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崩坏纪元 > 第七百八十章 双位上任
    这段时间,自江南大片领土被划分为共治区域,联邦三位大公入驻后,整个帝国南方可谓是暗流涌动,多方人物被纠缠了进来。

    与此同时,北方局势也经历了一次大的转变。

    按照原来的计划,冷鸢退位后应由周凉城接管鹰旗军事务,而现在冷鸢遇袭生死不明,这个计划上有了一些出入。

    长安中央以周凉城经验不足为由,派了两名首都中将来接管鹰旗军,他们分别是国政大员袁壁君中将,以及京畿防卫圈司令员张公博中将。

    这二人里,袁壁君中将主管鹰旗军人事变动和意识形态,张公博中将主管鹰旗军的训练与指挥事宜,双方互相辅佐,互相制衡。

    长安之所以选这两个人来同时接管鹰旗军,原因很简单,首先人数上肯定不能是一个,否则直接接管鹰旗军二十万兵马,这个兵权太大了,必须分权。

    其次,派来分权的两个人绝不能是穿一条裤子的人,否则沆瀣一气,没有分权的意义,必须是互相对立矛盾,能够制约彼此的人。

    袁壁君和张公博一向政见不和,正好又是一文一武,堪称完美人选。

    上任当天,因为互相对立的缘故,两人甚至不是搭同一架班机来的,一个搭了上午的航班,另一个故意错开搭了下午的航班。

    傍晚,王都鹰旗军指挥部,早早抵达张公博在办公室中来回走着,冷淡的眼眸扫过房间,说:“这些装饰和家具,全部换一遍,我讨厌这样的风格。”

    身后,李瞬笙默默地说:“这间办公室是冷鸢将军亲自布置的。”

    张公博转过身,用上位者的语气说:“但现在坐在这里的是我,不是她。”

    从一些细微的表情变化可以看出,李瞬笙内心有些不悦,但他还是默默地说:“知道了。”

    紧接着,张公博又用命令的语气说:“把韩奕辰叫进来。”

    李瞬笙对通讯器说了些什么,两分钟后,韩奕辰跑了进来,对张公博敬了个军礼:“张公博中将。”

    张公博坐在了办公桌后的桌椅上,用手指戳了两下桌子,说:“听说你能命令那头叫白狼的凶兽。”

    “我可以。”

    “把它关到地牢。”

    “这...”韩奕辰顿时一惊,赶紧解释道,“张中将,白狼虽然是凶兽,但是可以被控制,他进入鹰旗军后也没做出过什么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某种意义上还是我们的战友,为什么要把他...”

    张公博直接打断了韩奕辰,语气中带着居高临下的压迫性:“你在质疑我的命令?”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这都不知道大了几级,韩奕辰只能吃哑巴亏:“抱歉,没有。”

    张公博的声音不容置疑:“我怎么说,你怎么做。”

    韩奕辰把拳头捏得紧紧的,但最后还是无奈松开:“是...”

    韩奕辰出门后,李瞬笙眯了眯眼,说:“张公博中将,你这是...”

    张公博又打断了李瞬笙,冷淡地问:“刚才我在军营巡视了一圈,为什么没看到弥音梨纱子?”

    换做其它脾气暴躁的鹰旗军官,被频频打断说话,指不定都要抡拳头了,也就李瞬笙脾气好,老老实实回答:“她在联邦本土,去找联邦准将诺薇娜了。”

    张公博顿时怒不可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她敢叛逃?!”

    李瞬笙摇头:“不是叛逃,只是一次私人休假出行而已。”

    张公博神色威严,厉喝道:“这种关键时刻,她竟然不坚守岗位,私自外出,成何体统?!”

    李瞬笙耸了耸肩膀:“一切手续周全,提前一个月提的休假申请,审核也通过了。更何况,自收复北方,柳扶苏上将与联邦签订和平条约后,除了死灰复燃的荒野势力与地下团伙,这里也没什么战事。”

    “你在质疑我?”

    “我不是,我没有,您别乱说。”

    “立刻召她回来,否则就地革职。”

    就在李瞬笙也吃了哑巴亏时,门外传来一声冷笑:“张中将,好大的官威,鹰旗七将星都是冷鸢上将的亲信,你说动就动?”

    张公博冷眼看向走进办公室的人,沉声说:“我只是替冷鸢上将管教一下没有纪律的士兵而已。”

    走进门的不是别人,正是袁壁君中将,他走到李瞬笙身边,拍了拍胳膊,短促地笑了一声:“李瞬笙大校,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你提醒我一下,我要接管的是哪部分职责?”

    “回袁壁君中将,您要接管的是意识形态与人事变动。”

    “哦...意识形态与人事变动。”袁壁君看向张公博,颇有深意地说,“但刚才,张公博中将说要把弥音梨纱子就地革职,这是他该管的吗?还是说,我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了,刚才听错了?”

    张公博脸上肌肉抽了抽,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是在压抑怒火,确实,他要接管的只是鹰旗军的日常训练以及突发战事中的指挥,革职这种人事方面变动不归他管辖。

    也沉默不知过了多久,张公博抬起头,脸上露出了老狐狸般的冷笑:“袁壁君中将,既然说到人事,我倒有一点想和你讨论。”

    “你说。”

    “曾经的鹰旗七将星气势如虹,但现在,罗汉林退役了,墨骨疯了,鹰旗军两大主力,一个陷阵营,一个幽灵部队,全都失去了头部人物,不觉得长此以往不利于发展吗?”

    “你的意思是?”

    “我有两个人,想给你引荐一下。”张公博将手举到空中,拍了拍,稍微加大了声音,“进来!”

    不多时,门外走进两个人,一高一矮,一壮一瘦。

    高壮者骨骼惊奇,体型庞大,赤裸的上身肌肉盘虬,犹如钢铁浇灌。

    矮者身穿东瀛忍者服,身背武士刀,全身上下只有眼睛露在外面,隐神匿息的功法了得,哪怕光明正大地站在那里,都好似空气般让人感觉不到其存在。

    “介绍一下,勇霸,荒野独行客。无痕,出身东瀛世家。”张公博侧目看着这两人,微微眯着眼,饶有兴致地说,“这二人都是二十七年前第一次立方体入侵的进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