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奇侠仁妃 > 第一百六十四章:罪有应得难瞑目
    在这纷繁多变的尘世之中,有很多看似美好,然而实际上却能给你带来伤害的东西。

    至于金钱美色之流自是不必多说,缘何连令人赏心悦目的皑皑白雪,却也是极具杀伤力?

    话说云轻悠兄弟二人本想忙完这一阵,便迅速离开这个令人厌烦的是非之地,却不想依旧是事与愿违。

    当日清晨时分,二人便奉命再度暗中返回洛阳,进而伺机探查并取得武辛义等人,密谋犯上作乱的证据。

    实不相瞒,他们是真的不想接受这份没有多少油水的苦差事。

    可转念一想,二人当初之所以毅然选择捕快一职,不也正是为了给天下百姓排忧解难的吗?既是善举,便不该再有过分牢骚。

    然而,当夏轻舟意外得知,何遇卿此刻竟然正在与一个名叫杨溢文的人不清不楚之时,他当即便被气得火冒三丈,以致于恨不能立刻杀到天香楼,进而将杨溢文碎尸万段。

    云轻悠眼见夏轻舟有些丧失理智,当即便进前极力阻止于他,这才避免了一场惨剧的发生。

    事后,夏轻舟为了排解积压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负面情绪,竟然独自冒着风雪来到荒郊野外,自顾自地堆起了雪人,这可是夏轻舟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

    要说这习武之人做起这种事情来,那就是比一般人要潇洒很多。

    只见怒气冲冲的夏轻舟,非常迅速地来到了洛阳城外的一处空地上。而后便运用内力,进而瞬间堆起了一个高达一丈的巨型雪人。

    少时,只见手握树枝的夏轻舟纵身一跃,而后便飞至雪人的头顶,进而在此处赫然写下了“杨家阉狗”四个大字。

    紧接着,怒目圆睁的夏轻舟回落到地面之上,而后便转过身来缓步离去。

    就在他走到距离雪人差不多有三丈远的地方的时候,夏轻舟突然转过身来,而后便用掌力将不远处的雪人瞬间击得粉身碎骨。

    眼看着随风而逝的雪沫逐渐飘远,夏轻舟如释重负,心底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一点点。

    当晚入夜时分,白天还生龙活虎的夏轻舟忽觉浑身酸痛,而后便开始不停地打喷嚏,头部还伴有发热的迹象。

    只听睡于一旁的夏轻舟突然大喊道:“哥!你快起来看看,我是不是生病了!”

    听闻此话,面前的云轻悠却是一动不动,依旧是背对着夏轻舟呼呼大睡。

    见此情形,夏轻舟便又要试图叫醒云轻悠,不料却突然遭到了他山呼海啸般地训斥。

    “让你没事不要出去瞎转悠,可你就是喜欢没事找事,这回怎么样!病了更好,让你长点记性!什么玩意!睡觉!”

    云轻悠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不放心夏轻舟。而夏轻舟也深知云轻悠断然不会对其不管不顾,于是他便选择了死扛到底,看谁耗得过谁。

    最后,云轻悠还是一如既往地背起了夏轻舟,而后便急急忙忙赶奔药铺而去。

    须知此刻可是数九寒天,一番折腾下来天色已然大亮。此刻,药铺大夫正在睡梦中不愿醒来,不想此二人竟在这时前来叨扰。

    这时,药铺的房门外还下着细细的小雪。别看雪势并不是很大,可如果再加上这冰冷刺骨的瑟瑟寒风,那可就瞬间大不一样了。

    当凛冽的寒风为一片片看似柔弱的雪花,裹上一层尖锐的“外衣”,进而一次次无情地痛割着每个人的脸庞,你就知道什么叫“来自冬日的绝望”。

    屋内大夫眼见这般情景,便想要借故赶走他们。可转念一想,如此行事恐有伤天理,于是大夫便有些不情愿地将二人让进屋内。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夏轻舟的病情终于有所好转。见此情形,云轻悠这才心存感激地拜别了大夫,进而带着夏轻舟回到了住处。

