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老王在身边,哈利觉得很自信!非常自信!

    虽然这自信的来源一部分是老王的体型给了他安全感。

    老王非常魁梧,就算灵体化了,史蒂夫也不敢跟他并排走。最后史蒂夫无奈决定留在宿舍等哈利回去,火箭和老王跟着去上魔药课。

    魔药课教室在地窖。哈利下得更深之后觉得这里潮乎乎的。推开石头墙壁中嵌着的沉重木门,就是摆着各种精密器皿的魔药教室。斯内普站在讲台前,用黑色的眼睛幽幽地盯着他。

    哈利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但是火箭小声说:“emmmmm,他这个眼神跟德拉克斯隐形状态一样一样的。”

    “啊,德拉克斯你知道吗?”火箭解释,哈利想起在召唤面板看到的那个脸上有红色纹路的壮汉,“他发明了一种隐身模式,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假装隐形,然后窥视奎尔和卡魔拉接吻……”

    哈利:?????

    那斯内普这么盯着他……

    ……

    可是哈利他也不在接吻啊!

    斯内普奇怪地发现他的对波特宝具“看什么看再看格兰芬多扣二十分”无效了!

    波特那家伙居然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看得斯内普心里发毛。

    不行,一会儿一定要煞煞波特的威风。

    斯内普决定上课之前先点个名,嘲讽一波。

    人来齐了之后,斯内普拿出了点名册,慢斯条理地开始报名字。报到哈利的时候,他顿了顿,刚准备说点什么,哈利抓住了这个空当,迅速大声答到:“到!”

    这是史蒂夫教他的,他说老师最喜欢活泼正气听话,做事敏捷的孩子了!

    斯内普:………………卡壳。

    后面准备的话他也没法顺理成章说下去了,只好憋着一股气继续点名。

    哈利沾沾自喜,教授看起来对他很满意呢。

    斯内普:放屁!

    点完名,斯内普放下花名册,用空洞的眼睛看着全教室的人,比耳语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就像贴在身前细语:

    “你们到这儿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置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

    哈利屏息凝神,专注地听讲。他其实并不能理解斯内普言语中描绘的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但是他却感到那一句句言语像是大提琴一弓一弓拉出的弦音,从鼓膜进入,在他的血液中奔腾流淌。

    “波特!”斯内普突然喊,“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来了!哈利浑身紧绷——问题!回答对一个就能给格兰芬多加分!

    老王提示:“强力生死水。”

    “生死水,是强力生死水,先生。”哈利站起来,绞着手指紧张地回答。

    斯内普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如果我要你找牛黄,你会去哪儿找?”

    “牛肚!”

    “在牛肚里,先生。”

    斯内普极其少见地茫然了一下:“牛肚?”

    老王疯狂纠正:“牛胃!是牛的胃!啊啊啊看我这笨的,给你整错了……不好意思啊,我原来做厨子的,习惯了管那个叫牛肚……不过哈利你知道吗,牛有四个胃,瘤胃能做毛肚,网胃能做麻肚,瓣胃能做百叶,皱胃能做肚尖……”

    哈利觉得饿了。

    “是牛胃,先生,对不起。”

    斯内普冷哼:“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对吗?”

    哈利微微皱眉,感到不对劲。

    “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斯内普决定用最后一个问题再为难一下他。

    老王为了弥补过错,迅速说:“一样的,这俩是一种东西,就是名字不一样。就像郡肝、鸡胗其实是鸡的肌胃,黄喉是猪或者牛的心血管……”

    别说了,老王,求你别说了。

    哈利想吃火锅了QAQ

    “是同一种东西,先生。”哈利强忍着馋意说,午饭没好好吃的饥饿少年眼中有泪光,洇了一片翠绿。

    斯内普看到哈利眼中有水光,突然升起不忍之意。他心里一个声音悄悄地说:他还是更像莉莉一点,你看他还是很有礼貌,在魔药上很有天赋的呀。

    闭嘴吧。他没好气地斥责了内心那个不坚定的自己。你看他那个长相,跟他爹一模一样,说他不会闯祸,谁信?

    “坐下吧,波特。”斯内普冷冷地说,“希望过会儿课上你也这么好运。”

    “他在鼓励你一会儿好好表现。”火箭开始用解读勇度说话方式的套路逻辑来解读斯内普,“我就说他俩是一种人嘛。”

    大蓝脸勇度老爹:喵喵喵?

    “今天我们学疥疮药水,步骤在黑板上,药材在柜子里,现在,开始动。”斯内普一挥魔杖,黑板上显出他的字迹——有些密密麻麻、挨挨挤挤的。哈利没多太费劲去辨认,因为老王已经先他一步念出了药材的名字:“雏菊根,豪猪刺,紫苏水……等等疥疮药水用紫苏水?这么贵的嘛?!”

