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污妖王 > 第九百二十一章 阴差阳错
    沈一凡笑笑,没有说话,而这时,警方领队已经得到回应,当听说了沈一凡的身份后,他直接吓懵在那,缓了一会儿,才毕恭毕敬的走到沈一凡跟前,双手捧着沈一凡的证件还给他,并说道:“领导,那我们就不打扰您办案了,至于您说的这家KTV涉の毒,需要我们现在查吗?”

    看到他的态度,何彦丰等人如坠冰窟,看来这年轻人真是国の安局的,而且级别不低,否则不至于把警方的人吓成这样,何彦丰顿时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而梁三斤更是心如死灰,自己不就是欠了点钱嘛,怎么会惹到这种大魔头,这次他舅舅不知道还能不能帮到他。

    沈一凡暂时不想把事闹大,于是挥挥手说:“这案子我自己来查吧,我还需要核实一下证据,你们现在把伤者都带走,他们之前可是想废了我。”

    何彦丰还想着要和沈一凡打好关系,不管是用钱还是用女人,只要对方肯收就行,不过沈一凡让警方把所有人都带了出去,只留下梁三斤和兰欣婷。

    梁三斤现在只想着要息事宁人,今晚先保住命再说,他本来准备回去后就找人动手,废了沈一凡,但看到沈一凡这么能打,还是国の安局的干部,这些心思只能暂时放下。他得弄清楚沈一凡到底是什么人,才好谋划报仇的事。

    而兰欣婷心里五味杂陈,没想到这个沈一凡是国の安局领导,长得也不赖,又年轻,本来被这样的人看上总是好事,但他似乎以为自己是出の台的,这误会总得消除才行,而且他作为国家公の职人员,公然来找出の台的小姐,会不会太嚣张了点?

    为了自己,也为了公司,兰欣婷等其他人走后,又主动贴近过来敬酒,使出浑身解数讨好沈一凡,并一再暗示,自己绝不是提供特の殊服务的,但沈一凡愿意的话,两人可以交换联系方式,从朋友做起。

    沈一凡也没有猴急到非要今天拿下兰欣婷的地步,于是就陪着她喝酒,因为没用真气保护,不知不觉喝得有点多,脑袋晕乎乎的。

    梁三斤的家人后来终于赶到,由于提前得到了消息,他们没敢指责沈一凡下手打伤梁三斤,只是交了钱就灰溜溜地带人离开。

    此时已经快到深夜,沈一凡就这么拎着两个装满现金的皮箱去往停车场。何彦丰和他手下在一旁点头哈腰的护送着,还打算找人替沈一凡开车,但都被沈一凡拒绝。

    等沈一凡离开,何彦丰把兰欣婷叫去了办公室,苦口婆心的劝说,让她一定要多多讨好沈一凡,弄清楚沈一凡要什么,多少钱他都可以出。

    这么一位大有来头的年轻人真的盯上他们银河KTV的话,不光是这家KTV要倒闭的问题,随便查出点什么,他都可能被关进去。

    他直言不讳的告诉兰欣婷,如果她能搞定沈一凡,让他不要再找银河的麻烦,他可以付她两百万的酬劳。

    兰欣婷纠结不已,她也不愿意银河关门,可沈一凡如果要的是她的身の体该怎么办?她应该为了银河牺牲自己吗?

    她没法给何彦丰承诺,只能说自己会尽力。

    何彦丰暗暗叹了口气,他知道兰欣婷性子很倔强,而且对名节看得很重,否则也不会当了多年公主依然不愿下海,也不接受很多富豪要包养她的邀请。想要劝服她不是容易的事,何彦丰觉得自己得另想办法。

    ……

    ……

    另一边,沈一凡恍惚中将车开到了苏静怡家楼下,把两箱钱拎着,上了三楼。

    他没带苏静怡家的钥匙,因此只能按门铃,虽然苏静怡很可能已经睡了,但今天他被兰欣婷撩拨得太难受,不来这边找苏静怡温の存一下的话,他估计得爆の炸。

    过了一会,门内传来脚步声,从猫眼内能看到外面是沈一凡,所以房门很快被打开。

    沈一凡此刻视线已经有点模糊,只看到一件淡黄色的真丝睡衣在眼前晃悠,而睡衣里包裹着一具柔软饱の满的身の躯,让他血脉喷张。

    他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把两箱钱往地板上一扔,锁好门,就把眼前的女人一个公主抱,直接抱进了主卧室。

    女人惊呼了一声,叫得撩人心弦,让沈一凡更加失去理智,她似乎还挣扎了几下,没有效果后,反而把沈一凡搂紧。

    沈一凡把她扔到了大床上,直接扑过去,一把将睡衣扯烂。

    雪の白的身の躯映入眼帘,两点殷の红刺激着他的神经,好像有点不对劲,但他根本丧失了思考能力,捧住那两团柔の软就品尝起来。

    耳边荡の漾着女子抑制不住的喘の息声。

    膨胀,

    爆炸。

    忍无可忍的沈一凡褪去了所有遮盖,长の驱直入。

    不该有的阻碍和一声惊叫让他有点迟疑,这种强烈的紧の压感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苏静怡身上?

