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670 血族绝恋的背景板3
    防盗比例30%, 防盗时间三天~~但林轩竹更恨的,却是无用天真蠢笨的自己。

    因为他没有用,在科举上名次远远不及林英杰,所以让母亲失了父亲的支持, 让她在萧氏面前没有脸面, 落了下乘。林英杰比他还小三岁,而且不比他有名师教导, 可即使如此,他在科考上的名次也大大不如他,

    因为他天真不知世事, 贸然相信萧氏和林英杰, 在父亲和朝阳公主为难母亲时却没有站在母亲这一边, 没有看清楚这些人的丑恶嘴脸, 累得母亲心酸难过。

    相比于痛恨自己仕途、名声的毁灭,林轩竹更恨的是母亲的突然去世,是她被玷污的灵堂和死后的名声, 他没有办法原谅的是母亲被这些人所害。

    所以他愿意献出自己的灵魂, 以魂飞魄散, 再也无法转世的代价换取一切能够重来。即使他知道重新来过的人生将不再是由他来主宰, 他只能默默的旁观一切发生。

    可即使是如此他也觉得值得,他愿意这么做。所以孤注一掷也好, 疯狂也好, 林轩竹没有其他的选择和出路, 这是他最后一搏。

    身体被旁人占据, 生活被旁人所“窃取”的感觉并不好受,当时间倒转后,林轩竹依附在自己的身体上,看着他的身体不经他的意愿做着陌生的一举一动。

    当林英杰被杀死,当他即将可能遭遇的悲剧一点点被逆转,林轩竹心中一片感激和狂喜,他所爱重的、在乎的亲人没有受到伤害,一切悲剧都不会再发生。

    这真的太好了,即使这一切将以他的魂魄为代价,将以他的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为代价,林轩竹也觉得值得。

    但是难免的,看着这个被称作任务者的存在轻而易举的取代了自己,得到母亲的关怀,外祖父的重视,一步步平步青云、大放异彩,若说林轩竹心中没有一丝半毫的羡慕和异样,那是不可能的。

    他多么希望这么厉害的人是自己,但可惜一切不过幻想。他如果真的这样厉害,就不会走到绝路,到最后要出卖灵魂来翻盘了。

    即使心中有着苦涩、向往和心酸,但这些复杂难言的情绪最终还是被感激和喜悦所替代,无论如何,他感激任务者改变他悲剧的人生,感激他救了母亲。

    附着在自己的身上,看着自己的人生渐渐被他人所替代的感觉并不好,所以林轩竹选择了沉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他都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直到有一日,他突然觉得轻飘飘的身体又变重了。

    一道含着淡然笑意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你的人生就还给你了,接下来好好过,可不要浪费了这一番际遇。”

    似睡似醒之间,林轩竹茫然不解这句话的意思,直到他突然觉得不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却突然察觉到身体一阵沉重,不再像之前轻飘飘的了。

    他回来了。林轩竹如此清晰而明了的知道这件事情,任务者离开了,将已经被扭转人生还给了他。

    在及冠这一日的清晨,重获新生的林轩竹痛哭出声,他体会过这世间的恶,感受过加诸于身的伤害和悲哀,感受过世界的黑暗,憎恨过卑鄙冷血的仇人,也曾经觉得这个世界冷漠、黑暗。

    但最后他却收获了一份善意,来自与他完全无干的陌生人。这份善意让不复天真纯良,被太过悲痛的经历所染黑的林轩竹突然醒悟,这个世界也许黑暗、恐怖,有着许多卑鄙可恶的人,但是同样也有怀揣着善心和体谅的好人。

    林轩竹的世界从一片干净的纯白,到满是憎恨和怨毒的暗黑,最终终于变成了黑白皆有,灰色弥漫的“真实”世界。

    不管他经历过怎样痛苦狰狞,不管他在黑暗中沉湎多少时日,这一刻他已经走过了那漫长到似乎没有边际的黑暗,重新来到阳光之下。

    就如玄渊所言,他的人生已经改变,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旧没办法将这一生过得幸福美满,没办法靠自己来实现抱负心愿,那么他未免太过失败。

    他已经品味过一次失败的滋味,不会再去经受第二次。

    “母亲。”再次见到久违的母亲,林轩竹眼眶微热,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声。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母亲相处过,没有再当面喊过她一声母亲。

    李氏上下打量了几眼身着礼服的林轩竹,眼神骄傲,笑容喜悦:“竹儿长大了,终于到你及冠这一日了。”

    林轩竹眼神濡幕,正要继续与久违的母亲说话,就见李氏笑容温和的问道:“之前竹儿不是说及冠时给我答复,如今也该告诉母亲,是否要与珊儿结亲了吧?”

