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 0992章 洗脚
    啪啪啪!

    黑暗的囚牢里响起了脚步声。

    蓝道·塔利和梅斯·提利尔一起站起来,黑暗中,火光闪现,从远处走来。

    他们被关在了一条漆黑的长廊里,空气中弥漫着腐臭的气味。

    黑衣狱卒出现,手里端着食盒。

    两个食盒叠在一起,饭菜粗粝,难以下咽,并且,没有热水喝,也没有汤喝。

    蓝道和梅斯接过食盒,对狱卒恭恭敬敬。

    狱卒小吏,却已经令蓝道伯爵和梅斯公爵吃了不少苦头,稍微多问一句话,就会被狱卒踢。

    第一天吃饭的时候,梅斯大人问狱卒要培根汤,就被一桶冷水泼在了身上,跟着就是脚尖踢在了肚子里。

    后来蓝道和梅斯才弄明白,那桶冷水就是他们的培根汤。因此到最后,不要说培根汤,冷水都没有一口喝。

    蓝道和梅斯手脚都锁了镣铐,狱卒态度很不好,多问一句话,就会被揍。

    “嘿!”蓝道说道。

    狱卒的脸隐藏在帽兜里,人藏在火把的后面,令人看不清楚他的脸。

    不出梅斯所料,狱卒果然是一脚冲蓝道踢过来。

    “想不想赚金子,多到你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金子。”蓝道伯爵说道。

    啪!

    黑暗中一根短棍伸出来,打掉了蓝道伯爵手里的食盒。

    “金子在哪?”恶狠狠的声音。

    梅斯缩在一边,不吭一声。

    “在这里,伙计。”蓝道解下腰间的一个小布袋,掂了掂,钱币哗啦啦的声音响起。

    “多少?”狱卒的声音立即少了戾气。

    “都给你,兄弟,只要你能替我们给外面的人传个话,请他们告诉威尔大人和女王陛下,梅斯大人好蓝道·塔利知道错了,他们发誓追随女王陛下和首相大人,忠诚耿耿,永不背誓。”

    火光中,一只手伸过来,夺去了蓝道大人的钱袋。

    梅斯看对方肯收钱,站起来,说道:“兄弟,只要你把我们认罪臣服的话带上去,告诉廷臣或者女王陛下,我们出去后,会再给你一百金龙作为谢意。”

    “……当真……”

    “我以家族荣誉和七神名义发誓,只要我们得到女王陛下的赦免,我们恢复了自由身,一定会给兄弟一百金龙的谢意。”

    火把伸过来,在梅斯的脸上一晃:“好,我会传话出去。梅斯大人,记住你的誓言。”

    “梅斯发誓,绝不会食言!“

    嘭!

    黑暗中,一只水桶放下来的声音响起,水花飞溅起来。梅斯和蓝道心里渴望喝水,却强自忍耐。每次他们表现出饥渴难耐,就会被狱卒一脚把水桶踢翻,然后哈哈大笑而去。

    “退后!”狱卒喝道。

    蓝道和梅斯退后,一把扫把伸出来,把蓝道被打落的食盒扫进了垃圾袋,再扫干净地上的饭菜污垢。

    “水桶留给你们,水瓢在桶里。”狱卒的声音温和了不少。

    蓝道和梅斯连忙道谢。

    在地下黑牢里,有一口水喝就是奢侈。

    啪啪啪!

    狱卒和火光走远,脚步声在黑暗中回荡。

    *

    河湾地高庭。

    扑啦啦!

    一只渡鸦飞进主堡,穿过花园,落在了学士塔的窗口边。

    咕咕咕!咕咕咕!渡鸦不停的叫唤,希望主人能用玉米来换它腿上的信件。

    “米歇尔,去拿信。”花园里晒着太阳的奥莲娜夫人说道。

    “是,夫人。”女佣鞠躬,转身,小跑步去了。

    很快,女佣从学士助理的手中拿到了羊皮纸卷。羊皮纸卷递到到了奥莲娜夫人的手里。

    “不,不,不不不!”奥莲娜夫人看着纸卷一连声的说着不。她摇头,脸色苍白,脚步趔趄,女佣们连忙扶住她。

    “不,不不,不不不!怎么会是这样的?噢,不,我的玛格丽!“夫人的眼眶红了,眼泪在眼眶里闪现,很快又不见了。

    “去吩咐侍卫备车,我要去长桌厅见威尔大人。”奥莲娜夫人喊道。她的声音发着抖,脸色青紫,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

