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八章 震惊值(求推荐票)
    “易云!”

    刚出了学堂的易云,便是看到一张和蔼可亲的笑脸,不过见到这张笑脸的时候,他可是被吓了一跳。

    院长怎么会出现在学堂外面,而且还这么亲切的喊他一声名字?

    光阴书院虽然不像后世中学有那么多的学生,可也有一百多号学子,关键是院长从来没有授过课,就算是抱着负责任的态度,了解学院学子的情况,也应该只是知道那些顶尖学子的情况。

    自己一个中等成绩的学子,何德何能能够让院长一眼认到喊出名字。

    “你跟我来一个地方。”

    看着院长走在前面,跟在身后的易云此刻眼睛却是发亮,忍不住在心里喊了句:“系统?”

    没有回应。

    不甘心,易云再次开口:“药老!”

    “易云,你说什么?”

    前方的廖辉回头,易云连忙回答:“没说什么,刚是被脚下的石头绊倒脚了。”

    “是吗?”

    廖辉狐疑的看着后方青石板路,也没有什么石块啊,要知道因为许兄的到来,他特意吩咐了杂役对书院进行了全面清扫,难不成是今天杂役偷懒了?

    没有继续纠结这事情,廖辉带着易云穿过了几个回廊,最后踏入一道别致的院门。

    望舒院!

    这个院子平日里学子是不允许进入的,这是廖辉接待朋友的地方,望舒,取自于屈原的《离骚》。

    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

    意寓自由、萧逸洒脱!

    进入院子后,廖辉带着易云直接朝着莲池中间的凉亭而去,那里站着一道身影,此刻正提笔俯身石桌上。

    “这不是先前跟着杨先生进学堂的那位书生吗?”

    看到这道身影,易云便是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这位先前出现在学堂的先生,身份地位肯定不低,不然不可能让院长亲自当引路人。

    可这位大人物为什么要见自己?

    廖辉没有介绍许青的身份,带着易云到了凉亭之后,便是双手负于背后,欣赏起许青的书法。

    院长不开口,易云自然也不好开口打扰这位大人物,看着这位大人物提笔写字,这一看,他便是有些愣住了。

    说实话,前世的易云不懂书法,曾经在网上看到许多大师在书法创作时候的动作,那看的叫一个得劲,嘿嘿哈哈的,去掉画面光听声音,还以为是在练武呢。

    但现在得了原主的记忆,易云对书法也算是有些了解了,书法最注重的便是笔法、笔势、笔意,这是无论何种字体都要讲究的。

    那些所谓的大师大喝一声,其实就是想要提一口气势,但真正的大师不至于写的过程中,咿咿呀呀个不停,这是因为在他们提笔的时候,那股势已经出来了。

    提、顿、挫……

    易云不知不觉便是看着入迷了,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书法有如此魅力,甚至连呼吸都跟着这笔的顿挫相呼应了。

    笔顿,他的呼吸为之一滞,笔如游龙,他的呼吸也是畅快。

    不知不觉中,易云陷入了一个很特殊的状态。

    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明悟了什么,可具体又说不上来。

    已经是退到凉亭外的廖辉,看着凉亭内的易云,眼中有着一抹羡慕之色,若是论练气之法,三联书社绝对可以排前三,易云被许青看中,却不用加入三联书社就可以学的练气之法,这是独一份的。

    也就是许青在三联书社里的身份特殊,要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学社里的人,都没有这个资格也不敢这么做。

    凉亭内,许青写完一页纸后停了下来,拿起了第二页纸,这一次的提笔再写,就和先前写字时候不一样了,是一口气行云流水般写完。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写的是易云先前念诵这句诗。

    这一句诗也是让得易云从先前那种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当看到这句诗的时候,他算是明白了。

    他终于是知道这位大人物为什么要找自己了,就是因为这首诗。

    在原来的世界,这首诗很出名,可以说就算没什么文化的人也都听说过,因为通俗易懂,但在这个世界,并没有这首诗,这也是易云躺在床上搜索原主记忆的时候,发现的一点。

    少年读书,少不了老师会教授一些劝学类的经典诗词,什么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一寸光阴一寸金,这些是肯定会教的。

