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 > 320.圆桌议会
    唐元拉开椅子,正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易胜利:男,45岁,死者等级3级,B级玩家。

    人格动物为鼹鼠。

    备注:这个男人就像是邻居家的大叔一样和蔼。】

    这个大叔的人格动物很清晰,说明他较多的保留了自己个性化部分。

    “这是今天的新菜,20分一盘。”

    易胜利微微惊讶:“居然这么便宜?小伙子,你这道菜可不一般,能快速回复san值的食物的都不一样啊。”

    “便宜吗?”唐元笑道。“本店的食物价格是按照获得食材的难易程度定价的,用比较稀有的食材制作的菜肴价格就高,这茄子比较容易获得,所以这个价格正适合。像是之前推出过的一些肉类,价格就稍微高一点。”

    “良心啊。”易胜利竖起大拇指。“能恢复san值的方法很少,从系统兑换的药物价格昂贵,绝大多数玩家都支付不起,因此只能等待san值慢慢恢复,但等待又很浪费时间。因此大家都舍不得浪费倒计时,很多人san值还没恢复满,就进入下一场任务,这导致san值一直都恢复不了。”

    他说到这,叹了一口气。

    “我见过多少人啊,san值降到0,陷入了无尽的负面情绪中发疯,最终只能让处刑者帮忙,清除他们的记忆。”

    唐元对清除记忆这个词很敏感。

    “san值清零后,你说可以让处刑者帮忙清除记忆吗?”

    “是啊,要不然怎么重新开始。看你这样子,肯定没清过吧。”易胜利打量着唐元。“没清过好啊,像我这种已经清过两次的,越来越感觉不舒服,总觉得心里破开了一个大口子,填不满。”

    唐元心想记忆他倒是遗失过,但显然和这位大叔说的情况不太一样。

    像易胜利这种情况,只是让那些对人产生阴影的不好记忆消失,使人从负面情绪中脱离出来,重新获得自主恢复san值的能力,不过清的次数太多会有副作用。

    总之,身为玩家的大部分记忆还是在的,清除记忆后,就可以恢复正常,继续过着之前的生活。

    而唐元,在失去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在新手任务中了。

    “我应该不是因为san值清零而导致的清除记忆……”唐元心中有了答案。

    “小伙子,你这里除了这道菜还有什么其他的食物能回san值吗?”易胜利对唐元很有好感,忍不住多问了几句。“你这餐厅了不得,以后大家就不用发愁怎么恢复san值的问题,那些不富裕的玩家也有了救星啊。”

    “之前推出的食物,也有可以回san值的,不过没有这盘茄子回的这么快。

    “那也好啊,哎……”易胜利长叹一口气,然后露出笑容,侧身喂着身边的女人。

    那个女人从刚才到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

    【田诗淑:女,43岁,死者等级9级,A级玩家。

    人格动物为花栗鼠。

    备注:很接近复活的女人。】

    死者等级9级?唐元不禁多看了几眼这个看似普通的中年妇女。

    她穿着一身干净的棉布衣服,长发绾在脑后,可以看到其中夹杂着白发。长相不算精致,但很端庄,坐在那里有种父母辈的矜持和质朴。

    不过呆滞的双眼把一切都毁了。

    “你家的夫人这也是记忆被清空了吗?”

    “她清空记忆的次数比我更多……慢慢的就变成这样了。”易胜利自责的说。“她的天赋比我好,早就集齐了大部分的器官,但最后一个非要等着我也集齐,一起复活。一直以来,都是她带着我过任务,很多时候,也都是她保护着我。”

    易胜利望着自己妻子的眼神格外温和。

    “都是为了等我,才让她多去做那么多任务。这次恢复的格外慢,我都不知道等她再恢复时,又会变成什么样,我知道以前热情的她再也回不来了。”

    “多吃点茄子吧,能帮助她早点恢复san值。”唐元把这盘茄子全都留给了这个男人。“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唐元察觉到,田诗淑吃到鱼香茄条后,眼珠细微的动了动。

    看来是有效果的。

    “谢谢,小伙子。”易胜利不住的道谢。

    “慢慢吃,你可以再等等,还有几道菜要上。”

    易胜利点头,他今天本来是带着妻子来喝季兰兰的调酒的,没想到正碰到店长回来。

    以往他都要排好久才能吃上,没想到这次运气这么好。

    唐元起身回到后厨,叫上季兰兰,准备这次的菜。

    ……

    习卦大步流星的走向教堂,长发和道袍衣摆随着气流飘动。本应该是飘逸的人,却走出了肃杀的气场。

    在上一个自由探索模式任务中,他得到了三枚肝脏拼图,收获比预计的少,但这并不重要。

    他现在只关注另一件事,必须立刻通知圆桌议会。

    “东东东西西西南南南北北北发发。”

    门打开了,后面是胖子洪金汉,他本来笑呵呵的,但感受到气氛和以往不一样之后,便收敛了所有表情。

    “我要见上面。”

    “跟我来。”

    洪金汉在前面带路,穿过麻将区和扑克区,走向教堂左侧的一扇偏门。

    和热闹的大厅完全不同,离开偏门后,将进入到一条阴暗的长廊,两边竖立放着一些棺材。

    通过长廊后,他们来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圆形房间中。

    青砖墙壁上的燃烧的火把照亮整间屋子,中央放着一个圆形石桌,石桌上面有一个整座亡者之都的沙盘。

    一些人围坐在桌子边。

    这些人是亡者都市中最为顶尖的玩家,大部分都到达了超A级。他们离S级只差那么一点点,离复活也只差一点点。有的人在亡者都市存在的时间早已不可考察。

    习卦来过这里很多次,认识他们绝大多数人的脸,但有一人却一直戴着面具。

    从这个人身上散发出很强大的气场,压过了在场的其他高级玩家。

    他也是整个圆桌议会的第一人。

    除了这个面具人,还有一个人一直习卦想不通。

    木瞳。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A级玩家,但却在这核心团队中。

    在习卦看来,她没什么特别的。

    “道长?过来有什么事情?”其中一位大神开口问了。

    “本道在上次任务中发现了从其他世界来的玩家,虽然我们已经赶尽杀绝,但不保证我们的信息没有被泄露。”

    “什么?居然还有其他玩家?”

    “他们是什么样的?”

    “他们更擅长掠夺资源。”

    “其他玩家也是和我们一样的死人吗?”

    道长摇头:“和我们很不一样,而且行事风格也格外狠辣,执行任务的方式也非常粗暴,和我们并不是一路人。”

    “本道担心以后会再次遇到这些玩家,必须通知大家加以警惕。”

    众多大神也格外惊讶,这些消息对他们来说十分新鲜。

    “呵呵……”那个戴面具的人突然轻笑起来。“避免不了的事,果然会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