    女佣们吓坏了,有的女佣忙扶着她坐下,有的忙去学士塔取有镇静作用的罂粟花奶,有的去喊侍卫。大家吓坏了,乱作一团。

    又一碗罂粟花奶下肚,奥莲娜夫人恢复了一些镇定,侍卫们快步进入花园,在她面前站了一排。平时取乐的月童和小丑们也来了,都站在夫人的身边,紧张而关切的看着夫人。

    学士助理也从学士塔里出来,陪在夫人身边,以准备随时帮助夫人。

    “备车!”夫人说道。

    小半个时辰后,奥莲娜夫人坐上了四匹马拉的车,带着两名女佣,一名学士助理,一百家族侍卫,出了高庭城,上了著名的玫瑰大道,一路向长桌厅疾行。

    路上,阳光渐渐热起来,道路两边是鲜花、原野、树木、小河小溪和连绵不绝的地里的庄稼。

    马车帘幕中,奥莲娜夫人恢复了荆棘女王的威严,在花园里的失态一点痕迹都看不见了。

    *

    “乔希队长,梅斯公爵希望你能为他传话给女王陛下。”一个黑衣狱卒低声说道。他摸出五枚金龙放在乔希的手掌上:”蓝道伯爵和梅斯公爵愿意认罪,并臣服于女王陛下和首相大人,永不背誓。“

    乔希掂掂五枚金币,黄灿灿的金子,入手沉甸甸的。

    他把五枚金龙塞进口袋:“谁给的钱币?”

    “梅斯大人。”

    “太少了。”

    “传话成功,大人承诺再给十枚金龙。”

    乔希冷哼一声:“十枚金龙?梅斯公爵也太小气了。你去给公爵大人说,最少二十枚金龙,我保证会把他的话传给女王陛下。”

    “队长,我去问问公爵大人。”狱卒说道。

    “快去!”

    很快,狱卒回来,没有说话,只是冲队长点了点头。

    于是,队长从地下出来,他在这里做狱卒队长多年,跟宫廷里的廷臣和御林铁卫们都很熟悉。

    红堡地牢的狱卒,一些权贵都和他们关系不错。谁不知道自己的家族中会有人出事而被关进地牢,和狱卒关系不错,能省去很多的麻烦。

    王室宫廷的狱卒虽然是小吏,却是和君临守备队一样,地位高,有实权。随便你贵为首相,落在他们的手里,也一样把你折磨得死去活来。

    乔希找到了御林铁卫队长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巴利斯坦的品质,无须乔希用行贿的方式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巴利斯坦是个有荣誉的真正骑士。

    “乔希,我会对女王陛下转达梅斯大人认罪并发誓效忠王室的话,请你回去对梅斯大人说,我相信他们不久就可以获得自由。”

    “多谢大人。”乔希连忙致谢。

    梅斯·提利尔并未犯下什么叛国大罪,他既然肯认罪,并臣服于希琳·拜拉席恩,永不背誓,那就再也没有关押他的任何理由。

    威尔大人也不能再关着他。提利尔家族并没有谋反的意图,只是和首相大人对某些事的看法有误。

    很快,女王陛下得到了梅斯大人的认罪口信,如蓝道·塔利的预料一样,没过多久,两人出了黑牢,获得了自由。

    红堡放飞了渡鸦,渡鸦飞去高庭,带去梅斯公爵认罪并臣服的信息。信上要河湾地不得和首相大人开战,河湾地选择臣服!

    渡鸦信之后,蓝道·塔利和梅斯·提利尔才听说泰伦·灰烬拿下苦桥的那场前无古人的战役。

    *

    从君临去攻打高庭,有三道关卡要过,然后才能打到提利尔家族的高庭。

    第一道关是苦桥,卡斯威家族的领地,如今已经被威尔征服,威尔的心腹爱将木盾娶了梅·卡斯威,而梅·卡斯威是卡斯威堡的继承人。

    第二道关是长桌厅,长桌厅的领主是奥顿·玛瑞魏斯伯爵,他主动臣服于威尔,并把自己的妻子坦尼亚夫人和自己的年幼儿子鲁赛尔·玛瑞魏斯带进了军中。威尔把坦尼亚夫人归还了奥顿伯爵,只把鲁赛尔·玛瑞魏斯带在了身边。鲁赛尔·玛瑞魏斯是伯爵的独子!

