

    不管他曾经是谁,都已经过去了,他们的恩怨已经了结,于他们彼此而言都已经是新生,不必再为过往恩怨仇恨纠缠。

    如此,便很好了。林轩竹轻轻一笑,眉眼间温朗如玉,阴霾尽去。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悌,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

    还未变声的清脆少年声朗朗诵读着行文,抑扬顿挫、铿锵有力。充作学堂、华丽又舒适的书房中只有这一位学生,他清秀还带了点婴儿肥的小脸板着,满脸肃然,在开口朗诵文章时非常流畅,没有一丝停顿。

    “好,诵读先到这里。”在他将这一篇大学念诵完,准备再次从头开始诵读时,站在上首一直在听他读书、身穿绿色绣鸳鸯官袍的年轻文官将右手握着的书卷轻轻在左手一敲,朗声开口道。

    原本正在读书,年约十二岁的少年顿时放下了手中举着的书卷,眼神亮晶晶的朝着绿色官袍的年轻文官看了过去:“林夫子,接下来要学释义了吧?”

    林夫子——正是玄渊,而他的这个学生的身份也已经呼之欲出,正是刚刚以十二稚年登基的渊帝。

    玄渊搁下手中的书卷,淡淡开口道:“其实陛下倒没有必要多花心思在四书五经上,您要学的是治国之道。”

    渊帝微微一怔,微带婴儿肥的清秀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茫然,在先帝还在时,他并不受重视,母族也没有什么势力,故而在宫中他向来是不起眼,备受冷视,别说被教导为君的治国之道,就连平日里读书识字,先帝都少有过问。

    这段时间以来,作为状元,玄渊算是与少年皇帝接触得比较多的,与他关系颇近,此时便道:“为君之道,我也教不了你,只能你自己去领悟。”

    “怎么领悟呢?”渊帝小大人一般的叹了口气,清秀的脸上茫然更甚,他算是被赶鸭子上架一样的坐上皇位的,而如今朝中忙着处理与西北匈奴的战争,几位辅政大臣忙得脚不沾地,也无暇来教导渊帝,只让他先跟着林轩竹三人读书。

    玄渊唇角勾起一个细微几不可见的弧度,淡淡道:“自然是多看、多问、多想、多反思,陛下,之前你读过的文章中,不也有讲述一些治国之法吗?”

    渊帝早已经将大学读得滚瓜烂熟,当下就睁大了一双杏眼,微带试探的开口道:“亲民,至善?”

    玄渊只是微一摇头,没有回应他的问题,只是平静道:“是或不是,由陛下自己来判断。臣只是文臣,于为君之道无法给陛下提供建议,更无法帮助陛下判断何为正误。”

    渊帝哦了一声,垂下眼角,微微有些失望:“林夫子都没办法判断我做的是对还是错,那我自己怎么能知道呢?或者,又有谁能判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