    林轩竹一脸懵逼,那什么,他之前一直保持着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完全不知道母亲此话是何意思。

    总感觉……好像被坑了?额,错觉吧。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的林轩竹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不过这一刻,他终于真实的感觉到自己的人生重新回到自己手上了。

    定了定神,林轩竹露出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婚姻大事自然是听从父母之言,母亲决定便好。”珊儿与他也算青梅竹马,如此,也好。

    及冠之礼后,林轩竹很快与刚过及笄之礼李恬珊小定,只等半年两人便会成亲。实在是林轩竹年龄不小,李氏不愿再拖下去了。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往下走着,有任务者留下的馈赠,林轩竹的生活重归顺遂和平静,这一日翰林院放衙后,楚云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与林轩竹搭话:“六王爷嫡长子的满月酒,你可要去?”

    六王爷没参与夺嫡,与渊帝感情不错,虽然天生脚跛,但今时今日在朝中地位却不低,在宗室中很有些地位。

    林轩竹微微一怔,心中有些复杂,但这缕情绪转瞬即逝,他微笑着颔首:“自然是要去道贺的,不如你我同去?”

    不管他曾经是谁,都已经过去了,他们的恩怨已经了结,于他们彼此而言都已经是新生,不必再为过往恩怨仇恨纠缠。

    如此,便很好了。林轩竹轻轻一笑,眉眼间温朗如玉,阴霾尽去。

    这是0617带着玄渊离开这方小千世界时他所看到的风景,整个世界在这一刻褪色,所有的感官全都消散,就好像突然从彩色画来到了黑白画。

    玄渊眼神微闪,穿越小千世界时的动静并不大,如果不是他感官敏锐,只怕也看不到这样一幕。这等能力不是又傻又蠢的0617所能拥有的,如果猜得不错,只怕是那位主神吧?

    眼中露出几分兴味来,玄渊对这个主神颇感兴趣,作为剑修,挑战比他更强的存在乃是本能,主神很强,玄渊倒是真的很想与这神秘的主神打一场。

    不过现在还不行……玄渊眯了眯眼睛,压下心中的渴望和蠢蠢欲动,他现在还没有半分把握去对付主神,所以他得暂且忍耐一会儿,等到更有把握的时候,再以雷霆之击与主神斗上一场。

    片刻后,玄渊再次回到一片黑暗混沌的主神空间,在0617的显摆和得意中,黑暗突然散去,华美舒适的摆设和布置凭空生成。等到这番变化停止,玄渊身周已经变成了林轩竹卧室的模样,每处细节都一模一样,没有分别。

    “怎么样,宿主,我厉害吧?”拖着银光的0617滚到了玄渊身边,带着嘚瑟的绕着玄渊转圈圈,如果有尾巴,只怕已经呼啦啦的摇起来了。

    玄渊神情平静的扫了一眼变幻出来的房间,坐到了窗边的小榻上,他并不在乎居住的环境,高床软枕也住得,光秃秃的山洞也住得:“第一个任务完成得如何?”

    “额?哦哦哦……宿主等等,我查看一下。”被玄渊一提醒,0617终于从嘚瑟中醒神过来,“哇哇哇,宿主你这第一个世界三个任务完成度都是完美完成,而且还有原主诚心诚意的感激!”

    果然,果然它0617的宿主是最棒的,看来业绩第一的梦想指日可待,它0617也要变成系统中的大神级别的存在了吗?哎呦,好害羞啊,突然觉得自己棒棒哒!

    与激动到快要疯癫过去的0617相比,玄渊显得过分平静,他冷漠脸问道:“积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