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奇侠仁妃 > 第一百四十六章:知人知面不知心
    见此情形,爱千寻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马布财其人可是号称千杯不醉,然而今天何以一碰就睡?

    正在这时,黄羡之竟趁其不备悄悄地扔给了爱千寻一个馒头,并暗示他馒头里面藏有东西,切勿急忙吞咽。

    少时,马布财便渐渐地苏醒了过来。然而此时的他同样是一头雾水,自己怎么稀里糊涂地就睡着了呢?

    眼见马布财苏醒了过来,爱千寻当即便把黄羡之给他的那个馒头藏了起来,以免被马布财发现。

    见此情形,黄羡之当即便站起身来,进而开始为爱千寻打掩护。

    只见黄羡之一边搂着马布财的肩膀,一边笑着对其说道:“马大哥,今天这是怎么了?酒不醉人人自醉吗?”

    正当这时,黄羡之竟突然转过身来,进而对在其身后的爱千寻使了个眼色。

    爱千寻见此情形,先是一愣,以至于并未完全理解黄羡之到底意欲何为。

    少时,黄羡之又趁其不备向爱千寻使了个手势。一旁的爱千寻见状,这才忽然明白了一切。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二人终于喝得尽了兴,而后便一同离去。

    另一方面,还没有吃晚饭的董见新眼见四下无人,便蹑手蹑脚地来到了颜如意的住处,意欲图谋不轨。

    不料其刚走到颜如意屋外,便发现了异常情况。平日里,颜如意的房间内往往都是灯火通明,甚至是通宵达旦,然而今夜此处何以漆黑一片?难道说颜如意已然逃之夭夭!

    想到这,董见新当即便加快了步伐,而后便匆忙地来到了颜如意的门前。

    到此之后,董见新并没有急于进屋,而是先将耳朵附在门上,想要偷听一下房内的动静。

    但见屋内并无异常响动,董见新便试探性地推了下房门。万万没想到,此门居然没有插门栓。

    见此情形,董见新大喜过望,想不到颜如意居然如此欢迎自己。似这般,他便已然无所顾忌。

    想到这,董见新便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屋内。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此刻房内并无一人。

    见此情形,董见新大为疑惑。自己一个时辰之前还来此看过颜如意,那时她的确在房里。难不成其一介女流,还能插上翅膀飞了?

    正在这时,董见新忽然觉得身后似乎骤然飘过了一个人影,之后便又瞬间消失不见。

    此刻,董见新的心头忽然涌上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虽说此处是他的地盘,董见新早已不记得自己来了多少次。然而这一回,他却是发自内心地感到害怕。因为颜如意的房间内,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头。

    在这里,我有必要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颜如意所居住的这间房子的大体构造。

    此屋是董见新为了关押重要人物而特意修建的,它是一个脱离整个住宅体系之外的独立建筑物,并不与此处的任何一间房舍相通。

    此屋东西北三面皆用厚砖块砌成,仅房间的南面留有两扇门。

    房门的左侧是一个单独的大窗,本是为了屋内通风换气之用。

    然而,自从颜如意被带到这里以后,董见新便立刻命手下之人将此窗用木板钉死,以防止其逃脱。

    至于房间内的陈设,则相对简单,什么针头线脑等杂物一概没有。

    但是此处的床榻却比别处的要大上两倍之多,由此看来,董见新倒是很关心此中人的睡眠问题。

    原本,此处就相对偏僻。此番,董见新为了行事方便,更是支走了这里仅存的两名看守。

    此时,屋外阴气沉重且不时伴有电闪雷鸣之象,极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而更加令其感到惊慌的是,此刻的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现实里还是在梦境中。

    因为自从董见新到此之后,便不止一次地看见自己的面前有人影——不,是“鬼影”飘过。

    就在这时,那个所谓的鬼影便在外部环境的衬托下,再次冒出来意欲惊吓于他。

    都说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董见新偏偏是那种坏事做尽的人,故而难免会庸人自扰。

    见此情形,董见新当即便被其吓得心惊胆裂冷汗直流,以致于使之立刻停止了胡思乱想,而只顾仓皇逃命。

    不料,被吓得魂不附体的董见新,刚刚踉踉跄跄地跑到了房门处,却惊讶地发现此门竟然已经无法开启。

    董见新心想:“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啊!真的有鬼……”

    而后,惊吓过度的董见新便昏死了过去,之后便不省人事。

    想不到这色厉内荏的董见新,徒有做“鬼”的本性,却没有面对“鬼”的勇气,思之不免令人发笑。

    其实,此间根本就没有鬼,有的只是一个素爱装神弄鬼吓唬人的颜如意。

    少时,颜如意便赫然出现在了董见新的面前,进而对着他恶狠狠地说道:“臭不要脸的,吓死你!”

    一心想要捉弄董见新的颜如意只顾在此玩乐,却未曾及时发现她的举动早已惊动了附近的看守。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一个蒙面男子突然出现。而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带着颜如意逃离了此地。

    然而,令颜如意感到万分诧异的是,这个一路之上都在背着自己逃脱追杀的神秘男子,竟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她说一句话。

    途中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他都只会用手比划。好像是怕颜如意在听到男子的声音后,会识破自己的身份,这才极力掩饰。可他这么做,似乎有些欲盖弥彰。

    而后,此男子所做的一件怪事,更是让颜如意有些忍俊不禁。

    只见该男子在将颜如意安全带至一处房舍之内后,当即便塞给了她一个纸团,而后便飞身离去。

    男子离开后,满腹疑惑的颜如意,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纸团。

    只见纸条之上赫然写着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爱千寻是个彻头彻尾的臭男人,请你远离他!