    其实,说是兄弟二人,也仅仅是因为他们年龄相仿。在我看来,他们更像是一对“父子”。

    毕竟夏轻舟的心智尚不成熟,以致于处处都要让云轻悠体谅照顾。

    诸如今天这般,独自背着他前去看病的场景,怕是就已经不下数十回。

    数日之后,夏轻舟得以恢复如初。

    正当这时,二人却忽然接到了秦梦兰的飞鸽传书,说是他们想要的东西,此刻正在杨溢文的手中。

    事不宜迟,得知此等情况后,兄弟二人当即便火速赶往天香楼,以期尽快取得相关罪证。

    当日夜半时分,已然准备停当的云轻悠与夏轻舟,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天香楼之中。

    然而,到此之后,二人却惊奇地发现,楼内竟然空无一人。

    正当其大为不解之际,天香楼内的机关消息,竟毫无征兆地瞬间启动。

    “哥,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可这又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想就这么死了,我还没有成家立业呢!”夏轻舟有些慌乱地说道。

    “瞧你那点出息!你就瞧好吧,咱们死不了。若真有闪失,我负全责!”话音刚落,此间的机关消息便逐个停止了运转。

    原来,秦梦兰早就暗中命其亲信,对天香楼内的所有机关消息做了手脚。此刻,它们不过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哎呀,哥,你怎么不早说?吓得我这一身汗哪,新买的衣服又糟践了!”

    正当这时,天香楼内的灯火竟突然大亮了起来,而后杨溢文与耿三便从二楼的一间房内走了出来。

    只听杨溢文得意洋洋地对下面的人说道:“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吗?实话告诉你,何遇卿等人此刻早已去见阎王爷了,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要说这杨溢文可真是歹毒至极,他来此投奔何遇卿是假,伺机伙同耿三在何遇卿等人的饭食里下毒,进而逐步谋害众人的身家性命是真。

    而今,胸有成竹的杨溢文自以为奸计已然得逞,故而才敢这般有恃无恐。

    然而,令其始料未及的是,良心发现的耿三,既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对何遇卿等人暗施毒手,也没有为其联系那些所谓的帮手。此刻,杨溢文已然是孤家寡人了。

    正当杨溢文自鸣得意,进而开始有些忘乎所以的时候,此前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耿三趁其不备突然发动袭击,而后便将一把锋利的尖刀,从杨溢文的背后恶狠狠地刺了进去。

    见此情形,在场之人尽皆目瞪口呆,以致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见耿三一边将尖刀继续刺入杨溢文体内,一边愤怒地对其说道:“杨溢文,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竟敢在背地里出卖我!我耿三虽说也并非是什么良善之辈,但至少不会似你这般,恬不知耻地对老弱病残下手!而今,我就要替他们报仇雪恨!”

    不知何故,原本对杨溢文死心塌地的耿三,竟然会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倒戈相向,实不知为了什么。

    然而,正当自以为大仇得报的耿三哈哈大笑之时,此前一直安然无恙的他,竟突然开始吐血不止。

    原来,阴险歹毒的杨溢文早就察觉出耿三怀有异心,并意欲伺机对其暗下杀手。

    为防不测,杨溢文竟事先在耿三所喝的酒里面下了剧毒,此刻正好赶上毒发。

    然而,此刻方才毒发似乎已然太迟,杨溢文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只听吐血不止的耿三,忽然大笑着对其说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杨溢文,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咱们阴曹地府见!”说完,耿三便气绝身亡。

