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 > 第二十五章 我真不是故意的
    方然眉心一阵酥麻,那是面对迫近的危机时,身体自然而然产生的警兆。

    前面,是气势汹汹刺来的机关麻雀。看那尖嘴闪着一抹青紫之色,又想到了唐家这个名号,方然哪还能猜不出,那尖嘴上定然喂了剧毒。

    后面,天雷崩一声轰鸣紧接着一声,仿佛无穷无尽的雷霆怒吼,不知疲倦。

    方然看向唐家少主的目光,已经带了寒意。

    便是小孩子闹别扭发脾气,也得有个限度!

    呼!

    手中枯枝抡圆了,精妙无比地砸在机关麻雀翅膀上,手中枯枝终于承受不住压力,断成几节,同时,机关麻雀翅膀上,无数机括零件散落出来。

    那机关麻雀歪歪扭扭落下,正好落在天雷崩覆盖范围之内,又是一声嘭然巨响,机关麻雀被轰得支离破碎。

    方然足尖在地面之上一点,急停之下,震碎一小片地面。

    “没时间和你浪费了,荒辰还在等我回去,得速战速决。”方然心里想着。方才对抗欧叶一剑,消耗不小,好在此刻他也不需要强横无比的攻击力来破开丝线。唐家少主全是远程攻击,在天机轮盘的推演下,方然看得出来,对方近战之法并不如自己。

    只要可以近身,便有的是法子可以结束战斗!

    暗运灵力至脚踝,方然以溯河剑意化用潮平剑诀的步法,身体贴地,如游鱼一般掠过地面。

    踏踏踏踏。

    数丈距离,几步掠过,正是趁着天雷崩两次攻击的间隙,转瞬之间拉近了距离。

    “哼!”唐家少主冷哼一声,手腕一抖,便又将天雷崩对准了方然。若是方然不躲不避,这种距离,天雷崩足够将方然撕得粉碎!

    “你以为同样的招数,我会没有防备?!”方然怒喝一句,运灵力于手,嗖一声,将余下的最后半截枯枝猛力掷出。

    枯枝如弩箭,正插入天雷崩炮口之中。

    哒,哒哒哒哒。唐家少主扣动机簧,可是方然这一掷,直接卡住了天雷崩的击发机关,任凭唐家少主不断尝试,也是徒劳!

    方然速度何其快,唐家少主只是瞬间无措,他便已经进身一尺之内!

    “啊!”毕竟缺少临战经验,又没有方然这样的应变,唐家少主一声惊呼。

    便是这一声惊呼,让方然运足力气推出的一掌,掌力收敛了许多。

    他本就没打算分生死,只是一时怒极,想将这个倨傲的唐家少主推出数丈,给对方一个教训,所以他所运之力柔韧绵长。

    此刻掌力收敛,推出去时,十分力气,倒有九分卸力在了空气之中,剩下一分,却是已经剩不下什么杀伤力了。

    所以,这一掌,便只是轻柔地按在了唐家少主的胸前。

    手感……柔软……富有弹性……

    卸在空气中的掌力四下激射,切断了唐家少主的束发丝带。

    黑发如瀑,被掌风扬起,再缓缓落下。

    配上那不知是因为惊吓还是因为别的而潮红的白皙面容,还有现在看起来红润的恰到好处的,微微张开的双唇……

    “卧槽……我特么……篓子捅大了……”方然喃喃道。

    “我杀了你!”唐家少主惊怒交加,眼角更是沁出几滴泪痕。

    她踉踉跄跄退开几步,袖中落下一物来。

    “少主!不可用灭神引!”欧叶本就吃了一惊,再看到此物,哪里不知,自家小主人已经乱了心神,惊惧吼道。

    然而已经晚了。

    从方然袭胸,到唐家少主袖中落下灭神引,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只有方然,从灭神引刚一进入眼中,便敏锐感知到了其中蕴含着的绝大灵力。

    这股灵力极其不稳定,处在一触即发的状态。

    “被崩碎的灵石?”方然目瞪口呆。这个节骨眼,他还有闲功夫去想,唐家机关术,难道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连不受管教的灵石中的灵力,都可以利用了?

    同一时刻,杀神引被触发。

    灵力从灵石之内炸裂开来,一瞬间席卷周围十丈方圆。

    渊默之野上的灵力湍流受到扰动,涟漪一层层荡开。

    巨量的各属性灵力相互碰撞,相生相灭,最后变成最简单的形式——一场盛大的爆炸。

    “少主!!”爆炸范围之外,欧叶的喊声撕心裂肺。

    啪。

    护着唐家少主的断离符残片,碎了。

    轰!轰!轰!

    爆炸的范围只有十丈,可这十丈之内,生生产生出了一种天崩地裂的气势!

    欧叶目眦尽裂,两行血泪从眼角流出,看着无比凄厉!

    ……

    “欧大爷,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呀?”还在蹒跚学步的唐迁迁,奶声奶气地问着欧叶。那时候,欧叶的头发还没有现在这么白。

    他宠溺地抱起来唐迁迁,把流放到渊默之野上,唐家这一脉的独苗放在肩头:“等到你能做出来《机巧录》里所有的机关,再做出来你爹爹留下来的幻傀儡,我们就可以回家啦。”

    ……

    “欧大爷,你看,我做出来了机关甲马!”唐迁迁骑在一头浑身覆盖着黑色板甲的马形机关上,雀跃地对着欧叶扬起脑袋。她一笑,便露出还没换完的牙齿,两个黑洞,衬着天真的笑容,无比可爱。

    ……

    “欧大爷,我们……其实回不去的,对吧?渊默之野的环境,堵死了我未来所有的可能。呵,不过在这里雄霸一方,似乎也不错?”

