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然,暮世昌也养不起那许多死士。女?生??网w?。net

    今天这一闹,暮世昌的那些死士,是保不住了,但暮世昌到底还有没有底牌?

    如果有,又会是什么?

    安音送林琳回房间。

    关了门,只剩下她们两个好姐妹,安音这才重新拉住林琳的手,重新审视林琳脸上的表情。

    “咦,这怎么看都不像落难的人呀。”

    “那像什么?”林琳眼里是藏不住的笑。

    “像桃树上结的桃花精。”

    “你才桃花精。”

    安音笑了,不再打趣林琳,收了笑,“说吧,今天都经历了什么?”

    林琳把经过说了一遍。

    安音听说玲珑没了,而且是为了救暮瑾言彻底的化了,眼里难得的涌过一抹动容。

    没想到那个尸魔,最后竟后一颗真心给了暮瑾言。

    林琳低下头,“我看着玲珑没有了的那瞬间,心里挺难受的。”

    她那样讨厌玲珑的人,都会难受,暮瑾言一定会更难受吧。

    安音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过,她最后这样,也算是……”

    安音深吸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玲珑就那样没了,确实挺可怜,但玲珑和暮世昌联手设了那个套,却又差点让暮瑾言和林琳差点死在暮世昌手上。

    这账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提起就是伤,揭过也就揭过了,谁也不愿意再提。

    安音转开话题,“那你和我哥,这次算成了?”

    林琳点头。

    安音一把抱住林琳,要林琳脸上亲了一口:“那我可叫你嫂子了。”

    林琳擦着脸,推开安音,“我一身脏死了,你也不啃一嘴泥。”

    安音笑着抱紧林琳:“我不嫌弃。”

    林琳也笑了。

    二人不再说话。

    她们认识的时候才十几岁,那时谁也没想到,她们会以这样的方式成为一家人。

    过了好一会儿,林琳轻轻开口:“安音……”

    “嗯?”

    “我觉得像要做梦,好不真实。”

    安音用力掐了林琳一把。

    林琳痛得抽了口气。

    “痛吗?”安音又掐了林琳一下。

    “好痛。”

    “还像做梦吗?”

    “像。”

    “咦,我还治不了你了。”

    安音扑倒林琳,在她身上乱挠,痒得林琳打滚,二人闹成了一团。

    直到闹够了,安音放林琳去洗澡。

    安音等林琳进了浴室,离开林琳的房间,给暮瑾言发了条短信:“哥,恭喜。”

    她没有说什么事,但暮瑾言会懂。

    回到房间,见秦戬正站在窗边打电话,神色凝重,安音脸上的笑渐渐淡退,走了过去。

    秦戬看了她一眼,继续听电话。

    安音没有说话,静静地站在秦戬身边。

    十多分钟后,秦戬才挂掉了电话。

    安音上前,拉住秦戬的手,“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了吗?”

    “不算。”秦戬深吸了口气。

    “什么消息?”

    “暮瑾言发现的个仓库,果然就是暮世昌的药库,那些药都藏在猪肉里,如果不是暮瑾言发现了问题,还真很难找出来。不过,还有一件,意料之中的事,暮世昌跑了。”

    站长语:

    欢迎进入手机版m.,阅读更方便,随时随地拿出手机.

    更多经典全本,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