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107章 回府
    ,

    易安为什么会惊惧害怕,就是因为这位总管的身份!

    镇北侯,“镇北”两字就足以说明含量了,这可不是什么光有爵位没有实权的侯爷。

    手握三十万重兵,镇守大离北方,更是被大楚称之为屠夫的存在,整个镇北侯府有着下人数百人之多,而因为镇北侯是军人出身,也是把军队那作风严谨赏罚严厉的一套给搬到了家里。

    镇北侯府的所有下人,最惧怕的就是这位总管,因为总管是全权负责府内一切事宜,尤其是在下人这一块,就算是得罪了主子们,也都是由总管下达惩罚。

    在镇北府的那些年,易安和这位总管有过数面之缘,可实际上也没说上几句话,双方差距太大了,自己少爷又是不受宠的,每次见到总管他也都是低着头快速走过。

    笑面虎!

    是府内所有下人对这位总管私底下的称谓,总管每天笑呵呵的,可惩罚起来是一点不留情面,好些下人犯了错,直接是被打断腿给逐出府。

    易云自然也是认识这位总管的,说实话,如果是穿越前,原主对这位总管还是很有怨念的,但易云在接收了原主的信息之后,对这位总管倒是没什么情绪。

    这位镇北侯府权力甚至超过了夫人仅次于镇北侯的总管,做任何事情都是按照规矩去办的,自己母亲是妾室,而自己又是庶出,本来就没法和嫡子享受一样的待遇。

    反倒是因为总管的严厉,那些下人也不敢欺负他们母子两,至于吃穿用度差了点,这也是因为镇北侯府的家规崇尚节俭的缘故,不得铺张浪费。

    这位权总管,对自己和母亲,只是没有去讨好而已。

    “二公子受伤了,快跟我回府,我让人去请大夫给二公子看看。”

    “权总管,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易云皱眉,自己如此隐蔽,一路上并没有遭到伏击,这位权总管能够在自己进城的第一时间找到自己,那就说明最起码也是提前知道了自己的位置。

    “二公子,今日当值守卫城门的柳将军,曾经是老爷帐下的将领,四年前上门拜访老爷的时候,见到过二公子,虽说过去了几年,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二公子,这才通知了老奴。”

    权总管的解释并没有让易云相信,四年前见过自己然后就认出了自己,自己又不是成年人,四年前也就十一岁,都说女大十八变,但男的变得也不会少,随着身体的增长,整个样貌都会出现改变,而且自己那时候只是一个庶出的,估计就是在府内碰到了一面之缘而已,不可能认出自己。

    不过易云也没有揭穿权总管的这个谎言,易府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少爷,上车吧。”

    一辆马车此刻也是想行驶过来,易云也是没再说什么,在易安的搀扶下上了马车,毕竟他现在是个受伤的病人。

    权总管看着上了马车的易云,老眼也是有那么一抹深究之色,因为这位二公子的行为让他有些意外。

    当年二公子执意要离开前往光阴郡,他是看的出来,二公子对老爷和夫人,甚至对整个侯府都有怨气的,原本他还觉得二公子可能不会答应回去,都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了。

    可现在他却一点都看不出二公子的怨气,是隐藏的太好还是没了?

    马车上,易云发现自己的情绪波动有些大,甚至有些克制不住,连带着身子都在微微颤栗。

    这种激动不是源自于他,而是来自于原主的,原主的魂魄虽然已经离去,但身子还是会有对易家的下意识的反应,这是十来年的条件反射,以往没有遇到这情况不会出现,现在遇到了便是出现了。

    回易家!

    易云并不抗拒,镇北侯也算是一颗大树了,自己现在确实是需要这颗大树来庇护。

    马车在京城街道驶过,很快便是来到了镇北侯府前,但也没有停下,直接是通过侧门驶入,最后,停在了原来易云所居住的院子前。

    “少爷,我们到了。”

    易安很是激动,几年前少爷带着自己离开,他都觉得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这个地方了,因为当时少爷就是这么说的。

    “二公子,你受了伤,先回房间休息,老爷正在衙门办差,可能没那么快回来,我去给二公子你找大夫来。”

    权总管交代完这话便是离去了,易云看着记忆中熟悉的院子,也是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次没有让易安搀扶着,而是自己推开了门。

    里面的摆设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有些家具却是换掉了,易安很是激动,“少爷,这幅画是夫人当年送给少爷的,没想到还挂在这里。”

    易安手指着的是一副踏青图,图里一个小孩正在草地上追逐着蝴蝶,这小孩便是易云,这是易云小时候跟随着母亲外出踏青时候,母亲在一旁画下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许多画,也都是出自他母亲之手,原主母亲的画工很好,据说当年在东宫的时候,说是婢女,实际上却是画师,太子对母亲也很尊敬,这才会将其许配给镇北侯。

    不然的话,真的只是一个婢女,怎么可能成为镇北侯的妾。

    在易云和易安主仆两人回味这些的时候,此刻整个易府也是热闹了起来。

    “听说了嘛,权总管带了一辆马车进来,直接是驶入了兰心苑了。”

    “自从当年二公子离去之后,兰心苑就封闭了,除了日常清扫的人之外,谁都不允许进去。”

    “是啊,就算是进去清扫,也只是走的后门,今天可是大门开了。”

    “不会是二公子回来了吧。”

    “就是二公子,我听画儿说的,当时她刚好路过那边,看到权总管引着一位少年进去的。”

    易云虽然在镇北侯府没啥地位,但身份还是摆在那里的,镇北侯的子女不多,所以易云这个庶出的二公子,下人们自然也是知道的。

    一时之间,二公子回来的消息便是传遍了整个府内。

    “什么,二哥回来了?”

    得到消息的易芷是最激动的,也不管答应了闺中好友的约会了,急匆匆的便是带着丫鬟朝着兰心苑而来。

    慈心堂!

    “夫人,兰心苑那边重新开放了。”

    一位穿着华丽的中年女子,正闭目听曲,听着身边丫鬟的汇报,眼睛睁开却久久未语,丫鬟见状便是让唱戏的退了下去。

    “比我预料的回来时间要早,老爷终究是忍不住了。”

    “夫人,你的意思是说,是老爷让二公子回来的?可老爷不是对二公子不闻不问的吗?”

    “要真是不闻不问,你以为他能活到现在?要真是对兰心苑那位没有感情,又怎么会不允许人进入兰心苑?权总管是谁,别看对我这一家之母很尊敬,但能指挥的动权总管的,可就只有老爷一个人。”

    “夫人的意思是说,老爷很看重二公子,可又为什么要摆出不过问的样子呢,难道是怕夫人您不满?怕夫人生气对付二公子?可夫人您的心肠那么善良,老爷怎么能误会您?”

    “老爷可不是因为我,梅香,虽然你从小就跟着我,但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咱们呢还是维持原样,你去库房挑个礼物给兰心苑送过去就可以了。”

    “是,夫人。”

    等到梅香走开,这位镇北侯府的一家之母,脸上却是露出了凄凉的笑容。

    “如果不是当年那件事情的发生,恐怕当年死的就是我这个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