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515 喵陛下12
    防盗比例40%, 防盗时间三天~~不管李氏在听到玄渊说要去陌巷见林英杰的事情后多么惊讶,甚至想要开口阻拦,但是玄渊最终还是出了府直奔京都东城区的陌巷而去, 而且在出府后,玄渊便打发了身边跟着的随从,一个人朝着陌巷而去。

    “宿主,你打算做什么呀?现在去找林英杰吗?”0617在玄渊识海里打了个滚,活泼万分的开口问道, 它才开机没多久, 相当于刚出生,正是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的时候。

    玄渊作书生打扮, 头戴纶巾, 身着儒袍,宽袍大袖的儒袍在他负手而行时衣袂纷飞, 带出潇洒不羁的气质来。

    对于0617的问题, 玄渊神情自若, 只在心中答道:“去做任务。”从洛宁侯府去东域要穿过京都最繁华的一条大道, 而玄渊对经过的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热闹目不斜视, 万千红尘繁华尽未入他眼底。

    0617:……这是废话好么?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摔!

    “你能否查询到今日是原本剧情中的何时?”玄渊停了下来,站在陌巷入口处问道, 他目光幽深的看向陌巷深处,这条巷子内的院落大多华美精致, 是不少达官贵人居住之地。

    洛宁侯将林英杰母子安置在这里, 说明对他们还是有感情的, 只不过碍于长辈和李氏方才没有将他们接回侯府。

    “我马上查询。”0617响亮的应了一声,这可是宿主的第一个任务,它一定要好好辅助宿主,成功完成任务!

    不过片刻,0617就回应道:“宿主,今天应该是林英杰被穿越之后的第三天,他这时应该还因为连着数日熬夜患了伤风而在养病呢!”

    0617在向玄渊解释了目前的情况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忐忑的问道:“额,宿主你知道什么是穿越吗……”

    玄渊确实不知道何为穿越,但与之前0617传来的剧情一比对,他就明了0617所言的穿越就是真正的林英杰被人夺舍的意思。

    “那么来得正巧。”玄渊眼神一闪,大步朝着陌巷内走了进去,只是叫人惊奇的是,明明一路上玄渊与巷中不少人擦肩而过,却无一人将目光投向他,似乎玄渊根本不存在一般。

    0617表示自己还是懵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玄渊为什么要来陌巷,来完成任务?完成哪个任务?报仇吗?

    可若是报仇,不是应该头悬梁锥刺股在半年后的科举一鸣惊人成为状元压过林英杰一头,然后在各种方面拼命打击林英杰,各种打脸虐渣吗?

    宿主直接跑过来找林英杰做什么?0617默默的翻了翻刚刚在攻略者论坛下载的《年度打脸虐渣最佳合集》,觉得很应该给把这本书给宿主看看,叫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报复美学。

    他虽然刚苏醒,但是逛过攻略者论坛后可是学到了,真正的报复应该是在仇人最为得意的方面站到比他更高的地步,狠狠打击他的自信让他失去信心站不起来,应该是在仇人志得意满以为成功掌握于手中时一脚将他踹下地狱!

    宿主果然是没有经验啊!

    在0617内心焦急恨不得代替玄渊做任务时,玄渊已经闲庭信步一般踏进了林英杰母子俩居住的宅邸,当他直接从大门进入府邸后,0617终于发现了不对:“等等,宿主,怎么守门的人没有拦你?”

    玄渊朝着宅邸后院大步流星的走过去,闻言只是淡淡道:“因为他们没有看见我。”

    “怎么可能,你现在是个大活人,他们怎么会没看见你?”0617先是大声反驳,然后想到之前玄渊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确实没人看到他,顿时忍不住惊惶道,“宿、宿主,这是怎么回事啊?”

    没有回答0617的问题,玄渊已经找到林英杰所住的房间,吱呀一声,他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此时正是上午阳光浓烈之时,外面阳光灿烂明亮异常,但林英杰的卧房内却显得十分昏暗,一股苦涩的药草味弥漫在房间内,让这间屋子显得有些阴沉。

    林英杰患的是伤风,所以屋子的窗户关得严严实实,一丝风也透不进来,自然药味也散不出去,导致房间内药味极重,显得空气非常沉闷。

    “谁?”躺在床榻之上的林英杰陡然清醒过来,抬头又惊又疑的看向玄渊,眼中带着几分惊色,“你是哪里来的人,随随便便进别人房间什么家教?你妈没教你啊!”

