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娘子有点秀 > 第76章 颜值即是正义(两更)
    胡大静眯着眼站在树下,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在她脸颊投上星星点点的光斑。

    她此刻很是忧愁,自己这马球技术实在拿不出手,要怎么去参加孟兰盆节的击鞠大赛?拿下那五百两银子?

    胡大静真的好希望那天,对手们集体中暑。

    李承然用胳膊肘捅了捅薛嵩,示意道:“薛哥,你还别说,静娘安静下来,还挺像个姑娘家的。”

    “对。”薛嵩认真点头,随后大喊道,“静娘!”

    李承然被薛嵩这一惊一乍的操作吓得猴躯一跳。

    被打断心事的胡大静转头看向一胖一瘦的二人,蹙眉道:“你们怎么在这?”

    她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两个存在感较低的家伙。

    “我们是来为你助威的。”薛嵩乐呵呵道。

    胡大静自嘲道:“多谢。”

    李承然将不会说话的薛嵩推到一旁,笑道:“可惜我们来晚了,错过了你风采十足的时刻。”

    他装作并不知道崔管事被胡大静气到心火怒烧,并导致中热晕倒的事情。

    “静娘,你不必难过。”拆台专家薛嵩在旁边认真安慰道,“虽然你将崔管事气晕了,但好歹崔管事没事了,这件事我们会保密,保不住也没关系,反正他的追随者们打不过你。”

    胡大静和李承然的脸瞬间乌黑。

    三张黑脸在大太阳下很是耀眼。

    “你们为何这样看着我?”薛嵩摸了摸脸颊。

    李承然径直转身,不想再和薛嵩说话。

    “对了,静娘,今日怎么没有见胡大娘和胡四娘?你们不是形影不离的吗?”

    “在家呢,薛哥,你脸怎么红了?莫不是也中热了?”

    “不是,不是……”薛嵩吞吞吐吐道。

    李承然顿足,瞬间恍然大悟。

    薛嵩这小子是看上胡家……

    ……

    别看崔管事长相粗狂,面容线条粗暴简单,他在并州城可是有着呼风唤雨的本事。

    这个男人,是用结实的肌肉,还有出众的马球技术俘获了一众狂热的追随者的心。

    顺便养活了一批街头艺术家。

    崔管事的画像,那可是抢手货。

    由于供不应求,导致每隔个几天都会有几个画师去李大夫那里为手腕正骨。

    崔管事的追随者们是这样的。

    “哇,我们哥哥和别家的妖艳X货不一样,我们哥哥是靠实力!”

    “认真的哥哥全身都在发光!”

    “哥哥,你若离我而去,我愿誓死追随!”

    “……”

    总而言之,幸亏崔管事身体并无大碍,不然,胡大静只能开启漫漫逃亡之路了。

    不过,崔管事的这次中热事件也为胡大静带来了一个机会。

    解决了胡大静的最近的烦恼。

    ……

    张刺史得知自己的得意手下中热后,公务都先推到一旁,带着众多礼品,快马加鞭赶到了崔管事家。

    张刺史看到躺在床上萎靡不振的汉子,很是羞愧难当,连忙握住崔管事的手。

    “我对不住你啊!”

    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为何当初要屈服于邪恶势力下,收了胡大静这颗大毒瘤。

    当初他态度再强硬些,再抗争一下就好了。

    崔管事这个八尺男儿顿时双眼通红,感受到手上传来的阵阵温暖,激动之情无以言表。

    这可是刺史的手啊!

    “使君,不必自责,要怨只能怨这天气太热。”

    站在一旁的家仆忍不住打抱不平道:“明明是被胡家三娘给气的,阿郎,奴觉得您就是太善良了。”

    “多嘴多舌。”崔管事怒道。

    “本来就是。”这家仆一直跟着崔管事,胆子也是个大的,“奴是心疼阿郎,才大着胆子说的,孟兰盆节击鞠比赛都快到了,您身体这种情况,要怎么举起月杖?为击鞠社争光?”

    崔管事看到这家仆如此没有礼貌,手脚不自觉使力扑腾,但身子又太虚,使不上力气。

    整个人如一条在案板上努力跳跃的鲶鱼。

    “你再多嘴,我用大耳刮子招呼你!”

    张刺史连忙拦住情绪不稳定的崔管事,对小家仆道:“还不赶紧退下!”

    待小家仆离开后,崔管事的稳定了下情绪,愧疚道:“使君,实在抱歉,都是我平日里太放纵这些家仆,才导致他们如此没有规矩。”

    张刺史连连摆手,示意其不要多想。

    张刺史此刻更是羞愧到想挖个洞钻进去。

    面对如此大度的崔管事,他觉得自己这会像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特别是面对崔管事隐隐泛白的脸。

    要知道崔管事平日的脸可是吸收了充足阳光,而晒成的健康褐色。

    可见这次真的是虚了。

    两个人东拉西扯了一会,张刺史越坐越觉得对不起崔管事,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

    于是,他站起身道:“你好好在家里休息,不要胡思乱想,有什么需要给我说,不必客气。”

    “我是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但不知道该不该说?”崔管事脸色犯难。

    张刺史心里的愧疚感也没有那么浓烈了,大气挥手道:“你尽管说,我能做到的都会答应你。”

    崔管事手上攥着薄被,扭扭捏捏道:“就是能不能在孟兰盆节那天,给胡家三娘一个上场的机会?”

    张刺史咦了一声。

    “一个替补的机会也成。”崔管事觉得这个要求太高,又慌忙改口道。

    张刺史原本是准备回去将胡大静踢出击鞠社的,看到崔管事饱含诚意的目光,于是点头答应道:“可以。”

    面上虽淡然,他心里却捣鼓个不停。

    崔管事昧着良心解释道:“那孩子是个认真努力的,击鞠玩的也不错,年轻人缺的就是个机会。”

    “崔管事有心了!”张刺史夸奖道,“此等胸襟,无人能比。”

    “哪里哪里,使君谬赞了。”崔管事谦虚不已。

    心里却止不住的舒坦。

    崔管事是个身体大如缸,心眼小似针的男人。

    在追随者盲目的吹捧下,他迷失了自我,逐渐膨胀,总认为自己颜值甲天下。

    这次中热口吐白沫,双眼翻白的丑态要是传出去了,那些画师绝对会乱画一通。

    爱惜羽毛的崔管事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那就让根本不会打马球的胡大静上赛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