    “希望……总是会有的。无论如何,轻言放弃,不是我唐家人的作风。”欧叶仰头,看着那本该是唐家家门的所在,眯起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

    “我做出了灭神引,渊默之野上,不可能有人挡得住它。欧大爷,接下来,就是幻傀儡了。”

    说这话时,唐迁迁神采飞扬,一双眼睛,比任何一颗星星都要明亮。

    ……

    “少主!少主!!”欧叶跨出几步,却被那灵暴反震而回,一口鲜血,喷在衣襟之上。

    老泪纵横!

    他徒劳地跌倒在地面,无助地看着那一片灵暴肆虐。

    断离符残片破碎的声音,以他的修为,听得一清二楚。

    可若是有可能,他宁愿自己没有听到过。

    至少那样,还能保有一线的可能。

    “少主……少主……”欧叶俯下身去,无力地捶打着地面。鲜血从拳头上渗出,星星点点,染红一片碎石。

    呼!呼!呼!

    灵暴的肆虐,丝毫不见减缓,甚至从彻底的乱流,变得有序,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方圆十丈,直冲天际的漩涡!

    欧叶呆滞地看着这个漩涡,觉得似乎什么时候见到过。

    似乎……就是那一天,他和小主人决定来攻打荒辰?

    这漩涡……不像是荒野上无序的灵暴,反而,更像是在被吐纳一般。

    漩涡骤然收束!

    哗!哗!哗!

    有若惊涛,有若骇浪!

    如雷霆一般的轰鸣声中,漩涡缓缓敛去……不,不是敛去,而是尽数被暴风眼中的某个存在,全部吞噬!

    欧叶想到了某个可能,旋即摇摇头:“这……怎么可能……他……难道真的……”

    几个呼吸之后,灵暴停止,被扬上天的碎石土屑,纷纷落下,像是一场沙雨。

    “呸呸呸……一嘴土……”

    方然扑棱了几下,掸干净身上渣土,放开了一直环抱着的手臂。

    他摸摸脑袋:“幸亏有小嗷,不然这么高强度的灵暴,只凭我,还真不一定能这么快让它平息下来……”

    小嗷得了夸奖,肚皮朝天仰在方然头发里面,打了一个饱嗝。

    唐家少主蜷缩在地面上,楚楚可怜。

    青丝如瀑,只是白皙的脸上,惊恐之色还未褪去。

    倒是有几缕头发断裂在了灵暴之中,不过……

    “少主……少主!少主你没事!!”

    方然抬头看时,看到的便是欧叶披散着头发,脸上泪水和血泪混杂,衣襟前一片朱红,连手上也尽是血迹斑斑,张牙舞爪,一边喊着“少主”一边扑过来的景象。

    “鬼啊!”

    轰!方然一脚轰出。

    也幸亏是欧叶修为精深,临战经验老辣,便是心情激荡之下,依然运起护体罡气。不然,方然这一脚下去,老人家怕不是当时就得扑街。

    “对不住对不住,我以为你化成厉鬼来索命的,我不是有意出脚那么重的……”方然连连道歉。

    唐迁迁老老实实站在欧叶身侧,缩着肩膀,低着头。

    她还没有从刚才情绪的波动中完全脱离开,特别是那一瞬间灭神引引爆,她几乎已经感觉得到,死亡近在咫尺,前所未有的大恐惧,完全将她笼罩进去!

    然后,两支清瘦的臂膀将她环保在内,耳畔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别乱动。”

    她本能地蜷缩在那一双手臂环绕之内,有一瞬间,心底涌上一股无比柔软的安全感。

    似乎,只要有这一双臂膀,便是再猛烈的灵暴,都比起一阵清风,没有什么区别。

    “对不起啊唐少主,在下不是有意冒犯的,早知道你是女的,我绝对不用那招打你……”

    唐迁迁瞪大了眼睛——嗯?明明先前还在感动,可是为什么现在杀意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方主事……我家小主人的事,还请代为保密。作为交换,唐家之后的机关傀儡,也会和荒辰互通有无。至于此次,这三架机关车,便是方主事你的了。”欧叶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冲着方然拱手道。

    “好说好说。我姐姐就是女儿身雄霸一方,唐公……姑……呃……”

    “唐迁迁。你可以叫我迁迁。”唐迁迁直视着方然的眼睛,脸上绯红还没有全数退去,说不出的可爱。

    方然愣了愣,说:“好吧迁迁,反正我觉得雄霸一方之主,是男是女都没啥区别。机关车谢谢啦,这次就算平局,矿洞的事儿你们别担心,我答应的,就不会反悔。”

    “这怎么好意思……”欧叶连连道。

    “东西在会用的人手上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荒辰和我,都没那么小家子气。”方然说这话时,笑容真诚,眼神明亮。

    欧叶看着眼前年轻人,眼角又看了看自家小主人。脑中的盘算,便已经暗戳戳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