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40章 万事俱备
    阴山洞穴!

    易云看着前方的绾绾姑娘,要铲除那位城隍爷,最终还是要绾绾姑娘出手,否则光是靠山神和那土地爷的实力还是不够的。

    “先生心怀大义,要除那城隍爷,妾身自然是愿意相助,但先生有没有想过,会被人给借刀杀人?”

    绾绾的回答让得易云眉头一皱,有些不明所以。

    “城隍位置十分重要,不管如何也算是真正有法印的一方司神,是绝对不能够空缺的,除掉了那位城隍爷之后,那又该由谁来继承城隍爷之位,公子可曾想好?”

    “姑娘的意思是说,这位山神邀我出手,实际上是想要那城隍爷之位?”

    易云也是听懂了绾绾话里的意思了,如果城隍爷之位不能空缺的话,那再除掉了老的城隍爷之后,自己肯定是会让时伏麟担任城隍爷的,因为他也不认识其他司神了。

    从这点来说,时伏麟是收益最大的,而显然时伏麟也是会想到这一点,但易云还是没觉得这是时伏麟一开始就设计好的,毕竟是自己主动问到关于城隍爷的事情的,更何况,自己还有恩于这位山神呢,不应该会这么算计自己。

    “我给先生讲个故事吧。”

    绾绾似乎是猜出了易云心中所想,轻语道:“古时有一位书生死后入那阴曹,过奈何桥的时候不愿喝那孟婆汤,孟婆问书生是否心愿未了,书生点头将事情如实相告。”

    “原来那书生生前是神童,进京赶考之时因缺少盘缠,便是寄宿在了寺庙之中,那寺庙清幽古寂倒也是读书的好去处,书生在这里读书,寺庙外有竹林,每日微风拂过,竹叶作响,倒也是让人心情愉悦。”

    “一日夜晚,书生在月色下读书,却是有一位白衣女子从竹林走出,女子体态婀娜多姿,样貌姣好,对书生说是陪母亲到庙里祈福,听到这边有读书声,好奇之下循声而来。”

    “一个美若仙子,一位是俊朗书生,少不得是互生情愫,此后便是在这竹林中夜夜幽会,直到有一天,书生下山去买纸墨笔砚,遇到了一位道人,那道人告知书生,那女子乃是蛇精所化,为的便是吞噬你的元精,如若不信的话,可把药粉放入水中,让其喝下必然原形毕露。”

    “书生惊疑不定,最后决定尝试一下,便是把那药粉放入水中,待到女子喝下之后,果然是化作了蛇身,书生先是大惊,后来看到蛇精趴在地上只是痛苦哀嚎无力作恶,便是怒斥蛇精,为何要害自己?”

    “蛇精听闻书生之言,惨然道:我本是竹林中一条竹叶青,百年前与一蛤蟆精争斗受伤,是公子的前世出手相救,此世来寻公子也是为了报恩,未曾害过公子丝毫,想来那道人必然是那蛤蟆精所变,让你加害于我,到时你我二人都将死于他之手。”

    “也就在蛇精的话刚说完,一只巨大的蛤蟆现身,蛤蟆大嘴一张,一口黑烟吐出将书生和蛇精笼罩,顷刻之间书生和蛇精便只剩下白骨。”

    “怎么这么像白娘子传奇里的故事。”

    易云听到这里的时候,想到的便是著名的白娘子,许仙不也是被骗着给白娘子喝雄黄酒吗?

    “阴曹孟婆听完书生的讲述,明白了书生的牵挂,右手一挥,书生便感觉眼前一花,等到恢复知觉时候,便是发现自己回到了殒命那晚,看到蛇精正要饮下那碗有药粉的水,书生连忙阻拦,而后将事情经过告知了蛇精,蛇精听后,轻笑一声,化作了十丈巨蛇,将书生一口吞下,而后飞离而去。”

    ……

    ……

    ……

    这个弯转的有些措不及防啊!

    易云足足愣了那么几秒,他原本以为这故事的结果是那蛇精和书生合力打败了蛤蟆精,感情最终的结局却是蛇精吞掉了书生离去了。

    “先生,我讲这个故事是要告诉先生,不管那书生的前世是否有恩于蛇精,蛇精之所以会吞食掉书生,便是因为鬼魅精怪本身的行为准则本身就和人类不同,喜怒无常是很正常的事情。”

    听到绾绾这解释,易云都要怀疑,这位是不是故意在敲打自己啊。

    自己是读书人,也符合书生角色,而这位绾绾姑娘也恰好是竹叶青修炼成精的。

    “时伏麟这位山神的来历我不是很清楚,我修炼有成的时候,曾经离开过山里一段时间,等到回来的时候,山神已经是换人了。”

    易云明白绾绾的意思,这是提醒自己要小心时伏麟那位山神,对方提议对付城隍爷,可能居心不纯。

    不过在易云看来,时伏麟是不是要当城隍爷,他并不在意,如果真能干掉城隍爷,让时伏麟担任城隍爷也没什么不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能否干的过那位城隍爷。

    “绾绾姑娘所言之意,在下明白,会有所防备的,我现在担忧的是,这个计划的成功率高不高,如果危险性太大的话,那就索性放弃。”

    “计划倒是挺完善,那城隍爷既然喜好那村子女子,便让土地应承下来,引那城隍爷出城,没有了城隍法印的城隍爷,就算我三人不是对手,要想走对方也拦不住。”

    绾绾有这个自信,那位城隍爷的情况她也是知道一些的,到现在连百年香火都没有享受到,离去了法印,许多手段便是施展不出来。

    “这个计划最危险的地方反倒是易公子你那边,那城隍爷再不堤防,也肯定会在城隍庙内留下一些手下小鬼,我虽不知道公子的阴神为何与众不同,但没有攻击手段的话,恐怕过不了小鬼那关。”

    阴神攻击手段,这是道教修炼之法,易云不是道教弟子,自然是不会的,至于书屋里那些关于道家的书籍,更是的是理论思想上的书籍,可不会涉及到这些具体的术法。

    “这些小鬼有什么办法对付吗?”易云虚心求教。

    “对付这些小鬼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他们的弱点进行攻击。”

    听完绾绾姑娘的话,易云心里便是有了一个主意,在山洞内待了一会之后,便是下山离去了。

    “易兄,有什么事情吗?”

    祝家大院里,祝明明看到易云上门,有些惊讶。

    “我想请祝兄帮个忙!”

    易云心中的这个计划,要说最合适的人选那就是祝明明了,没有祝明明的配合,他完成不了这个计划。

    “我欠易兄恩情良多,易兄直说便是。”

    “既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压低声音之后,易云把要祝明明做的事情给了出来,祝明明的表情也是变得怪异起来,到最后嘴巴微张。

    “易兄,你这要求真的是……我也不敢保证,得先去询问一下,看看找不找得到合适的人。”

    “辛苦祝兄了,这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

    易云相信祝明明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应该能够做到,虽说古代的人很迷信,但有钱都能使鬼推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好,我现在就去安排!”

    祝明明这边急匆匆离去,易云这边,现在就等一个信号了,这个信号,在两天之后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