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 > 第二十七章 背后阴人
    唐家的机关术冠绝整片荒野,自然也少不了一些不用惊动旁人,也依然可以私底下沟通的小手段。

    欧叶看着方然,后者正用指尖敲一敲一根连杆,发出硿硿的声音。唐迁迁的声音细若蚊蝇,恰到好处地在欧叶耳畔响起。

    “又对了……当时制作连杆时,地火温度不够,淬炼少了半个时辰。他敲击的地方,正好是整个连杆最脆弱的地方。如果这里受到了攻击,或是强行变换形态,便有至少一成的可能性要更换……”

    欧叶看着方然,眼神之中,古井无波,心中却是思绪不断:“好一个荒辰,方晴雨还藏着这么一张底牌!好在半路上便遇到了方然,不然,若真是到时候斗了起来,还不知道鹿死谁手。不过……他天资如此妖孽,也算是件好事。我的日子不多了,看这小子,实力也有天资也有,呵呵,不错,不错!”

    “嗯,先这样吧,差不多搞清楚了。”方然抬起头,伸展了一下身体。

    “搞清楚什么?你要在荒辰仿制这几架机关车?”唐迁迁支着脑袋,望着方然道。

    “怎么可能,这些机关这么复杂……”方然摇摇头。

    唐迁迁问这话,七分是打趣,也有三分认真的含义在里面。

    刚才方然的表现,着实吓了她一大跳。若不是自信唐家机关术冠绝荒辰,同时也对自己的天资有着绝对的自信,她怕是真的要以为,方然是无师自通,弄懂了这三架机关车的奥秘。

    此刻听方然这么说,唐迁迁拍拍胸口:“我就说嘛,弄明白这些机关,就凭你怎么可能。这可是唐家几代人的积累……”

    听着唐迁迁这句话,方然明智地闭上了嘴,把后边半句“所以要想复制得再多花几天工夫研究”吞进了肚子。

    你看,你打了老的,轻薄了小的,拐跑了车,拐来了人,现在如果再顺带着在人家安身立命的本事上面打击一下人家……这事情就忒不厚道了点嘿。

    所以方然点头如捣蒜:“就是就是,唐家的机关之术,实在是登峰造极,刚才我就看了这么一会,脑袋就已经要晕掉了。唐少主你竟然可以制作出来这么精妙的机关车,方某实在是佩服,佩服!”

    这明显拍马屁的话,老江湖欧叶不以为意地撇撇嘴,心说:“油嘴滑舌,你唬谁呢?”

    唐迁迁却极是受用,连连点头,心情大好,说:“嘿嘿,我也没那么厉害。”

    欧叶摇摇头,决定不要在这件事情上面太过纠结,转而问方然:“方主事,若按照我们之前的预计,从枯木林到荒辰,走了这么久,到现在约莫走了一半。不知苍庐侯和七绝公子,又是从何方攻来?”

    面对正事,方然收起了那股子痞气,正色道:“苍庐侯攻自洪崖,七绝公子则取道笔架山。算下来我们应该是先到,不过先前耽误了点时间,估计和苍庐侯差不多同时抵达荒辰。笔架山到荒辰的距离最远,我们可以先收拾了苍庐侯,然后慢慢对付七绝公子。”

    欧叶又问:“听闻苍庐侯座下,碧眼狮虎兽有足足五头,不知方主事可有准备?”

    “苍庐侯这一次没有押上全部身家,带来的碧眼狮虎兽只有三头。算上苍庐侯自己,是四个武极的战力。欧前辈愿意助阵,荒辰算上我、影若烟、钟鸣泰,也是四个武极。再加上这三架机关车以备万一,足够了。”方然显然成竹在胸。

    这便是他的计划了。本身荒辰顶尖战力逊色于苍庐侯,可若是有了欧叶帮忙,在三步武极这个境界上,双方便是旗鼓相当。

    荒辰,更是有破阵诀压阵,对付苍庐侯带来的那些亲卫,也不逊色。

    剩下的,便是如何在双方僵持的天平之上,再压下一颗砝码。

    方然看向了正滚滚碾过地面的这三架机关车。

    七杀,破军,贪狼。

    依靠这三架机关车,只要有办法能够解决掉对方任何一个武极境界的战力,瞬间便是四打三的局面!