    第三关就是果酒厅。

    维拉斯·提利尔和玛格丽·提利尔在长桌厅和威尔的和谈失败后,果酒厅的领主布赖恩·佛索威伯爵在当天就归降了威尔。

    双方谈判结束后,维拉斯·提利尔率家族将领们返回高庭准备和威尔作战,而威尔也集齐军队从长桌厅来到了果酒厅,高庭的防线全数臣服,整个高庭的提利尔家族的领地尽在威尔的攻击范围内。

    从果酒厅到高庭,骑兵不过两日骑程,如果急行军,双马昼夜轮换,一日即可达到。

    威尔在果酒厅扎下军队,先给高庭调兵遣将布阵作战的充裕时间。

    整个高庭,除了角陵的塔利家族,其余家族尽皆臣服于首相大人。

    *

    夜!

    “谁!”威尔推开门,轻轻说道。

    他的手没有按上剑柄,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门口,看着房间里的某处。

    房间里没有点蜡烛,也没有燃烧起火炬,很黑暗,但威尔目光如炬,黑暗中视物无须掌灯。

    和狮鹫心意相通的威尔视力已经区别于常人。

    房间里有一个人,头戴帽兜,身披斗篷。他点亮了墙壁上的红蜡烛,点燃了火盆,火盆里放了一个三角铁架,铁架上有净手盆,盆里装上了清水。

    “我是你的仆人,威尔大人。”那人说道,放下帽兜,是个年轻女子。

    “脱下你的面具,夫人!”威尔说道。

    那人果然脱下面具,是一个老妪。威尔并不认得这个老妪,但感觉老妪气度有些不同。

    老妪单膝下跪:“首相大人,请让仆人为你洗脚吧。”、

    威尔走进房间:“你是哪位伯爵派过来的?我洗脸洗脚,不用仆人服侍。”

    “不,首相大人,请求你给我这个机会吧,这是我难得的荣幸。”老妪跪求,态度恳切,眼眶含泪,令人动容。

    威尔从老妪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危险和杀机。

    他走过去,坐下,看看这个老妪究竟要做些什么。这个老妪有些奇怪,威尔想看看她究竟想做些什么。

    老妪从火盆的三角架上端下铜盘,把水倒进木盆,她为威尔大人拧干毛巾,把热气腾腾的毛巾递给威尔。

    “你绝不是佣人。”威尔说道,“说罢,老人家,你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大人,我只是希望能服侍大人一次,尽心尽力,诚诚恳恳。”

    “我如果不要你服侍呢?”

    “求大人给我这个荣幸。”老妪跪下,磕头,呯呯有声。

    “好吧,我已经洗了脸,洗脚就我自己来了。”威尔说道。

    “不,大人,我求你……”

    “求我也不行,除非你告诉我,你是谁?你想得到什么?你的家人是不是在战场上全数战死了?或者你是有什么冤屈?你说实话,我就让你为我洗脚。“

    “首相大人,我是奥莲娜·雷德温。”

    威尔一下子站起来:“奥莲娜夫人?!”

    奥莲娜夫人跪下,膝行到威尔的面前,亲吻他的脚背,又昂起头,抓住威尔的手,亲吻他的手背,她的眼泪扑簌簌落下来,声音哽咽:”大人,你杀了我的玛格丽·提利尔,我不怪你,那是玛格丽·提利尔太年轻气盛;大人在苦桥的战役中,派出泰伦·灰烬杀掉了我的孙子加兰·提利尔,我也不敢责怪大人,两军交战,死伤难免。“

    奥莲娜老泪纵横,威尔心中一阵难受:“夫人,请起来!”

    “不,首相大人,你本是我血海仇人,但我只求你能给我一次为你洗脚的机会。我如此谦卑,放下自己的全部尊严,我只求大人让提利尔家族的血脉能延续下去。提利尔家族,从此忠诚于大人,永不背誓。”

    奥莲娜夫人抱着威尔的双腿呜咽!

    威尔喉咙哽住!

    “夫人,异鬼来袭,我必须要全国听令,不得让人再怀二心。”

    “我理解大人的用心和初衷,但请大人看在我为大人做仆人的份上,放过提利尔家族吧。大人要抗击异鬼,大人要做任何事情,提利尔家族必将追随大人,忠诚如山。”

    “夫人,你请起来吧。”

    “不,大人,恳求你宽恕我的无知,怜悯我的卑微,请给提利尔家族效忠大人的机会吧。“

    威尔跪下,双臂用力,扶起奥莲娜夫人:“夫人,你令我羞愧无地,我答应你了,接受提利尔家族的议和,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首相大人,请说,罪人无有不遵。”

    “请您坐好,让我为夫人洗一次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