    林英杰骂骂咧咧,语气措辞浑然十分奇怪,玄渊眼神冷漠的看了林英杰一眼,甚至连和他说一句话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大步走进林英杰的床榻。

    “诶、诶、诶,宿主,你打算干嘛?”0617看着玄渊气势汹汹,不由有些傻眼,宿主这副模样有点凶啊!

    当玄渊走近到林英杰床畔,突然醒悟到什么的林英杰仓皇的往床脚缩去,又惊又怒的瞪着:“你要做什么?!”

    “杀你。”玄渊语气平淡的宣布,他只是告知林英杰,只是通知他,却并不需要他给出任何的回应。

    而林英杰是否接受,也与他无关。

    眼中利光一闪,下一刻,玄渊右手探爪而出,直接掐住了林英杰的脖颈,然后在林英杰惊恐憎恨的目光中,玄渊右手一用力,就直接拧断了他的脖子。

    咔嚓一声轻响,林英杰的脖子朝着左边歪去,皮肉下包裹的骨头已经断裂,再也无法支撑他的头颅,而他双眼一翻,眼中神光缓缓黯淡下去,整个人生息已经断绝。

    他死了,在原本的故事中害得林轩竹母子下场凄惨,原本应该平步青云成为权倾朝野的大人物的林英杰,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死在了玄渊手下。

    “宿、宿主你就这样把他杀了?”0617在玄渊的识海中跳脚,整个系统都不好了,宿主到底在做什么啊!

    松开掐住脖子的手,玄渊在床榻边站得笔直,他低头看着林英杰缩在角落里的尸体,只冷冷问道:“第一个任务完成了吗?”

    “啊?”0617反应不及,只发出一声气声。

    玄渊无声沉默,等待着0617的回答,片刻后0617终于反应过来,跳脚愤怒道:“第一个任务是报仇,宿主为什么直接杀了林英杰?”

    “林英杰是林轩竹的仇人,我替他杀了林英杰,不是报仇?”玄渊语气冷漠的反问。

    因为他没有用,在科举上名次远远不及林英杰,所以让母亲失了父亲的支持,让她在萧氏面前没有脸面,落了下乘。林英杰比他还小三岁,而且不比他有名师教导,可即使如此,他在科考上的名次也大大不如他,

    因为他天真不知世事,贸然相信萧氏和林英杰,在父亲和朝阳公主为难母亲时却没有站在母亲这一边,没有看清楚这些人的丑恶嘴脸,累得母亲心酸难过。

    相比于痛恨自己仕途、名声的毁灭,林轩竹更恨的是母亲的突然去世,是她被玷污的灵堂和死后的名声,他没有办法原谅的是母亲被这些人所害。

    所以他愿意献出自己的灵魂,以魂飞魄散,再也无法转世的代价换取一切能够重来。即使他知道重新来过的人生将不再是由他来主宰,他只能默默的旁观一切发生。

    可即使是如此他也觉得值得,他愿意这么做。所以孤注一掷也好,疯狂也好,林轩竹没有其他的选择和出路,这是他最后一搏。

    身体被旁人占据,生活被旁人所“窃取”的感觉并不好受,当时间倒转后,林轩竹依附在自己的身体上,看着他的身体不经他的意愿做着陌生的一举一动。

    当林英杰被杀死,当他即将可能遭遇的悲剧一点点被逆转,林轩竹心中一片感激和狂喜,他所爱重的、在乎的亲人没有受到伤害,一切悲剧都不会再发生。

    这真的太好了,即使这一切将以他的魂魄为代价,将以他的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为代价,林轩竹也觉得值得。

    但是难免的,看着这个被称作任务者的存在轻而易举的取代了自己,得到母亲的关怀,外祖父的重视,一步步平步青云、大放异彩,若说林轩竹心中没有一丝半毫的羡慕和异样,那是不可能的。

    他多么希望这么厉害的人是自己,但可惜一切不过幻想。他如果真的这样厉害,就不会走到绝路,到最后要出卖灵魂来翻盘了。

    即使心中有着苦涩、向往和心酸,但这些复杂难言的情绪最终还是被感激和喜悦所替代,无论如何,他感激任务者改变他悲剧的人生,感激他救了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