    云轻悠与夏轻舟见状,本想立刻上前将杨溢文擒住。不料狡猾的杨溢文早有防备,以致于使其又一次在烟雾的掩护下成功逃脱。

    须知此刻的杨溢文,在突然遭受了耿三的致命一击之后,已然是命在旦夕,料想他也无法再继续兴风作浪。

    事后,云轻悠兄弟二人便顺利救出了何遇卿等人,并在何遇卿的帮助下,顺利取得了武辛义等人的罪证。

    原来,何遇卿有意与之投怀送抱是有目的的,她是想乘此机会获取武辛义身上的机密。

    当日夜半时分,早有预谋的何遇卿,假意邀请武辛义到天香楼之内小憩。

    其间,何遇卿特意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并出人意料地陪着武辛义喝了个痛快。

    何遇卿虽说是一介女流,然而却是酒量超群,于是毫无防备的武辛义没过多久便被何遇卿灌醉。

    何遇卿眼见时机已然成熟,便迅速地拿出了早已准备妥当的字据,之后便把着武辛义的手指,让他在迷迷糊糊中便在纸上画了押,进而取得了相关证据。

    如今,只等耿三所说的证人和相关证物一到,梅承业等人便立刻开始行动。而后便一鼓作气,以期将武辛义等人一同送上断头台。

    另一方面,已然察觉出大事不妙的武辛义,当即便夜入宫中,进而意欲找到武莹敏,以期能够为其寻得解决之法。

    岂料,当忧心忡忡的武辛义快步来到武莹敏寝宫之外的时候,却被意外告知武莹敏不在这里。

    其实,武莹敏就在里面,只是此时的她并不想见到武辛义而已。故而只能命人对其谎称,说武莹敏已经去往他处,实则不然。

    而今,走投无路的武辛义已然成为了一个烫手的山芋,真可谓是谁沾上谁倒霉。

    武莹敏本就与其关系特殊,加之此时又意外查出武辛义极有可能涉及朝中的一桩大案。

    见此情形,武莹敏躲之唯恐不及,又怎么可能出手帮助于他?

    这便是人性的无情和现实的残酷,即便是骨肉至亲也照样不能幸免。

    只见唉声叹气的武辛义,绝望地看着武莹敏寝宫之内明亮的灯火,而后便黯然神伤地匆匆离去。

    少时,宫中侍卫来报,说是武辛义已然出宫,不会再回来了。

    听闻此话,武莹敏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是暂时放了下来,而后便开始醉生梦死。

    事到如今,武莹敏已然被这深宫内院的各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弄得身心俱疲。

    此时的她,只抱有一个念头,那便是破罐破摔得过且过。毕竟武辛义已然捅了这么大的娄子,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权且能享受一天便赚一天。

    连日以来,穷奢极欲的武莹敏,是绞尽脑汁地贪图享乐。喝的是琼浆玉露,吃的是山珍海味。把这些年没做过的事都做了,把这辈子没吃过的东西都尝了。如今要做的,便是等死。

    话分两头,正当武辛义等人为了扭转自己的败局,而苦苦挣扎之际。已然身受重伤的杨溢文,竟然在他人的帮助之下,凭借着非人的毅力,以至于使其竟然能够在咽气之前,再度返回了他远在长安城的那间破屋之中。

    杨溢文之所以要拼了命地回到此处,乃是因为在此屋中的密室之内,还安放着一箱子耿三在这之前交给他保管的,一些有关于众多朝中大臣的罪证。这其中,就包括武辛义等人苦苦寻找,并意欲销毁的证据。

    然而,当杨溢文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跌跌撞撞地来到密室之内,进而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之后,却惊讶地发现其内竟然空无一物。可他明明看见耿三把东西放在里面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一切都是耿三为其设置的障眼法。

    其实,他早就趁其不备将这些证物来了个偷梁换柱,箱子里的东西耿三早已暗中命人通通交给了梅承业。

    而今,秦梦兰等人业已保护着此案的唯一证人暗入长安城。只待时机一到,便可给武辛义等人致命一击。

    至于自作聪明的杨溢文,他不过是适逢其会。自以为能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他,到最后反倒被耿三这等无名小卒害得丢了性命。然而其已是恶贯满盈,有此下场,实属罪有应得。

    只见奄奄一息的杨溢文突然冷笑一声说道:“杀得好,杀得好!只有我最该死!”说完,杨溢文便气绝身亡。

    此刻,死于木箱旁边的他,依旧瞪着一双充满仇恨与不甘的眼睛,真可谓是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