    但熊熊燃烧的心内之火容不得他思考,他只顾着不停的进の进の出の出,享受着身の下女人那美妙的滋の味,完全不理会她在颤抖,在痛苦呻の吟。

    一番急の速冲の刺之后,他颤抖了一下,似乎用完了所有力气,从女人身の上翻了下来,躺到一旁呼呼大睡。

    女人流着泪,不顾身上撕の裂般的疼痛,躺过去,把头埋在沈一凡胸の口。这是她一直期盼的时刻,但真的来临时,为什么会这么痛苦?

    片刻之后,污妖王接管了沈一凡的身体,他轻轻拍了拍女人光の滑的背部,示意自己要起来。

    女人很吃惊,她本以为沈一凡会一觉睡到天亮,为何这么快就醒了呢?她好奇地问:“你是要洗澡吗?”

    “我要回去了,对了,你为什么在这里,苏静怡呢?”污妖王很平静的问道。

    他一早就发现开门的不是苏静怡,而是黄奕雯,沈一凡之前去扎伊尔的飞机上认识的空姐,但他却没有提醒沈一凡。

    对他来说,睡不睡黄奕雯都无所谓,也懒得去阻止沈一凡,反正女方基本没有反抗,属于半推半就,看来她本身是愿意的,唯一麻烦的是,他能确认,黄奕雯是第一次。

    他记得黄奕雯比沈一凡大七岁,这把年纪还守着自己第一次的女人,应该是十分保守的,今晚发生了这事,会不会就此缠着沈一凡不放?

    那边黄奕雯看着冷漠的“沈一凡”,心里一阵阵的刺痛。

    当沈一凡进门就把自己抱起来时,她慌乱得不行,她有想过沈一凡可能是认错了人,她想逃脱,但她的抵抗却是那么的软绵无力,最后干脆放弃,任由沈一凡胡来。

    她一直很喜欢这个神秘的“小弟弟”,更何况对方从劫机犯手中救下过她,还差点为此丢了命,如果当初没有他,自己能不能活着不好说,但肯定会被那帮匪徒给糟の蹋,现在就当是回报吧。

    只可惜,她想象中的男女恩爱,是非常温柔的,她的爱人应该很体贴她,关心她,随时注意她的感受,可沈一凡却十分粗暴,只知道满足自己的兽の欲。

    她被弄得很痛,但却不想抱怨,这次的事不能说是沈一凡强迫她,她内心深处也有过这种念头,所以才放弃了反抗。

    她当然也知道沈一凡已经结婚,因为她一直关注着沈一凡的动向,也是因为了解沈一凡,才会特意去接近小学妹苏静怡。

    她早已经明白,如果要和沈一凡在一起,只能接受和其他女人共享他,因为种种资料显示,沈一凡身边的女人不止一个,而且还是和平共处的。

    就像苏静怡,明显只是沈一凡的情人,可她却显得很幸福,这也是让她摇摆不定的原因之一。

    她觉得自己跟中了毒一样,了解沈一凡越多,就越看不上其他追求她的男人,明知道沈一凡不可能娶她,但还是想方设法的接近他,希望能和他发生点什么。

    今晚阴差阳错发生的事让她的愿望成了真,但是现在沈一凡刚夺走自己珍贵的处の子之身,就表现得异常冷漠,让她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

    她支支吾吾地回应说:“我原先租的房子到期,一时没地方住,静怡她很好心的让我借住在这里,但是这几天她去航空公司实习了,就住在机场那边,所以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污妖王同样很无语,怎么就能这么巧呢,他暂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于是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刚才我认错人了,以为你是苏静怡。”

    黄奕雯不回答,而是伤感的低下了头,两人现在还都光の着身の子,她却连遮挡一下都没有,难道还没有表明她的态度吗?她现在应该怎么说?要求对方负责,还是大度的跟他说没关系?

    污妖王不想跟她僵持着,干脆说道:“我今天拎回来的箱子里有两百八十万现金,全送给你,就当给你的补偿吧。今天这事当然错在我,但双方都有点责任,我看就这么算了。”说完,他就开始穿裤子。

    黄奕雯没想到对方是打算用钱来解决,这让她更是伤心欲绝,她抬起头,眼含泪水地质问道:“你把我当什么人?用钱就能买走我的第一次?我真是看错你了!”

    (上一章已解封,这章也很危险,现在很多词都不能出现,如警の查,以后要用别的词代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