    这张字条上的字迹奇丑无比,想是男子为怕其会认出自己的笔迹,进而得知他的真实身份,故而特意用左手写的。

    见此情形,颜如意当即便大笑了起来。此人必是爱千寻无疑,这种画蛇添足的事情也就只有他能做得出来。

    日前,董见新还曾以爱千寻已然被其控制的事情,要挟过颜如意。

    如今看来,爱千寻已经安然脱险,且已对颜如意产生了感情。

    如若不然,爱千寻逃出生天之后完全可以自行离去,而不必顾及颜如意的死活。

    颜如意心想:“好你个臭千寻,想不到你还挺会装的。你不是说是自己弱不禁风,半点武功都不会吗?似这般,我可就更加非你不嫁了!”

    另一方面,在那寂静异常的京兆府之中,忧心忡忡的秋鹏运正左右为难,以致数夜都未能睡个好觉。

    见此情形,秋鹏运的相好宋婉婷当即便自家中搬来,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秋鹏运的饮食起居。

    宋婉婷虽已在此多日,然而秋鹏运却始终没能给她个名分。对此,他感到愧疚万分,以致于有些无颜面对宋婉婷。

    秋鹏运虽说玩弄过很多人的感情,乃是个彻头彻尾的薄情寡义之人。然而他对宋婉婷却非常好,而宋婉婷也对秋鹏运很是依赖。

    若是单看此时情景,不了解内情的人还真能误以为二人是道德高尚的夫妻。可实际上,他们骨子里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之所以直到此时还能和睦相处,多半是因为彼此间可以各取所需。如若不然,二人怕是早已分道扬镳。

    此刻,已是入夜时分。宋婉婷眼见秋鹏运日渐消瘦愁眉不展,很是心疼,于是她便赶忙熬制了鸡汤,想要给秋鹏运补补身子。

    然而此刻已然入夏,天气也日趋炎热起来。此种情形之下,谁还愿意喝热气腾腾的鸡汤。似这般,岂不是要出一身的臭汗?

    可这鸡汤乃是宋婉婷特意为其做的,若是直接拒绝甚至是斥责,一定会伤了她的心。

    正当秋鹏运端着鸡汤,进而表情纠结到不想下咽之时,却忽听门外衙役来报。

    说是有个名叫耿三的男子,无论如何都要见秋鹏运一面,看样子像是有什么急事。

    见此情形,秋鹏运当即便放下了鸡汤,而后便要与来人一道去往院中一探究竟。

    正常情况下,秋鹏运必然不会理会耿三。可今时不同往日,秋鹏运正好乘此机会借故离开。

    到此之后,耿三便急急忙忙地告知秋鹏运说,解乘风今晚意欲对朱靖祺不利。

    一听这话,秋鹏运当即便被惊出一身冷汗,此番可真是要先喝口鸡汤暖和一下了。

    秋鹏运万万没想到,解乘风竟然真的胆敢如此大逆不道,简直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而解乘风之所以这么做,乃是因为朱靖祺为了保全自己,进而毫不留情地将其抛了出来,让解乘风当起了替罪羊。

    要知道,当初解乘风乃是受朱靖祺的指派,前去劫掳李湘玲的。

    可眼见东窗事发,朱靖祺竟然恬不知耻地将责任推得是一干二净。而仅仅是奉命行事的解乘风,反倒成了策划此案的罪魁祸首。

    既然朱靖祺如此不念旧情,以致于逼得解乘风走投无路,那解乘风索性就提前动手,来他个孤注一掷鱼死网破。你不给我活路,我也断然不会让你好过。

    事不宜迟,得知此事后的秋鹏运,当即便率人火速赶往太师府救援,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与此同时,早已准备妥当的解乘风,已然偷偷地将守卫太师府的兵士通通调离。而后便独自前往朱靖祺的住处,准备打他个措手不及。

    然而,令解乘风始料未及的是,此时朱靖祺的屋内竟然还有一个人,那便是已经离家多日的朱妍姈。

    见此情形,解乘风为防不测,于是就决定先行躲于暗处观察一番。待时机成熟之时,再将其一网打尽。

    原本,解乘风想要再靠近一点,以便于听清二人的谈话内容。

    奈何此处灯光较为明亮,又比较宽敞,若再靠近,怕是会有暴露的危险。

    万般无奈之下,解乘风只能一动不动地躲在这,借以等待机会到来。

    不料就在这时,一个信鸽却突然朝自己飞了过来。

    解乘风眼见信鸽腿上的消息乃是用红绳绑缚的,便骤然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

    因为解乘风曾与之秘密约定,如若是写有危险降临或者是行动终止等坏消息字眼的纸条,便用红绳系之,其他的则都用白绳。

    见此情形,解乘风不禁心头一紧。心想,难道是计划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