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墨如雨上 > 第六十一章大战
    魔界大殿上,东皇钟发生异动的事,已经传遍魔界,擎城王和一些大臣们都在大殿上讨论此事,墨幽冥来到大殿上,擎城王很意外地看着他,说:“儿子,你怎么回来了。”

    “父亲,我是魔界少主,理应回到魔界,守护魔界。”

    “儿子,看来你想通了。”

    “父亲,魔界要守护,心爱的人更要守护。”

    “儿子,这就是你相通的事情吗?这就是你最后得出的结论吗?东皇钟发生异动,不知道是不是东皇钟的封印被迫除了,如果封印破除了,大战在所难免,缪千雪是天界上神,你是魔界少主,很有可能成为敌人,你知道吗?这都是命,谁也逃脱不掉的。”

    “父亲,你打算和天界开战吗?”

    “儿子,这件事你就别问了,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地在魔界呆着,不要在乱跑了。”

    “知道了,父亲。”

    墨幽冥走出大殿,撞到了碧池和玄觞,两个人手拉着手,十分地甜蜜,碧池看到墨幽冥一个人,好奇地问道:“幽冥,你没跟千雪一起回来吗?”

    墨幽冥无助地摇了摇头,一副悲伤的神情看着碧池,说:“碧池,我和千雪不可能在一起了,这次分开,就再也没有以后了。”

    碧池说:“墨幽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我想一个人静静,你们就不要打扰我了。”

    碧池看着墨幽冥离去的背影,她紧紧地握住玄觞的手,说:“玄觞,你说墨幽冥这个样子,不会干出什么傻事吧!”

    “碧池,别想了,让他一个人静静吧!感情上的伤,只有靠自己才能愈合。”

    “玄觞,我只是有点担心他而已。”

    玄觞吃醋地说道:“我的女人,怎么能为别的男人担心呢?”

    “是啊!我的眼里除了你,再也没有别的男人了。”

    墨幽冥不开心的时候,都会来到忘川河畔,有的时候,他会在想若是能重来一次,没有那么多的纷争,没有那么多的宿怨,是不是他的情路能顺畅一些,一切都变得简单一些,有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为当下发生的事情做出思考,也会在想,若时间能倒流,是不是能改变一切,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将会成为过去。

    天界,太辰宫,我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反复地在做噩梦,梦见墨幽冥在我的怀里灰飞烟灭了,魂飞魄散了,我的嘴里一直念叨着,墨幽冥,不要,我不要你死,有的时候,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逐渐地,我习惯了他在我身边的时候,如果没有他,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没有他,我所拥有的一切还有何意义呢?为什么我要和他面对这样一个结局,就连我都想不明白了,感情上的事,我可能这辈子都想不清楚。

    我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恍恍惚惚地看到了天帝坐在我的跟前,他拄着下巴,眯了一会儿,看到我醒来后,扶我起来,说:“千雪,朕之前有点激动,对你做了一些荒唐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在意。”

    “天帝,我能回北荒吗?”

    天帝不开心地反问道:“千雪,难道在朕的身边,就让你这么不开心吗?你一刻都不肯多呆,执意要回去,是吗?”

    “天帝,对不起,我想要回北荒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是在你的身边感到不开心,是我自己想回去,天帝对我的爱,若是换成别的女人,我想比对我还要好一些。”

    “千雪,你说别的女人可是天后,天后是朕的妻子,你又是朕心爱之人,朕是不会对你放手的。”

    “天帝,我且告诉你,你要娶我,必须先废后,我不想当你的妾,我缪千雪身边从来都不缺男人,想跟谁结婚都可以,可我却不想做小妾,你明白吗?”

    “千雪,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

    “天帝,你口口声声地喜欢也不过如此,我配不上天帝的喜欢,我要尽快回北荒,从此以后,天界于我再无任何瓜葛,御雷剑也被我弄断了,所以我们今后就不要在见面了。”

    我从床上起来,天帝从背后抱住我,不让我走,他说:“千雪,你的伤还没有好,好好地在天界养伤,等你伤好了,在离开天界吧!“

    “天帝,我没有那么娇贵,况且你和白帝渡了一大半修为给我,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所以我可以回北荒了吧!“

    天帝在我面前也不好说什么,想阻拦都阻拦不了,白帝看到天帝一脸扭曲的表情,顿时就笑了起来,调侃天帝说道:“天帝,这回你应该知道被人拒绝是什么滋味了。”

    “白帝,你能不笑话我吗?”