    不是,老王,你怎么知道黛珂紫苏水的?

    王:因为我以前有媳妇儿!

    哈利在别的同学还迷迷糊糊看流程的时候已经快手快脚地冲到药柜前拿东西了。斯内普当然注意到这一点,眯起眼睛看着他,并惊异地发现他每一样都拿对了。

    波特……难不成,真的更像莉莉?

    哈利把材料铺在桌上,老王一个一个告诉他:“这是雏菊根,这是碧根果,这是大黄,这是豪猪刺……”

    魔药材料都是半成品,需要处理。老王把着哈利的手拿起小银刀。小短刀在他手里一转,一点锋芒刺进一直暗暗观察这边的斯内普的眼里,只见几道残影,短刀如菜刀,石桌如案板,咄咄咄咄寒光乍现,雏菊根已经整整齐齐被切成丝状。

    这就是食神老当家的功夫!

    四周的同学都被哈利镇住了。他们敬畏地看着沉着冷静(被抓着手玩刀吓傻了)的哈利用新东方厨师的手艺切完雏菊根,然后开火,烧水,下锅,翻搅,加其他材料,一气呵成。

    姐,遇到新东方毕业的,就嫁了吧!

    “你们看什么!”斯内普突然厉声说,“一个个跟土拨鼠一样!还不快去做自己的事情!”

    大家如梦初醒,匆忙去药柜翻找材料,这边哈利已经做了一半了。

    斯内普直接走到哈利旁边,阴沉沉地盯着他一举一动。

    普通学生在斯莱特林院长这种恐怖的眼神压迫下早就哆嗦了,但是哈利不一样!因为此刻动手的不是他,是把着他的手的老王!

    老王是谁啊,圣殿看守者,魔法大师,和至尊法师斗智斗勇保卫图书馆的人,面对灭霸手下丝毫不惧,区区一个魔药教授不能把他怎么样。他沉浸于魔(做)药(菜)的世界中,有条不紊地进行手上操作。

    “波特。”斯内普突然叫了一声,哈利的手抖了一下,老王强行给他摁住,“你经常做菜?”

    他看出来了,哈利心想。但是他不能暴露。

    “是的,先生。佩妮姨妈在我拿得动煎锅之后就让我给全家做早饭了。”

    “牛逼啊。”火箭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窜了过来,“卖惨是很有用的一招。”

    斯内普语气依旧恶劣:“那就用你拿煎锅的手好好学一学怎么拿坩埚!魔药制作不是煎培根!”

    “我怎么觉得卖惨没用呢。”老王说。

    火箭笃定:“有用的。注意观察,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在——非常短暂!但是我这双眼睛看穿一切!”

    火箭不愧是能和勇度交朋友的公熊,斯内普的确不自在了。紧接其后他心里升腾起了愤怒——不是对于哈利的愤怒,是对于邓布利多和佩妮的愤怒。但是面前只有一个哈利,他只能把怒火发泄在哈利的身上。

    哈利低头,看着老王帮他关火,把坩埚取下来,然后加入豪猪刺。

    疥疮药水完成。

    斯内普看着哈利把装着药水的玻璃瓶交到讲台上,抿着嘴唇,没有给他打分,直接对他说:“你可以出去了,波特先生。”

    哈利对斯内普微微鞠躬,然后快速走出了魔药教室。

    他要去礼堂吃饭!!!!饿死了!!!!

    周一的时候,大家都收到了圣晶石结算单,哈利发现自己的单子上多了一片圣晶石,上面标注着:

    魔药课课堂作品获得一次O——1片

    哈利惊喜地抬头:“斯内普教授给我打了一个O!”

    格兰芬多长桌边喷了一片南瓜汁。

    赫敏的反应却截然不同。被斯内普打了个A的她被激发出好胜心,眼中燃烧起熊熊的火焰:她接受挑战!

    本来打算过两天就走的老王见状,默默决定还是留一段时间吧……

    起码……别让哈利在下节魔药课上回归那种拿刀手都哆嗦的水准,被斯内普和赫敏打脸……

    但是,英国这个菜……他不想再吃霍格沃茨的食堂了。

    实在是令人心酸。

    老王决定过两天带哈利、史蒂夫和火箭吃火锅去。

    斯内普:???

    他柜子里的牛胃怎么不见了?!

    牛心管也没了!

    骨剌墨鸭的血消失了!

    有人偷了他的药材!

    斯内普苦思冥想,想到邓布利多跟他说的今年霍格沃茨的可疑人物……

    奇洛!是不是你!把他的药材装到围巾里偷走了!!!

    奇洛:????我不是我没有!!!

    老王:毛肚,百叶,黄喉,鸭血……好的我再去清湖捞点虾做虾滑就够了。

    哈利: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