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都听说了?”

    唐氏最近一段时间本来就经营不善,加上唐元启的失踪和叶氏的风云变幻,如今已经是风雨飘摇。

    别说是唐鼎天这个董事长的位子了,就是唐氏本身,距离破产也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

    “其他的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你们就如同过去那样,‘尽心尽力’地扮演好叶家的亲家,我保你们荣华富贵,也保唐家再续辉煌。”

    事情哪里会这么简单。

    唐鼎天垂头丧气道:“现在叶年还昏迷着,说不定明天叶家就要改朝换代了,到时候,他们第一个打击的目标就是唐氏。”

    “不会。”

    唐青雨的否认充满了底气和信心。

    “叶年很快就可以醒过来。”

    唐鼎天震惊地看着唐青雨,难道……难道唐青雨之所以要选择以唐紫玉的身份活着,是因为叶年?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青雨,你说的这些,可能性有多大?”

    “百分之百。”

    唐鼎天晦暗的眸子里闪出一丝精芒,如果叶年可以醒过来主持叶家的大局,那么唐氏还怕什么经营不善啊?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儿的大好事啊!

    可是,为何他心里五味杂陈呢?

    “唐叔,如果你不希望唐家败落在你的手上,如果你不想那些亲戚声讨你无用愚蠢,就配合我接下来所做的一切。”

    唐青雨虽然是在发烧中,但是她的声音给了唐鼎天一种隐约的“震慑”。

    直到今日,唐鼎天似乎是再一次重新认识了面前的这一个养女。

    她是坚强的,又不止于坚强。

    是啊,一个可以在十年前那场冤枉中坚强地挺过来的小女孩儿,又怎能小看?

    “我的手机呢?”

    唐鼎天赶忙把唐青雨的手机找来给她。

    指纹解锁屏幕,唐青雨如意料之中看到了一条信息。

    一个陌生号码,却一定是“黑桃k”发送过来的。

    收到信息的时间显示为昨天晚上七点半,也就是说,她通过摄像头答应了接受“黑桃k”的要求之后,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对方就有了回音。

    还真是迅速。

    “后天上午10点,把叶年带到指定的地点……”

    后天上午……她高烧了一整晚,后天就是明天啊……

    唐鼎天在唐青雨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欣喜,似乎是收到了什么好消息。

    “唐叔,挂完这袋水,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可是你……”

    唐鼎天刚想要劝唐青雨在医院里养好身体,就想起了一件事。唐青雨曾经说过的,这辈子,除非是病得快要死了,否则不会在医院里面多待哪怕一秒钟。

    “好。青雨,从今以后,你要做什么我都不拦着你,你多保重,遇事先求自保。”

    看着唐鼎天默默走出门,唐青雨心里一阵苦涩。

    呵呵,如果唐鼎天以前能够这样对她,哪怕是偶尔这样对她,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是今天这般模样。

    没有时间了,她必须去叶家,想办法把叶年接出来,如时赴明天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