    可他的记忆中没有这首诗,再联想到从这个世界从乾朝之后就和原来世界有些不一样,让得他确信,这首诗的这个世界没有出现过。

    有这个发现后,易云也想过,自己可以走文抄公的路线,当然前提得是先多读一些书,确定哪些诗词没有出现过才行,这个世界没有李白,不代表就没有床前明月光。

    这位大人物被自己这首诗给震住了,感受到了自己的才气,才找上自己?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你这句诗虽然从格式上来说有些不符合,但却通俗易懂,小小年纪有这般领悟,已经算是天纵奇才。”

    许青停笔看向易云,没有像一般长辈害怕晚辈过于骄傲自满,便是忍住夸赞,在他的观念中,做的对,做的好,确实值得表扬,那就要去表扬。

    易云脸上露出腼腆笑容,没有接话,因为他知道对方还有下文。

    “笔给你,把这首诗做完整吧。”

    听到对方这话,易云心里庆幸,还好自己刚刚没有接话,那拿笔写字他是不怕,毕竟有原主的功底在,但补齐这首诗还是算了吧。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两句其实不是出自于一首诗的,是别人拼接起来的,至于这首诗的另外三句他更是压根不记得。

    自己创作不是不可以,但像这种至理名言,加上自己几句狗屁不通的诗句,岂不是玷污了原世界这首诗的作者。

    易云觉得自己这点道德底线还是有的。

    “先生,这两句是我偶然所悟,心中并没有成诗文的打算。”易云谦虚的拒绝了。

    “这种至理之言未能成诗是一大遗憾,不过你年纪尚小,日后补足也是可以。”

    许青没有想到易云会拒绝,在他看来年轻人气盛,得到夸赞之后,肯定会跃跃欲试,哪怕所做的其他几句诗质量不佳,但一句诗和一首诗,两者的份量是完全不同的。

    “先生所言也正是学生所想,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没有了这份灵感,现在强行续写也只是狗尾续貂,所以学生才不敢动笔。”

    说这话的时候,易云目光一直在注意许青的表情,当看到许青面部一震的时候,他便是知道,自己稳了。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这可是一句很有逼格的诗句,尤其是符合读书人的胃口,他的记忆中也没有这首诗,这位大人物肯定是被自己给震惊到了。

    “震惊值+88。”

    易云自行给补齐了系统背景音。

    许青是真的震惊到了,他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的易云,竟然就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一句话便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也说到许多读书人的心坎去了。

    一篇好的文章或者一篇好的诗词,有时候就是灵光一现写出来的,真要静下心来细细雕琢,反而是没有了那种味道。

    可是能得出这样感悟的,几乎都是写了大半辈子文章的,他自己是因为情况有些特殊,从三岁开始识字便被称之为神童,从小就开始做文章了,到了这个年纪才有这样的感悟。

    可易云才多大,不过弱冠之年,竟然能有这种老成的感悟,而且还总结的如此之妙。

    这让许青更加确定了,易云是要比自己还要天才的神童。

    至于为什么易云的名声不显,甚至成绩还中等,许青也是有了理解,易云不想太高调了。

    “想来这孩子,是因为他的家世原因吧,镇北侯虽然领军打仗可以,但论家里教育确实是有些缺失了。”

    既然打算亲自教导易云,许青自然也是调查了易云的资料的,易云是镇北侯庶子的身份也是瞒不过他。

    镇北侯夫人善妒,要是易云从小展露才华,恐怕都不一定可以活到现在,更不可能离开镇北侯府,这孩子选择离府来到小郡城,想来也是因为这一点。

    如果自己所料没错的话,易云只有等到府试的时候才会展露才华,一旦过了府试,成了府生,那是入国子监学子名单的,镇北侯夫人就算要暗中下手,也得掂量一下。

    自以为了解一切的许青,对易云除了一份爱才之心,还多了一份怜悯之心。

    “我在书院会待上数月,你可愿意跟着我学习学问。”

    许青开门见山,因为他觉得易云这样敏感的孩子,要是自己藏着掖着,这孩子可能会多想,索性直接说出来。

    “学生愿意!”易云忙不迭答应下来,学不学学问是一回事,跟着大人物学习,那就等于多了一条大腿啊。

    “你不问我的来历,就跟我入学,就不怕所学非人吗?”

    许青笑着看向易云,易云想了下后答道:“先生先前出现在学堂,又是院长大人引我前来,这就足以说明先生的身份,院长大人总不会害我。”

    易云笑的很无害,许青却很是满意。

    “我虽然不收你为弟子,但既然要教你学问,那便先送你一份做学问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