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五章 富二代同窗
    “这木板床,还是有些不舒服啊。”

    当易云醒来的时候,不过才过去一个时辰,也就是说他只睡了两个小时就睡不着了。

    开始易云还觉得是不是木板床太硬的原因,毕竟前世的他可是睡的都是席梦思,为此他还特意把被子一卷,一半垫一半盖,可还是不能入睡。

    到最后,他不得不承认,不是木板床硬,也不是自己认生,而是原主这具身体的生物钟在作怪。

    生物钟这东西很可怕!

    原主夏季的时候,每日卯时一刻便是起床读书,冬季因为天气寒冷缘故,会推迟到卯时三刻,长年累月坚持下来的生物钟,让得易云哪怕身体还很疲惫,可精神头依然很好。

    睡不着,起床读书……

    这么冷的天气,读书是不可能读书的,易云宁愿躺在被窝里无聊的数着绵羊,不过他还没有数绵羊多久,门口便是传来了敲门声。

    “少爷,祝少爷找你!”

    听着书童易安的声音,躺在床上的易云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他在床上也不是光数羊了,也是在回忆原主的记忆。

    祝明明,是他在学院里他的同窗。

    这位除了是自己的同窗外,还是光阴城首富之子。

    光阴城论财力,祝家排第一,祝明明是祝家家主的儿子,而且还是唯一的儿子,祝家的所有财富未来都是他的。

    以祝明明的成绩原本是进不来光阴书院的,但祝家有钱啊,直接是赞助了光阴书院一大笔钱,让祝明明进了学院。

    易云这具身体的原主,是那种很标准的读书人,最看不得的就是祝明明这种不学无术的混子,在学堂里和祝明明的关系并不好,而这一次会去阴山,也就是因为和祝明明的赌约。

    “祝兄,请进!”

    门被推开,一位身材略显臃肿的小胖子走了进来,正是光阴城首富之子祝明明。

    祝明明在推开门看到易云之后,眼中闪过一缕诧异之色,而易云却是注意到了他祝明明手上提着的袋子。

    “易云兄,听闻你昨天上了阴山,这种天气在山上待一天可不好受,我这特意让仆人给抓的暖身子的药,可以驱除风寒。”

    “多谢祝兄了。”

    易云脸上露出笑容,前世的他对身体不怎么爱惜,一个劲的糟蹋,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才会知道健康的身体是多么的重要。

    “哎,昨天易云兄去了阴山,我这心里便是后悔不已,只是书院不允许外出,只能是在房间内忧心匆匆,好在易云兄平安归来,否则我将寝食难安。”

    听到祝明明的话,易云撇了他一眼,演,继续演,别人不了解你们这些富二代的作风,我还能不清楚吗?

    以娱乐他人为乐,怎么可能会心里有愧。

    自己要真的死在阴山回不来了,估计还会骂自己一声傻子。

    看到易云皮笑肉不笑了一下,祝明明手伸进袖子,从里面掏出了一本线装书籍,同时还有一张银票。

    “易云兄,按照约定,这是蓝溪先生临摹的千文贴,另外这是一百两银票。”

    易云身体的原主会去阴山,并不只是为了争一口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祝明明拿出了赌注千文贴!

    千文籍,是千年前南朝时期的国子监监正张衡所写,上面一共有一千个文字,一千个各不相同的字组成了一篇文,也被称为启蒙之书。

    凡是所有求学学子,必读千文籍.

    千文籍不但是由一千个文字组成,而且条理清晰,对仗工整,最重要的是这一千个文字,包罗万象,囊括了南朝之前的诸多历史典故。

    读书人学习千文籍来认字,了解一些典故,同时也从千文籍开始练字,而张衡写千文籍时候用的字体,也被后世称之为正体。

    因为是用来启蒙的,所以正体的特点便是横平竖直,形体方正。

    文字传到这一代,有着许多字体,但无论是哪个朝代,都将正体尊为官体字,在所有公文、宣告以及科举考试中,都只能是使用正体。

    不过即便是正体,发展到现在也是稍微有点改变,这么多朝代下来,出过四大正体书法大家,而蓝溪先生便是四大家之一的蓝家后人。

    光阴书院也有千文籍,但那是书院老师所誊写的,肯定不能和蓝溪先生相提并论。

    易云这具身体的原主,就是想要通过学习蓝溪先生的千文籍,让得自己的书写水平更上一层楼,这对府试也是有帮助的。

    这一点,易云倒是可以理解,就跟前世写作文一样,作文内容占大头,但字写得好看也会有分,一般阅卷老师都会有个字迹整洁分。

    “那就多谢祝兄了。”

