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将军家有悍妻 > 第一百零四章二婚
    她怕他不应,连忙又道:“姐夫你也知道自从阿姐去世以后,爹的情绪也不高,今日难得有兴趣,还望姐夫陪他。”

    空气中冷气越来越重,压的人有些喘不过气。

    萧清南神情冷漠,“第一,我已经不是你姐夫,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第二,我不去,辜负姜叔的好意了。第三,日后若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麻烦我。”

    接着又加了一句,“我娘子怀了身子,我要照顾她。”

    姜玫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顿时面色一凝,“姐夫……”

    “以后别喊我姐夫,我娘子会不高兴!”

    萧清南感受到背后的视线,心里直打鼓,不过他说这话也不完全是因为姜薇,而是姜玫的行为确确实实让他有些反感。

    姜玫顿时捂着眼睛转身而去,在半路上停下了脚步,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凭什么她阿姐长眠地下,他又有新欢,明明之前他那么疼阿姐。

    姜家,吴桂芳见她一人回来,问道:“清南呢?”

    “姐夫怕她不高兴,便没有来。”姜玫道。

    吴桂芳自然明白姜玫说的她是谁,也没多问,只是叹了一口气。

    如今萧清南成了亲,很多事情身不由己,纵然他有心,却也要顾及他人。

    说来也不怪他。

    姜武汉回来也知道了,看着手中提的一壶酒,神情低落。

    ……

    萧家

    萧清南以为姜薇听见那些话会挽留他,结果他挪出萧家都两米了,也没见她出声,顿时老老实实去种地。

    天空拉下黑幕,撒下星光点点。

    萧清南推了推紧逼的大门,苦笑了一声,随后扛着锄头翻墙进了萧家。

    哎,一下午的时间他才种了一亩地,连轻功都用上了。

    院子里一片漆黑,就连屋子也没灯。

    以往萧素云还会在院子里留灯,今日却没有。

    摸索到厨房点燃火折子,查看了锅里,干干净净,就连剩菜也没有。

    顿时叹了一口气,这次娘子是真发火了。

    这时,岳澜远披着外裳走了出来,戏谑道:“种完了?”

    萧清南不理他,自顾自的烧火做饭。

    岳澜远走了过来,从身后端了一碗饭菜给他,“给你,这是素云偷偷摸摸给你留下的,弟妹铁了心不让你好过,剩饭剩菜都被她喂鸡了。”

    随后拍了拍他的肩,“你就自求多福,平日看着你挺聪明,怎就在这种事情犯糊涂。”

    “哎,二婚的男人就是麻烦。”

    萧清南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手指咔嚓作响,“想死?”

    岳澜远闻声,身子一僵,快速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进了屋子。

    二婚?

    萧清南脑海出现了这个词,面色阴郁的站立在原地半晌,随后将就着饭菜饱腹。

    再次完澡,夜色更深了。

    萧清南推了推屋子,不出意料,果然锁了。

    随后又查看了窗子,也锁了。

    站在门口将近一刻钟,他不确定姜薇睡了没有,也怕出声把她吵醒。

    转头他去了虎子他们屋,门到是没锁,只是床被虎子和萧安占完了。

    他迟疑了一下,转身出了屋子。

    黑暗中的萧安睫毛微动,听着关门声音响起,萧安睁开了眼睛,小声道:“坏爹爹走了耶。”

    接着虎子也睁开了眼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若是让舅舅知道你这样,会打你。”

    天还没黑时,萧安扭着他,让他陪他演戏。

    他不答应,萧安便坐在地上哭,他没法才同意了。

    萧安瘪了瘪嘴巴,“我才不怕,坏爹爹,阿娘都怀了小妹妹了,还惹她生气,就该让他吃些苦头。”

    “哼!等妹妹出来了,我就给他说爹爹的罪行,让妹妹讨厌他。”

    “你还真是厉害。”萧清南推开门,冷声道。

    就萧安那些小伎俩还想瞒过他眼睛,那也太小看他了。

    “哼!”萧安不为所惧,又道:“本来就是你讨厌。”

    见他气势汹汹的走过来,萧安缩了缩脖子,赶紧又道:“你要是打我,我就给阿娘告,阿娘就会又生气,阿娘生气你就不能回屋了。”

    萧清南脸色立马就黑了,他在萧家的地位真是日渐低下,连萧安也敢威胁他。

    上前一步将他提下来,冷声,“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嗯?”

    “今日夫子给我说你挨打了,听写三个字你全都错了!”

    “你还真是能干,上了几天的堂,教了三个字,三个字都错。”

    “我要是给你阿娘说,你说说她会不会打你手板心。”

    萧安立马规矩了,越听脸色越红,头都快埋到脖子里了。

    床上的虎子眼神一暗,难怪不得,今日见萧安手掌红红,眼皮也肿了,问他他也不说。

    “今夜正好有时间,我教你。”

    萧清南点燃油灯,下额轻抬,示意他赶紧过来。

    偷鸡不成蚀把米,萧安现在很能体会这句话。

    ……

    两父子“奋战”到天明,萧安的眼睛已经快睁不起了。

    萧清南精神也没好到哪去,但面上看不出半分,“去洗把脸,上堂去。”

    “若是今日再给我错,今晚继续!”

    萧安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没过一会,小脸又苦着,上堂也不能睡觉。

    随后他背着布包,哈欠连天的去上堂。

    萧清南跟着出了屋子,瞥了一眼旁边的屋子,已经开着了。

    大步走进去了,随后又关上了门。

    临窗而站的姜薇,不紧不慢的梳头,听着脚步声越来越靠近,也没有回头,似乎没有听见,。

    萧清南拿过她的梳子,替她梳头,轻言细语,“娘子,还在生气?”

    “没有下次了。”

    “我都反省了一夜了。”

    “娘子若是不信,就看看我的眼睛,都有两个黑眼圈了。”

    “娘子,我……”

    “哟!认错还挺积极。”岳澜远欠揍的脸出现在窗口,萧清南面色恢复冷漠,淡定的将窗子关下来,死死的锁上

    心里却不好意思,他一个大男人,认错被别人听见,面子都不知往哪搁。

    随后放下梳子,揽腰抱起姜薇往床上去,随后将她禁锢在怀里,闻着熟悉的香味,渐渐入睡。

    姜薇盯着他放大的俊颜没动,她心里也有些不明白她会有这种赌气的时候,似乎变得不像她。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