    “那好吧!我带千雪离开天界,她的伤在北荒好好地养着,很快就会好了,你不用担心了,可以让她放心地离开了。”

    “我知道了,白帝,你带千雪走吧!朕还得去九霄云殿,就不送你了。”

    “天帝,这还是我以前认识的你吗?以前认识的你从未妥协过,如今你却学会了为她妥协,你究竟是怎么了?”

    “白帝,比起失去她,我更愿意能看到她,即便有一天会被刺伤,我也不希望她出事。”

    白帝摇了摇头,说:“没想到天帝会说出如此深情的话,真叫人感动。”

    “白帝,我这一生栽在她手里,不为别的,就是希望她有一天能转过头看我一眼。”

    “天帝,我现在才发现你就是一个受虐狂,跟千雪在一起,你就等着被虐吧!”

    白帝吐槽完天帝,就走了,天帝无奈地笑了笑,笑自己明明知道缪千雪一点都不喜欢他,但还愿意耐心地等待她回头的一天,给予她所有,可惜她丝毫都不放在眼里。

    我和白帝走在一起,白帝看了我一眼,说:“丫头,你发的那个传音符是什么意思?”

    “白帝,天帝要开战的话,我们北荒保持中立,不选择帮任何人。”

    “丫头,你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想法,你是天界的上神,做什么事都应当以天界为先。”

    “白帝,魔帝被困于东皇钟,天帝用东皇钟和饕餮打败了魔界,这算是什么本事,他为什么要把魔帝困在东皇钟里,让他永生永世都不要出来,直接杀了他不好吗?”

    “丫头,你怎么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天帝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意图,我且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要为了墨幽冥,违背天帝的旨意,你是不是要为了墨幽冥,背叛天界,墨幽冥到底哪里好,竟让你如此待他。”

    “白帝,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不会说出这些话了。”

    “丫头,下次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我的心脏都快要被你吓出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天帝将半生修为都渡给你了,同时,他还守了你一夜,要不然你怎么能这么快就能下地走,以后做什么事情,不要再这么冲动了。”

    “我知道了,多谢白帝教训,我的身上不会留下什么疤痕吧!毕竟是用御雷剑刺了一刀,没事吧!”

    “事到如今就知道臭美,天帝怎么能让你身上留下疤痕呢!他早就用药给你治好了,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不过,你还是要好好地休息,因为你散去了一些灵力,导致你的元气大伤。”

    “哦!”

    姻缘府,司命君又有新的八卦,要找月下仙人聊,月下仙人正在整理红线,司命君说:“月下仙人,你听说神女受伤的事了吗?”

    “能没听说吗?都传遍了整个天界,没想到神女会用这种强硬地态度来拒绝天帝,同时我没想到天帝居然会为了神女而妥协,天帝是一个从不妥协的性格,为了神女,他学会了低头和示弱。”

    “月下仙人,看来这次天帝对神女动了真心,把天帝逼到一定地份上,天帝都没有伤害神女。”

    “嗯!神女若是成了天妃,想想这关系也挺好笑的,神女和白帝亲如父女,白帝又是天帝的哥哥,天帝跟神女在一起,神女岂不是成了白帝的弟妹吗?”

    司命君点了点头,说:“这关系的确有点乱,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神女同时拥有两个男人,这是多少女子都羡慕不来的。”

    九霄云殿,太上老君和玉清真君从弱水河畔上归来,天帝看到他们便问道:“太上老君,东皇钟的情况怎么样了,封印上了吗?”

    “启禀陛下,东皇钟的封印已经封印上了,神女只是封印了一半,没有完全封印上。”

    “那便好。”

    飞蓬将军近日在观察魔界的动向,发现魔界在集结军队,他来到九霄云殿上,向天帝陛下汇报说:“天帝陛下,近日魔界似有蠢蠢欲动的迹象,貌似魔界要展开一场大战。”

    “也好,不管是哪一方先发动战争,这场战争都无可避免,只能迎战,飞蓬将军,你去北荒通知白帝,叫他把一切都部署好,准备迎战。”

    “遵命,天帝陛下。”

    一场血雨腥风将要来临,天帝等这一天已经有很久了,多年来跟魔界的宿怨,终于可以通过一场战争来了结一切。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