    若是这样,荒辰还应付不了,那还是趁早解散了,各自奔各自的前途去吧!

    欧叶在心里略加推算,便得出了和方然预想中同样的结论。他点头道:“若无意外,便是如此了。可是,七绝公子……又要怎么办?恕老夫直言,七绝公子的崛起,带着蹊跷。从五年前,渊默之野上第一次听说七绝公子这个名号开始,和他交手过的人,从来没有活口留下。无论对方是怎样的势力,有着怎样的战力坐镇,七绝公子出手,血杀千里,一个活口都不留。到现在,他的存在几乎成了一个传奇,而他的手段,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谜……方主事,哪怕老夫倾力而为,也绝对不敢说,荒辰有什么法子能应付过去。”

    “是啊……我专门问了大家,看有没有关于七绝公子的资料。可是问来问去,所说的无非是同样的话。”方然立在车头,望着笔架山的方向。

    七绝公子!这是全然出乎方然预料的一个敌人。

    自五年前崛起,以无可匹敌之势扫平了周边大大小小十几个势力之后,他的存在,便成为了渊默之野上公认的最强者。

    曾经有人试图挑战过七绝公子。无一例外地,这些人,连同他们身后的势力,已经全部变成了荒野上的一捧飞灰。

    手段残忍的七绝公子,一切都笼罩在神秘之中。

    没人知道他用的什么样的功法,没人知道他的武器是什么,甚至没人说得清他的长相。

    但是有一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若是走在荒野之上,遇到了一片碎尸垒成的小山包,那么不用说,一定是七绝公子的手笔了。

    “欧大爷,七绝公子……真的那么厉害?你也没有把握拿下他?”唐迁迁好奇问道。

    欧叶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老了,在三步徘徊了半辈子,锐气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七绝公子暂且不说,你眼前的方然,不就刚刚差点要了我的命?”

    方然笑笑:“欧前辈谦虚,先前我只是侥幸。至于七绝公子,我相信只要是人,就有弱点。只要有弱点,我就能抓的住。七绝公子,说破天,也不过是在三步境界走到最巅峰的武极。我倒是想看看,他究竟有什么可怕的!”

    欧叶没有答话,只是深深看了方然一眼,回到了车厢之中。

    荒野之上的灵暴在身边不远处炸开,风声呼啸,卷起碎石块又从半空中抛落下来。

    铁灰色的枯枝顽强地在灵暴之中立直了枝干,落下的碎石打在树干上,发出劈里啪啦的闷响。

    三架机关车,就这么险而又险地擦着灵暴的边缘,取最短的道路,赶向荒辰营地。

    放在平时,如此接近灵暴的路径,欧叶绝对不会走。可是现在,他的心头也仿佛压着石头,不敢多去想,接下来有可能会和七绝公子对上的事情,自然也没有精力注意这些灵暴。

    唐迁迁很少见到欧叶这么凝重的神色,也无心继续研究机巧录,趴在桌子上,摆弄着一片小小的零件。

    欧叶压低了声音,对唐迁迁叮嘱道:“苍庐侯如我们所说,算不得真正的威胁。可是少主,七绝公子,如何高估都不为过。若真到了要和他对上的地步,老夫可以死,你却一定要想法子逃掉。”

    唐迁迁咬了咬嘴唇,道:“欧大爷,是你说的,轻言放弃,不是我唐家人的作风。七绝公子这一次攻破了荒辰,下一次,也许便是唐家。我想看看,那七绝公子,究竟有何手段。”

    她眼中坚毅之色闪烁,论锋锐,竟是一瞬之间,连欧叶这位三步武极巅峰了半世的老牌强者,都压了下去。

    欧叶似乎觉得,心头仿佛有一把火重新点了起来,看着小主人这副表情,就仿佛看到了当时的老主人一般。

    “哈哈哈哈,说的对!我这把老骨头,越活确实越回去了,瞻前顾后,哪有年轻时候的气魄?荒辰的那小子,还有小主人你,却是比我这把老骨头强多了。那便好,与其这次退缩,等七绝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找麻烦找到了唐家,不如和荒辰一道,料理了这个祸害,也好让我老头子往后能够安安心心地去!”