    易云点头,收下了这本蓝溪先生临摹的千文籍,同时也把那一百两银票给收了起来。

    这个世界的货币和前世古代差不多,分为黄金、白银和铜钱,比例都是1:100。

    一两黄金可以兑换一百两白银,一两白银可以兑换一百枚铜钱,而以光阴郡的物价来说,一个馒头是三文,一百两白银可以买三千多个馒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钱了。

    祝明明看到易云把钱都收起来,有那么一瞬间的愕然,因为,这和他认知的易云不一样。

    在学院里他和易云的关系一般,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交集不多,因为他学习成绩垫底,但这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易云的成绩也就那样。

    主要是因为易云的性格,易云是那种标准的读书人,性格很是死板,曾经书院有一次考试的时候,他被安排在易云的边上,想让易云给抄一下,结果易云理都不理会。

    要知道,就算是书院那几位拔尖的学生,面对他这样的请求,哪怕是拒绝,也会委婉的来一句“我做的不一定对。”

    而这个时候,他便是会来一句做差生最卑微的话:“没事,错的我也抄。”

    可易云这家伙,连最卑微的机会都不给他,竟然还反手向书院先生举报了自己。

    正是因为这个仇恨,祝明明才会和易云打赌,但他没有想到易云真的敢去,而且还真的活着回来了。

    易云回来了,他从自己的书童口中探听到,易云竟然有了浩然正气,这让他惊讶不已。

    读书人,书读的多了自然有浩然正气护体,这是书院先生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不过许多学子并不相信,要有浩然正气,为何先生们都没有过。

    但不怎么读书的祝明明却是相信,因为他曾经见到过有浩然正气的读书人。

    他小时候曾经生过一场病,当时家里请了许多大夫可都束手无策,后来无奈之下,自己父亲去找了一位从京城回来的国子监的监生,那监生写了一张字帖,挂在了自己的床头前,病便是慢慢好了。

    读书人有浩然正气是真的,但前提是真要读懂书、读透书,所以在从易安的口中听到易云亲口说他吓退了鬼,他便是相信易云真的是读书读出了浩然正气。

    因为在他眼中,易云这种迂腐不知道变通的人,是不可能会撒谎的。

    有了浩然正气的读书人,那就和一般的读书人不一样,用书院先生们的话说,那就等于是开智了,以后在学业上将会超过一般的读书人。

    祝明明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会带着礼物和赌注上门,这是希望和易云能够化解恩怨,至少让对方不至于记恨自己。

    离朝建国五十五年,自离成祖即位之后,便是开始重儒轻文,大力提拔读书人,整个离朝十二州五十二府,一共三百多个郡,除去边疆府城还是由武将掌管之外,其他府郡几乎都是文官掌权了。

    得罪一个有浩然正气的读书人,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在祝明明原来的猜想中,易云会收下这本千文籍,然后退还自己这一百两银票,甚至很有可能还会对自己愤而怒视。

    他都已经是做好被嘲讽的准备了,可没想到,易云竟然连银票也收下了。

    难道,有了浩然正气,连做人都开窍了,不会这么迂腐了?

    想到这里祝明明心头一凛,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对易云不止是要不交恶了,更是要好好结交了。

    做商人,得要有眼光,要学会长远投资!

    这是他父亲对他说过的话,而他自己也是以乾朝首富韦蒙为偶像,韦蒙是一介商人,在乾朝开国皇帝乾太祖未发迹时,便倾尽家产帮助乾太祖,最终乾太祖登顶九五之位,而韦蒙也是成为了乾朝首富,乾家做到了真正的富可敌国,这才是

    易云可不知道祝明明的心思变化,千文籍他是肯定要的,这是赌约里的赌注,至于这一百两银票,有人赶着送钱不要白不要。

    做人,易云信奉一个道理。

    人发迹后,位居高位之时,面对他人送来的钱财,是得好好考虑下,这钱财到底要不要收,收了的话,到时候会不会拿人手软。

    但人穷的时候,就别考虑这么多了,有人给你送钱就收着,不要想着会不会欠人情,到时候这人情会不会很难还,会被人家要求去做什么违心的事情?

    你穷的时候,人家也不指望你能给做到什么,人家要么是扶贫要么就是投资,如果后面真要发迹了,万一对方让还人情提的要求有些过分,大不了就是退钱呗,不行就双倍退还。

    所以,这一百两他是收的心安理得。

    当然了,除了上面这个道理,易云会收下这笔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确实是囊中羞涩。

    确实是没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