    “欧大爷你说什么呐!你还是春秋鼎盛如日中天的年岁,说什么去不去的!”唐迁迁嘟囔着嘴。

    前方车头处,方然忽然出声道:“我们到了。似乎……有些麻烦……”

    呼!

    欧叶瞬息之间便闪身来到了方然边上,和他并肩而立。

    他一行人此刻正在一处丘陵之后,丘陵一侧便是一处斜坡,下去就是荒辰营地外的一大片空地。

    方然将机关车赶到了丘陵之后,正好避开了从空地上往这边看的视线。

    空地上面,钟鸣泰正和一头碧眼狮虎兽缠斗在一处。

    从方然所停下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已经负伤的守卫小队数人。影若烟在最前方,一双黑钢指虎握在手上,蓄势待发。

    苍庐侯骑在另一头碧眼狮虎兽上,虽然从背面看不到表情,但是从他放松斜倚着的姿势上不难看出,他现在无比享受这个观战的过程。

    “不是说来了三头碧眼狮虎兽?怎么只有两头?还有一头呢?”欧叶扫了一眼场间,沉声问道。

    方然冷然道:“好一招暗度陈仓。苍庐侯自己和两头碧眼狮虎兽全部在正面拖住我荒辰的顶尖战力,剩下一头畜生,正好伺机而动。”

    “暗度……陈仓?”欧叶显然对于这个词语很是陌生,但是方然后半句,他却是听懂了,“碧眼狮虎兽,一头便足以夷平任何没有三步坐镇的势力,若是奇袭,便是有三步,也总能胜之。苍庐侯的杀招,在那头藏起来的碧眼狮虎兽身上?”

    “不错。你看钟鸣泰,以他的实力,单杀一头碧眼狮虎兽,并非没有把握。可是眼下,他的守势多过攻势,显然是时刻准备脱身回援。若烟此时注意力也不全在战场之上,也在防备着最后那头畜生偷袭。久守必失,而且看不到最后那头碧眼狮虎兽,人心不安,时刻担心腹背受敌,自然战力无法完全发挥。苍庐侯啊苍庐侯,果然有两把刷子。”

    “咦,你这是夸他?”唐迁迁此刻也走出了车厢。靠近荒辰营地这片绿洲,灵力湍流已经减弱了很多,她站在外面,也不用担心有灵暴出现。

    方然点点头:“足够谨慎,谋定而后动。苍庐侯肯定知道,荒辰对于他带来的战力早有准备。与其藏着掖着,不如就着这种明面上的情报,为自己取得最大的优势。杀敌为下,攻心为上。人心惶惶,苍庐侯便能稳操胜券。”

    唐迁迁狡黠一笑,说:“可是他没有考虑到你啊。”

    “是啊,这是他最大的失算。”方然看看唐迁迁,也是邪邪一笑,显然在盘算什么鬼主意。

    “那要如何?既然方主事已经有了打算,老夫此刻,便听方主事的吧。是要去寻那剩下的一头碧眼狮虎兽?还是直接冲进战阵帮钟鸣泰?便是硬扛苍庐侯,老夫也是有至少五成把握的。”欧叶缓缓绷直了背部,一股气势缓缓撒发出来,哪里还有白发苍苍的老人家的迟暮之感?

    方然按住欧叶的肩膀,说:“还不劳烦欧前辈出手……破军可以远攻是吧?怎么样,想办法干他一炮?”

    “咳咳咳……方主事,小主人年纪尚轻,还请你注意言辞。”

    唐迁迁迷惑地看着欧叶:“怎么了?”

    “没……没什么……”欧叶尴尬地别过脸去,“方主事是想,在这个距离远攻一记?”

    “对啊,从敌人背后做老阴逼的机会可不常有。轰死了赚轰伤了不赔,苍庐侯以为自己螳螂捕蝉,他能想到荒辰的废物少主黄雀在后吗?”方然笑的张扬,唐迁迁听得神采飞扬。

    两个年轻人,在从背后阴人这一点上,达成了坚不可摧的共识。

    “我这就去展开破军,你等着!”唐迁迁一蹦一跳,如瀑长发缎子一般跃动,说话间便冲向了一架机关车。

    欧叶胡子抖着,恶狠狠盯着方然,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句话:“方主事,小主人她……可从未如此阴险过……”